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5节

第165节

    他们要的就是信仰降低,至于应对邪神,大家一起群殴它。
    计划很完美,落实还有待准备。
    “晓晓。”付长荀笑着说,“准备好打一场硬仗了吗?”
    晓晓握住手里的积木:“好了!”
    她准备好拆房子了!
    反正这个镇子上都没有好人,把他们的房子都拆了!
    付长荀摸摸她的头,给林朝月递了块干净的毛巾,主打一个端水。
    随后,他问小die:“我还不知道你的异能是什么,也不太方便知道,只希望你在最后打起来的时候也出力,好吗?”
    小die刚开始以为他想问异能,已经做好了拒绝的准备。
    没想到他只是想让自己出一份力,顿时觉得有点惭愧。
    他是个好人,小die在心里说。
    付长荀不知道自己被发了第n张好人卡,他现在只想尽快通关,离开这个令人窒息、无比厌恶的副本。
    第173章 大战在即(一)
    npc最后还是被敲醒了。
    没办法,谁让他是大家在方圆一公里内能找到的仅有的npc呢?
    “回去吧。”付长荀声音温和地对他说,“记住,那个所谓的神明,从头到尾都不是你们想象中的样子。”
    “都是假的哦。”
    他给这个npc种了一点种子,让他可以回去就给他人洗脑,又不至于太激烈。
    npc被催眠的程度不高,但已经足够让他转变自己的信仰了。
    再加大力度反而容易适得其反,这样就刚刚好。
    ——都是假的。
    npc木木愣愣地看着他,见他挥挥手,才随后抬脚朝沼泽外走去。不仅如此,他因为还在催眠状态而深一脚浅一脚的,但还是坚持走到了外面才缓过神来。
    等他打了个激灵,意识回笼,才忽然惊恐万分地拔腿就朝村子跑去,边跑边嚷嚷不止:“鬼,鬼啊——”
    在这个npc记忆中,就是自己遇到了鬼,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出来。
    至于他跑回去之后会怎样给其他人讲述、再无意中把催眠的种子传递给别人,那就要看这一天结束了。
    视角返回沼泽地。
    付长荀刚给晓晓和林朝月讲完了这个副本中的所有线索。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其实后手还挺多的。”林朝月有些惊喜,“其他玩家呢?”
    冬恣:“剩下的五个……”
    他还没说完,就被付长荀轻轻拽了一下胳膊,顿时意识到了问题,便改口道:“其他五个玩家里有四个应该会加入我们。”
    林朝月不解:“还剩下一个?没找到吗,还是对方不同意?”
    付长荀不想让她再和过去产生联系,便隐瞒下了鲁天乾的消息:“对,他不同意。”
    最后的大战,不求鲁天乾能出手,只请他千万千万别添乱,就已经是付长荀对熊孩子衷心的祝愿了。
    “好吧。”
    好在晓晓和林朝月都没太纠结这最后一个玩家。
    “对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
    付长荀从还没有关闭的门里轻手轻脚地抱出了瘦骨嶙峋的女人。
    他郑重地说:“这位也是被迫害至此的,她身体非常虚弱,我不敢把她留在姜家,最安全的地方反而是这里。”
    这里有同样被迫害、甚至已经死了的鬼魂们,她们能切身体会到女人的痛苦,当然也会尽力去保护她。
    姜家,即将成为战场,不适合让她继续留在那里了。
    晓晓立刻懂了,点头道:“没问题,交给我们,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付长荀交代完毕,给小姑娘们和女人留了食物,便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回姜家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姜家的下人们俨然已经起床,开始工作了。
    等他们到二少爷院中叫人起床更衣吃饭时,却惊愕地发现,二少爷竟然不在,大清早的竟然不在房中。
    下人们一时惊慌起来,纷纷四处寻找二少爷,结果在偏房发现了还在呼呼大睡的鲁天乾,这立马就闹了乌龙。
    “我是你们二少爷的客人,还是贵客。贵客懂不懂!”
    鲁天乾信誓旦旦,“你们要是敢动我,你们二少爷马上把你们都打死信不信!”
    他说前半句时,下人们还有些犹豫——万一真是客人呢?可后半句一说出口,立刻就没有人相信他了——二少爷是众所周知的大好人心肠,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打死下人,由此可见,这人绝对在撒谎!
    说不定他是贼,在冒充二少爷的客人!
    一时间群情激愤,鲁天乾被围了个严严实实,动作麻利的下人已经拿出绳索,一拥而上把他捆上了。
    原本按鲁天乾的玩家身份,有异能,有道具,他本不应该这么草率地被npc控制住,奈何他没反应过来。
    等从愤怒中回神,就发现自己已经挣扎都挣扎不开了。
    “我*你们**吧?”
    鲁天乾立刻张口就来,吐出了一连串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下人们更加笃定——二少爷是读过书的,不可能有这么没素质的朋友!
    这个副本的npc设定灵活,果然是有两面性的,虽然帮付长荀顺利解决她们了对邪神的信仰问题,但与此同时也给鲁天乾带来了毁灭性的针对式打击。
    虽然但是,这好像也是好事?
    是除熊孩子外,其他所有人的好事耶。
    等付长荀和冬恣从异次元之门里走出来,出现在房中后,就看见了正在对峙的下人们和鲁天乾。
    鲁天乾躺在地上嗷嗷大叫,下人们一点都没对他客气,他喊一声就给一脚。
    “啊——杀人啦——”
    鲁天乾持续不断地发出惨叫。
    付长荀犹豫着,转头看冬恣:“我竟然不想救他,怎么办?”
    冬恣摊手:“巧了,我也不想。”
    不好意思,他觉得让鲁天乾留在这里挺好的,除了有点吵以外,最好一直到副本最后,通关之前都这样。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好,那就这样吧。”
    委屈熊孩子一下,造福大家。
    “我都说了我是你们的贵客啊!”鲁天乾还在地上滚来滚去,满身尘土。
    冬恣已然走了出去,看着他们:“大家这是……干什么呢?”
    下人npc们看见二少爷竟然从房中走出,都惊呆了——他们明明已经彻底翻找过,房间里确实没人啊。
    但是无所谓,二少爷回来了就好。
    “二少,这个人竟然偷偷进了您的偏房,还冒充您的朋友!”
    “他怎么可能是您的朋友?”
    “就是就是,我们二少爷脾气这么好,这个人却脾气暴躁,还随便骂人!”
    下人们一通乱说,鲁天乾都快无语了:“喂,你赶紧跟他们说啊,怎么能让一群npc这么欺负玩家啊?”
    场景过于好笑,有点像一群鸭子叽叽喳喳嘎嘎嘎,冬恣眉毛都要绷不住了。他咳嗽一声,佯装惊异道:“竟然有这种事!我的确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谁。”
    鲁天乾……鲁天乾都傻了!
    从来都是他痛击队友,怎么这次竟然被同为玩家的人背刺了?
    风水轮流转,不等他发狂揭穿对方的真实面目,冬恣就又说:“不过最近父亲心情不好,先把他关起来吧。”
    鲁天乾:“你他妈……”
    “把他嘴堵上,等过了这几天,我带他去找父亲,看看父亲怎么处置回来好了。”
    下人们动作太快了,鲁天乾仅剩的攻击手段——脏话辱骂——也被彻底堵死,只能愤怒地看着冬恣。
    后者朝他摇摇头,熊孩子有点自知之明,老实点吧。
    等人又被关回了偏房里,付长荀便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看那个种子了,他动作快一点,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一点。”
    “别担心。”冬恣转身,轻轻抱住了他——看上去是姜荣罩住了小巧的沅沅,实际上是付长荀轻轻低头,额头抵在了冬恣肩膀上。
    这个副本的确不算复杂,只是有一些很恶心的npc和一个强大的邪神。
    这种副本,很心累。
    付长荀低声道:“先别动,给我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冬恣一声不吭地搂紧了他。
    *
    相比于姜家的风平浪静,外面反而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你说,咱们的神真有那么神吗?”一个npc正和另一个说悄悄话。
    另一个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当然!你怎么会怀疑神?”
    “可是我也没真的见过。”
    npc非常好奇,“有没有见过的,我真的很想知道。”
    另一个竟然也迟疑了起来:“……也是,好像没有人真的见过神,或许姜家家主见过,但是他一直没讲过,所以我也不清楚真假……你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啊。”
    “我去,那我们岂不是一直在信奉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