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4节

第164节

    晓晓用力点头:“当然要!我哥哥肯定也愿意这么做的。”
    两个小姑娘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黑猫在四周跑了一圈,忽然竖起耳朵,尾巴上的毛也炸了一些。
    “喵!”
    晓晓立刻噤声,警觉地抬头。
    第172章 “一点点”语言不通
    沼泽地旁,几个npc正战战兢兢、鬼鬼祟祟地走近。
    “老二,你说的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当然是真的,我昨天晚上才看到里面有火光。”
    “可是这片沼泽地不是我们……丢那些婴儿的地方吗,怎么还会有……该不会、该不会是……闹鬼了吧?”
    “你瞎说什么呢,神会保佑我们的,就算有鬼又怎么样?”
    “那你还抖。”
    “但是这里真的很阴森,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探险啊——”
    几人一边嘟嘟囔囔,一边朝沼泽地靠近。
    晓晓身为灵魂,当然不担心,可林朝月是可能会被发现的。
    她有点着急,赶快压低了声音说:“月月,你快往里躲躲,找点芦苇盖在身上。”
    林朝月现在的身体是个少年模样,很难躲进芦苇丛里,便只能往凹陷的泥坑、或者能往下陷进去的沼泽里躲,折腾得灰头土脸不说,依然看上去很显眼。
    晓晓听着声音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走到面前,顿时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都要直接冲上去吓他们了。
    就在此时,一道门忽然出现。
    只见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鬼从里面飘出来,并慢悠悠地飘过去。
    npc们还在互相抱怨,其中一个一抬头,瞬间跪了下来。
    同伴还在疑惑,就见他指着前面,手指一直在颤抖:“你们,你们看……”
    众人转头看过去,披发的女鬼已经飘到了很近的地方,距离他们只有几步之遥。
    “鬼!有鬼!鬼啊——”
    “啊啊啊——”
    npc们不约而同地惨叫起来,三个连滚带爬地往外跑,还剩下一个吓傻了的,瞪大双眼呆立在原地。
    看上去快吓得尿裤子了。
    晓晓却惊喜万分——这个女鬼不是别人,正是她妈妈萧雯。
    既然妈妈来了,那说明哥哥也在后面,应该马上就出来了!
    “不用躲了不用躲啦,是我妈妈。”她拦住还想往泥里再滚两圈的林朝月,高高兴兴地飘过去抱住妈妈。
    她这一举动在了解内情的人看来很合理,但在刚刚被鬼吓得魂飞魄散的npc眼中,就是一个小鬼扑向一只女鬼,女鬼咧开牙齿露出了瘆人的笑容。
    npc两股战战,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付长荀这时刚从门里出来,就看到地上躺着个不知死活的npc。
    他愣了一下,忍不住先问:“这个人……呃,还活着吗?”
    晓晓抬起头:“嗯?我不知道啊,他是吓晕了还是吓死了?”
    众人一时无言,还是冬恣过去探了一下鼻息,确定这npc还活着,不会因为死了而对他们产生不良影响。
    萧雯也扒拉开了她刚才挡住脸的头发,恐怖程度直接降了八百度。
    “哥你们终于来了,刚才我们差点就被发现了,还好妈妈把他们吓退了。”晓晓开心道,“副本有什么进展了吗?”
    付长荀四下观望了两眼,这才看见浑身泥巴的林朝月。
    他放下心来:“有了,那个神的弱点是女性。”
    晓晓歪头:“啊?”
    “我猜测可能和这里那几位女鬼有关,你现在可以和她们交流对么?”付长荀道。
    晓晓:“可以是可以,不过她们现在还是有点不清醒……”
    她说着,忽然看见哥哥身后竟然还有一个陌生人。
    这谁啊?
    关于副本的事可以让他知道吗?
    小姑娘有点困惑,不等她发问,付长荀就察觉到了她的不解,便往旁边走了走,把躲在后面的小die露了出来。他介绍道:“这位也是玩家,不过是位国际友人,可能会有点语言不通,总之应该可信。”
    如果后面突然不可信了的话,就在副本里联手解决掉好了。
    晓晓“噢”了一声,才继续说:“她们——现在也是有一点点语言不通。”
    她指的当然是女鬼们,她们现在也仅有一个能交流的。
    将她们叫出来后,付长荀终于明白“一点点语言不通”是个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女鬼激动地比划一阵、叽里呱啦叽里呱啦,然后晓晓非常简略地翻译一句话的意思。
    女鬼手舞足蹈:“@¥##……”
    晓晓:“她说她们之前鬼很多。”
    女鬼张牙舞爪:“%¥¥#@¥%#……”
    晓晓:“她说那些姐妹都是被神搞没了的,而且非常惨烈。”
    女鬼声泪俱下:“%¥#@%%#呜呜呜……”
    晓晓:“她说要报仇。”
    这样问效率也太低了,更别提姜家还有个定时炸弹鲁天乾。
    付长荀直入正题:“……所以,要怎么镇压或直接消灭邪神?”
    女鬼:“###……”
    晓晓听完,愣了半天才挠着头翻译:“我没听太懂,她说要先破坏信仰,哥,信仰要怎么破坏啊?”
    对邪神的信仰,也对,邪神最大的力量除了信徒供奉的血肉,就是他们一直以来对邪神的信任。
    他们坚信邪神会为他们解决一切问题,把所有危险都阻拦在外。他们的信仰越强,邪神就越强。可也正因如此,想破坏他们的信仰体系就更难了。
    付长荀又试着问了问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女鬼只是摇头。
    她们被镇压了太久,哪怕加上最厉的婴鬼,现在也难以与全盛时期的邪神相抗。
    要想削弱它,还是得从信徒上面下手,这样更快也更有效。
    付长荀沉默了一会儿。
    冬恣注意到还在地上晕死的npc,把人拎起来抖了抖:“阿荀,你看这个人有没有用,催眠他试试看?”
    “姜鹤的信仰很强,我完全没办法催眠他不信仰邪神,不过现在不能确定其他人的信仰程度怎么样,我试试吧。”
    付长荀呼出一口气,走到这个人面前,一用力敲醒了他。
    npc晕晕乎乎地醒来,就看见一个女人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
    他吓得恨不能再次晕过去,拼命往后退:“鬼,鬼鬼鬼啊——”
    付长荀已经抓紧时间盯住了他的眼睛:“别动,别害怕。”
    npc虽然神色还在惊恐,但动作已经停住了,在原地僵硬地不动弹。
    “你信仰神吗?”
    “我信仰……神是无所不能的……”
    “那你现在开始,不要信仰它了,它连你被鬼抓都没有来救,它在村子里眼睁睁看着你被抓,一点表示都没有呢。”
    npc的情绪果然和姜鹤一样激动了起来:“不,不——”
    只不过他的心理防线显然更弱,对神的信仰程度也没有达到超过自己生命的地步。
    付长荀加大了催眠的作用,他就捂着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
    再缓过来、站起来时,显然没有之前那么狂热了:“我被抓了,神没管我……对啊,它为什么不来救我?”
    他的神情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经历与之前所信奉的所相悖,但又不愿意就此抛弃自己的信仰。
    付长荀给了他最后一击:“而且,女鬼现在就在你身后哦。”
    npc一帧一帧地僵硬地转过头,脖子都有些卡顿。
    当他看见一大一小两只鬼魂对着他咧开嘴时,恐惧达到了顶峰——信仰瞬间崩塌,他满脑子只剩下了鬼对他露出的狰狞的笑,醒来不到三分钟就再次晕了过去。
    付长荀感觉到了他灵魂的震荡,就没有继续把人敲醒。
    于是npc在自己不知道时,成功避免了被反复折磨的痛苦。
    npc:你还怪好嘞?
    “可以进行适当的修改,让他们不那么纯粹地信仰神。”付长荀有些头绪了,“也不算费力,用异能还蛮轻松的。”
    不过村子里npc还挺多的,总不能挨个敲晕、催眠一遍吧?
    就算真这么干,多少也浪费时间。
    付长荀若有所思:“我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人辐射其他人……”
    比如先催眠他,然后放他回去,让他对可能对邪神没有那么信仰的人进行洗脑,一传十,十传百……
    “还有姜宗的那些下人。”冬恣提醒他,“他们想必也不会再继续信仰邪神了。”
    他们的少爷就是被邪神放血死的,自己今后的悲惨命运也不可预料,照理说应该是第一批粉转黑的。
    付长荀一拍巴掌:“对!”
    忘了还有这些人,以及每户人家被困的女人,他们是绝对不会信仰邪神的。这些人虽然数量不多,但结合起来,对信徒的信仰程度或许会有不小的影响。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