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6节

第166节

    “倒也没这么严重,既然我们都没见过,那让它出来给我们看看不就好了?你急啥。”
    另一个npc话是这么说的,可眼神里多少也有点不信任了。
    这样的情形发生在村子的各个角落,源头正是“种子”。
    他从沼泽地里回来,之后先找到了同样被吓破胆的同伴们,斥责他们竟然抛下自己不管,随后开始洗脑。
    洗脑成功x2x2……
    等到下午,付长荀出门的机会来了之后,他随便看一个npc,都能看见他们身上有自己催眠的痕迹了——“种子”的工作效率是真的高,不给他评个优秀员工、最卷npc奖都有点对不起他的努力了。
    冬恣还有些担心:“怎么样?”
    付长荀已经放松了下来:“很好,超出预期,他是真的……搞kpi搞得很开心吧。”
    肉眼不可见,但用上异能再看,俨然已经是付长荀的天下了。
    “那就好。”
    冬恣见他确实一点都不慌了,就知道至少成功了一半,“现在去和玩家们聊聊,看看他们的打算?”
    付长荀心满意足:“好,走吧,我现在很期待。”
    玩家们显然也早已经准备好了,两人一到,就都围了上来。
    女玩家坚定道:“我想和你们一起打boss,但是前提是获胜的概率超过一半。”
    她不可能打无准备之仗,更不可能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里。
    哪怕对方是高级玩家。
    第174章 大战在即(二)
    女玩家的顾虑情有可原。
    玩家这么多,被游戏逼疯、或在游戏中释放本性的不在少数。
    很多人都不是死于npc手里或副本规则中,而是被同伴背刺杀死的,因此她一直都单独行动,不找同伴。
    就算在副本中碰见的结盟了,她也绝不会对对方交付百分之百的信任。
    女玩家的想法,也是剩下其他玩家的一致想法。
    “我就是担心。”队友玩家跟着说,“你们高玩……有很多不拿普通玩家的命当命,这个我不敢冲动。”
    他说这话时,已经悄悄往后退了两步,做好了一旦谈崩就马上溜走的打算。
    付长荀坦坦荡荡道:“我知道,所以打开直播吧,这样所有人都能监督我们彼此,你也就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笃定了。”
    “医生”迄今为止在副本里消失了三天,副本内外时间流速不知,但现实中最少也过了一天。如果隐藏在暗处的人已经行动,那也确实差不多露出马脚了。
    该开直播了。
    “我的id是‘医生’,如果不够信任我,也可以询问直播间的观众。”付长荀继续道,“他们能看见真面目。”
    高个玩家惊了:“等下,你说医生?”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id是不能重复的,“医生”只有那一个。
    付长荀点头:“嗯,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啊!
    这简直就是有大问题!
    刚才没人说,早知道是华国仅次于打工人的那位高玩,他们早同意了,还用得着在这纠结这么久?
    队友玩家也恍然大悟:“对啊,特别办的高玩,那不就是医生……”
    特征都这么明显了,自己居然没猜出来,这个脑子真的傻了。
    “我日。”女玩家绷不住了,“你这瞒得——”
    她打死都没想到医生身上去,但是现在一回想,发现果然早有迹象。
    首先,异次元之门五千积分,积分少的玩家根本买不起,再看积分榜上,超过五千积分的寥寥无几,屈指可数。
    其次,他们在副本当中同样可以查看榜单的,之前没注意,现在一看,明显就能看见原本排在前几名的医生突然不见了,直接掉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死了。
    可是面前的这个这么笃定,说谎的概率也很低,八九成就是医生本人了。
    这么明显,他们竟然没发现!
    一时间四名玩家都emo了,矮个玩家最先缓过来,哭笑不得道:“这可真的……医生,你说啥我干啥吧。”
    没有别的质疑了,医生本人放在这里就已经够了。
    付长荀只道:“先开直播,在合作之前要确定了我的身份才行啊,不然你们也太好骗了,这样以后可不行。”
    女玩家已经彻底信了他是医生,当下就打开了直播间。
    因为她直播的次数比较少,也不是什么榜上有名的玩家,进来的观众有点少。
    [这是什么副本?]
    [新直播间……妈呀,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见医生了?]
    [什么?医生?我康康我康康!]
    [活的!活的医生!会动的!医生你等等,我马上喊来我全家——]
    [哦,原来这个就是医生的副本啊,是其他的玩家的直播,太好了,我之前真的以为出事了,没事就好。]
    [医生肯定没事啊,都说了之前那个消息是谣言嘛。]
    [可恶,是谁传的谣言?]
    [不知道,但是确实可恶得很,趁着医生不在的时候乱开麦。]
    [哎呀我也看到他男朋友了,果然这两口子积分一个突然变少一个突然变多,肯定是提前商量好的。]
    [对吧,要我说你们着什么急呀?看过医生好几场直播了,他跟他男朋友挺好的呀,又是情侣又是能过命的交情,不用搞什么谈恋爱的剧本,咱们就能知道人家就是一对。]
    [笑死了,你是不是在讽刺另外一个直播间的那对情侣?]
    [什么瓜什么瓜?]
    [科普来了,就是之前不是开了个功能吗,可以给直播的玩家打赏道具,结果有对情侣就开始大秀恩爱。]
    [关键不是秀恩爱的问题,是他们一有危险就马上亲,亲完就要道具。]
    [难道还真有人给他们打赏吗?]
    [玩家们不打赏,那些高维生物打赏啊,他们就爱看这个。]
    [我真的服了他们两个,要不是直播间有屏蔽功能,估计能演一出十八禁,这不是都快没底线了啊。]
    [也是为了活命吧……]
    [哎,果然我还是讨厌游戏,游戏没有降临前我真的很幸福,现在……不提了,朝不保夕的日子真是够了。]
    直播间里越扯越远了,直到付长荀的声音幽幽响起:“行了,现在已经证明我的身份了,我们进行下一步。”
    玩家们不约而同地打起精神,有种回到了学校的感觉。
    ——怎么回事,有点像面对老师啊!
    “我之前让姜家家主这两天不要祭祀,更不要向神祈祷。”付长荀说,“再加上信仰降低,邪神现在应该在虚弱期。”
    冬恣点头:“不过它的大本营在哪,不祭祀,它应该很难主动出现吧?”
    现在就对npc下手也不行,太早了,容易重新建立起他们对邪神的信仰,到时候反倒会得不偿失。
    “你还记得先前小die说的吗?”付长荀把目光转向了她,小die之前一直紧紧跟着他们,因为不太放心她,两人干脆从头到尾都把人藏在异次元之门里,带着她的,这一路上自然也没怎么说机密的事。
    小die的嘴已经张得很大了。
    她还没暴露自己的id,最多说了小die的小名,但是对方、医生却是明明白白地说了自己究竟是谁。
    小die顿时迟疑了。
    一方面,她是樱花国人,虽然樱花国现在很乱,但她还是想回去的。
    另一方面,她又觉得这样欺骗不好,因为信息不对等了。
    樱花妹快纠结死了,现在被cue到,马上合上嘴巴:“啊?”
    付长荀:“你之前不是说,曾经在村口的树上看到过一团黑雾,很有可能就是我提到的邪神吗,还记不记得?”
    小die点点头:“嗯,记得!有黑雾。”
    村口,这个非常关键的地理位置,这个只要是从大道上进来就一定会被看见的位置,无疑是监测全村的首选。
    “它在树上?”
    玩家们觉得很荒谬——他们一直在村子里转,来来回回在树旁边走了绝对不下八回。
    可是竟然都没有发现,树上或许就栖息着副本的最终boss。
    付长荀无奈地摇摇头:“我也是刚刚想到的,邪神不可能没有栖息地,村子里又找不到,村外更是封印着被杀死的鬼魂们,它不可能在。只有可能是这里。”
    “的确,如果是这里,我们的机会就无疑更大了些。”
    冬恣无声地松了口气,“挺好的,攻击范围有针对性。”
    付长荀转向众玩家:“我现在需要知道你们到异能和道具,不用太具体,只需要说是否对邪神有攻击效果就好。”
    纯力量型和纯工具型的都不行。
    女玩家和高个玩家,一个是绘图,一个是力气增大,显然都不行。
    矮个的虽然异能不好,但他有个针对精神体的道具。
    “没关系,别丧气。”付长荀见女玩家和高个子都有点郁闷,便道,“你们同样有事要办。”
    应对邪神,他们再加上女鬼阵营就够了,异能和道具都不是攻击性的女玩家,有个更重要的任务。
    那就是溜进npc家里,把所有剩下的女人都解救出来。
    既然是救,那当然要一起带走了,npc虽然在副本结束重开后就不记得,但他们记得,他们要做这件事。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