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3节

第163节

    这一路上虽然遇到了几个巡夜的下人,但都有惊无险。
    解决方式如下:
    “二少爷?您这大半夜的……”
    “没什么事,就是半夜睡不着,出来逛逛,你忙你的去。”冬恣适当地端起了一些架子,“我再走走。”
    “好的,二少爷慢走。”
    等巡夜的下人离开,付长荀抱着女人、和队友玩家以及流浪汉玩家一起从石头后面出来,继续匆匆走夜路。
    等回到房间,安顿好女人,又用同样的方法去后厨搞了些零碎的食物回来。
    折腾了大半夜,在药物和食物的作用下,女人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至少不会看上去就要不行了。她中途醒了一次,惊吓中被喂了些流食,就又昏过去了。
    天色已经蒙蒙亮,折腾半天,众人不免都有些困倦了。
    但还有事没说清呢。
    “副本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确了。”付长荀转过身来,认真道,“我们最有效的通关方式,就是杀死那个神。”
    队友玩家怔了怔,马上反驳:“不行的,凭借我们的实力,对抗这些npc还差不多,打副本boss还是有些困难的。”
    正常玩家都是这样的思路,能不和boss硬刚就不打。
    可他这次遇到的是两个怪胎——基本每个副本都会打boss的怪胎。
    付长荀分析:“不,我们有胜算。”
    邪神的弱点是女性,或者说,可以猜测它的弱点要么是那些被杀害的女性魂魄,要么就是活着的女性。
    前者晓晓在那边,后者,女玩家那边也拯救了一批。
    “可是仅凭咱们……”
    队友玩家人都傻了,先前和外面的玩家一起逃跑,他是清楚外面女玩家、高个矮个、以及鲁天乾的实力的。
    他们都属于中层玩家,副本走得不少,每次通关也有实力存在,可真没打过boss。
    付长荀笑了笑,抬抬下巴:“不光你们,还有我,冬——二少爷,还有留在两个村子外面的外援,以及这位国际友人,这些人加起来……总应该够了吧?”
    队友玩家瞪大眼:“原来一直没有出现的那两个玩家在外面?”
    他问完,停了一下,又反应过来了:“等等,又是你认识的啊?”
    “是我认识的。”付长荀说。
    “など!”小die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们……你们已经知道了我是玩家!”
    她不是反射弧慢,是刚刚翻译到国际友人的意思。
    付长荀的目光已经移到了她身上:“对啊,所以,你来华国是干什么的,进入这个副本,又有什么目的?”
    小die一时张口结舌。
    冬恣就站在她身后,时刻准备着,一旦她有异动就会出手。
    樱花妹:“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来华国找我哥哥。”
    她看上去快急死了:“可是我华国语不好,听不懂你们讲话,我不是坏人,我只想通关游戏,回去找我哥哥。”
    这话听着有点儿语无伦次,付长荀有些疑惑,不禁问:“稍等一下,你……今年多大?”
    这种语气看着总有点像学生,还没有踏上社会的那种清澈愚蠢大学生。
    小die:“十九岁。”
    付长荀:“……”
    哦豁,猜对了,还真是大学生啊。
    冬恣看向他:“怎么办?”
    国际友人,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不敢轻易放走。
    但如果他真的是无辜的,那把人扣下反而有点不道德。
    “这样吧。”付长荀想了想,拍板道,“你先跟着我们完成通关任务,但我们会一直盯着你,中间请不要搞小动作。等通关了副本,就直接去特别办找我们。”
    话是这么说,实际上通关了副本之后,他可能会火速在四周搜寻外国人。
    不管怎样,先把人带回来再说。
    “特——别——办——”他重复一遍,“所有华国人都知道,可以向任何人打听地址,我们来帮你找你哥哥。”
    “哇,你们还是特别办的。”队友玩家今天遇到的惊喜有点多,一时间失去了接收信息的能力,干笑两声。
    小die有点惊喜。
    “谢谢,谢谢,小die一定会报答你们的!”她连连鞠躬。
    队友玩家越看越觉得眼熟:“呃,小die啊,你是男的还是女孩?”
    小die不好意思道:“是女孩啦,刚开始吓到我了。”
    她说的是刚进入副本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男人,还是一个流浪的老人,心态爆炸。
    不过华国玩家虽然热情,她还是有点不太安心——副本离开之后,就赶快走吧,现在还好,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样子。
    她已经四处游走、苟习惯了,当然不想暴露在人前。
    由此可见,付长荀的打算无疑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又拉了一个队友过来,现在胜率又增加了一点。
    付长荀看着依旧犹豫的队友玩家,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我之前和你们说过,我有个道具可以送你们出去,不需要走那道缝隙。”他取出了异次元之门,“送你出去一下,和那几位玩家商量好。如果同意我的计划,就今天晚上闹出点动静来,不同意我也不强求。”
    队友玩家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个道具是啥,点了点头。
    付长荀便打开门,拉着他一起进去,又在之前那条巷子里开了出去的门。
    这条巷子着实隐蔽,俨然已经成了玩家们的窝点。
    这扇门突然出现、又突然打开时,女玩家当场蹦了起来。
    她原本昏昏欲睡地打盹,现在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这什么鬼东西啊!”
    付长荀和队友玩家在她的惊呼声中,从门里跨了出来。
    其余两名玩家也都惊醒,爬起来惊愕地看着他们。
    付长荀朝他们点点头:“早上好,别惊讶。总之我是玩家,二少爷也是。剩下的让他跟你们解释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停都没停一下,转身又迈回了那扇门当中。
    只余下目瞪口呆的一群玩家。
    女玩家无力吐槽——她不知是该惊讶刚进入副本就遇见的“新娘”是玩家,还是该震撼这个有点装逼的出场方式。
    但很快,这份震撼就被旁边的高个子玩家搅合了个一干二净。
    “卧槽,你知道他送你出来的那个道具是什么东西吗?”
    高个玩家忍不住连连爆粗口,“卧槽啊,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看见这个了!”
    队友玩家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东西?”
    高个玩家:“异次元之门啊!”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游戏商城,指着从上往下数第二个,那个标着5000积分的门:“我馋死了,就是根本买不起。”
    队友玩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这个价格:“……”
    卧槽!
    他也买不起!
    队友玩家回忆起在姜家时付长荀和冬恣的种种举动,终于意识到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这俩真的是高玩,而且相当有钱,啊不是,相当有积分。
    他有点恍惚,半晌才喃喃道:“哎我去,怪不得他们敢打boss……”
    “对了,他们让你说什么,解释什么?”女玩家终于回过神来,抓住了重点。
    队友玩家:“噢,那个神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他们说想杀了它。”
    女玩家:“……哈?”
    *
    且不提队友玩家是怎么艰难地、绞尽脑汁地描述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原路返回院子的付长荀才想起忘了一个人。
    鲁天乾,熊孩子还在赖床睡觉呢。
    忘记把他跟队友玩家一起丢出去了,但是现在再去丢一次又很麻烦。
    算了,付长荀实在不想因此再跑一趟,浪费时间。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一直待在房间里,不出来捣乱?”
    他于是问冬恣。
    后者想了想,给了一个馊主意:“要不我们现在进去揍他一顿,把他打晕了就不用担心他会出来乱跑了。”
    付长荀:“……得了吧,咱们也不至于那么暴力执法啊。”
    他从窗外往里看,见鲁天乾还睡得四仰八叉,估计一时半会儿起不来,干脆道:“不管他,先去找晓晓。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要问那些鬼魂才知道。”
    其他问题都有答案了,只差一个——如何“彻底”地消灭邪神。
    沼泽地,晓晓正以魂魄的形式飘来飘去,林朝月之前找了片干燥的位置铺好铺盖,现在也在神游当中。
    “好无聊啊!”
    晓晓已经探索完了她能够飘到的最远位置,和鬼魂交流也越来越流畅。
    但是这个副本已经三天了,还是只能待在这里,她快憋死了。
    林朝月试图安慰:“别急,应该快了。”
    晓晓飘到她身边,尽量把自己凝实了一些:“我才知道原来被拐卖的人这么惨,不管是女人还是小孩。”
    “是啊。”林朝月点头,“所以我想,如果我们还有余力,能不能把她们救出去?”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