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49节

第149节

    他往前两步,走到床边,在冬恣疑惑的目光中踢了踢床底,床底顿时一阵“呜呜”声,姜家大哥滚了出来。
    他嘴里被塞了布团,说不了话,只能怒视着付长荀,一转头竟然看见了自己弟弟,顿时更大声地嗷嗷起来。
    “这是——”
    付长荀果断给了他一脚,把这厮当场踢晕了过去。
    随后他朝目瞪口呆的冬恣说:“这是你哥,你看你跟他长得像不像?”
    冬恣顿时反应过来,笑了笑:“那我可不知道,我现在还没照过镜子呢。”
    两人挪到梳妆台前面,昨晚付长荀就是被迫坐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现在在其他人眼中的样子,现在两人一起走过来,镜子里映出的果然是一男一女,都穿着婚服,女孩神色惶恐愤怒,男人面无表情。
    从镜子里看到的、肉眼能看见的、果然都与真实不一样。
    “看到了吧,我一眼就能认出你。”冬恣身后像是有尾巴翘了起来,“倒是你,阿荀,你居然没认出我。”
    付长荀自知理亏,试图狡辩:“我很快就认出来了嘛,一开始我没看清楚而已。”
    冬恣没再逗他,转而问:“这个人就是姜家大哥吗?”
    他讲了讲自己进入副本后的经历。
    在副本开始,他一睁眼就看到了个暴怒的中年男人,随后被这人直接赶进了祠堂,让他罚跪一晚上。
    冬恣刚进副本,对背景和人设还一无所知,只能暂时进了祠堂,再想办法出去,可那些人走之后,祠堂大门紧闭。
    他尝试打开,但不知是副本限制还是祠堂中有禁制,根本打不开,只能尝试撬窗,在磨开一个螺丝后,冬恣才顺利离开。
    他还没来得及问付长荀现在在哪里,双方就撞见了。
    “祠堂里的牌位非常多,我观察过,应该是整个村子里的死者都在。”
    冬恣陈述着自己的发现,“但是,没有女人,一个女人都没有。”
    付长荀也犹豫道:“我刚才溜出去那一趟,除了那个女玩家附身的npc,确实没有见到任何女性本地人。”
    除了她以外,所有能见到的女性都是被拐卖来的。
    女性没有牌位,外面没有女人。
    这无疑是个重男轻女现象十分严重的村子。
    往坏里猜测,甚至有可能是因为太重男轻女,这里的男人找不到老婆,就开始拐卖外面的女性进来。
    太恶心了。
    付长荀深吸一口气:“我们再打探打探,还有一件事。”
    “晓晓现在有可能是死亡状态,我们得想办法先把她找到。”他不免有些担心,“我现在还不清楚副本设定的死亡标准是什么,她现在可能有生命危险。”
    冬恣点头:“也别太着急,没有身体不一定是死亡状态,可能与副本有关,比如,……她代替了一个鬼魂npc?”
    付长荀差点被他的脑洞创晕,但仔细想想,居然还有这么一点道理。
    他又在群里发了消息询问。
    【医生】:我和冬恣已经汇合了,@我要通关!@朝阳明月你们还好吗?
    【我要通关!】:哥我没事,虽然好像变成了阿飘,但是我这里的生命值还是显示100的,只是出不去。
    【医生】:你现在在哪?
    【我要通关!】:我也不知道哇……这里雾蒙蒙的,有点吓人。
    【我要通关!】:月月呢,怎么不发消息?
    付长荀皱眉沉思,他也很快注意到林朝月没回复消息。
    情况不妙,这种团队通讯一般都会给玩家提醒,如果林朝月没有回复,那她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出现了危险。
    但她在哪?
    【我要通关!】:哥,你们先去找月月,她是不是出事了?我没事,我这边特别安全,一个人都没有。
    【次心】:好,我和阿荀先找林朝月,你自己注意小心。
    冬恣果断回复了晓晓,抬头道:“阿荀,林朝月有可能就在姜家。”
    “她说大通铺,姜家哪里有大通铺……”付长荀想到了什么,匆匆又一脚踢醒了姜家大哥。他眼睛里闪过一丝红光,再次催眠道,“说,姜家住大通铺的在哪?”
    姜家大哥鼻青脸肿,被拽走了嘴里的布团,说话也还是呜呜咽咽的:“在……在下人房,就在大门旁边……”
    听见了答案,冬恣马上又把布团堵了回去:“我们现在过去?”
    付长荀:“走。”
    他们不能确定姜家到底有多少npc,也没有全景视角,这一趟其实有些凶险。
    但是玩家们还有一个作弊神器,那就是——直播间。
    付长荀打开了自己的直播间。
    他上个副本就暴露过了,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医生”长什么样子。
    不过在现实中,因为特别办的缘故,医生的真实信息被火速加密,还没有玩家查到他的真名和住址。
    直播间一开,很多原本就在逛其他直播间的玩家、高维生物都迅速转移阵地,跑来了他的直播间——医生不仅在副本里如鱼得水,关键是他长得好看啊!
    人的本质就是颜狗。
    不,生物的本质就是颜狗,在他那张脸怼到直播间的时候,涌进来的观众们无不被震惊得屏住了呼吸。
    他们看到的当然是真实的样子,只不过……是穿着嫁衣的付长荀。
    弹幕先是空屏了几秒,直到付长荀困惑地摇了摇个人面板:“怎么,直播间坏了?没有人发弹幕啊。”
    观众们顿时一股脑地发了出来。
    [没坏没坏,我在!]
    [嫁衣啊,医生你在干嘛,不会是跟你男朋友结婚了吧?]
    [副本里结婚?会玩,真会玩嘿嘿嘿。]
    [医生,谢谢你,我一直觉得你是男菩萨,现在发现女菩萨也可以。]
    [啊啊啊医生!你——是——我——的——神——!我的神!]
    [也是我唯一的哥!]
    [哎呀,医生,好久不见,这次你更好看了呢(吹口哨)(挑眉)(抹唇)(被医生男朋友踢飞)]
    [你们够了,这是正经直播间,撩骚的都退出去,医生留给我一个看就好了。]
    [这算盘珠子崩我脸上了!]
    [这是啥副本,叫“荒村”?我看背景咋这么像古代?]
    [不是古代,有现代的镜子和化妆品,不过确实有点奇怪……]
    等那波吹彩虹屁的弹幕刷过去之后,终于有观众注意到了嫁衣之外的其他元素,开始说正事了。
    付长荀顾不上其他,先对直播间说:“我现在需要大家的帮助,十分紧急,关系到一位小朋友的性命,所以……一会儿可以帮我转告我们附近有没有npc经过吗?”
    他神色有些严肃,直播间里的玩家也顾不上再玩梗调戏他,连连发言:
    [没问题!]
    [ojbk,交给我们!]
    [好哎,激动,这次可以场外协助特别办医生的任务!]
    第158章 其实我是个好人
    场外的援助十分热情,付长荀当然不会试图拒绝。
    黑猫虽然同样可以做探测员,但毕竟能看见的范围有限,想回头通知他也得先叫一声,容易打草惊蛇。
    “小黑,麻烦你去找找晓晓在哪。”付长荀冲它叮嘱道。
    黑猫“喵”了一声,蹭蹭他的手,随后迈着正宗的猫步溜了出去。
    他转向冬恣:“现在走吧。”
    两人再一次不怎么客气地打晕姜家大哥,不过这次是把人放在床上,和枕头放一起,伪造成被子里有两个人的样子,随后关好门窗,悄悄离开了房间。
    直播间里一时间非常统一,齐刷刷都是:[安全、没人、往前走]。
    付长荀还是相信大部分人都不会害人的,不过尽管如此,他走得也很谨慎。
    就是走着走着,弹幕上又开始了一群歪了重点的。
    [医生,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啊?]
    [讲讲呗,反正现在也没事,有情况我们肯定第一时间提醒你们。]
    [我也想听听,之前的直播没有看,但是颜值很抓我~]
    “不许调戏主播啊,主播脸皮薄。”付长荀面无表情地说,“私人情感问题一律不回答,通关窍门倒是可以。”
    他既然已经是特别办的成员,那就得担起相应的责任。
    人类的存活,比什么所谓的藏私更重要,也更应该放在最前面。
    [通关窍门?这是可以说的吗?]
    [这个应该是保密信息吧?说出来会不会遭到报复啊!]
    [那啥,医生,你们高玩掌握的就没必要说出来了,要不再出什么事……]
    [能透露的在网上应该都能搜到,不能透露的现在说?]
    [别,别害了医生。]
    作为华夏排在个人榜前几名的高玩,医生、打工人和绝世欧皇都是华夏人十分崇拜的,说白了,就是精神领袖。
    高玩总结出的通关经验往往不会公开出来,最多只告诉身边的人,付长荀如果当众这么一说,很大可能会和多数高玩的利益相冲突。情况更坏一点,甚至或许会被扒出现实身份,从而遇到危险。
    “没事,谁想对付我,就是跟特别办作对,除非他们以后都不用身份证了,不然我可以直接通缉他们。”
    付长荀的底气却是很足的,他深知自己和那几个排在前面的玩家的重要性。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