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48节

第148节

    巧了,付长荀和他是一个想法,双方目的一致。
    玩家马上回答:“当然不会。”
    只是他也没有放松警惕,早已经暗中准备了对付鬼怪的道具。
    付长荀这身红衣实在太诡异了,他还担心是鬼在骗人。
    等他带着“新娘”回到队友所在的地方,队友已经把刚才大喊大叫的小胖子抓住、不许他再发出声音。
    “她是新娘吗?”队友见他带着人回来,谨慎地发问,“你摸摸,是热乎活着的吧?”
    显然队友也有同样的顾虑,玩家便抬手碰了碰付长荀:“热的,热的。”
    队友松了口气:“那咱们把她送回去吗,支线任务也不错……”
    付长荀马上紧张地说:“不要把我送回去,求你们——”
    玩家朝队友使了个眼色,摇摇头:“你还记得咱们听见npc议论姜家结婚的事吗,挺奇怪的,说他们家走了大运,什么东西庇佑着发了财,还有个女大学生被送到他们家了。我猜就是这个新娘要嫁的那家。”
    队友皱起眉头:“那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街上有一行人快速地跑了过来,尽管他们万分小心,也难免传出了些动静。
    “我跑不动了……”其中有人气喘吁吁。
    后面好像还有追兵,这两个玩家大惊失色,马上就要躲进安全屋,可队友犹豫片刻,听见了这行人中有人大骂卧槽。
    “是玩家,把他们也带进来吧。”队友在最后一刻下了决定。
    安全屋一下子满满当当,把最开始进来的鲁天乾挤到了角落。
    一名女玩家见大家忽然被转移进了一间空旷的屋子,还有几位陌生人,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好心玩家救了。
    她飞快地解释了自己和这些人的经历——她先撞见了一名玩家,随后和他一起四处探索,很快发现了几个被关着女人。
    “于是我带她们跑出来了。”女玩家道,“这些都是npc。”
    足足六个女人,无不神色慌张,有的已经面黄肌瘦,一看就饱受虐待。
    最年轻的女孩看到付长荀——付长荀现在取代的这个新娘,马上惊喜地朝“她”打招呼:“沅沅,你没事太好了!”
    付长荀不认识她,却也点点头:“我没事,你还好吗?”
    女孩眼泪汪汪:“我没事,但是我想回家,我好想我爸妈……”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付长荀没有继续说话,他不太清楚新娘原本的性格,也不知道“她”和这些同被拐卖来的女人是怎么交流的,只能闭口不言,假装自己是个哑巴。
    见npc都在或哭或害怕,玩家们倒是叽叽喳喳起来。
    “现在在场的只有五个,剩下的五个咱们暂时没有找到。”一名玩家道,“可能还在其他地方,我们先找线索。”
    一共十名玩家进入,不算什么大型副本,这样大家聚起来最好。
    鲁天乾终于逮到了一个说话的机会,问:“怎么有这么多?”
    那个女玩家开口道:“我刚才打听过,这些女npc都是被拐卖过来的。”
    她神色带着愤怒,显然十分痛恨拐卖妇女儿童的行为。
    一名男玩家便顺着她的话说:“所以我们的通关要求是不是把她们救出去?”
    “这也太简单了吧。”最开始那名玩家反驳,“咱们用点道具就能办到的事,副本用不着拿这个送咱们通关。”
    女玩家摇头:“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个村子四面环山。”
    她的异能居然是手动绘制地图,现在就刷刷刷画了一张出来。
    这里处在非常偏远的山区,想要进出只有一条公路可以走,当然,走土路也可以,只是非常危险。
    “你们看,我们想带她们离开,没有交通工具简直痴人说梦,所以我觉得说不准通关方式还真是救他们离开这里,回到她们原本的人生轨迹上去。”她说。
    “没有用的。”和付长荀说话的女孩悲痛地说,“逃不出去,你们看,这个姐姐的腿就是逃跑失败被打断的。”
    玩家们这才注意到六名受害者当中还有一个跛脚的。
    她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头上居然就有了白发。
    “我……我还给他们生了两个孩子……”
    跛脚女人说,“儿子被留下,女儿直接被那帮畜生扔了!”
    她目光里全是憎恨。
    付长荀趁着女人们都在痛苦陈述,也说:“姜家五千块就买了我。”
    他感受着身体里,这个女孩子灵魂在不甘与愤怒中挣扎着,他马上继续道:“你们可以帮我们报警吗?”
    玩家们在副本里一向都遵循副本的规定,只听到报警这两个字觉得非常奇怪。
    但他们很快意识到,这是npc对他们提出的要求,
    “那个,大家注意下时间,我这个安全屋的异能每三天最多只能开半小时。”队友玩家忽然想起来似的提醒道。
    半小时?马上有玩家掏出表或手机,看现在究竟进行到哪了——等等,马上了啊!
    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安全屋忽然瞬间崩塌,队友的异能已经耗光了。
    他们再次出现在街头,好在之前追来的人群已经散了。
    五名明牌玩家,六个被拐npc,还有付才荀这个假npc,这一大群人突然出现,是真的动静非常大。
    “靠,三十分钟够干啥啊!”一个玩家情不自禁地抱怨起来。
    队友玩家已经习惯了自己安全屋异能会让人得寸进尺,倒也没太在意。
    女玩家毅然决然道:“不管怎样,我们必须把她们救出去,能救几个算几个,再把这些人贩子都抓起来,判刑!我一开始冲动了,不应该现在就把她们救出来的。”
    现在反而会打草惊蛇,引人怀疑。
    她和其他玩家小声地咬耳朵,商量了一下,随后走到付长荀面前。
    “我可以拜托你再冒险回去一次吗,我会把你们都带出去。”
    她眼神坚定,付长荀相信她,而且他也确实得回去。
    “可是我……”他还是走流程似的浅浅推拒了一下。
    “你是新娘,新娘不见了他们肯定会很着急,同时也会把没有逃出来的人关得更紧。”女玩家郑重其事道。
    付长荀假装自己听不懂:“那……姐姐,你说我要怎么做?”
    女玩家笑笑:“我们送你回去,不用担心,我来替你解释,顺便告诉你的买家,无论如何都不允许他们伤害你。”
    说白了,她打算威胁一下姜家。
    付长荀咋舌——这个副本的玩家看上去都挺冲动的。
    熊孩子鲁天乾应该会喜欢这些玩家吧?
    他“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听着玩家们安排谁去送自己。
    最终还是女玩家和队友玩家带他回到姜家,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
    他们从付长荀出来的地方钻了回去,原本一路都很顺利,但就在即将到“婚房”时,但撞见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紧盯着付长荀,开口道:“我是姜荣,这不是我的新娘吗?”
    第157章 作弊神器直播间
    姜荣……?
    是姜家的什么人?
    电光火石之间,付长荀已经想好了无数种催眠方案。
    可就在他准备抬眼时,黑猫忽然叫了一声,满含阻止之意。
    “喵嗷——”
    对方已经走了过来,付长荀被黑猫打断操作,疑惑之余细细看向这位“姜荣”。
    他长得和一开始想对新娘下手的男人有三分相似,但看上去文弱不少,眼神中也没有太多凶相。
    女玩家当然不敢轻易相信,她谨慎地问:“你是白天的新郎官?——你知道你的新娘是怎么来的吗,你知道你……”
    她话还没说完,姜荣就理直气壮地上前,一把把付长荀拉到了自己身后:“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我的新娘子,用不着你们在这里叽叽歪歪,走吧,跟我回家。”
    他动作有些急,但不粗鲁,付长荀的心一下子定了下来。
    这“姜荣”正是冬恣。
    他说自己在祠堂,也与那男人说的弟弟在祠堂对上了。
    冬恣的手在身后晃了晃,示意他别慌,先和自己回去再说。
    女玩家见新娘好像丝毫不反抗,愕然之余不禁生起一股愤怒:“你就这么跟他走了,你还有没有点——”
    她说多了,队友玩家连忙制止:“你跟这些npc说什么,小心暴露了。”
    女玩家立刻噤声。
    其实他没有必要那么小声,因为她已经暴露而不自知。
    女玩家的身份是姜家的远房表亲,姜荣不认识她正常,可她不认识姜荣就不对了。所以,如果现在他们面对的不是付长荀和冬恣伪装的npc,早就被识破了。
    副本中的npc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程序设定十分机械化的,另一种则是有部分意识,譬如上个副本的管家。
    显然,在付长荀与那些被拐的女孩接触后,他确定这个副本里的都是后者。
    冬恣见她冷静下来、火速撤离,于是记下了他们两个的样子,便拉着付长荀朝自己来时的方向走去。
    付长荀这才问:“你不是被关在祠堂里吗,怎么出来的?”
    冬恣把他带到房间,锁上门,回答:“祠堂的门锁得很严实,凌晨的时候我把窗户螺丝拧了,翻窗出来的。”
    付长荀松一口气——他还担心是冬恣为了出来触碰了什么禁忌。
    左右环顾,他忽然发现这间房正是付长荀昨晚的“婚房”,那也就是说……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