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50节

第150节

    ——打工人妲恭不加入特别办,还在外面建立了组织,政府照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是为了维护着他?
    他现在可是公务员,特别办说严重点,还算公安的一个分支,如果不是想找死的,就不会轻易找他的晦气。
    [woo!也是!]
    [咱们医生是有“后台”的哈哈哈!]
    [那我可以问一下,如果进了大逃杀副本,开场杀一般怎么躲啊?]
    付长荀看到这条弹幕,道:“进入副本前就准备好,别有侥幸心理,最好是买两种防护道具,一种物理防御,一种精神防御。”
    说着,他顿了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玩家自身。”
    “体力值能提多少提多少,异能是可以通过反复使用来升级的,紧急情况下尝试爆发一下,说不定会有惊喜。”
    “大逃杀副本不要跟着npc乱跑,先找到食物补给充足的安全场所,再去找玩家结盟……当然,不要放松警惕。”
    “副本里如果出现高玩,还是愿意帮助玩家的,尽量跟着……”
    他毫不藏私,想到什么说什么,弹幕这会儿都少了。
    都记笔记呢!
    不过除了那些温和的弹幕,同样有不少引战似的弹幕。
    [装逼,谁知道你说的对不对?]
    [给这点小恩小惠就感恩戴德了?真是只看脸的肤浅的女人们。]
    [撞大运的吧,要我我也行。]
    冬恣就在付长荀身边,一眼瞥见了那些充满恶臭气息的弹幕,不禁锁紧了眉头,冷声道:“不信就出去,找死的我们一律不管,特别办人力物力是有限的。”
    他脾气没付长荀那么好,更何况直播间里这些甚至算不上“粉丝”,最多是对抗游戏的战友,没必要哄着敬着。
    付长荀倒是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转头朝他安抚地笑了笑。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两人就已经到了目的地。
    姜家的院子可真是不小,赶上古代有钱人家的府邸了。
    而大门旁边的小屋,里面没有任何声响,这房子破败之余,还有个牌子晃来晃去,付长荀一把抓住了它。
    “下人房?”
    冬恣皱眉,“都现代社会了,怎么还有这种……封建糟粕的东西存在?”
    付长荀蹲在窗下,低声说:“副本设定吧,外面还都是古街呢。”
    他正朝一边缓慢移动,忽然弹幕激增。
    [有人来了!!]
    [啊啊啊快躲起来,好像是个npc,长得就不像好人!]
    [去那边的假山,视野死角!]
    付长荀毫不迟疑,当即和冬恣听了弹幕的话,躲进假山的缝隙中,不出半分钟,就听一个脚步声传来。
    来人大摇大摆,一点都不带掩饰,径直推门进了那下人房。
    付长荀站在假山阴影处,探出一只眼睛观察,冬恣在他身后默默站着,一声不吭。
    不多时,这人走了出来,肩上还扛着一个昏迷的少年。
    不知为何,付长荀心头一跳,直觉告诉他要马上拦下此人。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npc扛着自己的目标离开时,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人,他抬头一看,顿时丢下那少年,低头道:“二少爷,二少夫人,你们这是干嘛呢,实在是吓到我……”
    冬恣还不太适应被人叫少爷的感觉,他摇摇头,咳嗽一声问:“你在干什么?”
    npc连忙回答:“是老爷要的下人,我这次专门找了个特别干净的,做祭品绝对是可以的,他一下就晕了。”
    两人这才明白为什么明明不需要那么多下人,还特意建了下人房。
    原来是在外面捞一些“祭品”回来养着,还让这些祭品感恩戴德,以为姜家把他们这些吃不起饭或流落街头的小孩带到家,是为了帮助他们,没有任何企图。
    但是事实证明,没有企图的付出还是不可能的。
    npc还在低着头等待吩咐,付长荀很想问几个问题,但又担心这个npc什么都不知道,平白浪费催眠时间。
    [怎么办?]
    [不能灭口,副本有规定玩家不可以随意杀死npc,不然会被判定违规。]
    [这还叫随意吗,明明是npc先动手的……]
    [没办法嘛,只要是npc就包含在其中,出这个规定的才有病。]
    [就是,怎么判断管理违不违规出规定的真该死啊。]
    【规则由高维控制部商讨,投票决定,绝对公平公正。】
    [哟,高维生物又来啦,呱唧呱唧,让他们听一下群众的声音!]
    [滚!!!——来自一个愤怒的群众。]
    [要不威胁一下,严刑拷打?我看这个副本里的npc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说玩家们,玩家们都挺好。]
    [干得好,高维生物发言我们就尽管当看不见就好了,跟这次一样。]
    [不能杀,那打两下总没问题吧?]
    付长荀想了想,认真地问:“这个祭品是谁选的,下人房又是谁搞出来的?”
    npc:“老爷啊。”
    他显然十分困惑,不明白为什么二少爷和二少夫人昨晚大婚,今天大早上居然就起来,还跑到下人房这边。
    大概是他的疑惑太明显,冬恣冷漠道:“回答问题就行。”
    越是这么说,付长荀越好奇——林朝月还没找到呢,他敢说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于是他进一步问:“你带他去哪?”
    npc立刻闭口不言,大有一副再问也不能说的样子。
    付长荀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地上的少年身上,他仔细观察片刻,突然蹲了下来,撩开这个少年的头发,随后把人翻了个面:“他……应该是被下了强效迷药。”
    停了半晌,他又说:“而且,我现在有点怀疑这是林朝月小朋友。”
    林朝月失去联系,他们原本以为是遇到了危险,来不及回复,现在看来也有可能是被迷昏了。
    冬恣低头看了看少年,又看看付长荀:“有可能,我现在眼中的你依然是女人样子,所以我们看到的少年说不定真实模样是小女孩。”
    付长荀果断询问弹幕——观众们看到的是真实面孔啊!
    “这个孩子,你们看到的是女孩吗,脸上有三颗小痣的女孩。”
    弹幕:[是是是!]
    付长荀松了口气——果然是林朝月。
    那这个npc就没什么用了。在他怎么问、对方都不回答之后,只遗憾地叹了句“不说是吧”,便叫冬恣把人一把拎起,走到旁边的大缸旁,直接按了下去。
    弹幕:[!!凶残!!]
    “哎呀。”付长荀诚恳道,“其实我是个好人,真的。”
    他说这话实在没什么可信度。
    ——npc的头还在缸中,挣扎间一股股气泡浮了上来。
    那一刻,无论是副本里的npc还是直播间的人类玩家、高维生物,都情不自禁回想起了被医生支配的恐惧。
    啊,这个可怕的人!
    第159章 “神说……渎神者就在此地!”
    付长荀有点委屈了:“我怎么就凶残可怕了,这是正常的审讯嘛。”
    “而且……”
    甚至连操作都不是他,是冬恣代劳。
    弹幕:[蛇蝎美人!]
    付长荀闭嘴了——反正这也不算骂他的,他欣然接受。
    npc在缸里挣扎,半晌快要不动了,冬恣才把人提起来:“说吧,我‘爹’让你带这孩子去哪,他们从来都不告诉我。”
    他还特意维持了岌岌可危的人设,虽然npc根本顾不上。
    “我、我说,老爷说让我带他去祠堂后面的……祭祀处……”npc断断续续地说,“他是被神选中的祭品……”
    冬恣继续问:“他为什么是祭品,祭品有什么限定条件吗?”
    npc:“就是年轻人,小孩儿也行,神说、神说……啊啊啊——”
    他忽然捂住自己的头,面目狰狞嗓音沙哑地哀嚎起来,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付长荀顿时一惊,条件反射似地拎起旁边的棍子,给了他一下。
    npc应声倒地,倒是确实不难受了。
    “拿年轻人和小孩当祭品……看来这个村子对所谓的神还是很信仰的。”
    他戳了戳地上的npc,抬头道,“而且看刚才的情况,这个神应该是真实存在的,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神。”
    好神怎么可能拿活人当祭品?恐怕只有邪神才这么干。
    冬恣看着已经扑街的npc,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随后道:“我们先去找晓晓还是先去所谓的祭祀处?”
    晓晓现在是安全的。
    付长荀犹豫着,摇了摇头:“先去祭祀处,看看村民们祭祀这个神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为了保护村子——这个村子遭遇了什么灾难吗?如果是为了祈祷——那也没必要用一条命来换吧。
    更别说npc根本不拿祭祀当一回事,显然已经祭祀国许多次了。
    两人正聊着,只听地上的少年呻吟一声,睁开眼睛。
    “你们是谁!”林朝月一醒过来,马上和一只炸毛的小刺猬一样警惕道。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