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黑暗里的拥抱

黑暗里的拥抱

    这是一间装潢很好的套件,欧式风格的大床,满是蕾丝边的帘布,甚至还有精致的小沙发,可此时如一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观赏这些,如一还是忍不住拿起桌上的茶大口灌了一下,才觉得活了过来。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现在的处境。
    如一痛苦的捂住脑袋,快想办法快想办法,现在已知的信息是什么,颜本家的人肯定是想杀了我了,毕竟他们血脉往外流失了,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性是不会允许她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可是明明记得颜安青跟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果然自己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他们都是那样的人,只能靠自己了。
    从白发男的语气来看他暂时没有对她抱有很强烈的杀意,既然没有马上把她杀了,那可以大胆假设,他也许不是来杀她,难道是把她当筹码,绑票向她妈妈索财是不太可能的,她们没什么钱,看他们的架势也不像是缺钱。那就拿他威胁颜安青,而她对于颜安青来说更像是一个小丑,只是拿她嘲讽他们那一帮保守派的畸形制度搞出了家族丑闻,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但是她心中还隐隐有一个答案,但是她不敢往那边细想,其实看这样子也能隐隐猜到季淮跟颜安青关系不菲,估计背景也不会太干净,自己还是过的过于安逸了,出现了不该有的贪念,自己果然只能光骗骗自己,现在快要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了。啊啊啊,她忍不住扯了一把自己头发,现在光着急没有用,那个白发男还是太高看她了,她没有那么大的价值,不能指望会有人来赎她,  她要自己想想办法。
    她一把拉开窗帘,发现只是个摆设,窗帘背后是墙。周围没有窗户,她想去把那个窗帘扯下来,结果实在是扯不动,质量有点太好了属于是。于是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茶几上的玻璃砸烂,终于用玻璃割下一段布料。绑在椅子上,做了一个简易绊倒装置,然后把房间能收集到的杂物都放在门口,又铺设了一些障碍在地上,那些碎陶瓷也利用起来,等下万一有人来了就把灯关掉,搏一把看能不能冲出去,然后去找找船上有没有电话,至少不能等死,她还不想死,如果是更坏的被贩卖,至少还能跳到海里自己选择一种死法,不至于到上岸后生不如死。
    比茨在监控里看着她这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有些好笑“这是在干什么,她是傻子吗”
    “主人,要不要我去..”
    “不用,看看她到底能干什么”
    本来还饶有兴趣地看着,突然护卫长跑了进来,“主人,我们发现了他们的动向!”
    “慌张什么,本来就是在等他们,到哪了”
    “他们..”
    船上的警报突然响起,监控屏幕也黑了,船身出现一阵巨大的摇晃。
    “就在我们上空。”
    此时如一本来还在寻找室内有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突然灯全灭了,给她吓了一大跳,她赶紧躲进床底下。她其实很怕黑,也很怕鬼,现在这种情况貌似被鬼抓走也不错,算了算了不要胡思乱想,她捂着耳朵,开始数数。
    45,46,47…
    不知道数了几遍一百,门突然被一把砸开。那个脚步离这越来越近的时候,如一都快控制不住尖叫出声,随即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人的说话声,然后是一片打斗声,如一趁着混乱赶紧爬出去,一只大手突然抓住她的帽子,她使劲地想要扯开自己的衣服,那人又抓住了她的胳膊,她急了眼一口咬上去,嘴巴里又出现了血腥味。
    “松口。”
    是熟悉的声音。
    “是你吗”如一的手摸上季淮的脸颊,是自己的熟悉眉眼,忍不住一把抱了上去,怀抱里是她熟悉的鼠尾草海盐的味道。你怎么来了?你怎么来的?你认识他吗?我们现在怎么办?很多问题全堵在喉咙里,她太怕了,现在只需要一个拥抱通过对方的体温来验证一下这一切是否是现实。季淮有点被她的举动惊到,有些迟疑这抱住了她。
    灯光突然全打开了,如一被刺的又往季淮怀里缩了缩,几声零散的掌声响起,
    “天呐,多么有爱的画面”
    季淮把如一的帽子拉上来,用下巴抵着如一的头,然后安抚性地拍了拍。
    看来人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也不在意。看了旁边的颜安青,后者把头一偏,选择不说话。他看到一幕,感觉更好玩了。
    “George  Whitefield(乔治  怀特腓),好久不见,或者叫你,季,淮”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