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银发少年(微h)

银发少年(微h)

    迷迷蒙蒙中,如一发觉有一圈光晕萦绕在她周围,直到那束光离她越来越近,她不得不睁开了眼,眼前是巨大的吊灯。
    刚醒来的时候就像濒水的人刚浮出水面,她大吸了一口气坐挺起来,喉咙仿佛被沙子磨破了一样痛。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放在沙发上,周围是一个豪华的大厅,两边都站满了人,对面是一个银发少年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旁边站了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生,身材修长,有点怪异的是他带着嘴套,一个有金子镶嵌的精致的嘴套。她下意识地下逃走,发现自己脚上有一副脚铐。
    对面的银发少年突然眯起眼睛,看着她无动于衷,少年又暗暗加码,周围的人突然全都单膝跪下,旁边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生脸上也出现一抹可以的潮红,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还是能感受到那股炙热的视线,仿佛有种无形的威压让她感到很不舒服,直到黑衣少年忍不住咳嗽两声,银发少年突然把手一摊,
    “罢了罢了”
    他忽然起身朝如一走来,黑衣少年走到一旁,开始弹钢琴。如一僵直着身子,感觉无法挪动身体
    银发男生在如一面前的玻璃茶几坐下,翘着二郎腿,用手撑着下巴,还在仔细观察她,嘴里还喃喃自语“难不成还真的是‘原人’”
    如一大气也不敢出,只能强迫自己看自己绞着的手指。他忽然凑近嗅了一下,然后嫌恶地扭头“在普通人身上还留信息素,真是恶心”
    “你叫什么名字?”
    如一没有回答
    “顾如一,对吧”
    她其实也有很多疑问,但是也不敢问,万一是不好的答案就糟糕了,在谜底还没解开之前,还可以骗骗自己,至少不是死刑。此时那美妙动听的钢琴曲好像也变成了哀曲,给她送终一般。
    银发男生端起一个精致的杯子,递到她面前,“很渴吧,你一直没进水呢”
    如一能闻到淡淡的红茶香,她也不想往最坏的方面想,看着这褐色的茶水,周围陌生的保卫人员,实在难以控制地不去联想到这杯子里有什么。
    “怕有毒?”
    看到女孩迟迟不动嘴,没想到对面少年喝了一口,又递到她面前,“放心了吧”
    她确实是想喝这个水的,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药,她不知道睡了多久,这个封闭的大堂里没有窗户,一点杂音也没有,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到哪了,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喉咙早就干涩得快要冒烟。
    感受到对方有点不耐烦的小情绪,她颤颤巍巍地接过杯子,生理泪水忍不住大滴大滴地滚落进茶杯里,难道自己的命运就是这样了吗,乱七八糟的活着,一直在逃命,还没有跟妈妈道别,还没有吃够,还没有玩够,自己订阅的杂质还没有看完,还有,如果可以,在亲一次嘴也是好的..
    看着女孩抖得像个筛子一样,大滴大滴地掉着眼泪和视死如归的表情。少年有些烦躁地把女孩手里的杯子打掉,“算了算了,叫你喝个水而已,别等下让White误会我欺负你”
    “你不想知道我叫你来干嘛吗”
    如一赶紧摇摇头。
    “算了算了,真无趣,宝宝,带她回房间吧”  他朝黑衣少年喊了一声,对方点了点头。
    在穿过一个走廊的时候,如一瞬间面如死灰,是大海!这是在一个巨大的游轮上,除非她能飞,才能突破重重护卫逃出去。
    “安迪斯,他们怎么还没反应啊,前方的‘犬’有消息了没,我看这女孩也就是个普通人,没啥特别的,心理素质也不太行,之前只听过颜家那小子和家里闹别扭抓着这小女孩嚷,也没觉有什么别的用,最近看过北边的动向不太对啊,这两人勾肩搭背的,怀特(White)最近频繁出镜还能被我拍到..”
    “月,还没有,确实安静的有些奇怪了”
    “这不应该啊..”突然又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安迪!都说了私下要叫我比比”比茨一把搂上安第斯的脖子,在嘴唇快要贴近的时候,突然一把把人推开。
    “跪下,脱”,有些冷冷的语气和刚刚撒娇的表情判若两人,比茨让旁边的仆从给他点上一支烟,蓝色的眸子里开始浮现细碎的光,安迪闻到那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眼里闪过一丝兴奋,但很快隐藏,周围人识趣的退下。
    比茨将一只腿搭在安迪的肩头摩挲着,然后用脚趾勾起后者的下巴,看到安迪的眼里已经充满了情欲,轻笑一声把他的脸掴到一旁,“怎么这么快就发情了,我教你的忍耐力呢”
    安迪只是要咬着牙,暗暗吐槽,最近都没见到他人,比茨的信息素一向比较张扬迅猛,看样子在没用他的时间他应该也没做,看来是憋挺久,今晚怕是躲不过去了,但同时,他又有点隐隐期待。
    比茨的脚踩住后者的竖起,然后逐渐用力地碾,安迪忍不住哼了一声缩了一下。
    “还开小差,我看你也是有点恃宠而骄了”
    对方身上的信息素辅天盖地,很快碾压过了安迪的信息素,他感到自己被比茨完全吞没,离失去理智就差一点点,本还可以挣扎一下下,但他甚至这一点电的挣扎可能也只能被视为一种情趣,所以他选择了沉沦,如果对方是月,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性命,都可以交给他,哪怕对对方来说这些都不值一提。
    平静的画面飞过一排直升机,颜安青有些头疼地摇了摇头“真无语,多久没跟那个疯小子有交集了,这跟他又没关系吗,没显示那小子跟本家有做交易的倾向,又把我计划打乱了”
    “你跟来干什么”颜安青看着对方无动于衷,忍不住踹了他一家,“话说你来干什么,没你的事”
    “玩”
    “得了吧,你最好..”
    季淮打断了他“白毛小子冲我来的,之前跟他有过一段交集”
    “什么”
    “炮友”  季淮无所谓地一笑
    颜安青忽然心里有点烦躁,冷笑一声“你还真是来者不拒啊”
    “少管我,咱们也不是半斤八两”空气突然有点剑拔弩张,颜安青本来还想嘲讽他一两句,看到他摸了一下自己耳边的头发,虽然只重复了一次,但他知道这是他有点焦虑的表现。真是稀奇,看来确实不该忽视他,能在他周围呆上超过两个星期的人都会出问题,他本来只觉得他和顾如一纠缠在一起只是来烦他的,本家最近那边有闹得不行,就没管这边,看了也许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已经出现了裂痕。他压下自己没由来的酸涩,选择闭目养神。
    “颜安青”
    “干嘛”他还想着对方要为方才得行为做出什么解释。
    “看到他们的船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