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暗流涌动

暗流涌动

    因为恐惧占了上风,所以再用玻璃割窗帘的时候根本没知觉,现在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手上在汩汩地流血。季淮抓着她的手心轻轻一吻,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嘴唇上的绒毛,她看能看到他的唇上沾了一点点小血珠。
    “你呆在这里,我们等会来接你”
    虽然女孩点了点头,抓着他的袖子还是没有松开。季淮把她的手拉下来了,屋内的黑衣人瞬间围了上来。
    然后比茨吩咐医生来处理她的伤口,他们三人被人簇拥着进一间屋子了。
    看样子他们三人明显是都认识的,但是她现在觉得很累,也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看着周围都是看着她的人的,她也不敢现在就马上放松下来。
    等他们三人商量好进屋子的时候,看着如一正蹲在地上靠着沙发一角打瞌睡,小小的一团睡着了还呈防御姿态,又可怜又好笑。
    “white,现在你口味变得也太离谱了,喜欢清淡的?你以前可是重口地可怕”
    季淮和颜安青互点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气,吐在比茨瓷白精致的小脸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的鱼多着呢”比茨看着他的这一行为挥了挥拳头。
    “你想清了也要来躺着一趟?入局了想要再出去就不容易了。”颜安青也吐了一口烟。
    “我现在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商人,我只是嗅到了商机。你说,你现在这个行为,是不是也往里拉了一个不确定因素,说不定..”
    “她只是一个障眼法,使用玩这段时间就没用了。
    “怎么说也是你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吧,你也太冷血了”
    颜安青颇为疑惑地朝比茨看了一眼,似乎觉得“冷血“这个词语从比茨口中说出来十分讽刺。“她连第二性征都没进化出来,别说颜家内部都是适者生存,她连进二层世界的门票都没有,她这种劣等基因迟早会被淘汰,只不过颜青临搞出这么一个东西那群老头觉得脸上挂不住罢了”
    季淮倚在门上,看着女孩,烟雾缭绕中总感觉自己慢慢看不清什么东西了。
    季淮叹了一口气,把手上的眼掐灭,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如一马上站起来,跟在季淮的身后。比茨在她走过自己,“哇”地对她做了一个鬼脸,看到如一被吓得一抖满意地捂嘴笑起来了。
    颜安青貌似心情有些不太好,坐了另一架直升机。
    这是如一第一次做直升飞机,旋翼挂起的旋风全都灌进袖子里毛衣里,这时天空已经开始发白,看着幽蓝沉寂的大海,模糊中看到好像有海豚飞出海面,当让也有可能是她的错觉,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大海,对大海的好奇胜过了恐高。
    季淮看着她觉得有点好笑,刚从绑架里逃出来,不哭也不闹,现在还在看海,也不问,就好像识趣一般的闭嘴,装作一切都没发生,就好像自己心中从来没有疑问,哪怕是最亲密的距离——接吻时,只有他知道,他们的心也相隔一万里。这也是他觉得最好奇的原因,需要爱,还特别指明需要虚假的爱,就好像从来就知道他只贩卖虚假的“爱”,“爱”都算不上,顶多几秒钟的温存。她应该是害怕颜安青的,看着不敢惹事的样子,明明知道自己和颜安青有关系,还要和他保持不清不楚的关系,反正不问就是不清楚不知道。他见过太多破碎的内心,但是她好像是那种冰的破碎,搞不好还会融化,蒸发,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有就最好,没有也行,实在不行争取一下,有点难度就算了,他故意想在学校忽略她,冷落她,用话语刺激她,都像一拳拳打在棉花上,一开始只是好奇,然后对她这个态度感到有点点恼火,后来感觉步伐有点被打乱了,不对劲了。
    “顾如一”他居然有些
    “嗯?”如一转过脸,太阳已经在海平面上抬头,阳光在她的睫毛,脸,和飞扬的发丝上折射。之前没有仔细打量过她,现在仔细一瞧发现她果然还是跟颜安青长得有几分相似,在这个已经有一部分人已经高度进化的世界里,她实在算不上有多大吸引力,没有能麻痹神经的信息素,但相拥时她身上若隐若现的甜腻香氛味又实在令人着迷。
    在他八岁从地狱中被救出来的时候,他早已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人”,每当入睡,他脑海中都是那些龌龊黏腻的手不断玷污他的灵魂的画面,可是那一晚在体育器材室,被她无畏地抱住的时候,他甚至有睡上几秒的错觉。
    他身上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兴奋一下,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他狠狠地动摇了,他打算做一个决定,可能会让很多人生气的决定。他深知他们无论是从物理上还是现实中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也知道对方知道,但是人生嘛,总是无常的。
    反正他已经在万丈深渊里,他没有那么好心说放过她,让她享受自由的人生,谁让她先招惹他的呢,他突然也想有人陪。
    此时,就如同海上表面的风平浪静,实际上则暗流涌动,谁都不会料到这个女孩会在未来掀起多大的风浪。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