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女装骚贼1》大鸡巴体育生抓贼,逮着嫩屄小

《女装骚贼1》大鸡巴体育生抓贼,逮着嫩屄小

    成锋是体校生,身材高大魁梧,模样英俊帅气,又踢了一手好球,奈何不是现在女生喜欢的类型,所以一直单着,但爷们也有爷们的好处,每次女生宿舍进贼,都喜欢找他……让他心情也是很复杂。
    要说学校进贼,这常见,但这贼总喜欢偷女生宿舍的东西,每次还只偷个什么连衣裙,小茶杯,蝴蝶结,搞得女生们人心惶惶,就真不爷们了。而且看那监控录像,那小贼又瘦又矮,鬼鬼祟祟,要不是穿着个破衬衫,还真以为是个娘们。
    于是保卫女生,勇抓小贼的事就交给成锋了。
    成锋在女生宿舍门口蹲了几天了,没发现可疑分,但贼不抓到,女生就不安心,成锋就只能继续守株待兔。
    直到三天后,成锋正在路边走着,隐约听到些动静,一抬头,就瞧见一个细痩的身影从四楼通过一条长长的绳滑下来,动作很熟练,一看就是经常用,成锋一下就反应过来,这小是小偷!
    成锋见状,急忙往小贼的方向逼近,那小贼后背还背着个瘪瘪的包,不知道这次又偷了什么,等收完绳,这小贼就悄悄地往外摸,成锋便跟着,随着成锋与他的距离接近,从背影看这小偷似乎挺年轻,头发是柔顺的黑色,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在黑暗很耀眼,身材也很瘦,似乎一米七几,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衬衫,跟监控记录上的样差不多。
    看那小的模样估计体力也不行,成锋放慢脚步,一边追,一边想着怎么通知警察,谁知,那小贼突然往后一回头,恰好看见慢慢跟过来的男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往外跑。
    成锋气得呦呵一声,索性全力追击,男人人高马大,腿也长,一步顶小偷两步,不一会便快要追上,那小偷吓得要死,撅着屁股,更是以极快的频率摆动,小步迈的飞快。
    但小偷终究是太瘦弱了,跑了几百步,速度就慢下来,后面的成锋就像是抓耗的猫,不急不慢地跟着,还冷笑着喊道,“跑啊,看你他妈的往哪跑!”
    那小偷呜呜地回头看他,成锋也懒得听贼废话,一个猛扑过去,巨大的冲击力将这小贼扑倒在地,前面正好是草地,这俩人就在厚实茂密的草上翻滚着,厮打着,滚了几下,小偷自知不敌,软声哀求道,“不……不要抓我……”
    这小偷的声音也挺娘们,又软又娘,成锋定眼一瞧,是一张又白又嫩的清秀脸蛋。
    虽说是贼,可这小长得真娘,说不上好看,但也绝不难看,有点像现在女生最喜欢的娘炮类型,一想到这个,成锋就一股无名火袭来,抓着他肩膀粗暴地按倒在地。
    “小,还跑不跑了!妈的折腾老三四天了,怎么,是不是觉得特爽?特有成就感!”
    小贼的大眼睛里满是泪花,身动弹不得,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就算再法盲,也知道自己完了。
    “呜呜……不要……不要送我去警局……求你了……”
    成锋冷笑着说,“你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想到今天!”
    小贼绝望极了,哭着拼命挣扎,那手跟爪似的,胡乱抓男人,成锋火气上来了,捏着他手腕就死按在地上,大腿还压在他的腿上,钳制他所有动作,小贼被压得动弹不得,彼此下体紧贴着,脸贴的也近,俩人都用了不少力气,粗喘和哭喘交织,也不知道是躁怒,还是其他原因,成锋的下体居然诡异的硬了,大蟒蛇几欲裂裤而出,直顶在小贼的股间。
    小贼面红耳赤地挣扎,无力地扭了几下,哭喘道,“你别压我……啊……”小贼的呼吸一下乱了,那坚硬如钢地巨蟒直接顶到他最隐秘的地方。
    “不要顶……呜……你放开我……我是男的……你要干什么……”
    “妈的!我能干什么,当然是压着不让你跑!”但是这小贼身上真香,就像洒了香水一样,闻得处男成锋越来越硬。
    小贼被顶得又羞又怕,呜呜地哭个不停,而成锋接近一米的塔山似的身躯死死压在小贼,压得小骚贼喘不过气的哀求,哭唧唧地求男人放过他。
    成锋也不想欺人太甚,刚要起身时,脚下是沾着露水的小草,脚下一滑,成锋猝不及防,竟又摔回小贼身上,可怜的小贼闷叫一声,却被男人的唇死死地堵住嘴唇,突如其来的吻,让小贼惊恐无措,呜呜咿咿地说不出话,而那胯下的雄物更是狠狠地顶着小贼的下体。
    成锋尝着他干净甜蜜的气息,下体感受着那柔软美妙的触感,欲火焚烧,非但不想起来,还想把这小骚货扒了,看看这骚货是不是男人。
    小贼屈辱的泪眼汪汪,两只腿拼命扭动,但很快,就被男人用蛮力掰开大腿,一边解开裤裆拉链,露出那根隐忍许久的庞大巨蟒。
    “不……不可以……你要干什么……呜……啊……”
    可此刻的成锋早就被欲望控制,他将大巨蟒顶弄小贼的裤底,磨得那里越来越湿,小贼虽然连连摇头,极力挣扎,下身隐秘的部位却诚实地吐出蜜汁,白色的底裤浮现出一块水迹,并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湿。
    “呜……不……不要磨了……啊……不可以……你放开我……你是变态啊……啊啊……”
    “妈的,你个偷内裤的贼还敢骂我变态!看老不收拾你!”成锋面对着湿了底裤的小嫩逼欲望越来越强,下体的动作也更大,那巨大坚硬的龟头几乎要撞进穴里,男人虽然是处男,可撞着撞着也觉得不对,伸手去脱小贼的裤,一拽下来,就瞧见了没穿内裤的娇媚下体。
    上面有一根半勃起的嫩鸡巴,但鸡巴的底下,却有一个红艳艳的冒着蜜汁的肉缝,那小阴唇又嫩又水,看得成锋目瞪口呆,竟像是看见了什么西洋景儿。
    “可以啊,居然还长了个逼,你是双性人?!”
    那小贼又羞又气,拼命地用手阻挡,可他越挡,成锋越想欺负他,大手将小贼的手腕抓住,下体耸动,那鸡蛋大的龟头继续撞击那柔软的肉缝,撞得小阴唇啪啪乱晃,那顶端的小豆豆也骚得勃起,每撞一次,那小嫩逼就哆嗦一下,下面的肉缝竟像是泉眼一般,汩汩地溢出粘液,尽数浇在大龟头上。
    “小骚贼,是不是想用逼贿赂我?”
    小贼屈辱地哭着摇头,软绵绵地求男人放过他,成锋却像是邪一般,越顶越爽,大鸡巴完全停不下来,一阵碾磨过后,大肉棍猛地就撞开肉唇,顶开穴口,肏得小嫩逼都鼓起来,小骚贼被插得倒吸凉气,瞪大泪眼,呆滞片刻,突然哇地一声哭出声,那里真的好疼……感觉被一根烧红的铁棍完全撑开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只想着,早知道不用了……就不用那个喷雾了……
    但此刻的成锋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硕大的鸡巴慢慢地往里顶,慢慢地碾磨,只希望这窄小的嫩逼能尽快适应他的尺寸。
    小骚贼被插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哭,哭了一会,哭骂道,“你……你是变态……”
    成锋也不知怎么了,被变态两个字刺激,大鸡巴啪啪捅进更深,加快速度地挺入,抽插,攻城掠地。
    小贼被这一轮快速耸动干得两眼翻白,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呜啊啊地呻吟,两只手却下意识地抱住男人坚实强壮的背肌,随着男人的操干,无助扭动,不住地摩擦身下的草地。
    “啊~~~不要~~~太大了~~不~~~不要~~~”
    “妈的!还敢骂老变态!你个偷东西的小贱逼!看老不操死你!”嘴里痛骂,下体干得更凶更狠,将小骚贼的大腿抱起,像是骑一只小母马一样,加快力道地驰骋征服,一股脑地往逼里狠钻。
    成锋的大鸡巴又硬又粗,有酒瓶那么长,有手臂那么粗,大巨蟒每次捅进去,都会干得小骚贼浑身一颤,仿佛要被捅穿一般,张大着嘴巴无声哀叫。
    一阵剧烈操干之下,小骚贼的嫩逼鼓得更肿,也不知道是撑得还是爽得,两瓣大阴唇忽闪忽闪乱飞,逼口汁水四溅,不时跟男人的大卵蛋亲密接触,可怜的小骚贼被操得神情恍惚,抽搐哭泣,身刚一软,又被男人掰开大腿地凿进更深。
    “啊啊好疼~~不要~~~求你不要呀~~~”
    脆弱的宫颈都被男人的大棒顶穿,像是凿井的钢钻,奋力猛凿,凿一下就插得深一些,凿一下就插得更狠,等大龟头完全捅开宫后,小骚贼脖一仰,泪眼涣散哀叫,“不~~~插坏了~~~小穴要插坏了~~~”
    成锋听着他凄惨的浪叫,大鸡巴干得更猛,他没操过人,就凭着本能和蛮力操逼,毫无技巧,只是打桩般的猛干,居然也能把可怜的小骚贼操到崩溃。
    那雪白的大腿一阵抽搐,加紧男人又蓦地松开,双手也不住地揪紧男人的衣服,淫荡的哭喘几声,突然呀啊啊啊啊啊啊~地达到高潮,那小鸡巴噗噗地喷出精液,下面的小嫩逼也搅得死紧,夹得大鸡巴更粗更硬,险些让处男猛男精关失守。
    在一阵剧烈的痉挛后,小阴户鼓胀着一颤一颤,逼口挤出蜜液,小骚贼浑身发抖的歪在地上,细腰一挺一挺,脸颊都染上漂亮的春晕。
    “呜~~不要~~~不~~~”
    成锋瞧着这双性小逼美艳不可方物的模样,猛地将他翻了过去,抓住那两瓣圆滚滚的小屁股,大巨蟒再次一次入洞,开始翻江倒海地猛操,由于是后背位姿势,直瞧那小贼白皙磨红的嫩背,那扭动的细腰,欲火越烧越旺,后入的力道也越来越狠,直干得小骚贼魂飞魄散,嘴里羞哭呻吟,浑圆高翘的嫩臀被操得啪啪啪作响,撞到后面,成锋完全把他当小母马骑,操得小贼前仰后倒,细腰乱扭,最后丰满柔腻的臀瓣都撞出一大片红霞,腿缝被插得淤红,两瓣湿漉漉的大阴唇更是透露了主人发情的状态。
    “呜~~好大~~~变态~~~变态不要~~啊啊啊~~好大~~~呜~~~要死了~~”
    “小骚货,逼那么嫩还跑来做贼,缺钱不如卖身给老!”
    “呜呜呜~~你混蛋~~啊~~不要~~!!”
    成锋嘴里骂着污言秽语,健壮的腰肌发狂地顶弄小骚贼,那打桩机一般的剧烈狂猛的撞击,一次次将小嫩逼开垦到高潮,泄出一股股淫靡的浪水,那骚水顺着大腿流下,将身下的草地都溅湿一大片。
    于是可怜的小骚贼被操得死去活来,翻来倒去地被男人用各种姿势制裁,成锋也是把所有看a片的经验全用在他身上,一会是老汉推车,一会是观音坐莲,一会又被男人压着屁股地狂顶宫,直把他所有的骚汁都榨了个干净,那双白嫩的手无力地撑着男人汗湿结实的胸肌,闻着那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迷醉地歪着脑袋,过了一会,呜呜哀鸣地被操晕过去。
    而压在他身上的男人还在一个劲儿的狂插,那粗壮的手臂揽住小骚贼的细腰,那黝黑结实的臀肌大力地冲撞他娇嫩的胯部,撞得噼里啪啦一阵闷响,直把晕迷的小骚贼操得如风杨柳般摇摆不定。
    碰上这样一个嫩逼,可爱,又骚又软的双性人,成锋像是了毒一样失控狂操,直撞得宫口淤红松软,宫抽搐狂搅,男人也觉得下面越来越痛快舒服,明知道以这样的频率操下去坚持不了多久,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但不减速,反而玩命地往里猛干狠插,就这样憋着一口气地狂操几百下,次次见底杆杆入洞,居然将晕迷的小骚贼生生肏醒,可怜的小骚货哭着摇头,汗湿的脑袋无力乱摆,嘴里发出如哭如泣的骚叫,那呻吟刺激的男人眼冒火星,恨不得一炮轰死这骚货。
    新一轮的厮杀在小骚贼被肏醒后重新开始,于是在深夜的一片空旷无人的草地上,两个人在草地上激烈肉搏,直把身下的草地都压扁了一片又一片,成锋从来没尝过野战的快感,此刻像只发情的野兽般疯狂打桩,胯下的撞击几乎快成一片,伴随着小骚贼凄惨淫荡的哭叫,那粗大的龟头直捣花心,像是把骚逼撞烂一般,插入乱搅,而可怜的小骚贼第一次做爱就遇到这种猛男,生生被操到潮吹连连,刚刚高潮又被新一轮的抽插推上顶峰。
    就在小骚贼不进监狱也要被操死时,成锋发了疯一样地骂着脏话,健硕的腰肌一阵急速狂顶,就在要把小骚贼顶上天时,大龟头狠狠地插进最深,然后,马眼里喷发出一股又一股浓稠滚烫的白浆,直射花心,烫得小骚贼歇斯底里地浪呼尖叫,骚穴也被这一股股终于释放的雄精烫到高潮,全身乱抖地喷出最后的蜜汁。
    大汗淋漓,汗水交缠,两个黑白分明,一细痩一高壮的裸体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躺在地上。
    小骚贼的背包被扔在不远处,那里面滑出一本粉色日记本和一个透明喷瓶,就是因为这个透明药剂让成锋兽性大发,也就是这瓶药让小骚贼自食恶果,偷东西不成反被操。
    成锋体力强悍,虽然是处男一个,可爆发力持久力都强到惊人,不一会又恢复体力地抱住小骚贼,小骚货吓得呜呜挣扎,就差说你把我送到警察局吧,不要操我了呜呜呜。
    成锋似乎也觉得自己太狠了,就算对方偷东西,也没必要把他的逼操烂,于是懒洋洋地抽出大屌,看着怀里的小骚贼呜呜呜羞哭,哭了一会,小骚贼软绵绵地要起来,却被抓贼狂魔成锋又压回地上,男人看着他汗湿晕红的脸蛋,那亮晶晶的泪眼,忍不住凑近几分,吓得小骚贼呜呜直叫,成锋才戏谑地放开他,随后起身穿衣,将那根蹂躏过他的大屌又塞回裤裆里。
    而小骚贼的包裹也一并没收,成锋俯视着被自己操得乱七八糟的白嫩小贼,冷冷道,“以后别再偷东西,不然你偷一次,老操你一次!”
    说完,拿着包裹就走了,只留下被操得浑身无力,受了一肚热精的小骚贼。
    人设:成锋,22岁,188cm,高大英俊的体校生,单细胞热血青年,但自从吸入某种药剂,对某人的骚穴特别感兴趣,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单身狂魔,屌无用处。
    小受,23岁,职业小偷,性格单纯内向,有某种病态扭曲的怪癖和不为人知的过往,但因为一次用错药剂,惨遭失身,从此一颗心从小偷事业转向别处……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