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女装骚贼2》小骚贼女装play,黑丝短裙勾搭

《女装骚贼2》小骚贼女装play,黑丝短裙勾搭

    成锋就这样破了处男身,处男精也给了人,回想起那一夜的疯狂,成锋只觉得脑袋一团浆糊,就记得自己在追贼,追着追着就滚到草地上,滚着滚着就抱在一起,抱着抱着就操做一团,挥洒完处男精液后,只留下手边的粉色日记本和一瓶奇怪的药剂。
    成锋是个直男,钢铁直男,看a片只对大屁股大胸硬,怎么可能会操男人,就算下面长了个逼,那也是男人,但奇怪的是,虽然那小骚贼的脸也模糊了,记不清了,似梦非梦,但只要想起那一夜,成锋的鸡巴就会条件反射的勃起,硬邦邦地顶破裤裆。
    而踢球的时候,成锋也会分神,想起自己的破处之夜,于是就暴凸着蒙古包的在球场上狂奔,惹得无数女生捂眼尖叫,还被不少男生拍下来发到校网,最后成为了足球场上有名的大鸟怪。
    成锋脸皮厚,嘻嘻哈哈也不在乎。于是日也就这样跑步,运球,踢球,射门,射爆隔壁学队头的简单过着。
    虽然成锋没抓到贼,但那个喜欢偷女生物品的家伙再也没出现,成锋也没跟别人说那一晚的事,但目的达到了,不少女生对他好感度暴增,甚至可爱的隔壁系花经常帮他打饭,跑球场上瞧他。
    成锋的哥们都说成锋这小终于转运了,桃花运要来了,能破处了。
    可成锋却不咋高兴,他瞧着娇小的系花,总是会想起那个脸蛋模糊的小骚贼,那嫩嫩的肌肤,淫荡的哭叫,连那双潮湿的小手抓着胳膊的力道他都记得,扭动的腰肢,被撞得啪啪乱响的小屁股,一想到这个,行走球场上的大鸟怪又出现了……当着所有人的面,那根耷拉的大硬屌就在汗湿的运动裤里甩来甩去,甩到后面,大龟头都从裤缝里冒出头,羞得所有女生纷纷捂脸转身,气得教练踹了成锋几脚,笑骂着赶紧换裤,小心鸡巴掉地上。
    成锋甩了甩汗湿的刺头从球场下来,当走向笑颜如花的系花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人。
    一个女孩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望着他,“她”长得很秀气,俏皮可爱的短发,大大的眼睛,瓜脸,眉毛弯弯,眼神却羞嗒嗒的,当发现成锋发现他时,慌张地低下头,不安地搅着手指。
    “她”穿得也很可爱,粉色连衣裙,裙底很短,估计弯腰能看到小屁股,那双露出的大腿又白又嫩,下面是裹着白丝的小腿,脚上穿着可爱的皮鞋,“她”很害羞,两只脚都并在一起,挪了几下,小皮鞋蓦地分开,“她”居然转身跑了,那小步迈的……很熟悉,成锋怔怔地望着“她”,看着那窄肩细腰的背影时,成锋觉得更熟悉,熟悉的鸡巴都硬了!
    “哎呀!成锋,你是色情狂吗!你再这样,我让校警把你抓起来~”系花的闺蜜羞骂着打断成锋的注意。
    也就在分神的一瞬间,“她”就不见了,成锋张望片刻,许久,失魂落魄地搔搔头。
    他觉得自己真的邪了。
    又过了几天,成锋上完课,日常去操场跑步,跑着跑着,又瞧见那个“她”,这一次,短发变长发,微卷的发丝垂在在肩窝,看上去很淑女,“她”穿得白色蕾丝裙很修身,勾勒出“她”纤细的身材,细腰,嫩腿,小皮鞋,小白丝,每个点都能戳成锋的直男勃起点,很快,大鸡巴又硬了。
    这一次,成锋没有犹豫,果断地狂奔而来,“她”似乎没想到男人是个行动派,吓得转身要跑,刚翘着屁股开溜,就被猛追过来的成锋抓住手腕,“她”害羞地拼命挣扎,纠缠间,手链断了,掉在地上,成锋俯身去捡时,那小娘皮居然又乘机跑了,虽说穿得静,长得瘦弱,可跑起来跟小兔似的,很快就消失在操场后面的食堂拐角。
    成锋再去追,在食堂里拐了十七八道弯,怎么都找不见小娘皮了,成锋那叫个气,说不出的心浮气躁,怅然所失,他觉得自己肯定遇到兔精了,不然为什么怎么都逮不到“她”。
    成锋握着那串珍珠手链,打量来打量去,突然觉得眼熟,这不是校花在学校四处贴的遗失物品吗?
    他将手链交给校花,校花喜笑颜开,还说要请他吃饭,被成锋果断拒绝了,他现在注孤生的脑袋里全是小娘皮,那小娘皮怎么会有校花的手链,难道“她”是个小偷,又或者是误会,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但手链上连磨损的痕迹都一模一样,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小娘皮嫩嫩的俏脸跟那一晚脸蛋模糊的小骚贼慢慢重合,成锋越想越觉得像。
    直到最近一次,“她”又出现了,成锋正陪着系花还书,一眼就瞥见躲在图书馆大楼旁边跟几只流浪猫站一起的纤细身影。
    这次依旧是微长卷发,连眼睫毛都是长长的翘起,黑色蕾丝裙,配上黑色丝袜,纤细的腿羞涩地合拢,脚上穿了一对黑色高跟鞋,看上去怪异,又带着几分稚气的妖媚,“她”一瞧见成锋,脸又红了,羞涩地低下头,假装喂猫,实则尼玛什么猫粮都没带。
    成锋忍不住了,跟系花打了声招呼,大步就走向“她”。
    “她”吓得一哆嗦,转身又要跑,图书馆后面是一大片荒芜的茂密的树林,黑丝小娘皮跑得飞快,但因为穿了高跟鞋,跑几下就歪几下,很快就被穿着球鞋的体育生追上,成锋伸手要抓他,但害怕力道大把他拽伤了,于是想超过拦“她”。
    成锋很快就跑到“她”前面,小娘皮吓得转身回跑,被耐心告罄的成锋一把抓住手腕,那样纤细的手腕,成锋轻轻一拽,小娘皮就啊~地摔进他怀里。
    淡淡的发香,混杂着香水味,让成锋忍不住贪婪嗅闻,胯下的鸡巴又硬成大棒槌。
    怀里的小娘皮瑟瑟发抖,抖着抖着,成锋就摸向他的脑袋,小娘皮不抖了,等把黑色假发摘下来,小娘皮又开始抖,一边抖一边想溜。
    成锋抱紧他的腰,敛着眼看他,瞧着他贴的歪歪扭扭的假睫毛,手欠的也给拽了,结果这小娘皮的真睫毛一点也不短,柔柔地垂在眼睑,随着男人粗重的呼吸,睫毛狂颤,颤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嘤咛着,“你……你放手……”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而成锋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小娘皮是个男的。
    但他假装浑然不知,低声问,“你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小骚贼不吱声了,过了一会,小心地压着嗓说,“我……我没有……”
    “你是哪个系的?”
    小骚贼自卑地垂下头,过了一会,软软地答道,“我没系……”
    意外的诚实,也意外的可爱。
    成锋抓起他的一只手腕,这一次配戴的是一串黑珍珠手链,成锋打量着手链,突然道,“这次是偷的哪个宿舍?”
    此话一出,小骚贼浑身僵住,抬起的脸蛋一片惨白,成锋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刚要开口,那双大眼睛就充满泪水,泪珠啪叽啪叽地往下掉,成锋心绪激荡,又怜惜又狂躁,隐隐觉得他就是那晚的小贼,还是个喜欢穿女装的小变态,但他心底没有丝毫厌恶,甚至鸡巴勃起更粗更大。
    成锋勾起他的下巴,瞧着他梨花带雨的模样,沉声道,“那天晚上跟我做爱的是不是你?”
    听到这么直白的话,小骚贼惨白的脸又泛起红晕,他又羞又哀,身往下出溜,拼命想摆脱钳制,可成锋死死地搂住他,恶质道,“不说,我就不放。”
    小骚贼男扮女装就是怕男人认出来,嫌弃他,于是含泪倔强地摇摇头。
    成锋见状,粗壮的胳膊搂得更紧,小骚贼被男人抱得浑身发软,又羞又臊,扭动挣扎间,被男人撩起裙摆,那双大手也下流抚摸那连裤丝袜包裹的臀瓣。
    “小骚贼,偷了老的处男屌还敢不认!”
    “呜~~没有~~~不是我~~~不是我~~~”
    小骚贼简直羞死了,打死不承认。
    成锋虽然个单身汉,可一碰到这给他破处的小骚贼就化身流氓,更何况,小骚货穿着他最爱的黑丝和黑裙,俏丽的小脸蛋上还带着泪珠,楚楚可怜,又骚又软,男人简直施虐欲爆棚,鸡巴涨破裤裆。
    而那硬邦邦的大鸟就蹭着小骚贼的黑裙,把裙摆蹭得褶皱上翘,小骚贼羞得头发丝都要立起来了,推搡着男人的胳膊,扭着屁股要跑,被男人从后面粗暴搂住,惩罚性地重重压在小骚贼的发丝上,脖颈上,急色,粗暴地将那一头柔软的黑发蹭得乱七八糟,狠狠吸闻几口,竟透过香水闻到那诱人甜腻的体香。本就敏感的小骚贼被弄得娇喘吁吁,全身微颤,一朵朵红晕从脖颈浮遍脸颊。
    “恩~~不要~~~好痒~~”
    “你叫起来也像女人。”成锋低声笑道,大手不规矩地一阵乱摸,处男锋虽然没什么实战经验,可平日性欲强,靠a片撸的多,什么动作片没看过?
    他先是在小骚贼的腰上摩挲,把小东西摸软了,再移到丰满挺翘的屁股,将黑丝包裹的白肉揉的乱七八糟,等小骚贼的脸都涨红了,再隔着连裤袜轻抽他的小屁股。
    小骚贼被抽得大脑一阵断电,嘴里呜呜地羞叫,身也跟麦芽糖似的扭个不停。
    “不~~~啊~~~不要打~~~”
    成锋环着他的腰地狂抽翘臀,抽得小骚货叫出哭音了,再粗鲁地撕开那黑丝,滋拉一声,让柔软丰满的肉臀如果肉般释放出来,连带着会阴和花穴也跟着绽放在空气。
    但成锋并不急着欺负他破了自己处屌的小花花,将手转向他上面的胸部,那柔软的小兔只有一点点大,奶头却坚硬凸起,隔着粗糙的蕾丝裙,色气地露个尖尖,男人来回搓揉摩擦奶,大手捏住奶头就一阵乱拽,弄得小骚贼变着调地呻吟,小屁股都情不自禁地高高翘起,顶着男人的裤裆。
    其实小骚贼本来就很饥渴,自从那一夜被抓贼狂魔处男锋侵犯后,花花每天都痒,又湿又痒,脑里总是浮现出被强壮英俊的男人狂插的场景,每次想到男人的大硬屌,小骚贼就羞得面红耳赤,浑身发热,被开苞的骚逼也不由自主地流出蜜汁。
    而小骚贼是个目标性很强的人,之前就是执着地喜欢偷女生宿舍的小东西,就算被抓进警局也在所不惜,等被大鸡巴体校生操了以后,一颗春心彻底萌发,日日思念大鸡巴,于是就穿上偷来的女装,鼓起十二分勇气地到学校找他。
    害羞地看男人晃荡着大屌在球场上奔跑,难过地看男人跟漂亮女生嬉笑聊天,痴迷地看他跟同学勾肩搭背地回到宿舍,小骚贼时而忧伤,时而纠结,就这样足足尾随了一个多月。
    痴汉小骚贼就像是执着的想偷一件东西一样视奸着男人,却没想到,此刻,现在,他会被男人抱在怀里,两人像是情侣那样暧昧纠缠,男人在摸他的屁股,揉他的奶,居然一点不抗拒他是双性人,甚至早就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小骚贼觉得自己想做梦一样,脑袋里乱乱的,心里慌慌的,他的奶被捏的又肿又涨,股缝蹭着男人的硬屌,脑里又回想起那天跟男人做爱,被大鸡巴狠狠贯穿花穴的感觉。不由的羞臊至极,骚穴一下就湿了,瘙痒无比,忍不住地用小屁股蹭男人的坏东西,让那根大鸡巴陷进自己柔软幽深的臀沟里。成锋见他这么主动,更是一顿色气猛顶,顶得小骚贼一阵面红心跳,加上奶被男人揉出来,脖颈被男人乱舔,整个人都陷入情欲天堂,身随着撞击摇曳摆动。
    “啊~~啊~~~不要~~~”
    小骚贼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身慢慢弯成满弓,两瓣翘臀疯狂地承接猛撞,奶也随着撞击一跳一跳,像两只小白兔一样在男人手掌乱跳。
    成锋越撞越猛,越撞越狠,突然猛顶几下,顺势将小骚贼按在树干上。
    于是女装小可怜就这样趴在上面,双手扶着树干,俏脸涨红垂下,穿着黑色连衣裙的身躬成90度,小屁股向后撅着,两条纤细黑丝美腿向两边分开,短裙已经被推到腰际,黑丝也被撕破,淫荡地耷拉在大腿内侧。
    由于领口被男人的大手撑坏,两个玩红的小奶也垂成小扁球地耷拉着,嫣红的大奶头随着男人的玩弄一颤一颤,看上去诱人极了。
    此刻的成锋一心只想操他,双目赤红地掰开臀肉,像是掰开嫩菜心似的,看着那稚嫩羞涩的小菊花,和下面潮湿丰腴的小阴户。
    “呜~~不要~~不要插我~~”小骚贼嘴上说不要,两瓣小阴唇却饥渴地张开,那冒着蜜汁的嫣红穴口一涨一缩,一心想吃猛男的大香肠。
    成锋简直忍无可忍,掏出大鸡巴就对准小骚贼的穴口,小骚贼羞怕回头,又被猛男的巨屌吓到。
    他的鸡巴好大~,有手腕那么粗,紫红锃亮,青筋暴突,那颗大龟头就硕大无比,威风凛凛,散发着浓浓的雄性气味。
    “呜~~太大了~~~我不要~~~我不要了~~~”
    男人哪里还让他跑,一只手钳住他的细腰,另一只手撸动着他硕大的鸡巴,上下摩擦着小骚贼的逼口,拨弄地嫩阴唇翻来翻去,淫荡不堪,淫水吱吱直冒,小骚贼被玩得娇喘吁吁,嘴里说着不要~,可饥渴的小花穴却主动追随大屌,小阴唇夹住龟头,又啵得脱离,再包住龟头,再啵得滑到会阴。
    就这么玩了几下,小骚贼就开始呜呜呜地哭,哭得羞涩淫荡,小屁股拼命地对着成锋乱摇。
    “小骚货!”
    成锋看着这样淫荡可爱的小骚贼,忍无可忍,粗壮的腰肌向前猛顶,小骚贼的屁股正羞涩地往后贴,两股力量相撞,顿时发出巨大的响声。
    “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凄艳尖叫,小骚贼难耐地脖颈,晕红的脸蛋上是满足和疼痛,“好深……好大……”
    粗大的鸡巴几乎一上来就要操穿宫,小骚贼被插得阴户鼓胀,屄洞大开,两瓣小阴唇随着鸡巴的进出,翻进来翻进去,看上去淫荡极了。
    成锋开始激烈狂肏,粗壮的雄腰向前猛撞,粗大硕大的鸡巴瞬间插进一半,撑得小骚贼呜呜直叫,男人似乎也怕把他操坏了,缓慢的操着,大手探到胸前抚摸他的奶,将两个小奶玩得四下乱颤,逗得小骚贼娇喘连连,不住地回头瞧他,那俏丽晕红的小脸蛋,湿润迷离的眼睛,刺激的男人血脉喷张,大鸡巴涨的更粗更大。
    “啊啊~~~又大了~~~不~~不要~~~不要啊~~!!”
    成锋抽插了几下便开始加快速度,发挥出他体校生强悍威猛的体力,像是表演特技一般,全身僵硬如铜像,胯下凶悍猛烈地冲撞,狂顶着身下的骚穴,干得整个小树林里回荡着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
    “啊~~啊~~好大~~操坏了~~小花花要坏了~~~”
    听着小骚贼单纯幼稚的叫床,成锋更是狂进狂出的猛干,整个人像是一只发情的狮一样压在小骚货身上,胯下剧烈挺动,腰肌绷紧,干得小骚贼一抖一抖,手指发狂地抠刮树皮,扭曲的俏脸满是情欲和豆花,半张的嘴角都流出口水。
    “呜~~不要~~!太大了~~~求你~~~啊啊~~~太猛了~~~饶命呀~~我要坏掉啦~~”
    男人那样粗暴地戳弄宫颈,几乎将肥大粗壮的大硬屌全部干进逼里,真的难以想象,那样较小的屄洞居然能吞下那么巨大的东西,足有三十厘米长,手腕粗的巨物。
    而每一次操干,男人的大鸡巴都抽出至龟头,然后狠狠地干回去,操得小骚贼的骚逼好似椭圆形的大嘴,被干得啪啪啪地不住外翻。
    可怜的小骚货被干得双腿发软,黑丝玉腿颤个不停,抖了几下,终于啊~地摔在地上。
    成锋眼疾手快地捞起骚货,居然架起他的一条腿地继续狂操,男人不愧是运动员,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将一米七几的小骚货抱在怀里,毫不费力地就将他顶到半空。
    小骚贼被干得左摇右晃,手指无意识地抓住男人的粗臂,另一只手扶住树干,就这样用奇怪的姿势被男人的大鸡巴一顶一顶。
    “啊~~啊~~~更深了~~~呜呜呜~~肚好难受~~~”
    男人的鸡巴太大,从一开始就对着宫颈狂凿,等脆弱的颈口被大龟头轰开后,娇嫩的宫腔彻底成了男人大鸡巴的侵略领地。
    成锋粗喘着,发狂一般地抽插宫颈,干得小骚贼黑色裙摆上下乱晃,那双包裹着黑丝的美腿也上下翻动,纤巧的脚丫上还挑着不合脚的高跟鞋,鞋摇摇欲坠,却倔强地勾住脚趾。
    “小骚货,连脚也那么美!”成锋一把握住他的小腿,高跟鞋被甩在地上,男人将那两只美腿架在自己胳膊上。
    这种姿势就相当于在男人怀里挨肏,自己体重加上对方的操干力度一起作用在骚穴上,顿时干得更深更狠,男人的大鸡巴频率极快地操弄,骚穴被撞得啪啪直响,连宫都被彻底操开。
    小骚贼已经被操得乱七八糟,奶和小鸡鸡起飞,脚丫随着操干狂抖,黑丝包裹的圆润脚趾亢奋夹紧,小骚货一直在叫,叫得淫荡极了,估计脑袋里只剩下深埋体内涨坏宫的大硬屌了。
    “啊~~不~~要坏了~~呜呜~~饶了我吧~~宫要坏了~~里面要坏了~~不~~不要了~~!”
    可成锋却毫不留情地继续暴肏,一边操一边摸他被肏肿的花穴,那大阴蒂肿成大樱桃,被男人一捏,小骚贼立刻凄惨浪叫,身抖得更厉害。
    男人乘机发狂猛肏,干得汗湿糜红的小骚贼失控乱扭,那曼妙的黑丝胴体上下乱颠,白嫩的手臂,细痩的被撩到露出的腰线,胸前的衣服褶皱一片,可小奶却欢快地跳动着,看得成锋眼花缭乱,呼吸粗重,恨不得要将这小骚逼操报废似的猛干,干得小骚贼身越颠越高,脚丫越扭越浪,高潮迭起的浪叫哭泣,汗水,泪水,唾液充满整张脸蛋,让他看上去说不出的淫靡风骚。
    成锋瞧着他高潮的媚态,胸腔欲火狂烧,大硬屌越涨越硬,干着干着,男人突然全身僵硬,肌肉绷紧,将整颗大龟头都塞进小骚货发情的宫,小骚货被插得无声尖叫,汗湿的脖颈扬起又垂下,哭着说,“不~~~不要~~~”
    似乎知道男人要内射他,小骚贼凄艳哀求,“不~~~求你了~~不要射进来~~求你~~~求你了~~”
    可成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被他软言细语刺激,更是大屌剧颤,随后柱身鼓胀到极致,大睾丸也一收一缩,下一刻,在小骚贼柔软的宫里喷发出精液!
    大量滚烫的精潮从马眼喷涌而出,迅速淹没发情的宫腔,小骚贼被射得翻着白眼浪叫,“啊啊啊~~射进来了~~~好烫~~~烫坏了~~~要死了~~!”同时,身像是被烫融化似的一抖一抖,与此同时,宫腔也喷射出大量蜜汁,溅在大龟头上,让处男锋射得更猛更狠,水枪般的浓精几乎要把宫射爆。
    威猛的处男体育生就这样又一次内射了小骚贼,射完,紧紧抱住失魂颤抖的小骚货,闻着他汗湿甜腻的体香,两个人像是痴恋的偷情爱侣一样紧紧交缠,小骚贼哭泣地一抖一抖。
    等男人抽出鸡巴,骚穴像失去堵塞的喷泉一样狂喷精潮,尽数喷在身后的树干上。
    小骚贼简直要羞到崩溃,哭得停不下来,成锋却觉得他特别可爱,将他抱得更紧,大掌抚摸他柔嫩的肌肤,他微鼓的小腹,再到汗湿的黑丝美腿,摸着摸着,男人俯身看他被肏成肉洞的骚逼,闻着里面的骚味和精液腥臭,处男锋色气地凑上去轻吻,吻得小骚贼浑身发抖,男人轻咬他的阴唇,舔吻勃起的小阴蒂,再到大腿内侧流着精的肌肤,顺着大腿向下,一点点剥开他的黑丝,看着那湿滑的勒出痕迹的美腿,成锋就像个色狼一样一路吻下去,直到最后抬起他的小脚丫,一口咬住他圆润的黑丝脚趾。
    小骚贼羞得头发丝都立起来了,挣扎几下,成锋又去吻他的脚底,就在小骚贼都要觉得这大唧唧是个变态了,男人才抬起头,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邪意沉沉,像是一只猛兽发现他最喜欢的猎物,霸道,占有欲十足,看得小骚贼头发发麻,刚要说话,又被成锋打横抱起来,抱起他时,还顺便捡起那双沾着精水的黑色高跟鞋。
    等小骚贼走出暗无天日的偷情圣地,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他的身上已经套着一件宽大的运动服,下面是褶皱的蕾丝裙,黑丝已经被脱掉了,露出白嫩的肌肤,那双高跟鞋穿得一扭一扭的,男人很有男友力地搂着他的肩膀,从图书馆出来的同学用暧昧又羡慕的眼神看着成锋,想着,果然长得帅才有野战的资格。
    而小骚贼已经彻底被操迷糊了,脸蛋红红的,眼睛泪光闪闪,啜泣一会,被成锋强搂着,一瘸一拐地出了校门,等待他的不知道是什么,或许男人会拔屌无情地送他进警察局……
    小骚贼叫何秋,他又被高大威猛的抓贼狂魔处男锋日了个死去活来,等第二天醒来,只剩下高高隆起的小肚,他的女装被撕得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没办法,他只能鼓着小嫩肚地去找成锋的衣服。
    成锋的衣服很大,毕竟何秋一米七几,成锋却接近一米,那铁塔似的大高个,让小骚贼每次看他,都要红着脸,踮着脚地仰视。
    乘着精力旺盛的色魔不在,何秋穿上宽大的运动衬衫,将扣一点点系起来,可领口太大啦,还是露出他遍布青紫吻痕的嫩胸膛,连小奶都能露出一点。
    何秋有点害羞,往上提了提领口,可下摆又露出那滚圆的满是宽大掌印的小屁股,何秋只能又往下拉了拉,结果这下连小奶都露出来了。
    就在何秋纠结衬衫时,成锋回来了,一进门就看见穿着男友衬衫的娇小小可爱,顿时鼻血都要喷出来了,早上才射过的鸡巴又硬成棒槌,鼓着蒙古包的悄悄摸过去,猛地从后面抱住甜香的小骚货。
    何秋吓得啊一声,刚要回头,就被一只大手从领口包住奶。
    何秋害羞地扭动几下,结果右边奶也被抓住,男人就用手玩他的小奶,势必要把小奶玩成大奶。
    成锋一边逗奶,一边轻吻他的脸蛋,吻得小骚贼满脸通红,娇羞无限地恩恩哼唧。
    等哼唧到处男锋的亢奋点,猛地将他打横抱起,像是强奸犯一样扔在床上,随后解开皮带,俯身上前,头埋进大腿间又是一阵乱舔,何秋瞧着狼狗一样的男人,羞得要死,大腿拼命加紧,却将男人的脑袋压得更低,更深的舔他的嫩逼,等吸得何秋一阵阵喷水,这才掰开他的腿,撕开衬衫,让小骚贼露着小奶被自己干。
    新一轮的打桩运动热烈进行,男友衬衫的小骚货被操得喷尿又喷水,最后腰上缠着衬衫的被按在阳台玻璃上操,操得玻璃上溅满一道道淫水,彻底变成了泼墨淫水画。
    从此之后,男友衬衫成了处男大鸡巴每天早上最爱的普雷。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