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病娇监禁大结局!》完美大结局!当着女主

《病娇监禁大结局!》完美大结局!当着女主

    韩莘跟闹翻了,当然因为抢男人,知道郑烽变心了,也明白是韩莘从作梗,而作为一个温柔善良的白富美她也应该本着吃亏是福,白莲幸福一生的想法让这事过去了。可是左思右想她都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某天,带着郑烽最喜欢吃的糕点,打算上门来一探究竟。
    讲道理,是女孩,又是那么漂亮温柔,性格好,容貌好,学识好,又是富二代,而韩莘呢,郑烽以前就特瞧不起他,虽然没说过什么,可背地里大家都叫韩莘跟屁虫,马屁精。但为什么……莫名其妙的,郑烽就跟韩莘在一起了?甚至郑烽对韩莘隐瞒送自己手链的事都毫不介意。想想就诧异又愤怒。要不是韩莘,自己跟郑烽高的时候说不定早在一起了!
    越想越气,她走到郑烽家门口,敲了敲大门,她想跟郑烽谈一谈,理一理思路,是不是韩莘用了什么手段威胁郑烽,又或者郑烽为了救自己不得已跟韩莘在一起。
    当大门打开时,开门的是韩莘。
    虽然高是闺蜜,毕业后也做了同事,可现在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韩莘穿着一件暗色衬衫,里面套着件干净的小背心,下面依旧是年轻气十足的牛仔裤,他头发又染回亚麻色,发卷高翘,看上去多了几分可爱,而脖颈处也戴着个皮质项圈,金属部分露在外面,刻着深深的f两个字母。
    看着韩莘,冷冷地开口道,“郑烽呢?”
    韩莘理了理自然卷,把衬衫也扯开一点,细痩凹陷的锁骨立刻露出大片嫣红的吻痕。
    一边秀吻痕,一边带着笑说,“姐啊,他在里面洗澡呢。”
    “姐?拜托你比我和郑烽都大好吗!”
    韩莘清秀的脸多了几分嘲讽,“但我长得比你年轻啊~”
    “……”气得说不出话。
    懒得跟这个厚颜无耻跟女人争男人的男人多啰嗦,径直走进厨房。
    韩莘也不拦了,他眼珠一转,心生一计,他什么也没对说,将外套一脱,扭着腰地就进了卫生间。
    此时他的大鸡巴男神正在浴室里洗澡,那健硕魁梧的古铜色身躯,倒三角般的强壮后背,胯下的大鸡巴沉甸甸地下垂,早上的时候,韩莘的逼里刚塞过这大玩意,简直要把他撑死~
    一片水汽,韩莘脱掉所有衣服,然后缓缓走过去,随后从后面一把抱住男人,抱住男人精瘦充满肌肉的雄腰,他着迷地吻着水男人的后背,饥渴地舔着吻着,叫着大鸡巴爸爸~~大鸡巴哥哥~~
    郑烽习以为常地回身,看着秀气白皙的韩莘沐浴在莲蓬头下,那细丝的水珠在他光洁的肌肤上跳跃,仿佛溪水的白鱼,身微弯,仰起的脸蛋拂过透明的水花,他睁大褐色的眼睛,目光充满淫荡的勾引。
    “恩~~烽哥哥~~”
    郑烽摸着他的脸蛋,低声骂了句,“小骚货。”
    韩莘就是骚货,他不光是骚货,还是大鸡巴男人的专属母狗,他伸出手臂,淫贱地揽住男人的脖颈,饥渴地伸出骚舌求吻。
    郑烽深深地看着他,猛地将他按在瓷砖上,韩莘浪叫着说不要在这里干他,会把水干进去。
    郑烽耻笑一声,你还怕水?
    可还是蹲下身,对着这对丰硕雪白的大屁股,上去就是猛吸,像是饿虎一样啃咬这对肥硕的大馒头,韩莘性淫荡,被咬得骚喘连连,脸颊绯红,眼波流转几欲滴水,咬着屁股的郑烽更是猛烈粗鲁地舔吻狂吸,在那对大屁股上咬满压印,又用力掰开臀瓣,去啃咬狭长沟壑里的菊穴嫩肉。
    “啊~~坏男人~~不要~~那里好脏~~”骚货说着不要,可一只腿却情不自禁地抬高,骚躯不住乱颤,臀浪阵阵,不住拍打男人的俊脸。
    莲蓬头下的水花倾斜而出,水丝混杂着灼热的情欲,模模糊糊,让人看不真切,可男人肌肉发达地手臂正死死地攥着翘得天高的肥臀,浑然忘记流淌的水流,整张脸都在饱满的肥臀间肆虐舔咬,弄得骚货发出阵阵浪叫,隔着浴室的门都能隐约听见。
    外面的隐隐听到叫声,心好奇,走到发出声音的卫生间门口,就听到一个骚到极致的浪呼。
    “啊~~好烽哥~~舔我~~用力舔那里~~啊啊啊~~好舒服~~烽哥咬得母狗好舒服~~呜~~母狗要丢了~~啊啊~~坏人~~大鸡巴哥哥~~”一声声骚叫叫得黏腻情色,似乎是故意让门外人听见,叫得越发大声,郑烽听着这婊乱吠,忍不住更黄暴地对待骚逼,大手抬起他的腿根,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肉穴处狂吸,牙齿咬住红肿勃起的大阴蒂,舌头狂扫两瓣外翻的肥美阴唇,当探进肉逼时,一股股淫水从甬道里缓缓流出,腥臊甜美,韩莘坐在男人脸上一耸一耸地乱颤,这个骚货爽得仰头浪叫,叫着大鸡巴~臭鸡巴,肥美的大屁股也动得越来越快。
    门外的脸色煞白,听着韩莘浪叫,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恶心事,可还是不敢相信,可突然,她听到一声极惨的浪呼,韩莘发出了濒死似的淫荡哭叫。
    “啊~~不要~~不要这么突然呀~!呜~~救命啊~~烽哥~~烽哥要弄死人家了~~啊~啊啊啊~~!”
    “骚婊,老让你他妈天天发骚!干死你!老肏死你!!”
    “啊啊啊啊~不要~~好大~~好粗~~顶死我了~~呜呜臭鸡巴老公~~顶死我啦~~啊~~~要死了~~~好大~~太大啦~~!”
    怀里的骚货在倾斜的水花间上下狂颠,韩莘嫣红潮湿的骚躯不住乱颤,活塞运动剧烈进行,高大健壮的郑烽丝毫不知道外面有人,肆无忌惮地爆操韩莘,风骚的母狗韩莘更是想要刺激外面的情敌,叫得更是前所未有的骚。
    大鸡巴臭老公爸爸哥哥怎么骚怎么叫,怎么浪怎么扭,两个人天雷勾地火地在卫生间里疯狂操逼,干得里面水声大作,扑哧扑哧,啪啪啪,砰砰砰的肉体撞击声情色回荡!
    郑烽像是石油钻井里的大凿机般砰砰砰地上下打桩,像是从骚心深处凿出一股股黏腻的骚水,韩莘被干得脸颊绯红,情不自禁地搂住男人的胳膊,大腿不自觉地夹住男人的雄腰,随着节奏摇摆起来。
    “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操死我了~~啊~~好大~~干进宫了~~啊啊~~又插进小逼里了~~”骚货母狗把宫说出小逼,刺激地男神野兽发狠狂干,凿击得越发迅猛粗暴,低沉的怒吼伴随着污言秽语的辱骂,骂得骚货更是浪出水来。
    郑烽失去正义冷峻的军人人设,彻底变成下流粗俗只知道爆操母狗的凶悍野兽。
    韩莘被干得骚躯剧烈狂颠,颠到后面四肢乱颤,穴口逼水四溅,胸前柔软的小奶都快速地朝天乱飞,韩莘的声音变得破碎散乱,带着哭腔的,乱七八糟地从卫生间溢出。
    光听着韩莘断断续续的哭叫,就知道男人干得有多狠,骚货那里受得了这样的狂暴打桩,不多时就被操得潮吹喷尿,捂住肚捏着奶地高潮迭起。
    郑烽一边干他一边往门外走,卫生间的空气太闷,他想抱着发骚母狗到床上干个痛快,到时候绝对要把他射得骚劲全无!可谁知郑烽一推门,就看见满脸怨恨的前暗恋女神……。
    “……”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郑烽抱着韩莘返回卫生间,男人脸黑如锅底,当粗黑硕大的鸡巴从骚逼抽出时,韩莘还配合地骚叫一声。
    “闭嘴!”
    “呜~~~”
    韩莘知道郑烽对旧情难断,哭着说,“算了……你去找她吧……我做你的情人就好了……”
    郑烽没搭理他,穿好衣服去见。
    韩莘没想到他真的走了,端的失魂落魄,泪眼婆娑,他先是发了会愣,随后浑身无力地缩在被窝里,脑袋里想着自己跟郑烽的种种。
    从高那会,郑烽就不喜欢他,准确来说是嫌弃他,男气概十足的郑烽坚毅正直,而韩莘却懦弱又滑头,由于是孤儿,韩莘从小就在姨夫家长大,姨夫是个恋童癖的老变态,为了保住清白,韩莘很小就学会虚与委蛇,学会如何在残酷的社会生存,他之所以跟做闺蜜,无非是看上她的钱权,当然,一部分也是因为羡慕,羡慕她的纯真无暇。
    他跟郑烽准确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更何况郑烽也不爱他,要不是自己大脑发热把男人监禁起来,估计这辈都见不到男人的大鸡巴。
    在平行世界里,郑烽一定会和在一起,他知道剧本就是这么写的,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门当户对,一个是温柔善良的少女,一个是英俊强悍的兵哥,自己最多只是个跳梁小丑,给他们的爱情加点挑战。
    但这个世界,郑烽莫名其妙地跟他在一起了,韩莘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但现在,的出现再次让他产生危机感,在郑烽和在外面聊天的时候,韩莘各种焦虑忧愁,最后倒在被里,哭了个死去活来。
    等郑烽走进来时,韩莘已经哭到抽搐,他撅着屁股,花穴随着啜泣不住喷汁,喷得床单都湿漉漉了一片。
    他知道男人回来,泪眼朦胧地回头看他,“我好难受……我想上厕所……”
    郑烽无语,“自己去。”
    韩莘脸色惨白,一副快要死的样。
    郑烽无奈,只能一把抱起他,韩莘委屈地啜泣,“我……我被你弄得没力气了……”
    郑烽不得不用小孩把尿的姿势将他抱起来,出了卧室时,家里已经没人了,韩莘也不问,只是倒在男人怀里哀哭,等到了便池旁,郑烽粗声道,“尿吧。”韩莘又有些害羞。
    他回头看男人,充满水汽的大眼睛里满是哀怨,“烽哥……你不能丢下我……”
    郑烽冷硬着俊脸没回话,韩莘心里一凉又继续哭。
    郑烽看他岔着腿,翘着逼半点没尿意,说,“你到底尿不尿?”
    “呜……我里面好痒~~”哭唧唧地扭了扭腰,充分打种的骚逼嫣红烂熟,“我想要大鸡巴插进去尿~”
    很明显,后面的那根大棒因为这句话又变得坚硬,韩莘很有成就感地一扭一扭,拆开腿的肥美臀部在男人胯间不住摩擦,蹭着蹭着,大龟头就顶在穴口。
    肿胀的大阴唇饥渴分开,仿佛绽放的花蕾一样,硕大的黑兽似乎被花香诱惑,一点点探入逼口,当两物相触,根本没有迟疑,直接就疯狂结合,粗硬的鸡巴迅猛地插进骚逼,逼肉也快乐地裹住巨屌。男人开始大开大合地干他,原本被打断的情欲再次回归,郑烽也没有过多技巧,就是简单粗暴,执拗又大力地上下抽插,可只是这样,就干得韩莘脚丫蜷缩地浪叫,被撞得臀部啪啪乱响,臀肉一浪接过一浪,没完没了地凿击着那沉甸甸的比常人重一倍的大卵蛋。
    硕大如钢筋的鸡巴也迅猛地一次次插入痉挛搅紧的肉壁,一次次带出滚热的水花,那插入仿佛直击灵魂,干得韩莘又哭又叫,不一会翘起的小鸡巴就放肆地喷出精液。
    郑烽看他射精,下流地抽打他的肥臀,粗声骂道,“你不是撒尿吗,母狗不撒尿改尿精了?”
    “呜~~母狗~~母狗被主人操射了~~一会就尿~~一会母狗就用骚逼尿给主人看~~~啊啊~~太深啦~~!”
    郑烽啪啪啪地挺动更狠,那健硕布满肌肉的腰肌仿佛人形打桩机般有节奏的,迅猛又大力地向上顶入,韩莘被干得细腰一耸一耸,大鸡巴插入很深,每一次都能插进宫,刺激他敏感又潮湿的腔肉。
    随着男人持久大力的把尿狂插,不一会,羞耻又淫荡的韩莘就扭着身大叫,他的叫声既骚且浪,叫着爸爸,又哭叫着哥哥,那细腰扭得继续要从男人身上掉下来,郑烽猛地把住他修长大腿,胯下粗暴猛顶,用坚硬的龟头疯狂摩擦他的敏感点,只是磨了几下,韩莘就爆发出呜啊地惨叫,身下的骚逼像是喷泉似的开始噗噗喷水,喷得便池边上都湿了一大片。
    “唔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戳那里~~~!啊啊啊~~不~~!”
    “烂货!原来这里是你的g点,戳到你最爽的地方了?”
    “呜呜呜~~不~~~不要啊~~太猛了~~啊啊啊啊啊~~快来了~~要尿了~~~啊啊啊啊啊~~大鸡巴老公~~~不要~~~~不要呀啊~~!!”
    一声惊心动魄的凄艳尖叫,韩莘达到了高潮,不光宫g点潮吹,连女性尿道也喷出稀尿,那尿液形成个淫荡的弧形,尽数喷洒在身前的便池里!
    郑烽把着他一边操一边让他射尿,感受着里面紧致的搅紧,男人也觉得龟头发麻,鸡巴肿胀,恨不得彻底操废他!
    韩莘高潮迭起的骚逼简直要被大鸡巴撑爆,粗长滚烫的巨屌直顶宫,一次一次有力的深入深入,让骚逼母狗发出歇斯底的浪叫,他身后仰,双只手也死死地环住男人的脖,用一种古怪又淫荡的姿势继续挨肏。
    随着时间流逝,韩莘简直要被干晕过去,干了成千上万次的男人似乎越战越猛,炮声越发响亮密集!原本发骚的韩莘哭叫变弱,由浪叫转为呻吟,由呻吟再转为喘息,他像是烂泥一样在男人身上乱颠,颠到后面神情涣散地歪着脑袋,一副被大鸡巴玩报废的骚样。
    “呜~~~不~~~~~不要了~~~~”
    郑烽却依旧在狂猛打桩,突然,他将浑身抽搐的韩莘猛地翻过来,重重吻上去,韩莘被吻懵了,含泪的眼呆滞地望着男人,双手双脚死死攥着这具高大健壮的身躯,一身白皙软肉死死贴着男人,两个人灵与肉终极结合,等再一次被男人内射,韩莘爽极了,他被男人肏上了天堂,天堂是什么样,有大鸡巴男神的地方就是天堂。
    迷迷糊糊,郑烽问他,“你喜欢我什么?”
    韩莘嘟囔着,“我……我喜欢你的大鸡巴……”
    “……”
    “高的时候,为什么做我小弟?”
    “因为可以看见你……”韩莘慵懒地趴在男人怀里,闻着熟悉又成熟的男人味,风骚道,“可以跟你一起上厕所~~看大鸡巴~~”
    “……”
    郑烽将这个不要脸的骚货扔回床上,准备回卫生间洗澡,韩莘急切地抱住他,说不要走。
    “你知道吗……其实本来你应该跟在一起的……”
    郑烽扯了扯嘴角,“年前错过了,年后也没有意义了。”
    “不……你骗人……我知道你喜欢……我还知道你会跟结婚……你们还有一个孩……你跟她明明是官配……可是我……我做了一件恶心的事……”
    那就是监禁了郑烽,改变了剧情走向。郑烽剑眉微皱,神情有些迷惘,他不太清楚韩莘在说什么,但韩莘却一直在嘟囔,一直在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濡湿了男人的后背,“你会不会恨我……因为我很自私……我破坏了你的一切……”
    郑烽心口剧颤,他转身将韩莘抱在怀里,看着这个哭得一塌糊涂的青年,低声说,“那不是破坏,而是缘分,我跟没有缘分,我跟你有。”
    “呜呜呜……我明明是个配角……嘤嘤嘤……”
    郑烽抱着韩莘躺回床上,“我高确实不喜欢你,因为你肤浅又愚蠢。”
    “呜呜呜呜……”
    “那是之前我不了解你,现在我了解你,所以喜欢上你,你很可爱。”郑烽也是个大老粗,不会花言巧语,说得干巴巴的,但眼神很真挚。
    韩莘一颗绿茶心都快化了,呜得扑进男人怀里,嘤嘤嘤地表白。
    两个人说了会话,亲了会嘴,一会又恢复精力地开始新的战斗,直到天空大亮,两具色差巨大的肉虫才停下,此时韩莘的小腹已经鼓得老高,被肏成肉洞外翻的骚穴里不断流精,汩汩的,怎么流都流不尽,都不知道这么多精液是怎么射进去的。
    韩莘姿势淫荡地缠着男人,就算昏厥也不愿分开,郑烽也有了新的打算,毕业后他原本想去a城,可现在,韩莘喜欢h城,他说h城的花很美,就像下面的小骚穴……郑烽就准备留下来,顺便拖战友关系帮韩莘也找份工作,两个人一起为未来奋斗。
    郑烽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韩莘,莫名其妙,鬼使神差,像是了降头,但爱上就爱上了,就算降头解除他也不想放开这只小母狗。
    前因后果
    时间要回到韩莘做了公司的员工,他陪着老板回归母校时偶遇了高时暗恋的男神郑烽。
    等陪着和郑烽吃完饭,韩莘失魂落魄,他看出开始喜欢郑烽了,一想到以后他们可能会当着他的面相爱相守结婚,他就觉得心痛如割。
    他精神萎靡地走进一个巷,他想到了死,他愿意用死来阻止这两个人,他想跟男人一起死,就算跟他的尸体在一起也心满意足。
    韩莘脑袋乱极了,他流着泪,嘴里嘟囔着郑烽,走着走着,就看见一间小屋。
    小屋很破旧,甚至里面都没开灯,可招牌上写着缘分两个字,旁边是一盏诡异的蓝灯,非常特别的店。
    什么叫缘分,韩莘苦笑,他这辈就不该遇到郑烽,这样他也不会被迷住,魂牵梦萦了整整年。
    鬼使神差的,韩莘走了进去,里面是个戴着粉红斗篷的人。
    “你好,先生。”
    “你好。”韩莘也懒得客套,直接憋着泪,哽咽着嗓说,“你可以重塑缘分吗,让我不要遇见他,或者……”
    “我无法改变过去的事。”女人淡淡地打断他。
    韩莘哽住,眼泪流得更多。
    女人说,“我也不会做这种事,除非你愿意用你的生命做为报酬。”
    “生命?”韩莘变得有些害怕,但很快,又说,“你不要骗我。”
    “我不会骗你。”女人将一张平板交给他,上面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和清秀可爱的女孩。
    随着手指滑动,图片也在变化,韩莘问,“为什么是平板。”
    女人道,“与时俱进。”
    这些图片都是围绕男人的,有女孩也有别人,当手指滑到男人跟女人结婚时,韩莘崩溃哭号。
    “不不不!他们不可能结婚!!!”
    “为什么不能?”女人淡淡道,“剧情的走向本来就是这样,你可以选择怨恨女孩,到时候你连婚礼都去不了。”
    韩莘哭着死死地捂住胸口,女人说,“你本来就是配角,这位男士不属于你。”
    “不!我……我要把他抢回来!”
    “哦,那你抢啊,能抢走算你赢。”
    韩莘猛地站起来,举起平板将这些图片全删了。
    女人无奈道,“就算你删了,命运之轮还是会旋转下去,除非你愿意献出你的生命……”
    “不……我要好好活着。”韩莘转头,露出个病娇的笑,“我要把他亲手抢回来。”
    哎……这走向不太对啊,不是应该献祭生命了吗!!
    没等女人开口,韩莘就走了,只留下平板和目瞪口呆的女人。
    等n年过后,女人又想起这位特别的客人,拿起平板搜索了他的名字。
    此时,韩莘已经跟男人结婚了,他们还生了个孩……女人继续目瞪口呆,为什么男人也能生孩……领养的吗?
    韩莘和男人在打雪仗,打着打着,两人就当着孩的面雪舌吻。
    女人将平板放下,深深叹了口气,“看来真是有志者事竟成,古人诚不欺我。”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