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89节

第189节

    不愧是付长荀。
    不愧是……他的爱人。
    但冬恣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阿荀说:“没关系,我已经和它们交了朋友,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倒是这里——”
    他忽然低头,把冬恣举起来:“我捡了个小怪物,找不到它的家人朋友,它还到处乱跑,你能帮我看着它吗?”
    兔子和冬恣对视半晌,前者满脸困惑,后者面无表情。
    “我去送酒。”付长荀看着兔子,“我不会出任何问题,请你留在休息室里,不要告诉任何其他怪物。”
    他的话说得清晰又缓慢,兔子抬手接过小怪物,乖巧道:“好的。”
    付长荀很满意,带着黑猫出去了。
    休息室里留下一只兔子和一只河童,冬恣忽然满脸好奇地问:“你是哥哥的同事吗?”
    兔子:“哥哥?”
    “对呀,哥哥把我捡回家了,我就要跟着他了呀。”冬恣眨眨眼睛,“我看你是不是喜欢我哥哥呀?”
    兔子怪物当然不知道,这个河童装了个成年人类的芯,它只觉得很惊喜,这说明它可以争取小怪物的喜欢!
    迂回策略,刷好感度,兔子马上就学到了围魏救赵的精髓。
    “你想知道什么呢?”
    冬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马上开始套话:“比如,你们酒吧是不是对员工不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故意说话茶里茶气的,又因为要对付长荀的追求者装成小孩样,不免带了几分阴阳怪气。
    但是兔子没听出来,还连连点头:“对啊,那个包厢里的贵客老板惹不起,就不让我去救,真的没有办法。”
    冬恣立刻联系前因后果猜到了包厢里发生的事,顿时怒火攻心——这些怪物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一个个都长得稀奇古怪的,还都觊觎他老婆!
    付长荀是不可能看上它们的,不是太弱了就是太丑了!
    兔子还在满目期待,冬恣勉强冲它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呵呵。”
    回头就把你们都创死!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兔子套话,内心已经在想麻辣兔头了。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付长荀终于从外面回来了。
    他把酒送去其他的包厢后,用异能时果然和这些怪物一样轻易,说明这个世界的所有怪物都是一样的,对精神攻击没什么防备,于是他几乎称得上是快刀斩乱麻。
    但走遍了所有包厢,很遗憾,没有再遇到和研究院有关系的。
    看来只能靠那个畸形怪物的爷爷了。
    不知道它会不会同意把孙子带去研究院,只要它进去,付长荀就能跟着混进去,就能避免被发现。
    ——这里是“二重镜像世界”,他不能确定自己被发现之后是否会被扔回一重世界,那样就不能全身而退了。
    带着遗憾回到休息室,付长荀一推门,只见兔子和河童排排坐,一个比一个乖巧。
    他松了口气:“都没出去吧?”
    冬恣抢着回答:“没有,我们一直在房间里等着你回来。”
    兔子狂点头,耳朵都甩出了残影,看得付长荀一阵手痒,很想上手rua一把,他也确实这么干了。
    就跟在路边摸一只野兔子差不多,他没把兔子怪物真的当同类看。
    兔子被rua得脸上泛起红晕,冬恣则在一旁目瞪口呆。
    ——阿荀,当在他的面,摸其他男人!
    他脆弱的心灵哗啦一下碎成了一块一块的,就差没汪汪大哭了。
    好在付长荀适可而止,摸了两下就收回手,点头道:“好,那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能不能去一楼帮忙?”
    兔子奇怪道:“下午已经加班了啊,包厢里的客人给的小费也够了,我们可以休息啦,不用再忙着上班了……一楼客人给的小费真的很少,它们特别抠门。”
    付长荀笑了笑:“我就去看看。”
    他又要转头就走,冬恣却找准机会狂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了:“我要跟着你,带我一起吧——”
    半刻钟后,一楼。
    黑猫已经在酒吧灯光和音乐的掩盖下,找到了萧雯。
    后者正融入怪物群中,身上也把之前的碎玻璃搞了出来,让自己看着更像怪物,甚至还被怪物搭讪了几次。
    萧雯觉得新鲜,挑了个看着还没那么污染眼睛的,和它聊了起来。
    对方倒是丝毫不设防,对她竹筒倒豆子似的啥都叭叭了出来,萧雯从中获取了不少怪物世界对人类社会的认知。
    ——譬如,它们坚定地认为人类只是它们的玩具。
    那些副本,给人类设计的、充满死亡陷阱的副本,只是它们闲来无事想找刺激的作品。
    如果不是怕玩得太过火,一不小心把人类灭绝了,可能副本的逻辑性还会更差,死掉的玩家也会更多。
    可是,她和付长荀一样,都发现了一个无解的问题。
    那就是,这里明明不具备多么超前的科技水平,这些怪物也没有异能——它们打架就是单纯的用肉体互殴——那么为什么它们可以操纵人类社会开启“游戏”,为什么它们是高维,而人类却是低维?
    这说不通。
    “咪嗷。”黑猫蹭了蹭她,萧雯便朝怪物一笑:“抱歉,我该回家了。”
    说完,不等对方挽留,她迅速离去。
    付长荀已经在一楼的楼梯间等候,黑猫带着她走过来,正好看见一只小怪物紧紧扒着他的腿不放。
    萧雯的表情有点麻木,但她只能假装看不见,防止回到现实后被恢复记忆的冬恣因羞耻而直接灭口。
    她迅速说明了刚才打听到的内容,付长荀点头:“和我了解的差不多。”
    他艰难地抬抬腿,对扒在上面的小怪物说:“你如果敢把刚才的话透露出去一点,我马上就杀了你。”
    小怪物看上去有点无动于衷。
    萧雯连忙道:“你那么说没用,得这么说——你如果敢把刚才的话透露出去一点,付长荀马上就不要你了。”
    付长荀:“?”
    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就听见小怪物马上应声:“知道了!”
    付长荀:“……”
    他默默捂住了额头。
    其实除了萧雯打听到的,他还有一个发现,几乎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什么“高维世界”,那就是货币。客人们随手给他的小费,对应着游戏里的积分,而这些积分的用途是购买道具。
    可是,如果是高维,那道具对它们而言不应该是自己创造的吗?
    它们获取它的方法,却是和玩家一样从游戏商城里购买。
    这就表明它们并不能创造道具。
    凌晨一点,酒吧优秀员工付长荀翘班回家了,带着一个浑身碎玻璃的客人,和一只瘦小干巴的河童。
    明天,哦不,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得休整好精神才行。
    第198章 造梦机器
    早上八点半,付长荀正常的生物钟终于叫他起床了。
    他坐起来,看看窗外,忽然想起小怪物似乎害怕阳光,也就是说今天还是不能带它出去——得想个办法甩开它。
    昨晚小怪物实在太黏人了,差点就要跟他一起进卧室了。
    这样可不行。
    这么想着,他翻身起床,打开了被紧紧反锁的卧室门。
    果然,小怪物又在门口蹲着,等他一出来,马上又抱了上来。
    “你要出去吗,带上我。”它固执道,“我可以穿黑斗篷,不会被晒到,也不会拖累你的。”
    付长荀只能带着这只大型腿部挂件前往厨房做饭,并一瘸一拐地把饭菜端上餐桌:“先吃饭,先吃饭哈。”
    冬恣坚定摇头:“答应我。”
    付长荀简直拿它没有办法了:“行行行,让你跟着出去,但是如果有其他的危险问题,我可不管了啊。”
    得到了这个允诺,冬恣才从他身上滑下来,爬上座椅开始吃饭。
    说来也奇怪,小怪物吃得很少,但看着丝毫没有瘦下来,体重也完全保持不变,就好像食物并不是它必需的东西,与此同时,它又似乎对鲜血有点兴趣。
    ——这个是付长荀不小心把手划了很小的一道口子之后发现的。
    如果小怪物没有凑过来死死盯着伤口看,他可能根本没发现破了皮。
    种种可能指向了一个猜测,小怪物有点像吸血鬼。
    但谁家吸血鬼长得像河童啊?
    太丑了吧!
    付长荀百分之一万地怀疑这是个变异种,不仅小,而且丑,还没办法变成蝙蝠飞走。
    “那你千万别被晒到。”临出发前,他再次叮嘱已经裹在斗篷里的小怪物,“我现在还能顾及到你,待会儿可能就没办法护着你了,你自己小心点。”
    冬恣又不是真的怪物,也不是真的小孩,果断点点头。
    他莫名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像某个二次元人物,某个万年死神小学生。
    不过是丑的plus版。
    萧雯再次从道具栏里飘出来,——平时她没事的时候就会回去休息,在那里她的精神恢复得更快一点。
    “付医生,我和小猫、蒲公英商量好了,先躲在你的个人空间里,等你需要就马上出来。”她向二人转达。
    付长荀应了一声:“好,我需要联系那个怪物,让它带我进去。”
    畸形怪物并不知道自己在付长荀这里甚至没有姓名,他一收到对方发来的信息就心花怒放了。
    “我很想去研究院看看,你能帮我吗?”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