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88节

第188节

    它长得毫无攻击性,三眼怪物看着它上下打量,其他怪物哄然大笑:“叫老板?你们老板可不会管……”
    它们可是真富二代,酒吧老板不会为了个服务生就得知它们的。
    兔子眼睛都红了,正想冲上去和它们拼命,就被付长荀一把拽了回来:“我没事的,你先回去吧。”
    这可正是他的目的之一。
    兔子却误以为他担心自己被为难,所以自己担下了危险。
    它更不可能抛弃他离开了!
    付长荀没精力应付这么多怪物,他转头盯着兔子,朝它下了催眠的暗示。
    “出去吧。”他轻声说。
    兔子就这么直愣愣地抬脚走了出去,甚至顺手关上了门。
    房间内的怪物们顿时看向三眼怪物,发出了带着猥琐意味的笑声。
    **
    家里。
    冬恣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伸手出去,身上已经没有被灼烧的感觉了——天黑了,他可以出门了。
    但他还不知道付长荀上的班在哪,又是干什么挣钱的。
    他看向留在家里的黑猫,慢慢走过去抓住了它:“嘘,我是冬恣。”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提示里的漏洞,那就是只要付长荀不知道他是冬恣就行,哪怕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了也没关系。
    黑猫顿时瞪圆了猫眼:“喵?”
    它这声百转千回的猫叫声中带着明显的疑惑,可在仔细嗅闻过后,黑猫不得不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但是它帅气的一米九的主人男朋友,怎么就变河童了?
    黑猫和付长荀一样,也是有点对自己审美观的坚定信念感在身上的,这差距太大,一时有些接受不能。
    冬恣倒是大概猜到了一人一猫的心理活动,他不怎么在意地说:“我现在的身体怕光,白天出不去,但是晚上还行,而且我现在的个人面板也回来了……就是也有异能了,所以想过去找阿荀,帮帮他的忙。”
    黑猫毕竟是猫,没有人类那么曲折的心理思想,闻言当然很乐意地点头。
    “喵喵。”它说。
    跟它来,别跟丢了。
    冬恣套上一件衬衣——因为他现在太小了所以只能当裙子穿,便匆匆跟了上去,一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在他悄悄从家里溜出来时,付长荀也已经走到了怪物们面前。
    三眼怪物冲他勾着手,推开了还想赖在自己身边的魅魔,后者不敢不听,嫉妒地朝付长荀狠狠瞪去。
    但它的瞪视只收获了一个平静无波的眼神,随后,付长荀抬起头,目光像看兔子那样直视三眼怪物。
    兔子的心理防线弱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他现在有充足的异能。
    可是,他原本以为兔子弱是因为它食草、还在底层工作,但异能对准这一包厢的其他怪物时,却惊讶地发现它们居然也差不多,这些怪物同样弱极了。
    可它们是富二代啊!
    富二代的少爷们不应该有更高级的防御加成或药物加成吗?
    它们的父母不应该给它们安排更强的护卫能力吗?
    怎么跟块豆腐似的一击就破?
    付长荀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控制住了它们,为首的三眼怪物已经对他言听计从,连目光里都是崇拜。
    他也顾不上研究到底为什么,便直接问:“谁的父母和研究院有关系?”
    三眼怪物指向旁边的一只畸形怪物:“它,它的祖父在研究院!”
    很好,这么快就学会出卖兄弟了,付长荀对它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后者顿时像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处一样。
    付长荀:“……”
    异能好像用力过猛,把这些怪物洗脑成智障了。
    畸形怪物也不甘人后,举手道:“对,我爷爷就在研究院。”
    付长荀点头:“很好,你爷爷接触到过副本设置的地方吗,有没有和你提过?”
    “这个倒是没有。”畸形怪物不能给他提供更多信息,顿时把自己扭曲得更畸形了,它懊恼地说,“我怎么就没打听过……”
    付长荀没有放弃:“你再想想,不一定要重要信息,一点也可以。”
    畸形怪物非但没受到批评和不满,反而被鼓励了,它激动得恨不能仰天长啸,但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它绞尽脑汁地回忆着。
    半晌,在付长荀以为没有进展的时候,它忽然说:“我爷爷提到过天使博士,说它的理念和自己相反,它们还因为这个吵过一架,但是我爷爷吵输了。”
    怕付长荀不信,它还补充道:“我爷爷他就是……那个,非死亡副本的提出者!”
    非死亡副本?
    付长荀其实不太记得了,但隐约觉得这个东西似乎对玩家是友善一些的——虽然五十步笑百步。
    他点点头:“可以,这是重要信息啊,你做得特别好。”
    畸形怪物开始大喘气了——被夸了被夸了,哈哈哈,它好开心!
    付长荀还没有这么彻底地意识到自己的异能具有洗脑性,他现在才想到,如果是一个邪教组织或传销机构的头头得到它,那么借用这个异能统治世界,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惜了,催眠异能在他这里,而他对统治世界没兴趣。
    问完了这一包厢的怪物,没再得出什么重要信息,付长荀又对他们道:“非常感谢,各位,以后再见。”
    因为它们的精神防御力都太弱,相当于付长荀只分出了千万分之一的能力。
    所以催眠的效果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哪怕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些怪物也不会情醒过来,追杀他之类的。
    只有三眼怪物和畸形怪物还没走,它们扭捏着要了他的联系方式。
    “以后联系我们啊——”
    两只怪物扒着门框,活像生离死别一样地送别他。
    付长荀不由得加快脚步,火速消失在了楼梯拐角处。
    畸形怪物的联系方式不能不加,如果今晚碰不到更接近研究院的怪物,那就只能让它想办法带自己进去了。
    牺牲一下色相……当然,这也算不上什么牺牲,最多是夸两句就行。
    感谢异能。
    付长荀忍不住想着,脚下却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
    “啊……”一个有点眼熟的小怪物刚好撞到他的腿,咕噜噜滚了两圈,抬头一看是他,顿时又冲了上来。
    它抱住他的小腿——再高就抱不到了——“你没事吧?我看到她了,她不知道你有没有危险,她为什么没有陪在你身边?”
    付长荀被问懵了,下意识想解释,但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他忽然把小怪物提起来,不满道:“你问我?我还没问你,不是说让你老实待着吗,怎么居然偷溜出来了?我也没告诉你我在哪上班,这个是谁泄露的?”
    他正问着,旁边就窜上来一道黑影,冲他“喵”了一声。
    付长荀眯着眼睛:“……”
    很好,叛徒找到了。
    第197章 都在觊觎他老婆!
    黑猫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纳入了“叛徒”的范畴,正试图蹭蹭。
    付长荀空出一只手,把它也拎起来:“你告诉他的?”
    黑猫被扼住了命运的后脖颈。
    它蹬蹬爪子,但显然无法挣脱,于是干脆摆烂放弃,在付长荀手里把自己拉长成了一条长长的猫条。
    “喵喵喵。”它冲着冬恣大叫起来,试图呼唤队友的良心。
    冬恣抱着付长荀的胳膊,抬起头:“我叫它告诉我的……而且那个鬼魂女士也在楼下,她都能陪你出来,为什么我不行?”
    付长荀无语道:“因为你太弱了啊。”
    说罢,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真和小怪物解释起来了。
    “跟你说这个干嘛。”他笑着摇摇头,左右手各拎一个,赶回员工休息室,把它们放下,“你们先在这待着。”
    可他一转身,就又被小怪物抱住了腿。
    付长荀简直拿它没办法:“你要怎么办啊,我不能带着你工作吧?”
    “我担心你。”
    冬恣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勉强,完全是他的真实感受,对方下午出去之后他就惴惴不安,四处翻找到了一个废弃的通讯器,费了好半天力气才打开,随后搜到了这个世界对“人类”和“玩家”的巨大敌意。
    他有些不敢想象假如付长荀身份暴露、被发现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实在太害怕了,就撺掇黑猫出来了。
    不过看情况,付长荀似乎混得如鱼得水,他提起的心也放下了大半。
    可是接下来要怎么跟他一起出去?
    “哎呀,你没事!”
    正当冬恣想办法时,一只兔子怪物冲进了休息室,它像是急坏了,看见付长荀完好无损的样子,差点晕过去。
    它激动不已:“我去找老板了,老板说不用管!但是怎么能不管你!”
    付长荀看着义愤填膺的兔子,无奈道:“我这不是没事嘛。”
    兔子不停地跳脚:“那是走运!很多客人都非常不讲理,十分可恶,我听它们说你从包厢出来了都要高兴死了呜呜呜叽叽叽……”
    它是货真价实的担心,担心得都兔子叫了,看得冬恣目瞪口呆。
    如果他没推算错的话,副本的一重世界和二重世界的时间流速比大概是五分钟对五小时,那么,现在距离付长荀进入二重世界,也才刚刚过去一天吧?
    兔子竟然已经被他控制得服服帖帖、明明白白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