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1节

第161节

    果然人心都是肉长的,任谁也不可能真的毫无弱点。
    唐初没有把情绪过多地暴露给外人,她迅速调整好自己,说:“所以你们今晚早点睡,我会在后半夜过来。”
    随后,她迅速离开。
    付长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关上门转头问:“你觉得可以信任她吗?”
    冬恣摇头:“说不好,她在姜家二十多年都能挺过来,没必要突然这么着急要取代姜鹤,我猜是有什么变故。”
    比如……那个神。
    “是神和她说了什么,还是神威胁到了她?”付长荀推测,“不过,她可不像是会信奉这位神的人。”
    单看她的脾气,既然已经忍耐了二十年,绝不可能再被神所操控。
    冬恣完全同意:“我也觉得是后者,她现在遇到了威胁,所以来找最有可能协助她的二少爷,协助自己。”
    至于那位大少爷姜富,唐初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他,哪怕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她的态度显而易见。
    罢了,等今晚就知道能不能真的合作了。
    在此之前,还是希望队友玩家和鲁天乾不会被发现,安全出来吧。
    *
    下午时,外面忽然再次一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
    冬恣推门,只看到很多下人跑来跑去,也能听到他们的叫喊声——
    “怎么了?”
    “家主说有渎神者又来了!”
    “天啊,他们怎么敢,神明大人是可以玷污的吗?”
    “家主说要封锁所有门,包括正门、后门和侧门,快去!”
    付长荀心中一跳,头疼道:“完了,怕什么来什么,他们可能真被发现了。”
    虽然安全屋的异能可以让他们暂时藏身,不被这些npc搜索到,但如果姜鹤再祭祀一次,把神叫出来呢?
    他们还没找到克制邪神的方案,贸然对上,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团灭。——虽然现在最好的方法是按兵不动,不予理会,他们若是普通玩家,这么做无可厚非。但在特别办上班,还是需要把玩家的命放在前面的。
    “出去搅混水?”冬恣看出了他的意思,做了个手势。
    付长荀叹了口气——他发现在这个副本,他叹气的频率严重增加了——但是没办法,该做还是要做:“走!”
    反正天大的篓子,他们也不是没补过。
    外面的声音渐渐远去,付长荀刚一出门,就被从偏方里出来的流浪汉玩家撞个正着:“你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是外国人,听不太懂话,付长荀犹豫片刻,还是不想带上他:“没事,您先休息吧,我们要出去一趟。”
    小die再次紧张起来,她担心自己留在这里不仅不认路,还无法交流,会陷入困境,一时着急,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好在付长荀看出了她的窘迫,他这次彻底确认了——这位樱花国玩家不是装傻,是真的华国语不好。
    “别急,我们很快回来。”
    他保证道,“如果我们没回来,你就留在这里,不会有人动你。”
    冬恣先出门表示一下,这是他善心大发带进来的。
    二少爷总是干这些没有意义的事,下人们应该也已经习惯了,没有人提出质疑。
    两人便迅速离开这里,留下了还有些迷茫的小die。
    路上,付长荀果断地快速制定了“弃卒保车”的计划。
    只见下人们已经一股脑地在姜鹤的院子里搜寻起来,姜鹤就站在最上面,怒发冲冠,不住地大骂:“废物!”
    唐初站在下面,指挥着下人们查找,她看见两人过来,眼神闪烁了一下。
    “你们来干什么?”
    先问的是姜鹤,冬恣按照计划大喊一声:“父亲,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从一处墙壁缝隙逃出去了!正好听到您在找渎神者,该不会就是我看到的那个人吧?”
    他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全场注意,付长荀趁机扫视了整个院子。
    他的眼睛忽然变红了一瞬,随后恢复了原本的黑色。
    ——刚才,有个地方有响动。
    安全屋应该就在那里,里面的人显然也听到冬恣的话了。
    “太好了,在哪?”
    姜鹤立刻大步走了下来,“好!阿荣这次做得非常好!”
    冬恣指了个方向,他便带着下人们一股脑地过去了。
    还剩下几个没走的,唐初看出了他们的不对,便非常顺手地把其他npc也叫走了。
    付长荀便把目光转向那个角落:“行了,别藏了,出来吧。”
    角落里陡然窜出一个人来,朝他们凶狠地攻击。
    冬恣果断还手,打起来后看见是鲁天乾,更不客气了,直接把人掼到地上,后者还在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说假话的npc,一个个黑心烂肚,都他妈去死好了!”
    冬恣掐着他的脖子,他才不动弹了。
    另一个队友玩家也非常愤怒,冲他们带着恨意看了过来。
    付长荀道:“冷静下来没有?我当然知道这是仅有的缝隙,毕竟是我找到的,可是不透露它,你们就会死。”
    队友玩家原本也很愤怒,可他认真一想,竟发现对方说的是对的。
    他们已经听到了姜鹤祈祷神的话,确认了这个副本真的有鬼神。
    那么,如果“神”被唤出来,他们就是首当其冲被杀的。
    就算神不出来,那也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他们总要想办法出去的——现在就是出去的最好时机。
    “但是把后路堵死了,我们怎么走?”
    付长荀早知道他会这么问,当即回答:“先藏到我们那里去。”
    冬恣点头:“偏房刚好三间,完全装得下。”
    “你……不是npc吧?”队友玩家忽然意识到,“你们太灵活了。”
    鲁天乾还被压制着,闻言瞪大眼睛:“不是npc?”
    付长荀挑眉:“我什么时候说我是npc了,只不过你们没发现而已。就说答不答应吧,先提前说明,我有个办法可以自由出入,你们愿不愿意相信,我不会管。”
    队友玩家虽然有所预料,但还是忍不住震惊地扫视着两人。
    这俩装npc也太冠冕堂皇理直气壮了,一点都没ooc啊。
    “那好吧。”
    他想了想,对玩家的信任程度比对npc高很多,便同意了。
    付长荀又道:“对了,我带回来的那个流浪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也是玩家。”
    队友玩家目瞪口呆——这是多大的概率,出门撞见三个玩家!
    “姜家我已经摸清楚了,今晚有个行动,如果不怕死,可以和我们一起来。”付长荀再次抛下一枚定时炸弹,随后,让冬恣带着两人——主要是控制着鲁天乾,不让他乱跑乱叫——回到了二少爷的院子。
    现在不回,等待何时?
    姜鹤看到缝隙之后,肯定会再发一顿脾气,然后回来的。
    小die还在等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底被掀了一半。
    队友玩家和鲁天乾象征性地朝他看了两眼,无法想象这个流浪汉的身体里装着个什么样的玩家。
    只是付长荀又在路上提醒过他们,先不要揭穿对方的伪装。
    两人非常不理解,无奈屈服于冬恣的武力,只能选择妥协。
    一直到夜里,小院里塞了五个玩家,都已经进入睡眠或昏昏欲睡了。
    唐初在后半夜准时赶来,踩着凌晨一点的时间点赶了过来,径直敲敲门,付长荀和冬恣骤然清醒。
    “稍等,我问问外面那几位朋友去不去。”冬恣敲响了偏房的门。
    队友玩家倒是很快就出来了,流浪汉玩家也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出门,只有鲁天乾因为赖床而起不来。
    起不来?那就不带他了。
    “跟我来。”唐初在前面走着,四个人一同跟了上去。
    队友玩家还有些紧张,他忍耐着睡意,两三步赶到付长荀身旁——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是领头的:“她不是夫人吗?”
    “是夫人,不过我和她做了个交易,她现在要带我们去见一个人。”
    付长荀简略地说了几句,几人便来到了姜鹤的住处。
    唐初脚步一转,走到自己房门前。
    地窖竟然就修在夫人房间门前的空水缸下,她轻轻松松推了推,下面便出现一道暗门。唐初打开门,示意大家进去,只见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被铁链锁在这里。
    女人脸色憔悴,面上全是皱纹,看上去已经五六十岁了。
    她身边的墙壁上写满了大字。
    “我要回家!”
    第170章 他在同情一个npc
    “回家!我家在……”
    从地窖最里面开始,她刚开始写的字还工工整整、文静秀丽,后面却越来越混乱、字迹越来越压抑。
    到现在,几乎已经变成一团乱麻,可其中包含的痛苦和恨意却越发浓烈,几乎可以透过这些文字溢出来。
    不用再看是什么字,都能令人一阵窒息。
    队友玩家已经转过头去,神色痛苦,不忍心再看。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