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60节

第160节

    这也是真话。
    原本的二少爷的确应该有过这个念头,不过没实现罢了。
    “真的啊,那我就放心啦。”女孩还是很相信沅沅的,看对方言之凿凿,便安下心来。
    小die看着他们一人一句地说着,自己只能听懂一点点,勉强插了一句话进去:“我……我也知道,那个神。”
    她说话还是结结巴巴吭哧瘪肚的,付长荀却立刻转过身去,认真听。
    小die更紧张了,说话更加不利索:“是,是真的,它前几天出现过……就在村口,嗯,村口的树上。”
    说完,她脸都红了。
    不过因为流浪汉老头灰头土脸、胡子拉碴,没被发现。
    冬恣的目光有些怀疑,他和付长荀的猜测一样,认为流浪汉是某个国家派来华国的间谍,可是——
    间谍派这种话都说不清的,合适吗?
    等他们聊了一阵,玩家们的商讨结果也出来了。
    他们最终还是决定按兵不动,只让队友玩家进去看看。
    ——他有安全屋,首先从保命上就比大家都强一截了。
    不过,鲁天乾对此不满:“我也要去,你们别想最后通关算积分的时候漏了我!”
    他属实是想多了——因为大家根本就没打算理他。
    可是……
    “有人在这里——唔!”
    鲁天乾忽然大声叫了一声,离他最近的高个玩家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我靠,你有病啊,干什么?”
    鲁天乾挣扎着:“不是不想带我吗,那咱们同归于尽好了!”
    熊孩子死缠烂打,不带他就要大喊大叫,待大家一起完蛋,众人简直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让队友玩家带上。后者烦得要死,顿时更加讨厌这个没礼貌的熊孩子了。
    姜家院墙上的那道缝隙很窄,里面是堆放着柴火的地方,外面又是一片杂草丛生,因此没有被发现。
    如果不是黑猫带领,付长荀也找不到,这里太隐蔽了。
    因为二少爷是从正门出去的,冬恣就自己一个人默默从正门进去了。
    三人来到缝隙处,确认里面没有人后,便准备进去。
    付长荀忽然道:“小心一点,这位神只在祭祀时出现。”
    鲁天乾不耐烦地挥挥手:“知道了……啊!”
    他突然吓了一跳,只见流浪汉也跟了过来,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你干什么!”
    鲁天乾看清楚是他,这才松了口气,转而恼羞成怒道,“你特么神经病啊,还专门躲在这儿吓人?”
    他小小年纪,就精通了各种脏话,已经奔三的队友玩家都甘拜下风。
    流浪汉小die也想进去,她先前在各种副本里苟活下去,都很顺利,可这个副本不一样,它没有时间限制。
    也就是说,如果小die一直苟下去,可能玩家都死光了,也不能通关。
    她深深知道这一点,认为自己需要行动起来了。
    小die,加油!
    呃……中文的がんばれ是这么说吧?
    付长荀却是知道他是玩家的,他犹豫片刻,认为把人放在眼底下更好,就超他点了点头:“您也来吧。”
    npc邀请npc一起,两个玩家看得多少有点惊讶。
    他们进去之后,付长荀简单说明了姜父房间的位置——反正现在找“神”也找不到,可以先从这个最大的信徒入手,从他那里应该就能听到神的真实与否。
    说干就干,队友玩家和鲁天乾飞快地沿着他给的路线离开了。
    付长荀则转过身,问:“您好,我还想问问村口是怎么回事?”
    先前流浪汉玩家没说完,他很好奇。
    对方大概是有些紧张,等被他带到了房间里才开了口。
    “我……晚上在外面睡觉,前天,应该是,村口的树上有你说的,黑色雾气。”
    他还是磕磕绊绊,不过好歹这次意思表达清楚了。
    付长荀:“哦——”
    他故意拉长音,只见对方更紧张了。
    确实不太像心理素质过硬的间谍,或许只是个普通的老外?
    付长荀有些怀疑,继续追问:“那它有没有攻击你呀?”
    对方摇头:“没有没有,它好像离开了、离开了村庄,去外面了。”
    “原来是这样。”付长荀又旁敲侧击了几句,不过流浪汉玩家却忽然提高了警惕似的,不肯再说太多话了。
    他便就此放弃,转头道:“那你先留在这里,我找间偏房给你。”
    至少换换衣服洗洗澡什么的。
    毕竟对方不是真的流浪汉,是玩家,想必一直脏乱下去也受不了。
    “はい……好的,谢谢你!”小die一个激动,嘴瓢了。
    她又紧张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是npc,没关系的。
    不过她没注意到,付长荀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大悟。
    等她安顿好,冬恣也正好回来了。
    流浪汉玩家去偏房洗澡,付长荀便把冬恣叫到一边:“他是樱花国玩家。”
    冬恣皱了皱眉:“那糟了。——对了阿荀,你怎么知道的?”
    付长荀:“他刚才没来得及转化成华文,飚了句樱花语。”
    樱花国和华国的关系有些紧张,两人一时有些迟疑。
    要不要把这个定时炸弹扼杀在副本里?
    在偏房洗澡的小die:“……”麻麻呀,怎么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就在两人纠结的档口,一位不速之客忽然不请自来。
    “夫人”终于找来了。
    她这次没有在门口徘徊不定,而是上来就开门见山道:“二少爷,你想不想带你的母亲和妻子离开这里?”
    妻子指的很显然是付长荀,母亲……
    冬恣讶然道:“你知道我母亲在哪里?你见过她?”
    夫人点头:“她之前被关着的地方你已经知道了,姜鹤——就是你父亲,就把她转移到了我房间下面的地窖里。”
    说到这儿,她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姜鹤表面上让我当这个‘夫人’,能自由出入,也能和自己的儿子相处,实际上还不是把我当挡箭牌?能给他带来更多新鲜的女人,他就高兴,不然就随便打骂!”
    付长荀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情绪激动的模样,内心毫无波澜。
    她现在不满的依旧是自己的待遇,而不是被拐卖的遭遇。
    显然,她早已经被洗脑而不自知。
    “这种日子我受够了。”夫人的情绪平复了一下,便继续说,“我要改变这一切,你们帮我,我就送你们离开这里。”
    冬恣听完了,点头道:“说得很好,所以我们怎么帮?”
    夫人忽地笑了一声。
    “我要你们把她们带出去以后,再也别回来。而且,要帮我杀了姜鹤。”
    她声音里都是刻骨的恨意——或许她的话里真假混杂,有对自己的洗白,有对绑架的美化,但不管怎样,她对姜父的恨意绝对是真的,一点都不掺假。
    付长荀笑了笑,拍拍挡在他前面的冬恣:“行,我们答应你。”
    夫人惊讶地看着他——她没想到竟然不是二少爷做主,而是这位刚过门的、被自己拐卖过来的年轻女孩说了算。
    “你……你的意思……”
    “您放心,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付长荀看出了她的不信任,“二少爷人很好,不过就是因为他太好了。”
    他像是感慨万千,装模作样地叹道:“他没碰我,也答应会把我救出去,让我回归正常。”
    夫人更加惊讶:“哟,这个我倒是真没想到,这个姜家唯一的正人君子居然是二少,好吧,是我看走眼了。”
    “不过我也有个要求。”付长荀又说,“你以后不能再出去拐卖妇女儿童,否则我一定会报警,不会心软。”
    夫人想了想,抬头道:“成交。”
    付长荀也笑了——与虎谋皮,只要干了就不能错。
    不过,到底最后谁骗得了谁,现在还真不好说呢。
    第169章 “我要回家!”
    为了表示诚意,夫人主动提出要带二人去见见二少的母亲。
    “现在吗?家主不在房中?”
    冬恣刚脱口而出,夫人就白了他一眼:“当然不是现在,今晚我会想办法让他熟睡,再带你们去地下室。”
    她的诚意很足,付长荀看了一眼冬恣,开口答应下来:“好,夫人,合作愉快。”
    “别叫我夫人了,我有自己的名字。”她像是心里的心里的一座大山被挪开、松了口气似的,“我叫唐初。”
    已经许多年没有人叫过她这个名字了。
    唐初再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时,竟然有点难过。
    这么多年过去,她被迫背井离乡,失去自由,等到有能力蒙混过关逃出去时,却发现父母家人都已经离世,她还以为自己不会再因为各种杂事难过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