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02节

第102节

    就在他这么想时,付长荀忽然疑惑道,“所以你是在当时就已经对我……有非分之想了?这么早吗?”
    冬恣哑然:“呃……”
    付长荀原本只是猜测,猜想得到确认后反而大吃了一惊,转过头问:“真的?我的天,我们当时也就高二吧,你具体怎么想的,我现在能不能采访一下?”
    冬恣耳朵发红:“什么怎么想的,高中的时候有初恋不是挺正常嘛。”
    “噢,我是你初恋。”付长荀弯起了眼睛,“我很荣幸。”
    冬恣这次不止耳朵红了,脸上也逐渐烧了起来。
    等两人返回教室,程焉也接受了事实,冷静下来询问:“所以我快死了,你们是从未来穿越过来救我的。那是我班主任拜托你们的吗?……咦,能脸怎么回事?”
    他说到一半,忽然看到冬恣满脸通红,还以为对方出了什么事。
    付长荀瞥了冬恣一眼,揶揄道:“没事,他有点浪漫过敏。”
    程焉:“啊?”
    才上高一的小孩不懂大人的隐喻,付长荀摇摇头:“不关你的事,你继续说。”
    “哦,就是我想知道是不是我的班主任拜托你们的,她又付出了什么报酬,能不能由我支付?”程焉问。
    付长荀正经起来:“不用,对你们而言只是小小的一点代价,对我们来说倒是挺重要的。总之,只要你活下来,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冬恣的脸红也终于慢慢消下去了,他让程焉找了个安静的、不会被打扰的地方,认真道:“你得学会打架。”
    三好学生、脾气极好、从来任劳任怨任骂的程焉:“……”
    打、打架?
    付长荀:“对,打架,我明白地说吧,你就是被他们打死的,不会打架,等到了你要死的那天,依旧会被打死的。”
    “我……我现在要开始锻炼吗?”程焉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快死的事实。
    付长荀看了日期,果断点头:“对,现在开始,不然来不及了,你死期将近啦。而且时间长了我们也等不了。”
    副本时间总共十天,留给他们解决这个诡谈的时间……
    最多只有五天。
    还要留出三天时间解决剩下的诡谈,他们很急的。
    程焉被迫赶鸭子上架:“好、好吧。”
    他被教的是速成打架,因此冬恣的教学方式堪称严苛到和军队里差不多,各种阴招也一股脑都灌输给了他。付长荀在旁边看时,都觉得他之前训练自己实在太宽容了,简直是放了大海那么多的水。
    程焉因此翘掉了晚自习,专程跑到操场后面的角落里,和冬恣学各种出招方式、打哪里会让人最痛等。
    与此同时,付长荀在旁边的心理暗示,也帮了他不少忙。
    原本听到“你会死”这三个字时,程焉还会心里一悸,觉得不太吉利。
    但因为付长荀一天说八百遍“你快死了”,他几乎脱敏了。
    ——对啊,就是快死了嘛。
    人早晚都得死,他这是提前知道了自己的死期,甚至还能为死期到来之前做防备,总比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地死了来得好,更别说还有人专门帮他。
    “谢谢你们。”练习的第三天,中午的加训结束后,程焉看着自己虽然酸痛却有了一点力气的胳膊,由衷道。
    付长荀坐在地上,摆摆手:“不用,你活着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感谢了。”
    诡谈解决,顺利通关,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啊。
    再说这两天……
    他和冬恣倒是梦回了一把高中生活,不训练程焉的时候,他们在学校四处游荡,还玩得挺高兴的呢。
    程焉是个单纯的好孩子,到现在都没看出来这两位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不过他们也不会闲的没事,故意提醒或引导他罢了。
    但这样频繁翘课,除了主课基本都不在,班主任终于注意到了不对,在他又一次翘课后,她不免担心起来。
    她很担心好学生会学坏,便忧虑地找了个时间,让程焉去她办公室单独聊聊。
    程焉也知道叫自己的原因,站在办公桌前,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解释一个好学生突然准备打架?难道是学坏了?
    老师们都会这么想吧!
    班主任女老师很担心:“程焉啊,你是因为身体原因还是心态原因,为什么这两天上课的状态都不太好啊?”
    程焉看着温柔的老师,又看向老师看不到的付长荀,局促地捏着手指头。
    “没事,你就跟她说,你最近准备锻炼,因为有人欺负你。”付长荀道,“说干脆一点,几年后你老师还在遗憾呢,当初要是你会反抗,就不会死了。”
    程焉:“……”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说不出口啊,而且被霸凌这些事情……
    女老师用更加温柔的声音问:“是有什么顾虑吗,不方便说出来?”
    “是我最近、咳,我听说。”
    程焉抵不住她的话,差点就把自己身边有两只阿飘的事秃噜出来了,好在在最后一秒刹车,“有人想在校外堵我。”
    女老师愕然抬头,震惊发问:“堵你,是想找你打架么?”
    程焉点点头:“我听说的,所以有点担心,我在锻炼自己。”
    女老师:“锻炼……啊,锻炼……”
    她重复了几遍,有点把自己搞晕了,愣是没想起来。
    整个“在校外堵我”的混乱解释中,她都忘记问“你从哪知道的”。
    程焉是学霸,学霸不愧是学霸,学习打架技巧都快得多。
    他只能让女老师以为——他在女老师不知道的地方偷偷地完善自己,加强自己,将自己塑造得更加优秀!
    说出来真让人脸红。
    车轱辘话说到最后,女老师松了口气:“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好吗?”
    程焉干笑:“当然,我学这些都只是为了自保而已,不会随便拿出去用的,老师你尽管放心吧。”
    女老师忧心忡忡地挥挥手。
    程焉马上就出去了,冬恣笑笑:“今晚回去还要继续练吗?”
    “要!”
    程焉果断咬牙道。
    付长荀也笑了一声:“好了好了,有信念感挺好的,但是今晚就不练打架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两人带他来到了器材室——万恶之源起始地,并告诉他明天就是日期了。
    程焉不免担忧起来:“明天?就是我可能会死的时期……”
    “对,明天就是了。”付长荀叹了口气,“你得收拾收拾这里,这个器材室里坚硬的物件太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以防万一,得把这些该挪的挪一挪。”
    那些锋利的、硬的东西都有可能会导致他的死,他们不得不提前清理干净。
    而付冬两人,因为不能直接接触到人,同时也不能长时间接触某个事物,那么清理器材室的任务就交给程焉自己了,要自己整理清楚里面的仪器。
    因为关系到自己的生命,程焉一开始就很有干劲。
    如果不是这里堆满了器材,或许一直都会有人过来,他也不至于这么死了。
    而事实是,在这个器材室里,他们的确把程焉打死了。
    程焉非常细心,把能够拿起来的坚硬物品塞在死角里面,拿不起来的也推到墙角边上,避免跌倒后撞上。
    如果不是时间不够,他看上去非常想把所有硬东西和尖角都裹上海棉。
    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之中,第二天终于来了,程焉也去上课了。
    和之前猜测的一样,同学们窃窃私语中,有人强硬地告诉程焉,下课后必须去器材室,那里有人等他。
    但程焉还想问更多时,对方却不耐烦了:“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不敢去呀。”程焉坦言。
    对方:“反正说了让你去,你敢不去,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程焉:“……”
    这种威胁,其实幼稚得有点离谱了——他从小学就没见过了。
    但他还是去了,不是因为威胁,而是因为如果这次不能斩草除根似的解决,那就会一直被骚扰、一直得不到解脱。
    而且说得中二一点,自己的死期,只能由他自己决定,别人不能来掌握!
    到了定好的时间,程焉早早等在器材室,又特意检查了一遍各种仪器的边角。等到了中午午休时间,外面才浩浩荡荡地、揣着架势似的来了几个人。
    “就是他们吧。”付长荀双手抱胸,“他们来堵你啦。”
    程焉看向那名权贵子弟,默默握紧了拳头——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就等这一刻了。
    如果真的死了,那就认命,如果活了下来,那就是他赚了。
    活一天赚一天嘛。
    第110章 施暴者一定有罪
    打头的不是那个权贵子弟,是他的跟班,一个贼眉鼠眼的人。
    也不知道十几岁的孩子是怎么做到“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但他的确让人一看就想揍,想得手痒痒。
    “哟,来这么早,还挺听话的。”
    他看见程焉,顿时阴阳怪气地嘲讽起来,“看来是听见于哥的吩咐了。”
    “于哥”估计就是那个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权贵子弟。
    他还没说话,小跟班就又走上前来,毫不客气地抬手去推程焉。但刚推到一半,就被程焉抬手挡住,把他推了回去:“我不是来受气的,你们能不能……”
    小跟班:“什么?”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