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01节

第101节

    就像老旧的录像带里的场景,一阵滋啦滋啦的电流声之后,面前的黑白默片才逐渐染上了颜色和声音。
    付长荀定睛看着,面前的景象慢慢地清晰起来。
    “阿荀。”
    冬恣始终牢牢牵着他的手,就怕在时空里不小心和他分散开。
    “我在这。”付长荀拍拍他手背,“没丢,但是我们现在在哪我就不知道了。”
    他们所处的不是空旷地带,更像是用来放扫帚和簸箕的杂物间,狭窄且昏暗,四下里都是清扫用具。
    冬恣用力推了推门,没推开,很有可能是在外面锁住了。
    正在两人考虑是否要踹开门时,外面有人哗啦哗啦地晃着钥匙,咔哒一下打开了门。付长荀刚想躲一下,这人却擦过两人身边,拿了笤帚就出去了。
    冬恣拉着付长荀跟着他出门,对方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甚至外面穿校服的学生npc也没有意外,完全把两人忽视了。
    付长荀皱紧了眉:“他们看不见我们?”
    两人都这样明目张胆、大摇大摆地走过去了,却没有任何一个npc给予反应,不可能是他们太淡定。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在这些npc眼里,他们不存在,是透明的。
    这下……又方便又麻烦了。
    方便在他们可以随便出入各间教室,而不被任何人所打搅,麻烦在他们没有办法和当地npc沟通。
    那怎么救被霸凌的学生?没办法救啊,只能干看着瞪眼。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先四处看看,找一下那个学生。”付长荀很能安慰自己,“大不了我们先返回去求援。”
    不就是在各个时空穿来穿去吗,多试几次就习惯了。
    两人在教学楼里转了半天,没找着人。临近上课时,听到某个班级里依然吵闹,还发出一阵阵大笑声,便循声过去,只见一个男生的桌子被掀翻了。他满脸无措,蹲在地上整理东西,已经哭出来了。
    是那个叫程焉的男生。
    他蹲在墙角哭,旁边的学生们却都在笑,这种绝望的反差之下,是程焉即将走向终点的人生旅途。
    “他现在应该还只是被精神暴力,应该还没有到被打的阶段。”
    付长荀透过窗户观察了程焉的脸和手臂,判断道,“还好,我们来的时间是对的。”
    但这些学生的嘲笑对他的精神打击是巨大的,他将会从此更加不合群,其他霸凌者也会因此变本加厉。
    程焉将书拾了起来,刚好这节课的授课老师走进教室。
    老师看到一地狼藉,严厉的目光扫过学生们,最终却只说了句:“下次上课前准备好,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这位老师的话看似是在警告大家,实际上却只针对了程焉一个人。
    看出了老师对自己的维护,笑得最大声的霸凌者满脸得意。
    ——他就是那个权贵子弟,是上面某个领导的孩子。
    程焉则只是个普通人,家世一般,老师偏向谁根本不用考虑。
    平时只有班主任女老师护着他,却也护不了他一天到晚,班主任不在的时候,他们只会欺负得更厉害。
    程焉已经习惯了,他默默地把桌子正过来,就这样坐在被卸掉一条腿的凳子上,准备上课。
    就在这时,他无意间抬头,却发现窗外有两个同样身着校服、却根本没在学校里见过的人正在看着自己。
    他转头去看其他同学,他们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似的——如果在以往,窗外别说是有人了,有只鸟都会吸引这些精力充沛的高中生的目光。
    这不对劲。
    程焉有些慌乱地再次看向他们两个,其中那个个子很高的人……一看就不像学生,套在校服里异常奇怪。
    “你能看见我们?”另一个人忽然注意到他的视线,便贴在玻璃上问。
    程焉很怕,他不敢说话,更不敢让他们注意到自己。
    这两个是鬼吗?还是什么超能力者?
    冬恣仔细看着程焉,没发现他后来有异常:“他当真能看见我们吗,怎么现在没有动静,也不回答你都问题了……”
    “他装的。”付长荀笑了一声,“你看他现在在抠橡皮,很紧张,可能是把咱俩当坏人了,或者当成鬼了。”
    隔着窗户玻璃,程焉没听太清楚他们在讨论什么。
    但他知道一定是与自己有关,心里不禁更慌张起来,在老师提问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站起来后头脑更是一片空白。
    老师很生气,再加上对权贵子弟的偏向,当即把他赶了出去。
    “不听课,去外面罚站!”
    程焉只能心不在焉地拿起课本,站到了教室外的走廊里。
    这样……他就直接面向了那两个其他人看不到的“人”。
    付长荀走过去,在他面前晃了晃手:“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看得见我们。我们啊……”
    他狡黠地转了转眼珠,半真半假地胡编乱造起来:“我们是从未来回来的,收到了已经死掉了的你的委托,来帮你避开所有危险,活到你应该活到的年纪。”
    这个故事有点中二,但是对刚升入高中的青少年来说,还算合理。
    程焉心里一惊——这个人这样说的话,那未来的自己是很年轻就死了吗?
    他依旧没有回应,付长荀只好继续编:“你不愿意啊,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们的委托金已经到账了。”
    “啊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委托金啊……是你班主任付的!”
    冬恣:“……”
    哪有什么委托金,最多只是女老师给了“解决怪谈”的承诺。
    程焉却立刻抬起头——班主任女老师始终非常照顾他,如果是她给自己付了钱,那真的不能辜负她。
    而且,这两个人是怎么知道……
    “现在愿意‘看见’我们了?”付长荀笑道,“别乱猜了,都说了我们来自未来,肯定知道你以后都发生了什么。我还知道你写日记,你班主任让你忍着点被欺负,还有欺负你最严重的那个同学起因只是因为你发错了作业本。”
    这个离谱的原因不算理由,最多算是霸凌者找的借口。
    程焉越听越难受:“我相信你们了,但是你们要怎么帮我?我……怎么死的?”
    付长荀看向冬恣,后者直截了当道:“被他们打死的。”
    程焉难以置信:“打死?”
    “对啊,后来他们开始打你,你太弱了,不敢反抗,更打不过他们。在某一次群殴里,你脑袋被开了个洞。”
    付长荀用很轻松的语气说出来,“就这么死喽,你老师可难过了。”
    程焉捂着头,好像真的被在后脑勺开了口子,他的世界观大受震动,半天才憋出一句:“让我自己缓缓。”
    付长荀和冬恣非常理解地走去别处了,留下他慢慢消化。
    “他会相信我们的。”付长荀悠悠道,“他没有其他选择。”
    如果是一个普通学生,某天看到两个别人看不见的人,可能会不相信并逃避,但程焉已经被冷暴力加各种恶作剧很久了。
    他的精神长时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此时出现两个“跨越时空来救他”的人,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会相信。
    冬恣深感同意:“的确,如果当初你也这样告诉我,我……”
    我会在那一刻就爱上你。
    但这话不好说出口,他便改口道:“我肯定相信你。”
    付长荀想起曾经冬恣也因矮小而被排挤,不禁会心一笑:“如果真的能那样,那我绝对在看见你的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你以后能长到一米九,比我高半个头。”
    两人情不自禁同时傻笑了出来,像两个莫名其妙的憨憨。
    恋爱以后真奇怪,好像之前不好笑的事突然好笑了起来,之前觉得无聊的事突然变得有意思起来。
    原因只是因为多了一个陪自己玩、陪自己胡闹的人。
    付长荀踢了踢脚下的石子,在学校的路上和冬恣慢慢走着。
    他又道:“我们在这个时空才能解决第三个诡谈,那其他诡谈或许也分配在各个时空。”
    “你是说,这里同样是一个重叠的平行时空,而且……这个副本当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时空?”冬恣偏过头来。
    付长荀:“嗯,所以我们在这里是不存在的,只有和我们有联系——就是通过你说的那个女老师有联系的——程焉,才能打破限制,看到我们的样子。”
    “我们无法和其他npc沟通,甚至碰不到他们,也就是说,想要帮程焉躲开那次致命的霸凌,全得靠他自己给力。”
    不过他们算是外援?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教一教这个孩子,怎么对抗校园暴力。
    如果不借助他们的手就能远离霸凌,对程焉而言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付长荀思前想后,只能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阿恣,要不你从现在开始教他打架吧,有没有速成班?”
    冬恣:“……”
    速成班没有,严格的教练倒是有一个。
    站在教室门口的程焉忽然打了个冷颤,他茫然地裹了裹校服,全然不知自己即将迎来多么残酷的训练。
    第109章 初恋情人
    付长荀和冬恣在外面游荡,不知不觉压了一上午的马路。
    如果这里不是险象环生的副本,倒真和约会差不多。
    “我记得我们当年……”
    付长荀轻声道,“学校里的林荫道上经常有一对一对的情侣,教导主任就猫在冬青丛里,突然就蹦出来抓一对。”
    冬恣也回想起曾经,随着对方的话,慢慢勾勒出那幅画面。
    其实他们当年也这样并肩走过,但那时只是他一厢情愿,对方对自己的爱慕一无所知。
    付长荀直到现在才知道他的心思,不早,好在还不晚。
    “等一下。”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