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91节

第91节

    邱毅已经跑到跟前,喘着气,上上下下看了他一圈:“你还好吧?我跑着跑着发现它没追我,果然是来追你了。”
    付长荀点点头,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我看到它了。”
    他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了。
    第98章 “妈妈!”
    “我们先回去。”付长荀把蒲公英叫过来,摸了摸它的叶子。
    不摸倒好,一摸——
    蒲公英:“呜呜人家的叶叶……”
    它是植物没有眼泪,于是只能干嚎,嚎得半死不活。
    虽然看上去真的很矫揉造作,但付长荀不怕别的就怕人哭,因为这个,付长荀对它简直毫无办法。说它算人那是骗自己,说它不算人吧,它还有人的思想。
    这种处在两种状态之间的蒲公英,刚好踩了他的线。
    “那你恢复程度怎么样?”付长荀叹了口气,把它的叶片来回看了好几遍都没发现破损,“还有哪里受伤了吗?”
    蒲公英的假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半晌收回了所有叶子。
    毕竟只是装的,装过头了就不好了。
    它尴尬地挥挥:“没事了,你们这又是在哪里呀?”
    付长荀让它变小了,蹦到自己肩膀上,回答道:“这是和你来的地方很像的、另外一个独立的空间。”
    蒲公英:“哇哦。”
    它从末世副本出来后,并没有在现实世界被放出来,于是误以为付长荀等人需要不停地在副本间穿梭,不禁很同情。
    它朝两人挥了挥小花花:“嘿哥们,放心,以后我罩着你!”
    付长荀:“……”
    邱毅听不见蒲公英的话,但从它的动作里也能看到它在闹着玩,不是危险。
    他赶紧提醒:“我刚才啥也没看见,你看到的到底是啥?”
    付长荀凝重道:“我看见了它的相貌,它身体上扎满了玻璃碎片,所谓的武器就是这些碎片锋利的边缘,那些黑黢黢的东西是镜面反射。所以我们需要提防的还是物理攻击,不过它确实速度非常快。还有一点——”
    邱毅连忙问:“那你是确认它是人类……或者干脆记住它的脸了?”
    “不,我发现……它长得很像晓晓。”付长荀一字一顿道。
    邱毅:“像晓晓?”
    一个副本里的怪物,不知道是boss还是npc,居然像晓晓?
    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地陷入沉默。
    等到学生们都下了课,黄悦带着晓晓出来找到他们。
    邱毅忍不住把目光落在晓晓稚嫩的脸上,神情迷茫而纠结,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小姑娘会跟副本扯上关系。
    黄悦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你们还好吗,有没有遇到那个怪物?”
    趁她没注意,付长荀把蒲公英往校服领子里怼了怼,才说:“遇到了,我看见它长什么样子了,但是……”
    他停了一下:“反正是人的样子,浑身都是玻璃碎片。”
    黄悦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玻璃?是贴在它身上的还是……”
    付长荀还没说,邱毅便解释:“是插在它身上的,对吧医生?”
    他很担心付医生直接把怪物和晓晓很像这件事说出来,毕竟黄悦看上去的确没什么威胁。
    不过邱处长显然想多了,付长荀自然不会把事情透露给不熟悉的人。
    甚至把事情告诉邱毅这个决定,都是他经过慎重考虑、确保对方一定会保密的前提下,才说的。
    他点头道:“是插在身上的,但是它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痛。我怀疑这个怪物不是npc,是这个副本五个诡谈之一的boss,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方向,就好办了。”
    下午还有两节课时间,几人商议后决定第三节课时一起出来“罚站”,布置比这次更精密的天罗地网。
    因为无法从消息得知上破解诡谈,那只能先抓住这个boss。
    如果杀死它就能破解,这也算是一种通关方式了。
    “先回教室,休息一会儿。”
    邱毅看付长荀现在还有点喘气,拍拍他肩膀道,“我们下次肯定可以成功,不要太急,这才第一天。”
    副本时间为十天,五个诡谈,平均两天一个也来得及。
    付长荀“嗯”了一声,忧心忡忡地带着晓晓回到了三楼教室。
    因为现在还是下课期间,那三名玩家没有像上课时那样紧绷着。
    看到他竟全须全尾地回来了,曾被重伤的玩家满脸震惊,犹豫了半天,实在没忍住跑过去问:“兄弟,你怎么摆脱它的?”
    他当时可是疯狂兑换防御道具,都把积分花完了,还是被怪物一个一个破坏掉道具,差点死在外面。
    付长荀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想知道啊?那合作?”
    对方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临时盟友,又转回来看着付长荀。
    一边说的是猥琐发育,寸头和眼镜都是保守型玩家。另一边则是主动出击,这个看着像大佬的玩家……
    男玩家纠结无比,最后还是先转身去和寸头眼镜两人商量。
    男玩家:“我看他实力是真的强啊。”
    寸头:“那是他运气好。”
    眼镜:“啧,我估计是积分多,换的东西也多,但是你们说他干嘛自己找事儿出去啊,真想跟副本里的怪物boss硬刚?太不自量力了吧,想得倒是挺好。”
    寸头:“你们说他是不是开直播了,不然为什么道具这么多?”
    眼镜瞥了付长荀一眼,回头:“有可能,看他长得就像小白脸,长这么好看估计有不少人愿意给他送礼物。”
    男玩家看他们越聊越离谱,觉得自己刚才和他们结盟就是犯傻,赶紧远离了两人,决定“弃暗投明”。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上课铃响,众npc再次静下来。
    又是气氛压抑低沉的一节课,付长荀依然在听讲。
    但他也做了些小动作,却全都被老师无视或防水似的放过了。
    原来如此,上课认真听讲真的会被老师npc所好感。或许还有之前几个副本给的好感加成,付长荀一下子就找到了怒刷npc好感度的方式之一。
    不过好感度高也不是好事,比如第三节课时,他又没办法出去罚站。
    “那我去上个洗手间总可以吧?”他没得办法,祭出最后的理由。
    这次总算能出去了,可顺着楼道走了一遭,怪物愣是没找着,晓晓和黄悦也出来了,同样一无所获。
    蒲公英嘎嘎嘲笑,被付长荀抓出来,丢去寻找怪物。
    “不应该啊……”
    “难道是上次把它吓跑了?”
    “要不分头行动?”
    “别别别,万一一分开它就出现了,那我们直接完蛋了……”
    几人走过一间间教室,里面的npc学生们都坐得挺直板正,但看上去毫无生机,只有令人发指的可怖感。
    终于,他们在杂物间看到了怪物的踪迹——是一些不知为何掉落的碎玻璃。
    随后,怪物出现在众人面前,像一只戴着亮片都黑球,朝他们冲了过来,但很快被道具所拦阻住。
    在怪物疯狂攻击防御道具、朝这边越逼越近的间隙,邱毅仔细打量再它,发觉它的脸竟然真的与晓晓很像。
    虽然那张脸上有很多遮挡住面容的碎片,却依稀能看出是个女人。
    它花了不到十分钟就拆掉了所有道具,毫不犹豫地发动攻击,而这边也早已准备好了抓捕或猎杀用的道具。
    “是……是妈妈!”晓晓忽然喊道,“我见过妈妈的照片!”
    她蹬着小短腿跑到前面,小小的身影挡在了可怖的怪物面前,朝大家拼命摆手:“不行不行不行,不能杀她!”
    付长荀顿时愣住了。
    他想过怪物与晓晓的关系,但一直往副本方向猜测,从来没有想过真实的现实世界中,徐晓的母亲是什么样子——毕竟他只见过徐正义,徐母难产走的。
    黄悦紧张地喊:“它会伤害你的!晓晓,快点回来!”
    她对晓晓的事一无所知,只是出于对小朋友的担心。
    但接下来的一幕令人无比惊讶——原本冲过来的怪物忽然慢慢减速,在镜片即将割伤晓晓时停了下来。
    “它”脸上满是迷茫,伸出手,连指尖上都是镶嵌的碎玻璃渣。
    或许是意识到这样会伤害到脆弱的晓晓,它没有触碰她,而是停在了距离一厘米的位置,表情更加不解。
    是的,一只“怪物”脸上满是不解。
    晓晓很小声地问:“妈妈?”
    她慢慢伸出手,很轻很轻地碰了一下“它”没有玻璃渣的指甲盖。
    就是这一轻轻的触碰,怪物就像被电了一样发起抖。
    付长荀低声喃喃:“晓晓的妈妈是难产去世,死的时候二十六岁……徐正义没有告诉我,她妈妈可能是高中老师?”
    如果当真如此,那这位母亲、老师,为什么会变成了副本怪物?
    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刚才又是怎么认出的晓晓?
    晓晓不知道大人们心里都在想什么,她记得爸爸给自己看过的结婚照,还有和妻子的合照,就是这样。
    她没有见过母亲,只有记忆里父亲讲过的故事——“你妈妈非常漂亮,非常温柔,不过工作的时候很严格……”
    如果妈妈是老师,那么工作时严格好像也对得上。
    她鬼使神差地拿出了那个一直没有使用过的道具,无法削真实物品的【削笔刀】,目光落在“妈妈”身上,鼓起勇气把“妈妈”身上的玻璃往下削。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