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90节

第90节

    邱毅担心:“要不我去吧,你体力值比较差,我有点担心。”
    “你想什么呢,当然是我们两个一起了。”付长荀悠悠道,“两个人对付怪物胜算才大,怎么可能我独自去?”
    邱毅:“……”
    白感动一场,他还以为这次付医生要当孤勇者呢!
    第97章 如何得罪一个老师
    下午两点半,大家都回到了教室。
    另外三名玩家早已在自己的位置坐好,规规矩矩的。
    从窗户外往里看过去,他们就跟和npc融成了一体似的。
    “你们中午有没有发现什么?”黄悦依旧是最先过去询问他们的,很自然,自然到好像之前根本没分开过。
    三名玩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没有说话,黄悦倒是一点都没不自在,接着道:“那我先说,今天午休的时候我直接睡过去了,还做梦了。”
    说话时,她死死盯着三人的脸,试图从他们的表情中发现一些端倪。
    两个结伴而行的玩家中,其中一人的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
    黄悦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
    另一名玩家不耐烦道:“马上就要上课了,你能不能回去坐好?你自己想出去受罪就算了,不要牵连我们。”
    黄悦也不生气。
    她心里已然有了答案,于是便没有再继续追问。
    付长荀默默看着她的动作,将目光同样落在了那名玩家身上。
    是个寸头,和他戴眼镜的同伴正在眼神交流——他们似乎不敢说话。
    原因?
    看课表就知道了。下午的课程不密集,甚至还有一节室外的体育课,但竟然还有节语文。当严肃的语文老师npc再次走进教室时,上午被丢出去“罚站”的玩家忍不住抖了下,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恐惧。
    这个npc要求绝对安静,他们的神经必须绷得很紧。
    太考验心理素质了。
    语文老师npc走进来的第一反应,是走到坐在最后的晓晓面前,开口道:“为什么要把小孩子带进教室?为……”
    第二遍重复的话只说了一个字,晓晓把头抬起来后,他的声音就突然停住。
    小姑娘清澈的眸底,映照出了npc愕然、逐渐扭曲的脸。
    “因为她迷路了。”付长荀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举手道,“我们的教室里不可以有小朋友吗?没有这个规定吧。”
    他发言前先举了手,也没有言语攻击老师,副本无法对此进行惩罚。
    npc一看,居然又是他,扭曲的脸当下就更扭曲了。
    对于了解规则、甚至用规则让自己更顺利的玩家,npc们往往会敬而远之,因为他们过于敏锐和聪明。在其他副本里就发生过玩家利用规则将npc反杀的事件。
    虽然这件事发生的概率很低,但也不是没可能。
    语文老师很无奈,完全不想搭理他。
    于是npc将此事揭过,转身站上讲台,开始讲课了。
    付长荀被无视了,他尴尬地耸耸肩、坐下,沉默地翻开课本,居然真的认真听起课来,并开始做笔记。
    他大学毕业刚工作没多久,但高中的知识基本忘光了——说大学生智商约等于小学生,这话是真有依据的。
    大部分人的最高智慧、智力巅峰都是高考前后,之后呈断崖式下跌。
    “说不定还有周测……”他心里猜测,“不能小瞧这个副本的变态程度。但是这些知识的的确确是忘了个干净……”
    另外的三名玩家虽然假装听课,但一直左耳进右耳出。
    寸头甚至瞥了付长荀两眼。
    随后,他翻了个白眼,对这种“在副本里装逼的人”表示不屑。
    付长荀:“……”
    无所谓,无所谓,干什么都是在这坐着,给自己找点事做挺好的。
    语文老师npc同样对“居然有玩家听课”十分惊讶,似乎还有点高兴,讲课时声音都更激情了几分。
    付长荀看着墙上的表,掂量着时间,预估还有六分钟下课时,轻轻咳嗽了一声。
    后排的黄悦顿时抬起头——很显然,他要行动了,之前给自己的要求是帮忙看住晓晓,直到他回来。
    晓晓同样心领神会,轻轻吸了吸鼻子,表示她知道了。
    随后,付长荀故意把书一合,拍了拍自己的npc同桌:“今天下午还有课间操吗,跑操还是做操?”
    同桌的npc吓了一跳,嘴巴张张合合,硬是没憋出一个字来。
    与此同时,语文老师npc一下子锁定了目标,朝他走过来:“你违反课堂纪律了!上课为什么要讲话!耽误了我们宝贵的学习时间,是要去走廊罚站的!”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就把他扔出去。
    之前那位玩家顿时目瞪口呆——不是,这npc怎么还搞区别待遇呢?
    明明这次发出的声音更大,与课堂更加无关啊!
    付长荀同样没想到,他迅速推测自己与那名玩家的不同。
    或许是因为他认真听课了?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现在就是准备出去会会怪物啊。
    想到这,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说:“那我罚站好了,听你讲课听得有点犯困,正好出去清醒一下。”
    听得犯困……语文老师npc顿时忘记了什么玩规则、什么听课了,当即勃然大怒,拽着他一把丢了出去。
    评价一个老师讲课容易导致犯困,那不就是说他上课很无聊很没意思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付长荀目的达到了,被顺利赶出教室,而此时距离下课还有五分钟,怪物虽然还没出现,时间却依然紧迫。
    他一刻都顾不上等,飞快地跑下楼梯去找邱毅。
    坐在高三教室里的邱处长已经抓耳挠腮,就等着他过来了,因此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他直接冲出了教室。
    两人会和,付长荀匆忙道:“快,趁它现在还没过来,我们布置一下!”
    在午休结束前往教学楼的路上,他们就商议好了,购买的道具用来拦住怪物,给他们看清怪物模样的时间和成功逃脱的时间,如果可以,能抓住它最好。
    “待会儿我们两个往不同的方向跑,看它追谁,再引到陷阱这里……”邱毅的话刚说了一半,走廊尽头就出现了一个黢黑的影子,但又夹杂着闪人眼睛的“灯”,它移动的速度极快,三秒钟就走了一间教室那么长。
    “跑!!”
    两人同时转身就跑,套着防御道具朝左右分别冲去。
    怪物冲到岔路口,停下来犹豫了三秒钟,便往左边追了上去。
    左边是……朝教学楼外跑的付长荀。
    它移动速度实在太快,他根本不敢回头看,一头冲出门。
    ——没有冲出去。
    付长荀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量牵扯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这座教学楼。
    所以上课期间无法离开教学楼?这个规定是自己忽略了!
    而那个怪物正飞速朝这边奔来,它浑身都是闪着亮光的刀片状物体,看不清长相,甚至看不清形状。
    他心中一紧,飞快地折返回楼道,放出了蒲公英。
    自己的异能不能用——这个长得怪物太离谱,根本就看不到它的眼睛,无法催眠。而蒲公英小朋友吵虽吵,却是他手里最强悍的一张王牌,别的不行,打架在行。
    果不其然,它一出来就叭叭起来:“你居然关我这么久!我……”
    付长荀果断打断它:“先别说话,帮我拦这玩意两分钟!”
    蒲公英:“哎好吧好吧。”
    它也看出来了,亲爱的寄宿主人现在非常狼狈,急需帮忙。
    但打架不妨碍说话啊,蒲公英挥舞着已经长好了的叶子和根系抓住并殴打怪物,小花朝付长荀晃了晃。
    “哇这是什么东西!它长得好奇怪!身上亮闪闪的……哎呀,它身上都是玻璃渣!”
    “啊啊啊好痛,玻璃渣扎我叶子了扎我根了!卧我也扎它!”
    “我裹住它了!好丑的东西,你怎么总和这些丑丑的东西打架啊,而且很扎人!还好有我,还不快点谢谢蒲公英!”
    付长荀笑笑:“谢谢你,你受伤严重吗,要不先松开它?”
    蒲公英骄傲地翘起花花:“不严重,这算什么,我超厉害。”
    “真棒。”付长荀发自内心地夸道,等蒲公英一开心,他赶快抓住机会问,“所以它究竟是怎么攻击的?”
    蒲公英掀开叶子,露出一点点缝隙。
    这个怪物浑身上下都是玻璃碎片,每一片都尖锐锋利,从人身边飘过时,就会瞬间把皮肤划破无数个口子,那第一个玩家就是这样被一次次划伤,直至大出血的。
    但它同时又是个人类的形状,四肢躯干头都有。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被强行镶嵌满了浑身的碎玻璃。
    很可怕。
    付长荀很想继续观察它,可下课时间只剩五秒,他只能快速低头去看它的脸。
    五秒钟后,铃声响起,仿佛按了暂停键的教学楼终于又有了声音,而邱毅也迅速从另一头折返回来。
    蒲公英“咦”了一声,困惑道:“怎么没有了?刚刚还在我叶子里呀。”
    付长荀是看着它消失的,闻声摇摇头:“不是你的问题,是这里的副本意识作祟,刚一下课就让它消失了。”
    这也意味着刚才的抓捕彻底无效,还让怪物有了警惕性。
    但也不是毫无收获。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