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我可以购买你的“服务”吗

我可以购买你的“服务”吗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那个下雨天,她想,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下雨天。
    教导处传来一阵喧闹,女人精致的转容掩盖不了她的疲惫,她费力地抓着女孩的一只胳膊,可女孩同样费力地睁开她的束缚,有几个老师同学在旁边看着,场面有些尴尬。女孩不想寄宿,不想上这一所学校,这所学校是她那个“哥哥”给她安排的。她的妈妈正费力地给班主任道歉。终于,趁她妈妈不注意她挣开了她妈妈的手,朝着校门口飞也似的跑去。
    是一个下雨天,雨好像有点大,迎面撞上一个人,在与他发生肢体接触前,她一个急刹车蹲了下来,书包上的章鱼哥钥匙扣飞到了男孩脚边。她捡起章鱼哥,抬起眸与伞下男孩湿重的目光飞快的交错,然后她转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跑了。
    男孩虽然打着伞,但是头发却湿湿的,口罩遮住了他的大部分面容,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隐瞒了阴冷的情绪,穿着不合时宜的大大的宽松的长袖校服,幽兰而又空洞的眼睛能看出他稍许优越的面容。男孩没有理会,他径直往学校走去,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突然想起了为什么觉得此人眼熟,好像之前开学第一天遇见过。
    如一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他的哥哥并不喜欢他——说是不喜欢,可能是没有任何感情不配在他的世界里出现的那种漠视。虽然之前一直跟着妈妈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但日子也还算过得去。自从有一天他突然出现,给她们大房子和很多钱,让她们签了一份什么合同,她才知道,她的父亲在她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她尚且还不懂“私生子”的概念,有一次想开口问妈妈,平时温柔的妈妈狠狠瞪了她一眼,她就再也不敢问了。妈妈从来不允许让如一喊他哥哥,她也很少见过他,但是她知道是这个人给他们带来温暖的房子和稳定的生活,她很感激,有一次她精心画了一幅画给他,被他冷漠的睥睨了一下,让下人撕碎烧掉了便走掉了,她现在还记得他的那个眼神,嫌恶地像看垃圾。他给她安排进了这所学校,颜安青也在这所学校,这所学校是专门给这些权贵子女上学的,除了教授专门的课程,主要是学校守卫森严,还请了雇佣兵和一些武装力量把守保证他们这些权贵子女们的安全。如一是初三刚转过来,他们嘴里说的明星,名牌什么的她都不懂,她想念她以前的朋友们,想要和他们去吃小摊,而不是每天中午的一堆精致的“糊糊”。她没法加入他们,没有自信,也就没有归属感,久而久之,便成了班上的边缘人,也难免被欺负。这天本不是她值日被同学嫁祸当了替罪羊,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她所有的情绪都在此刻爆发。
    在看到季淮被掐脖子的那一幕,她一瞬间应激了,她觉得自己也没了呼吸。她想起几年前的一个夜晚,一向坚强温柔的妈妈满身酒气的回来,她想给妈妈擦擦脸,没想到被妈妈一把掐住了脖子,妈妈凶狠地说:“都怪你...都..怪你””你毁了我的人生..”妈妈的声音渐渐模糊,如一却感觉越来越清醒,她的世界只剩下干净的黑和自己的心跳声,嗓子先是疼,后来是烫,然后是刺刺的辣,一直延伸至她的头皮。小孩大幅度的扑腾渐渐变成细细的抽搐,看着小孩口吐白沫,女人瞬间清醒过来,拿起手机准备打120但是又放下,她赶紧把小孩平躺在地,给小孩度氧,拿手帕敷脖子,跪在地上祈祷。过了很久,到女人快要崩溃的时候,如一睁开眼睛,开始萌吸气,妈妈赶紧抱住了她“对不起如一,对不起,妈妈喝多了,妈妈最爱你了,妈妈再也不喝酒了..”第二天妈妈问她她那天有没有说什么,如一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她摇摇头说记不清了,妈妈脸色又恢复如常,从此母女俩默契的再也没提过这事。
    她以为是校园霸凌,殊不知这所学校有钱人的恶趣味实在太多,只是到后面自己复盘联系上下文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身体比脑子先反应,她直接上去把那人撞开,那人估计正在兴头上,被这么一搞自己一下也没及时做出反应,捉奸一样狼狈逃走。刚刚没仔细看,她一扭头对上对方的视线,季淮正直勾勾地看着她,刚想开口,看到女孩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扭头就走。慌不择路,东西也框撒一地。看着女孩这样,他感觉又莫名其妙又好笑,他缓缓起身,悠悠地系上扣子,理好衣服。
    他隐隐有感觉,他觉得她还会来找他。
    于是第二天,他又在那个老地方坐着,太阳快要落山了,但是季淮很有耐心。果然一个鬼鬼祟祟的脑袋从门框那里探出来,又缩回去,过一回,女孩才完整地出现在了季淮视线内。女孩还在门口踌躇不前,季淮挑了挑眉,空气有些冷了,再这么耗下去就要天黑了。于是他勾勒嗓音:“过来吧”。
    如一被季淮注视地头皮发麻,她尴尬地走过去,糯糯地开口:“你是‘公主’吗”学校里一直有一个传闻,只要花钱就能和“公主”做上一回,男女不限,传闻里的“公主”美丽妖艳技术好,有的人说他金发碧眼,有的人说他身材魁梧,有的人说他是男人,有的人说是个女人。
    季淮快要笑出声了,外面都是怎么传我的?但是他仍然没有说话,依然注视着面前的女孩,女孩被盯地有些受不了,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他。
    金橘色的夕阳通过窗户照进他灰蓝色的眼睛,像外婆家的猫的眼睛一样透亮,棕色的卷发塌塌的,看着软软的让人想摸一把,明显混血特征的燕窝和鼻梁,嘴角有一颗摄人心魄的痣,但整体又看着很中国人的脸型,属于是中了彩票基因了。通过脑子里一系列事件的串联,她只能想到这个。这么近距离的一看,“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少年冷薄荷味的呼吸好像要吹在脸上,如一这才意识到隔得这么近,她的呼吸都要停滞了。季淮原本空洞的眼睛随着如一的呆滞变得变化莫测,如一这才想起她失态了。
    “你昨天可是破坏了我的生意,你要怎么赔?”季淮没有正面回答她。
    她瞧着对方语气有些咄咄逼人,有点手足无措。“我,我还有一些零花钱,我可以给你,你要多少?”她接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花花绿绿的零钱,连零头都不够,他想了想,还是不为难人家算了,主要是他有点失去耐心,就是一普通女孩,有点懊恼自己在这里浪费了时间,不如去寻欢作乐。
    “放这里吧”季淮指了指他傍边的一块地方。
    没想到女孩又追问“够吗”
    “嗯”他有点想快点抽身。
    “我,那我可以买你一次服务吗”
    他睁开眼,哦,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
    这一章主要交代一下背景,女主年纪还尚小,我在想太早开车会不会不太好,但是我写的可是h文啊,犹豫纠结,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哈,随缘掉落w,学生还是要好好上学不要搞这些(握手)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