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下雨 撞见窒息play(微h)

撞见窒息play(微h)

    楼道里却被一些琐碎而又引人遐想的声音所占领,刚开始还有些收敛,慢慢开始肆无忌惮,变的淫乱。如一的脚像注了铅似的,慢慢开始移不动脚步,虽然她幼稚,但里面正在发生什么,她隐隐约约还是知道的。她只是来取放在这里的蚕宝宝盒子,平日带到学校肯定是会被没收的。这里是被废弃的社团楼,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所有她偷偷放在这。她知道她该走了,这里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但是她像着了魔似的,一步一步向那扇门走去。她强烈的好奇心在胸腔里乱撞,她的呼吸和那里面的人一样慢慢变得粗重,她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她的手心全是汗,但是浑身的血液像被冷冻了,她感觉自己在发抖。没事的,没事的,我就是担心我的蚕宝宝,我就看一眼就走。长长的走廊收束着她的影子,她像个贼,挨着墙,一步一步。
    男孩躺在地上,衬衫已被身上的人解开,场面十分凌乱,衣物被汗渗湿,贴着男孩粉红色的身体,十分诱惑,胸口上脖子上是不明意义的吻痕,他被另外一个赤裸上身的男孩掐着脖子,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他的脸涨红,赤红的嘴角挂着银丝,艰难而又从容的喘着气,他身上的男孩已情乱意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睁的滚圆,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被压在地上的那个男孩发现了他,他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又瞬间被玩味取代他突然朝她笑了,不是很明显,让她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笑,蓝色的眼睛里溢满了水汽,但是没有眼泪,残破脆弱却充满蛊惑,只有那双眼睛,她一眼就认出来了。他不再看她,伸手攀上了身上男孩的脊背,身上男孩如愿以偿地受到了蛊惑,手上的力道加深了几分,他痛苦而又满足地呻吟出口,混合着衣服摩擦的声音。
    微弱细密地,那些声音钻进了如一的耳朵,如一的身体像是魔怔了一般。她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耳朵里充满了耳鸣,视线变得模糊,她不知道哪里的力气,一把推开那个快要发狂的男孩,头直接撞在男孩腰上,男孩被打得莫名,还没来得及清醒可能也是被吓到了,骂了一句“神经b”拿起衣服便狼狈逃走了,地上的男孩没有说话,只是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她跪在地上,也直直地看向他,她发现他的眼睛的玩味变得惊讶,她不由得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湿的,她居然哭了。她像是手脚不协调是的仓皇跑开,又跑了回来,拿起一个盒子就没命地跑。
    如一的左脚绊到了右脚,盒子里的蚕宝宝和桑叶散落一地,她惊慌失措地把它们捡回盒子,好像一个转错零件的机器,全然不顾绿色的汁液沾满一手和被抓烂的蚕宝宝。章鱼哥钥匙扣砸在地上,她感到后面有人在盯着她,让她心跳加速到快要窒息,她已经顾不上,她没命地向前跑。
    空气中的氧气越来越少,她费劲的吸,怎么也吸不进来,脚步开始漂浮,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她只感觉自己的肺在燃烧。
    夜深,季淮站在监控室里,看着上面那个慌不择路的女孩,手机突然发出亮光,手下的人做事还挺快
    “顾..如一”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