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校霸强奸7》陷入纠结的小学霸逃跑,被野兽

《校霸强奸7》陷入纠结的小学霸逃跑,被野兽

    周凡就这样和男人,开始了一段从情敌变成炮友的情色关系。
    周凡要说笨其实也很聪明,他知道陈昊的性格,他也知道陈昊跟小雪分手的原因,他更知道陈昊不是好人,跟他产生感情本来就是错误,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次次想着逃脱,却一次次的陷入更深。闭上眼,脑袋里也全是男人的身影。
    这种感觉与小雪恋爱时都从未有过,曾经的他还是理智的学霸,可现在,彻底变成了沉溺爱欲的放荡母兽。
    周凡自怜自厌地坐在图书馆里发呆,这层是国学馆,没有什么人,但安静的环境却让他静不下心。
    桌前放着的高数题目变得异常无趣,他看了几眼课本,又把它合上。前天跟男人小旅馆开房的回忆再次袭来,他们像是偷情的男女一样抵死缠绵,周凡被操晕又肏醒,肚也被男人射大,最后像是怀孕母狗一样揪着床单胡乱浪叫。等结束做爱,男人还用把尿的姿势帮他把精液挤光,可宫刚空下来,又被男人恶劣肏入,操得骚逼扑哧扑哧直响,周凡羞耻反抗,可还是被更新鲜的精种重新灌入,再次被灌成了精液母狗。
    一想到那个淫乱的夜晚,周凡羞得浑身发热,他拍了拍脑袋,努力把陈昊的身影从脑袋里挤出去。
    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声响,周凡回头,竟看见许久未见的女友小雪。
    小雪是校花级别的美女,从去年的歌唱大赛一举成为无数男人心的女神,其也包括周凡。
    周凡爱慕小雪,爱慕了整整一年多,才在女神失恋心碎的时候鼓起勇气表白,周凡没有想到会成功,可鬼使神差的,小雪居然答应了,当时周凡幸福的仿佛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可随着跟校花恋爱的开始,一切却没有想象那么甜蜜快乐,小雪性冷淡,对他爱答不理,虽然俩人时常在一起,可周凡觉得小雪的心不在这里,而是飘到了其他地方,可就算这样,周凡还是将小雪视为最爱的人,直到陈昊的出现……
    他被陈昊强奸,跟陈昊无休止的交缠做爱,现在还对情敌产生情愫,这对于小雪无疑是一种背叛。
    周凡心虚极了,看到小雪先是目瞪口呆,随后脸色苍白地站起来,却不知道说什么。
    小雪淡淡地瞥了周凡一眼,轻声说,“听人说,你最近跟陈昊走的很近?”
    周凡脸一阵红一阵白,许久才憋出个嗯字。
    小雪笑了笑说,“那你跟陈昊开房的事也是真的喽?”
    那一瞬间,周凡全身发冷,如坠冰窟。
    “我……我……你……你说什么……”
    小雪继续笑了笑,可眼睛却冰冷的毫无温度,“你是在报复我吗,周凡?报复我对你的无视和冷漠?”
    周凡脸色惨白一片,他哆嗦着嘴唇,颤声说,“我……我没有……”
    “那你明知道我对陈昊的感情,还要做这种事!或许……你从一开始就是同性恋?追我只是为了好玩?有趣?”
    周凡浑身僵冷,他面如死灰地摇摇头,那一刻对陈昊的感情彻底被羞耻和屈辱击垮,他的自我厌恶和唾弃达到了顶峰,近乎崩溃地摇头哭泣。
    小雪阴森森地看着他,看了许久,轻声说,“我说过陈昊就是个毒蛇,但我宁愿被毒死,也不允许别人靠近他,更何况是我的‘男朋友’。
    周凡不知道小雪是什么时候走的,他也不知道小雪会不会告诉别人,就算现在社会已经非常开放,可对于身边的同性恋,社会包容度还是很低,他绝望的闭上眼,彻底崩溃地将自己埋在手臂里,假装是自己做了个噩梦。
    但实际上,周凡就是在做噩梦,等他醒来,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吓得惶恐无措,整个人更像是惊弓之鸟。
    他不知道小雪的出现是现实还是梦境,可这一切预示着自己,跟陈昊的纠缠早该结束了……
    周凡失踪了十天,陈昊找他很久,包括连小雪也问了,小雪冷淡地说不知道,陈昊也没有多言,当初他强暴周凡,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可现在,对女人的执念也淡了,或许这就是变心吧。
    陈昊自嘲笑笑,心里却想着,等逮到逃跑的小母狗,绝对要操得他下不了床!
    周凡是在附近的酒吧被抓到的,他这样一个书呆居然不去上课,反而去酒吧打工,那里乌龙混杂除了混混,就是酒吧女郎,陈昊简直气爆了,逮住穿着酒吧工作服的周凡,粗暴地揪进包厢。
    包厢里乌烟瘴气,昏暗的灯光下是周凡失神的眼。
    “你在抽什么风,跑这儿工作?也不怕被人吃了!”陈昊放开他,周凡满身酒气,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洒到了酒。
    周凡低着头也不说话。
    陈昊压抑着找了他几天的暴躁怒火,沉声道,“跟我走。”
    “你放开我!”周凡含泪甩开他。
    陈昊火了,揪着周凡要带到外面。
    周凡挣扎几下根本挣脱不开男人的钳制,情绪在瞬间爆发,“你放开我!陈昊!”
    陈昊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阴沉着俊脸道,“你到底怎么了?”
    周凡扯了扯嘴角,带着哭腔说,“我不想再被你碰了……我不喜欢你……”
    陈昊冷冷地笑道,“我肏你也不需要你的意见。”一如既往的自大,嘲讽,阴狠。
    周凡原本就纠结痛苦的心此刻像是撕裂般的痛,“是啊……你本来就是强奸犯……我也只是你的一个玩物……”
    陈昊听着觉得胸口刺痛,竟说不出的烦躁怒气。
    周凡大哭着说,“好啊,那你上我啊,我心甘情愿给你操,我就是你的母狗,婊!你高兴了吧!”
    陈昊冷嘲道,“你才知道吗?”
    周凡看着无情冷酷的男人,内心凄苦绝望,踉跄几步,转身要走。
    陈昊粗暴地将他拉回来,一如之前的流氓粗鲁,“这么就走了?老找了你十天,怎么也得还回来!”说罢,将伤心欲绝的周凡打横抱起,无视他的挣扎哭叫,狠狠地扔在包厢的沙发上。
    周凡哭号着向外面的酒吧同事求助,可陈昊从出现就是酒吧老板带进来了,谁敢招惹,甚至从外面关上门。
    陈昊粗暴地撕开他的外衣,就像第一次强暴时一样,只是那时的周凡是无助恐惧,现在却是悲愤和绝望。
    “呜……不要碰我!你别碰我……混蛋……陈昊你是个混蛋!”
    “我是混蛋,我从没说过我是好人,我他妈也做不了好人!我只想操你!老找你就他妈的想操你!”陈昊双目赤红的怒吼,大手固定住周凡的手腕,膝盖顶入那双不停加紧的双腿之间,愤怒扭曲的俊脸埋进周凡白皙鼓起的胸口,无视周凡屈辱的哭叫,张口就吸住那被操大的小奶。
    粗暴色情的吮吸让周凡仰头哭泣,混杂着悲伤无助和肉体快感的复杂情愫摧残着他的神经,让他不由自主地颤抖,难以抑制的喘息逐渐加快。
    陈昊此刻像只野兽一样舔咬奶,将乳晕狠狠吸住,随后用大舌一圈一圈地逗弄奶头,陈昊甚至从舌尖的碰触清晰感觉到两颗奶头的逐渐坚硬,被操大的奶也变得愈加肿胀,像是充气的气球一样微微鼓起。
    周凡被玩弄的泪眼婆娑,手脚发软,慢慢的,被钳制的挣扎变得无力,陈昊放开他的手腕,一边下流地狂吸奶,一边抚摸周凡柔滑白皙的肌肤,男人手法色情老道,很快让周凡沦陷情欲,穿着小内裤的裤缝濡湿一片,被男人碗大的裤裆顶着,戳弄着,拱弄着。
    “呜~~不~~~”
    “周凡,你已经被我玩烂了,除了我,没人能让你这么爽。”
    周凡哭着摇头,湿漉漉的内裤被男人粗暴扯掉,陈昊也拉开拉链,释放了他那根可怕的巨物,青筋暴突的大鸡巴轻轻摩擦阴唇,抽打几下,就猛地顶入!
    伴随着周凡失控的哭叫,哭声的荡意惹得男人的鸡巴硬了一圈,撑得周凡脸蛋扭曲,小腹鼓起一大块。
    “喜欢吗?操了你那么多次,它已经太了解你了,你的敏感点,你的阴道深度,你最喜欢的抽插速度!”陈昊低吼着缓缓抽送,不同于往日的粗野蛮狠,陈昊的操干变得缓慢而大力,可就算是这样,还是让周凡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他泪眼迷离的看着身前英俊魁梧的男人,看着他健硕鼓起的肌肉,闻着他熟悉雄性的汗味,身体开始动情,修长的大腿不自觉地夹紧男人。
    这是求欢的信号,他们对彼此的身体已经太过了解,陈昊抚摸着他的脸蛋,哑声命令道,“抱住我的脖,我会好好满足你!”
    “呜……”苦涩哀怨的哭泣着,可那双手却怯怯地环住男人的脖,彼此的身体贴近,浓郁的荷尔蒙气息迎面而来,让周凡的大脑越发混乱,他迷离着眼,看着这个他又怨又恨的男人,堕落淫荡地说,“肏我……求你……肏我……”
    陈昊闻言浑身剧震,猛地就开启了爆操模式!那粗大坚硬的巨物仿佛打桩机一般重重搅动肉壁,操得淫水四散飞溅,啪啪乱响,湿漉漉的柱身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狠,仿佛赌气一般狠狠插进去,再拔出来,再插进去,每次插进拔出都会带出一股一股黏腻的热潮,原本还只是雨点,渐渐的就是小溪,到最后,逼口越来越湿,喷出的骚水溅得身下的沙发濡湿一片。
    周凡被操得仿佛大海的孤帆,随着巨浪上下狂颠,砸得他晃晃荡荡,几乎要被操散架了。
    “啊~~啊啊~~~不~~~呜呜呜~~~~不~~~”
    高大魁梧的男人野蛮地抱起他的大腿,古铜色的健硕腹肌有力地撞击他柔软的腹部,操得小鸡巴上下乱摆,操得逼口水花飞溅,操得周凡雪白的身一阵狂颠,胸前的两颗小兔更是欢快地跳动起来,屁股下面的沙发在这野蛮的冲撞下发出不堪负重的嘎吱声,似乎沙发都要被操裂了!
    周凡的逼还是那么紧!又紧又骚!肉壁还会蠕动,像是无数张小嘴一样吮吸着大鸡巴,吸得男人欲火喷张,爽到极致,忍不住大力地对骚软嫩逼发动新一轮的爆操攻击!可怕的狂插猛抽,干得周凡歇斯底里地在胯间乱颠,骚逼炸出一股股水浪,那双缠紧男人的手臂更是越搂越紧,周凡扭曲着泪脸,在男人的耳边胡乱哭叫,放浪摆头,什么矜持,什么顾忌,什么爱恨情仇,全都抛在脑后,像是荡夫一样尖叫求操。
    “啊~~干死我了~~~大鸡巴~~大鸡巴太大了~~呜呜呜~~~好舒服~~~撑满骚逼~~啊啊~~~又插进来啦~~”
    淫荡的,放浪的,从未有过的风骚淫贱,激得陈昊忍不住越操越狠,他只觉得骚逼越夹越紧,知道这骚货撑不了多久了,不但不减速,反而更加玩命的狠干猛肏,憋着一股蛮劲一口气狂操了几百下,次次见底杆杆入洞,操得周凡仿佛濒死般胡乱尖叫,那双大腿像是要夹断男人,脚丫也扭曲绷紧,嘴里发出如哭如啼的淫荡呻吟,一声比一声急,一声比一声浪,催的陈昊血脉喷张,恨不得一炮操死这风骚嫩货!
    大力,粗暴,用尽全力!两个在沙发上交缠的男男,情色交缠,黏腻的肉体,爆操的声音,不断撞击的灵魂,浑身的浓郁汗臭,激得周凡濒死般的细腰扭动,胸腔嘶鸣!
    男人也是越操越急,越干越狠,胯下急促爆操已经连成一片,伴随着周凡难以自持的失控哀叫,坚硬滚烫的龟头狠命地捣弄宫,像是把他操穿撞烂一样,每一下的凶狠暴戾都让周凡细腰乱颤,花心猛吸,身抖得像是打摆。
    陈昊也是欲望上头,此时双目赤红地低吼,“操!!让你再跑!让你再躲!老干死你!老今天就他妈的干残你!!”
    一阵狂暴凶悍的脏话侮辱,大鸡巴发了疯一样猛顶猛插,猛烈的简直要把周凡操烂,在最后的一阵疯狂抽送下,大鸡巴猛地顶入最深,喷张的马眼瞬间爆发,激射出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白浆,尽数洒在宫深处,周凡被这一泡泡精液烫到了绝顶高潮,一股股温热的淫水猛地浇在男人龟头上,同时四肢仿佛八爪鱼般缠住男人,全身乱抖乱颤,完全被大鸡巴操上了天堂!
    一次绝顶的双双高潮后,两具色差高矮明显的肉体摔在柔软潮湿的沙发上,陈昊高大汗湿的魁梧身躯重重地压在周凡身上,连带着鸡巴也插入更深,可周凡不在乎,他涣散着泪眼的微微抽搐,抖了几下,又被男人低头堵住嘴唇。
    “唔……唔……”
    他又被这个粗暴的野兽撬开双唇,粗糙的大舌探进口腔一阵乱搅,还把他舌头吸出来又弄进去,搅得滋滋直响,羞得周凡面红耳赤,高潮的后劲更大。同时,那双大手也狂揉奶,夹弄奶头,把原本恢复的力气再次玩弄到流失,只能翘着奶头,挺着被撑满的骚逼,被男人狂暴舌吻。
    亲得正缠绵,陈昊突然放开他,浑身无力的周凡啜泣着抹了抹嘴唇,刚要说话,又被这魁梧野兽拉下沙发,身朝后地撅着屁股,恍惚间,丰满滚圆的屁股被大手再次分开,紧接着埋在体内的巨屌变得更粗更大,周凡仰着脖颈,像是被操熟的小母狗一样将头埋在沙发里,任由男人的二次开垦!
    啪啪啪啪啪,噼里啪啦的巨大撞击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比之前更清脆响亮,两瓣娇嫩的臀瓣被这一阵猛烈的撞击砸得红肿肥大,两只粗大的手紧抓着这两块肥肉,用力掰开,露出间从未开垦过的娇嫩菊穴,看着菊花下一大根油光水量的巨屌在臀缝间进进出出。
    “呜~~~呜~~不要了~~啊~~~”
    有气无力的哭叫,有气无力的挣扎,骚逼被大鸡巴撑得满满,次次操开宫,而可怜的后穴更是被男人粗大的手指捅入,随着一次次雄腰猛挺,手指也有规律地抽插旋转。
    周凡被操得失魂浪叫,大屁股淫荡扭动,肥臀乱颤,逼水横飞,那被操开的菊穴更是露出里面嫣红的嫩肉,勾引着兽性大发恨不得长两个鸡巴的男人。
    陈昊今天似乎更凶更猛,靠着一身肌肉蛮力将周凡爆操失魂,大鸡巴抽插得快到惊人,完全没有节奏变换,只是用最大的力气,最猛烈的速度,最深入的撞击猛操,操得周凡下面喷尿上面哭叫。
    就是这样粗鲁,霸道,狂猛,几乎要撞烂宫,撞破花心,周凡被这一系列地野蛮冲撞,顶得下身像是泄洪似的狂喷,尿液潮吹一起流出,在地上浇出了一小滩水洼。
    “呼!干死你!老他妈的干死你!”发狠般的低吼冲撞,操得周凡满脸汗湿地胡乱哀叫,操到后面,下面都被操得失去知觉,翻着白眼地死死扣住沙发坐垫,浑身汗湿痉挛,一抽一抽地在被操到高潮。
    陈昊感受他宫的搅紧,突然猛抽出鸡巴,周凡无力地睁开泪眼,谁知上面的菊穴被湿滑硕大的巨物一点点挺入。
    周凡从没被操过后穴,疼得无助哭泣,可骚逼的高潮又让这种疼痛减轻不少,很快,整根大鸡巴深埋在菊穴里,坚硬的龟头顶着最深的地方,一阵抽插爆操。男人将他的后穴当成了骚逼猛肏,操了半个小时后,把菊洞都操开了,猛地又操进最深,两颗凿击臀肉的睾丸变大鼓胀,马眼大开,如同高压水枪般的精水一股接一股地灌进后穴深处。
    周凡又被射到高潮,身连接鸡巴地猛地转回,他泪眼朦胧地看着汗湿野性的陈昊,动情地抱着男人,两只手死死扣进男人厚实宽阔的背肌,后臀一耸一耸,骚穴爆发出混杂着精液的潮吹喷汁。
    等灌满周凡的后穴,陈昊啵得抽出鸡巴,又将他扔到沙发上,抬起他的雪白美腿,开始抽插他的大腿缝隙。
    周凡知道陈昊欲望很强,但没想到他居然没再插入,而是开始操他的腿。
    不解的同时,雪白汗湿的身一阵乱颤。任由粗大硕长的鸡巴摩擦着腿缝,磨得会阴红肿,两瓣烂熟肉唇更是撞得啪啪外翻,说是操腿,不如说是在操弄肥美阴唇。
    就这样狂磨了几千下,周凡的阴蒂都被磨破了,男人才低吼着射出精液,第三波滚烫浓精射满周凡微鼓的雪白小腹。
    “呜~~~”周凡被烫得再次高潮,他已经彻底堕落,男人一射精,他就会高潮,就算只是操腿,操阴唇,他也会爽得岔开腿地喷汁。
    就像男人说的,他早就坏了,被操熟了,操烂了,就算心里再悲伤,身被男人一碰,还是会亢奋高潮。
    陈昊射得一抖一抖,健硕的身躯微震,坚毅的俊脸亢奋绷紧,看着这样荷尔蒙爆棚的强壮男人,周凡的眼再次迷蒙。
    “呜呜呜……”从心底压抑的哭泣,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只想要男人,就算男人是人渣是混蛋是强奸犯,他也想要他,他爱上他了,不知从什么时候,他早已难以自拔地爱上了陈昊……
    陈昊射完,一把将汗湿哭泣的周凡抱住,两具身体再次紧紧相拥。
    “为什么要躲着我?”男人的声音低哑平静。
    周凡哭着摇头。
    后来被男人用抽臀威胁,可怜的周小凡才说出真相。
    自从那天做噩梦后,周凡就心惊胆战,生怕被人发现奸情,正好他妈妈开的小公司倒闭了,欠了一大笔债务,连下年的学费都交不起了,于是周凡从产阶级直接变成了贫穷小可怜。
    正好周凡想逃避陈昊,所以去酒吧打工,并不是所谓的自甘堕落,只是酒吧的钱更多。
    听完周凡的话,陈昊简直又气又怜,搂着小嫩逼又亲了亲,粗声道,“没钱是吧,那正好!你做我的人,我帮你还债,反正老有的是钱。”
    周凡虽然人呆萌,可自尊心很高,双眼通红地说,“我……我不想做男妓……”
    “不是男妓。”陈昊揉着他奶,正色道,“是炮友。”
    “……”
    “陈昊,你混蛋!”
    “啧,老混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妈的,一听你骂混蛋,老又硬了!来,把大腿分开,哥要继续给你打种!”
    “呜呜呜……你放开我……混蛋……呜呜……唔唔唔……”
    大傻和副队长3
    大傻伤心欲绝,他被骗两次,下定决心这辈都不会再搭理任辰,不去看他,不去想他,完全把这个骗分混蛋当空气!
    这点大傻倒是比周凡硬气,傻硬傻硬的。
    而任辰在大考完失踪了一个礼拜后,懒洋洋地回了篮球队,周围围了一群八卦的队友,不同于嚣张跋扈的篮球队长,副队长任辰更得人心,准确来说他也更会收买人心。
    任辰笑了笑说,“家里有点事儿。”
    “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跟校花嘿嘿嘿~~”
    “嘿嘿你个头。”任辰笑了,英俊的脸带着邪气,“具体就不说了,哎?大傻怎么不在?”
    “大傻?队长啊,你还想着那个傻,他也不知道从哪知道你是为了套他的题,发飙了,生气了,连选修课都不来了。”
    “哦。”任辰淡淡点头,心想那傻好哄,三句两句就能劝回来,所以也没当回事。
    可这傻似乎真要跟他一刀两断,理都不理他,态度冷冰冰的,眼圈红彤彤的,傻气的脸蛋还带着泪痕,看得任辰心里焦躁,想抱住他好好解释,又怕把这大傻惹急了。
    大傻真的很倔强,任辰给他打电话,他直接拉黑,到了班上跟他坐一起,他扭头就走,连课也不上,几次亲近都吃了闭门羹,让素来在人际交往游刃有余的任辰开始焦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放不下这傻货。
    而大傻更是心情忧郁,人虽然傻,可忧郁起来一个顶俩,几天几夜都不说话的。
    这天,他在宿舍里默默地啃面包,默默地看书发呆,就听到身后室友叫他。
    “老四,篮球队的人托我跟你说今天有大考,要你过去考试,不然就零分处理。”这话一出没等室友说完,大傻刺溜就冲了出去。
    等小跑到篮球场,发现一个人没有,他到篮球队休息室,发现更是空无一人,只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懒洋洋地坐在长椅上,男人没穿上衣,结实的肌肉上冒着蒸气,似乎刚洗完澡,当看见大傻时,嘴角勾起一个笑,笑容说不出的邪气古怪。
    “你来了。”
    大傻一看见他,小情绪又上来了,扭头要走。
    任辰起身拦住他,啪得将门关上,此时狭长的篮球队休息室只剩下他们俩个。
    大傻心里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愤怒,他憋了多久,一看见赤裸裸的任辰,直接就开骂,骂他无耻,骗!
    任辰听着他的声音,目光越发暗沉。
    真想操他……
    准确来说是肏得他再也不会不理自己……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