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双面荡夫(双性,黄暴粗口肉合集!) 《校霸强奸6》宾馆开房,色情舔吸b,大鸡巴

《校霸强奸6》宾馆开房,色情舔吸b,大鸡巴

    周凡真的是动情了,鬼使神差地跟着陈昊进了学校外面的小旅馆。
    旅馆老板暧昧地瞧着俩人,老板还认识陈昊,叫着陈小哥,周凡心里有些不舒服,脑里想着是不是陈昊也带着小雪来过,也不知道在吃谁的醋,心里酸极了。
    陈昊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这家店是我开的。”
    “啊?”
    “学校的食堂也是我的。”
    “……”原来富二代还喜欢承包食堂。
    陈昊低声说,“毕业后,我也是要做生意的,所以学不学习对我无所谓。”
    第一次听陈昊袒露心声,周凡瞪大眼睛,他的目标只有读书读书,他妈妈跟他说读书才能有出息,才能娶到好媳妇。
    陈昊看着认真思考的小学霸,忍不住摸他的脸蛋。
    现在男人的行为从下流变得温柔,似乎那一个礼拜的失踪,让这个粗暴的流氓转了性,可只是摸他的脸,就让周凡开始全身发热。
    “恩……别摸我……”欲迎还拒间,男人的大手顺着脸颊滑下,轻抚他的脖颈,之前那个加深又加深的吻痕淡了许多,陈昊看着眼热,忍不住上前又咬了几下。
    “啊~~好痒~~”
    “小骚货。”叹慰地喃喃着,直接将情敌打横抱起。
    周凡身躯微僵,但很快就放松下来,回抱住男人,陈昊将他放在床上,抚摸着他的细腰,顺着腰线,将衣服推上去,看到了胸前软软的小兔。
    “呜~~”
    “小奶真可爱。”色气地戏谑,男人的大掌用力搓揉两个微鼓的奶,同时俯身含住乳晕,大舌裹住奶头,将原本嫣红的奶头浸上闪亮的水色。
    “呜~~~不~~~陈昊~~~”呻吟着摇头,这种温柔折磨似乎比之前的粗暴更难耐,更羞涩,也更让他空虚。
    陈昊听着小嫩逼的呼唤几欲发狂,粗喘着将周凡的裤一并脱掉,动作之粗鲁,竟将学霸的小内裤直接扯断,带着胡渣的硬朗俊脸一路向下,从奶到小腹,再到胯下翘起的小鸡巴,周凡羞耻地浑身发抖,小鸡巴也跟着抖了抖,露出下面隐秘嫣红的肉穴。
    一个礼拜没操,骚穴却依旧烂熟水艳,穴口的阴唇肥美外翻,露出间肿大的花蒂,花蒂又圆又大,呈深红色,整个骚逼像是刚被水洗过一样,湿到不行,失去保护的逼口收缩痉挛着,从肉洞里不断流出咕咕的骚汁。
    “恩~~不要看了~~~”
    陈昊闻着嫩逼的骚味,兽性大发,猛地伏上去就是吮吸舔吻,阴蒂被牙齿咬着来回拉扯,大舌搅着肥唇左右乱颤,逼口更是像发大水一样,吸得整个骚逼汁水乱冒,身下骚货尖叫哭泣。
    “啊~~不~~不要吸~~好难受~~好脏~~~”
    “脏什么脏,老亲了你上面的嘴,下面也要亲了,不能厚此薄彼。”说着像是接吻一样,跟两瓣肥阴唇亲吻碾磨,男人亲得大声又情色,啧啧巨响,大舌也顺着洞口划入里面,像是舌吻一样,在柔软的甬道里一阵乱捅。
    周凡被大舌操得又爽又臊,两只修长的大腿胡乱扭动,最后被咬到阴蒂,呀啊啊~地一声仰头嘶叫,两瓣肥大的阴唇更是死死夹住男人的嘴唇,骚逼竟一耸一耸地潮吹喷汁!
    陈昊看着他的骚样,鸡巴硬到爆炸,吞完骚唧唧的淫水,一把将白嫩骚货猛地抱起,周凡颤抖地反抱住男人,两具身体交叠坐在床上,周凡像是任命一样闭上泪眼,湿乎乎的蜜壶压在男人大鸡巴上,陈昊挺了挺腰,大龟头自发地滑进骚逼,周凡浪叫一声,接近三十厘米的粗黑巨根狠狠地没入肥美的白臀间。
    “啊啊啊啊~~好大~~”无数次睡梦意淫的画面,被这样的大鸡巴粗暴占有,可现实比梦境更刺激快乐,周凡唾弃这样的自己,可又控制不住欲望的随波逐流,带着薄汗的后背微微颤抖,纤细的腰肢上下扭动,叫声越来越饥渴淫荡。
    陈昊看着不同寻常的骚情敌,操得大力粗暴,他两只手死死抓住那两瓣滑腻饱满的臀肉,用力握住托起,控制着周凡的身起起伏伏,而俩人的结合处越来越紧密,大龟头下下直顶宫颈,撞出一股股温热的水花。
    “呜啊~~好大~~~不要~~呜呜~~~不要撞了~~~”一开始就这样粗暴的操法让一个礼拜没开苞的周凡有些承受不住,他哭泣着求饶,可男人的下压却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胯下不时旋转后又是几发大力起落,撞得丰满的屁股变幻出各种形状,发出沉闷色情的声音。
    “呜~~不要~~不要~~~陈昊~~呜呜呜~~~太大了~~”
    “操了那么多次还嫌大?”低哑戏谑,男人搂紧细腰更猛的干他,撞得怀里的骚躯一阵乱颤,交合处淫水飞溅,两颗硕大的睾丸对着肥阴唇一阵猛凿,凿得唇瓣像蝴蝶一样飞舞。
    周凡的反应也很大,身剧烈扭动,宛如水蛇般在鸡巴上狂颠,曾经纯稚禁欲的书呆彻底被大鸡巴干成荡夫,身扭动之淫荡,哭泣之骚浪,激得陈昊的欲火越烧越旺,大鸡巴也随着骚逼的搅紧加快撞击,撞得周凡哭声破碎凌乱,那张清秀汗湿的脸蛋也微微扭曲,清澈的大眼此时却流露出莫名的情愫,哀怨又痴迷,流转间,周凡闭上眼,却被陈昊捏住下巴,狠狠地堵住双唇。
    鼻尖贴着鼻尖,唇舌黏腻交缠,呼出的热气洒在脸颊上,羞得周凡呜呜呻吟。
    陈昊吻得粗暴,大手按住那胸前的小嫩乳大力搓揉,同时胯下狠狠顶耸,淤红的宫颈被狠狠撞开,硕大坚硬的龟头再次在柔嫩的宫里一阵乱搅,周凡被操得两眼翻白,全身哆哆嗦嗦的剧烈战栗,滚烫的肌肤透出情欲的粉红,浑身汗津津的,让男人的大手都开始打滑。
    陈昊狂顶片刻,猛地将骚货按倒在床,借着床单和肉体的摩擦使劲往里冲撞,冲击力之强让整个席梦思大床都在嘎吱嘎吱作响,像是要随时散架,而上面肉体的剧烈碰撞声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底部,砰砰砰夹杂着啪啪啪巨响,健硕的腰臀仿佛是告诉运转的马达,轰鸣着一炮跑猛砸,炸的骚逼口一片嫣红,逼水乱飞!
    周凡已经被男人操到崩溃,全身的肉体被死死地按在身下,重力加撞击,撞得他仿佛濒死的白鱼般上下乱颠,贯穿的疼痛夹杂着极致的快感让他整个感官都彻底崩塌,他完全做不了任何反抗,直接就沉沦入无敌深渊,全身乱颤着,喉咙里溢出的哭叫被完全堵住,此刻哪还有平日里静内向的模样,完全化身为发情母兽,大腿胡乱踢动着达到了第一波性欲高潮!
    “唔唔唔呜呜~~~~!!”
    大量的骚水从宫里喷出,搅得男人闷骚低吼,可陈昊依旧死死地堵住骚唇,发狂地吻他,发狠地撞他,干得可怜的周凡高潮迭起的失控颤抖,而男人的撞击一波接着一波,一次比一次密集剧烈!陈昊仿佛野兽般穿着粗气地发狠撞击滚圆美臀,撞得周凡几乎要干散架了,那对大屁股被撞得红彤彤的,骚逼更是操得外翻喷水,像是彻底报废一样堪堪裹住男人手臂粗的巨屌。
    周凡真真要被男人活活操死,叫也叫不出来,挣扎也挣扎不动,只能迷离着泪眼被强吻爆操。
    陈昊似乎也已经箭在弦上,撞得越发起劲,在一阵狂风暴雨似的爆操之后终于达到顶峰,大鸡巴猛地狂插几下,顶着抽搐的嫩宫就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
    久违的浓精内射烫得周凡仰头哀叫,嘶喊从深吻的唇瓣间溢出,那双雪白的大腿抖动几下,再次达到性欲的高潮。
    大量的骚水和精液混合着在宫腔里流转,咕噜咕噜,周凡被烫得一抖一抖,绯红的泪脸剧烈扭曲,扬起的脖颈更是绷紧到极致。
    陈昊似乎刻意加深他的快感,发泄后的鸡巴继续顶入,顶弄着浸满精水的宫,搅得周凡呜呜乱颤,再抽出一部分,可硕大的龟头依旧死死地堵住宫颈。
    “呜~~”可怜的周凡真要变成男人的精液便器了,肚里装满男人的精浆。陈昊下流地抚摸他的小腹,用力按压几下,周凡就闷哼一声,含泪的眼满是羞涩。
    “宫爽不爽?”陈昊粗喘着问他,大舌还舔舐他被吻肿的红唇。
    周凡羞得不行,闭着眼摇了摇头。
    陈昊一看又去拍他屁股,拍得大红屁股啪啪直响,胯下刚发泄的鸡巴继续乱搅,搅得周凡浑身发抖的求饶。
    “说,到底爽不爽?”
    “呜呜呜呜~~我恨你~~~啊啊~~~爽~~呜呜呜~~我很爽~~~”
    “口是心非的小母狗,来,把屁股抬高,哥哥把精液全捅进去!”
    “呜~~不要~~啊~~~好涨~~~”
    可怜的小骚货摆出个受孕姿势的分开大腿,同时细腰抬高,摆出了睡梦里那个献祭似的求操姿势。
    “妈的,这姿势太骚了,搞得老又硬了!”陈昊刚射玩的大鸡巴又硬成铁棍,青筋暴突的撑开肉壁。
    周凡被撑得浑身发抖,陈昊公狗腰微弯,结实黝黑的臀肌紧紧绷起,下身紫黑的巨蟒深深入洞,如同装了马达一样地又开始大力开凿起来。男人操得肉欲十足,从那些结实饱满的肌肉就能看出男人的力量有多大。
    这一次不同于第一次的爆操,男人的抽插变得深而缓慢,轻轻地拔出,又重重插入,紧接着是长时间地宫碾磨,磨得骚心发痒,周凡咬牙忍受,可不一会,又爽得溢出淫荡呻吟,被操得翘起的美臀再次胡乱扭动起来。
    “呜~~不要~~好痒~~啊~~好痒~~”
    “哪里痒?这里?”啪得撞在那敏感的g点,操得那双大白腿猛地一颠。
    “啊~~~不~~~”
    “那是这里?”大龟头又插穿宫颈,在颈口胡乱碾磨。
    “呜呜呜~~不~~~不要这样~~~~呜呜呜~~~”周凡想让男人狠狠地干他,可是他又害羞不好意思,此时急的钻心似的难受,眼泪也流了出来。
    陈昊有心要调教害羞的情敌,啪啪抽了几下屁股说,“到底要什么,不说老就不肏了!”
    “呜~~~你~~~你混蛋~~!”
    “呦,老肏你,你还骂我,那行,今天到此结束。”陈昊冷着脸,还真要抽出鸡巴。
    这可把周凡急的,呜地一下爆哭出声,那双雪白大腿急切夹住男人的雄腰。
    陈昊顿了顿,猛地一顶,粗声道,“到底要不要!骚逼想不想吃男人的鸡巴?”
    “呜呜~~我……我想要~~~呜呜呜呜~~~我想要你的鸡巴~~我想要陈昊的大鸡巴~~呜呜呜呜~~~”周凡彻底崩溃的失声哭叫。
    陈昊闻言心口剧颤,全身的肌肉大力绷紧,胯下狂怂,猛地就开始山洪海啸一般猛烈的强力撞击,那一瞬间操得周凡瞪大泪眼,红肿的嫩唇被极致的刺激弄得合不拢嘴,随后才反应过来,随着男人狂猛的抽插,难以自持地阵阵尖叫。
    “啊~~啊啊~~~好大~~呜呜~~~插死我了~~~”
    “老就是要插死你!妈的!骚逼真紧,夹得老好爽!”
    砰砰砰砰砰砰,交合处水声阵阵,大床都被这汹涌的力道撞得再次嘎吱嘎吱巨响,床上的白嫩骚货被操得上下狂颠,噼里啪啦的巨响混做一团,浪叫声,低吼声,骚逼鸡巴的搅动声,所有声音混成一团,在狭窄的宾馆里不断回荡!
    这种狂暴的气势和速度干得周凡彻底崩溃,他散着一头汗湿的乱发失神尖叫,陈昊也被他激得血脉喷张,胯下动得更猛,鸡巴操得更狠,插得整张床都快塌了似的摇摇欲坠。
    突然,周凡痉挛着发狂尖叫,两条高高翘起的大腿不断战栗抽搐,灌满精液的宫再次被操到高潮,这一次,不光小鸡巴喷精,连女性尿道孔都射出稀尿,尿液一股股激喷,男人却丝毫不停下动作,而是继续暴操,一边操,一边低吼着侮辱他,什么母狗骚货,烂逼大屁股,骂得周凡尿的更多,尿到后面,床单都彻底湿透了,周凡才浑身抽搐地失禁高潮……
    可怜的周凡打着摆地喷尿,脚丫也跟着一缩一缩,可男人还在继续,此刻,在狭小昏暗的宾馆里,一个高大魁梧的强壮男人狂猛地爆操着身下的嫩逼,将白皙细痩的青年干得高潮迭起的哭叫。可怜的青年像是燃尽灵魂似的一次次高潮,骚躯绷紧又放松,宫灌满又被堵住,小肉棒泄得死去活来,尿孔也无时无刻不在喷尿,床单都浸湿了一大片,才彻底满足了男人的兽欲。
    两具身躯像是情侣般紧紧贴合,陈昊结实强壮的胸肌紧贴着周凡的胸膛,微鼓的小奶被压得扁平,而男人的鸡巴也依旧死死钉在骚穴里,逼口一缩一缩,却流不出一丝精液。
    周凡失神地趴在他怀里,闻着男人浓重的汗味,啜泣一会,颤声说了句什么。
    陈昊神情微愣,随后眼眸变得暗沉。
    等周凡再次醒来,陈昊已经走了,空气里依旧弥漫着情欲气味,只是男人的味道淡了很多。
    周凡默默地穿好衣服,他似乎知道了陈昊的答案。
    他没谈过恋爱,但也明白,一段关系下来,有热情期,也会有倦怠期,就算是强奸犯也是这样,更何况从别人口他也知道陈昊的为人,霸道偏执自我,他交给很多女友,也抛弃过很多女人,女朋友小雪就是个例。
    小雪也曾经说过,陈昊没有感情,他就是冷冰冰的毒蛇,可是被他咬过后就再也无法逃脱,一辈都会想着这个男人……
    周凡的心口刺痛,失神地望着窗外。
    看了一会,宾馆门开了,拿着食物的高大男人走进来,当看到周凡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时,微微一愣,随后坏笑着凑近他,在他带泪的脸蛋上猛亲一口。
    “怎么了?醒来没看见我急哭了?”
    周凡一颗冰冷的心瞬间回暖,他似乎真的沦陷了,并且越陷越深,深到自己都不愿逃脱……
    副cp
    大傻说傻也不傻,他被男人利用了,也知道伤心难过,在宿舍里自闭了一阵,连篮球队也不愿去。
    但期末考试还是要考的,大家都是一个班的,考试肯定会碰面,任辰似乎想跟他说什么,但大傻根本不想看见他,一看见男人,就想起自己愚蠢和自作多情,恨不得钻进地缝里藏着。
    大傻这次考试也发挥不好,只考了全系第二,第一被周凡抢走了,大傻心里悲凉极了,情绪更差,等考完试,哭唧唧地拎着行李走了,连班导开的班会也不参加。
    大傻住在一个小县城里,父母都是普通的小学老师,父亲古板,母亲温柔,却养了这么个傻乎乎的学霸。
    他一回家,老爹就板着一张脸,厉声问他有没有做错事,母亲则给他做了好多好吃的,说让他多吃多补脑。
    大傻却心情很差,缩在家里好几天,等寒假的第五天,他妈说他同学来了,大傻一愣,心想,哪有啥同学。
    结果一出屋,就看见高高帅帅的青年正拿着礼品盒站在客厅。
    任辰见到他,唇角勾起一个笑,“嗨。”
    大傻都呆了,也傻乎乎地回了个嗨,等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任辰拉着手出了家门。
    “你……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任辰笑了笑说,“我问的。”大傻再细问,任辰也不说,只是说此行就是来见你。
    大傻脸红了,“恩……其实我对那件事也不太介意。”
    任辰说,“哦,哪件事?”
    大傻心想那事儿也是自己听墙角听得,实在不好说,于是局促道,“没什么……”
    于是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大傻陪着男人玩了几天,小县城也没什么玩的,任辰就带他打篮球,还像以前那样,抱着他投篮,投进了就亲一口,投不进打一下屁股。
    大傻虽然傻,可别人对他好也能感觉出来,有点害羞,又有点高兴,满心全是男人。
    等玩了三四天,任辰辞行,大傻送他到车站,伤感了好几天。但一想到开学就能见到他了,又满心欢喜。
    终于熬到开学,大傻兴高采烈地去上学,开学之后会有大考,任辰在开学前一天去找他,俩人一起复习,大傻把重点全划给任辰,还帮任辰复习,任辰说,要和打篮球一样用激励制度,我背下来,你亲我一口,没背全,我就亲你一下。
    大傻害羞地点点头,于是俩人就你亲我来我亲你,好不亲热。
    可谁知考试完,任辰又不见踪影,好几天的课都不上,大傻担心他,就去篮球队找他,谁知一进球场,又听到几个替补队友在八卦。
    “还是副队长厉害啊,知道放长线钓大鱼,连着我们也沾光。”
    “可不是,听说副队长寒假都去看那傻货了,把那傻货乐的屁颠屁颠,一开学就把资料全给副队长,要不是副队长,我估计又要挂科。”
    大傻听得愣住,心一下又凉了。
    难道任辰又在利用他……不……不可能的……任辰怎么会这样……任辰是个好人……他对我很好……
    “哎哎,你知道副队长这几天为什么不在?他是跟邻校的小校花旅游去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嘿嘿嘿嘿。”
    后面的话大傻没有再听了,他脸色煞白,整个脑袋都是懵懵的。haitangshuwu.com
    --


同类推荐: 天堂鸟烟火欲燃_御宅屋净初_高h湿吻【乱轮系小说】丝袜淫娃女教师[快穿]女配逆袭(H)被合租糙汉室友肏到哭(高H 1V1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