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相公请指教 第30章 无忧老人自己来

第30章 无忧老人自己来

    “算了吧,我可是不希望我的娘子也变得同样不正常。再者,我天天就跟医生和药打招呼,娘子,你要是再去学了这些,我岂不是要疯了?”这绝对是真心话,即便他不是在装的,他也不会让他老婆也去学医的。
    “可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好了,不要再说那些,好不好?现在一提起和我身体相关的这些事情我就郁闷,你该不会要让我心情不好吧?”云悠洋迅速拉下脸来,一副要生气的模样。
    江乐萱见他真是一副要生气的模样,赶紧就把嘴巴闭上,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不过,唉,她真是觉得其实云悠洋的病不该有这么严重的。可是大夫们却都说他并的很严重,她所有的怀疑也就没得解释了。虽然她不以为这是什么阴谋,毕竟那些大夫分明就是哪里来的都有,怎么会提前串通?但……唉,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小叶,昨天洞房花烛,虽然洋儿没有来,但是你也别太难过。毕竟他昨天的身体……唉。”
    “娘,您放心,昨天发生的事情后来我也知道了,所以我不会难过的,我倒是很担心少爷。我昨天想去看他的,但是喜婆说我不可以出去,所以就……唉。”
    杨舒笑了笑:“还叫少爷么?你该叫相公了。”
    梅小叶的脸一红:“是,我该叫相公了。但……我叫少爷已经习惯了,所以一时没有改过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以前那些实在都是苦了你了,现在一切苦尽甘来,你也该享福了。”
    “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享福。我只是想要好好的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然后来报答夫人……不,来报答爹娘对我的照顾和疼爱。”
    “真是个好孩子。现在洋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搬去和洋儿住在一起。至于江乐萱,让她住在你现在的房间就好了。现在对于江乐萱,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那个姐姐来到这边,说实话,也为我们找了一些麻烦,我现在对江家的人实在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一说到江乐萱,杨舒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一副想要打架的样子。
    “其实,不必的。相公和姐姐的感情那么深厚,我们不该拆散他们的。”装好人?她也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她都骗了那么多人,这一个是尤其好骗的人。
    “你放心,先前我已经和洋儿谈过这件事情了。他说,他对江乐萱那个丫头好仅仅是因为她是江家的人,为了搞好关系也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僵。再者,江乐萱那丫头怀着的孩子是夜影的,洋儿也是想就此套出夜影的下落。实际上,他对那江乐萱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你大可以放心的去追洋儿。我相信,依你的真心,一定会让洋儿倾心于你的。”
    梅小叶愣了愣:“这……这是真的吗?”
    这件事始终是让她无法相信啊。怎么,突然一瞬间的功夫就让她上了天堂?这有可能么?
    说了半天,云悠洋对江乐萱的感情竟然是假的?呵,看来,所谓的感情也不过如此,还不是就为了利用。
    看来,她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事,担心了这么多问题,真是白折腾了。早知道这样的话,那就没有必要让她费这么大的心力啊,真是郁闷。
    不过现在她不管是筹码还是什么都已经到手了,以后即便出了什么事情,那她也不需要担心应付不过来了。
    “是啊,所以你才可以放心的去和洋儿在一起,没有人能离间你们之间的感情的。”
    “嗯,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相公的。”看来,云家少夫人的位置她是坐稳了。
    “不过对于江乐萱那个女人你还是要小心谨慎,知道吗?她是夜影的人,真是太可怕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如果要对付她,咱们娘儿俩就暗中对付,千万不要明着来。如果明着来的话,我担心会把夜影逼急了,到时候就有些麻烦,知道么?”
    梅小叶点了点头:“娘,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给云家惹麻烦的。”她只会给江乐萱找麻烦。
    “好孩子。走,我带你去看看洋儿吧。”
    “娘,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您可以去帮您的。我又不是不认路,对吧?”
    杨舒笑的相当开心:“好,乖媳妇儿,这才是娘最喜欢的媳妇儿,那好,我正好还有些事情要做,既然你要自己去的话,那我就先走了。你要小心,知道么?”
    梅小叶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您放心。”
    其实,她的心中可没惦记着什么好事儿。她心中惦记着的是,如何把江乐萱和江乐瑶两个人都赶走。虽然江乐萱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杀伤力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要赶走江乐萱,除去她的后路。
    毕竟不管怎么说,江乐萱和云悠洋终究都是有一段感情在。既然有这段感情,那他们就很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到时候……不,不行,她一定要把所有的可能性全都扼杀掉,不能让自己到时候后悔。
    “萱姐姐,你瞧,我今天这一身男装是不是更加的英俊潇洒了?”
    楚梦蝶在江乐萱的眼前转了一圈,江乐萱也完完整整的打量了她一边,然后笑着点了点头:“确实,这一套男装比起以前的那些倒是更加合身了。”
    “那当然,我先前穿的都是用皇帝哥哥的衣服改的,这个可是我自己的,嘿嘿嘿。”
    “你自己找人做的么?”
    “不,不,不,我可没这本事。原本是想要找宫里的裁缝做的,但是皇帝哥哥说我胡闹,不准。不过还好,我还有亦哥哥嘛,这衣服就是他帮我做的。”
    “他对你确实很好,连男装都帮你做了。”
    “什么嘛,你不要以为这是他对我好的表现。实际上还不是因为他担心我被其他的男人瞧了去,所以说什么,我还是穿男装最安全。”
    江乐萱笑道:“那其实也很好啊,这就证明他很在乎你,相当在乎你。都在乎你的眉毛会不会被别人看去了,可见他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
    “是啊,是啊,以后我应该会很没有自由吧。”楚梦蝶撅起嘴,有些郁闷,不过是幸福的郁闷。
    “放心吧,他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一定不会完全囚禁你的自由。顶多也就是让你少看看男人罢了,其实也不错,你也不是很亏啊。”
    “啊……那我哥哥不也是男人么,难道我都不能看他了?”不会吧……
    “不,那不一样,那是你的哥哥,是亲人,当然不一样。”
    “那……洋哥哥是不是就一样了?那我不能见他了吗?”
    这……也不太好吧。她之前喜欢过洋哥哥,不过现在也是兄妹之情了。既然是兄妹之情,那应该和亦哥哥说的不一样,和萱姐姐说的一样才是。
    “那也不一样,再说了,咱们是姐妹,那我的相公也就是你的姐夫喽,还是亲人。”
    楚梦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一把抱住江乐萱:“还是萱姐姐最好了,不管是什么,一说我就明白,嘿嘿嘿。”
    刚好,这个时候江乐瑶要去找云悠洋,培养培养感情,争取在这十天的时间把他给拿下。于是,远远的在花园里就见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男人抱着江乐萱,不是似乎很亲密的样子,而是真的就那么亲密。
    “啊!”江乐瑶大叫了起来,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
    她这一叫着实是吓了江乐萱和楚梦蝶一跳,她们俩还以为是发生什么事来着。目光再一转向声源处,她们纷纷无奈了。
    “萱姐姐,这个人……是谁啊?”楚梦蝶好奇的问道。
    “她……说来倒是我的姐姐。”
    “欸?”
    楚梦蝶看了看江乐萱又看了看江乐瑶,说实话……她还真没看出来这两个人有哪里是相似的。
    不过,潜意识的觉得,那个所谓的“姐姐”似乎并没有那么友好。虽然她和那个“姐姐”不相识,但是看她的那个眼神她就不是很喜欢,感觉是很有心计的那种,有些像是坏人。
    说来这江乐瑶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好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见到那么多重要的人物。上一次她把皇后当成了自己的情敌,现在她又会把公主当成什么?小蝶在这边穿的是男装,不会以为他们是在……
    “你是何人?怎么会在云家的花园里和她说笑,甚至还抱在一起?”
    江乐瑶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两个,眼睛也瞪的老大。显然,她确实是误会了什么,也相当显然,她是把穿着男装的楚梦蝶当做了真正的男人,唉。
    “我?咳咳……”楚梦蝶玩心大起,于是清了清嗓子开始装起了男人的腔调,“我是来串门子的,怎么美人,你不是么?”
    “你……你大胆!竟然这么称呼我!你一个大男人,方才为何同云家的少夫人抱在一起?”
    “我?我喜欢抱美人,有何不可?”楚梦蝶一边说着,手便又搭上了江乐萱的肩膀,“美人,今晚不陪你相公了,改陪我,成不?我今儿个可是不打算回去了,你既然是这云府的少夫人,那让你照顾,应当也可吧?”
    江乐萱忍不住的扑哧一笑。也不知小蝶是哪里雪来的这些,装起样子倒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儿。瞧瞧一旁看着的江乐瑶,她现在怕是都已经傻了吧。
    “放心,我自然是要照顾你的。”
    好不容易这只蝴蝶现在又从宫里飞出来了,她也有人可以做伴了,自然是要好好照顾。不过,其实说到底真正要照顾她的人也不该是她,那位神医公子才是做这件事情最适合的人选。
    “你……江乐萱,你未免太不知羞耻。这分明就是在你的夫君家里,可是你却在这边勾三搭四,你这是成何体统?”
    虽然江乐瑶表示自己十分的气愤,但是她的心里可是十分的激动,是开心的激动。
    她原本还想要趁着这十天的机会好好的照顾云悠洋,让他喜欢上自己。或者,即便不是这样,那么她也可以想一想别的办法,让自己至少可以留在云家。或者……也可以把江乐萱赶走,那么她就可以代替江乐萱的位置了。
    可是她没想到,事情进展的竟然是如此的顺利。她没想到,她还没有主动去找江乐萱的麻烦,江乐萱自己就把麻烦引上门了。
    说起来,她还真是要骂江乐萱这个死脑筋。既然想要和别的男人勾搭,那至少也要出去,总不能就在夫家这边光明正大的吧?她倒是好,一点都不避嫌,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引火焚身?飞蛾扑火?反正就是脑子进水了。
    “美人,怎么,嫉妒了?要不,你也来加入我们啊?两个美人,我倒是不怕无福消受,嘿嘿嘿。”楚梦蝶一边说着,还一边摸了一下江乐萱的脸,啧,十足的****。
    真不知道她是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难不成都是籍怀亦教的?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教小蝶这些东西?莫非是她见过?这……籍怀亦应该不会……不会带着小蝶去那种地方吧?难不成是无师自通的?那……还真是佩服她啊。
    “你……你混蛋!”江乐瑶红着脸反驳。
    真不知道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男人个子这么矮小。虽说他的相貌确实还是挺俊美的,但是这年纪显然很小。真不知道江乐萱到底是真疯了还是真傻了,竟然和这么小的男人在一起,真是脑子有病。
    “我混蛋?我还没碰你一根头发呢,你就说我是混蛋。你看这美人多配合,人家都没说什么。啧啧啧,还是这么美人好,我喜欢。”一边说着,楚梦蝶还亲上了江乐萱的脸颊,这戏……真真是做足了。
    不远处,梅小叶正带着……不,是拉着,她正拉着云悠洋跟她一起逛园子,说是对身体好。
    云悠洋想吧,和这个梅小叶在一起,在外面总是比在屋里要安全许多,于是也就没有拒绝,就这么被拉出来了。但是……他这是看到了什么景象?
    楚梦蝶身穿男装在****他的老婆,他的老婆也心甘情愿的站在那边主动被****?一旁站着的是除了楚梦蝶和他娘之外,另一个让他脑袋疼的人。那个人则是叉着腰,一脸慷慨激昂的指责者那两个……互相****不清的女人。唉,他很想要问一句,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南边升起来的?
    可惜了籍怀亦不在,不然的话,他一定要拉着他一起看看这……奇妙的场景。看看他未来的老婆和他的老婆混在一起到底是做了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
    “相公,姐姐在那边是在做什么啊?”
    梅小叶对前卖弄的状况也十分的好奇。那个穿男装的人……应该是公主。先前她在云府的时候很长的时间也是穿着男装的,所以她便认识了。另一个不是江乐萱的姐姐么?怎么看她们的样子倒是像打起来了?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她们是在做什么?”
    看样子,她们应该是联手要整一整江乐瑶。啧,果然啊,有楚梦蝶的地方,萱儿绝对受不了欺负,反而是别人才会受欺负。这个古灵精啊,搞鬼的能耐还真是一点儿都没落后。
    “美人,其实如果你愿意跟着我的话,我真的可以不介意刚才你对我说的那些无理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呦。”楚梦蝶对江乐瑶眨了眨眼,“跟着我,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放心。”
    “你……你这个****!”
    “谁是****啊?”云悠洋喊道。
    “云公子!”一见到云悠洋,江乐瑶立马飞奔过去,“云公子,你看,那边不知道是谁,和妹妹竟然走的这么近!”
    “哎呀呀,美人,你怎么能说我是不知道是谁呢?我这鼎鼎大名的俏公子,你竟然都没听说过?”楚梦蝶一边说着一边在江乐瑶的脸上摸了一把。
    “你……你竟然轻薄于我!”江乐瑶噌的一下,脸就红了。放心,不是因为害羞所以脸红,而是因为气急了,所以才脸红。
    “哎呀,美人。说什么轻薄不轻薄的,开心就好嘛。”
    “云公子,你看这个人,这个人实在是太无理了。他竟然和萱儿妹妹在这边……在这边……”说到一半,江乐瑶又转头看向江乐萱:“妹妹,你怎么能这个样子?云公子待你这么好,你怎么可以背着他去勾搭别的男人?”
    江乐萱摇了摇头,笑而不语。一会儿她知道真相之后,一定说不出这种话来了。
    “云公子,虽然萱儿是我的妹妹。但是这一次她实在是错的太离谱了,我真的不能再包庇她了。”江乐瑶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说道。
    包庇?她什么时候包庇过萱儿了?她不天天想着害死萱儿那就是万幸了。还包庇,谁能期待着她包庇去?
    梅小叶在一旁看到这个情况也翻了个白眼,她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她们既然不合,既然要打,那就打好了。最好来一个两败俱伤,这样的话她好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真是妙极。
    “哎呦,原来你是这个美人儿的姐姐啊,我看可以,长得也算是标致。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决定了,你们两个就都跟着我吧。”楚梦蝶侧过头,然后又对江乐萱眨了眨眼睛,****的说道:“美人儿,来,亲一个。”
    一旁的云悠洋看到这一幕,脸都黑了。虽说不过就是楚梦蝶那个丫头穿了一身男装吧,虽说她是个女的吧,但他还是看着不舒服,很不舒服。
    其实楚梦蝶也是故意的,方才萱姐姐说亦哥哥对她的占有欲很强。那她也要试一试是不是洋哥哥对萱姐姐的占有欲一样的强。现在看洋哥哥那包公似的脸色,她相当确定,洋哥哥对萱姐姐的占有欲绝对不是一般的强,哈哈。
    不过洋哥哥倒是能忍着呢,如果换做是她的亦哥哥,怕是早就把她拉到一边好好的数落一通呢。
    “云公子,你看那边,这……这未免太不像话了。”江乐瑶咬牙跺脚的说道。
    “是,确实是太不像话了。”云悠洋这句话也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江乐瑶坚定的看着云悠洋:“云公子,虽然我是萱儿的姐姐,但是这件事情我不能不管,我不能容许自己的妹妹在这边败坏江家的门风,同样也败坏了你们云家的门风,我……”
    “你这只蝴蝶,做什么呢?”云悠洋不悦的对楚梦蝶说道。
    “我?”楚梦蝶耸了耸肩,“我这只蝴蝶还能做什么,自然是采蜜喽。”
    确实,她说的倒是真的很符合实际。她这只蝴蝶在萱姐姐的脸上这么轻轻一啄,不是采蜜是什么?嘿嘿,换做男人那叫做偷香,换做她这只蝴蝶,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采蜜呦。
    “你堂堂的公主在这边打扮成男人的模样****我娘子,你还敢说是采蜜?”他真想赏她一个爆栗。
    楚梦蝶放下放在江乐萱肩膀上的手,然后委屈的说道:“我哪有?洋哥哥,你净是找我的麻烦。我和萱姐姐不过就是姐妹之间培养一下感情,这个醋你也要吃,真是不给面子。”
    “你都把我娘子亲了,我还不给你面子啊?我要是真不给你面子,我早就把你拍飞了。”现在还说他不给面子,怎么,想要得寸进尺么?
    楚梦蝶皱了皱鼻子:“哼,小气!”
    “我小气?那你去找你家亦哥哥,你看看他是不是比我还小气!”他已经很大气了,好不好!
    他们在这边斗嘴斗的不亦乐乎,一旁的江乐瑶倒是黑了脸。一部分是因为怒了,另一部分更是因为吓的。
    公主?这不该是个男人么?为什么突然成了公主?
    那……她的计划怎么办?她不是要让江乐萱因为这件事情被赶走么,可是……现在为什么似乎变成了她胡闹?
    “云公子,这……”
    “因为萱儿的原因,我还要叫你一声姐姐。不过,你今天对公主说这些话,还在这边吵吵嚷嚷的,万一被别人听了去,那岂不是很麻烦?”云悠洋瞥了江乐萱一眼,“我知道,我们给了你十天的机会,但是现在我不得不提前收回你剩下的机会。”
    “什么?为什么?”
    江乐萱原本黑着的脸现在彻彻底底的变白了。知道由黑变白需要什么过程么?不需要很复杂,只需要……一句话。对,只需要一句话的时间,黑就可以变成白了。不是从不好变成好,而是从好变成不好……全都是吓出来的。
    “为什么?你在云家不断的找别人的麻烦,你以为合适么?十天的时间虽然不是很多,但算上去也不少。今天才是十天之期的第一天,你就已经搞出了这种事情,如果再让你继续待下去的话,我倒是担心房子会被你掀掉。所以,不论如何,我都不想再在我家见到你,相当的不想。”
    “不,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我其实今天也是一片好心,我真的没想到……”
    “你没想到你所谓的好心到头来不过就是一个笑话?你没想到你原本计划好的一切都统统化为乌有?你没想到,我也没想到。我以为我会给你这十天,让你呆在这里,只当是给萱儿的面子。但是现在是你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所以不看重我们给你的面子。既然如此,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可……”
    “所以,不论如何,今天你带着你自己的东西,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那就不要怪我们不给你面子。”云悠洋的话说的十分绝对,不给江乐瑶留任何的余地。
    “我……”
    “江乐瑶,我告诉你哦,我可是并不喜欢你。我经常要在云家呆着,所以如果我看到了自己不喜欢看的东西,那我一定会很郁闷。作为公主,皇帝哥哥一定不会让我郁闷的。所以,只要我提出来,那么皇帝哥哥一定会下一道旨意把你从这边驱逐出去。当然啦,我身为公主,其实也可以直接命令你离开。不过,现在洋哥哥既然给你如此好的建议,其实你可以听他的,至少这样还是比较有面子的,因为是你自己识趣离开。但……我也不是你啊,所以我不知道你的准备怎么做决定。那我现在问你,你如何决定呢?”楚梦蝶眨了眨眼睛,对着那个相当没有好感的“姐姐”说道。
    “我……”江乐瑶现在真是连哭的心都有了,但是她也知道,即便是哭,除了让自己更加难堪之外也就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怎么,难道你是要本公主来下令让你离开?”楚梦蝶两手叉腰,气势十足。果然啊,不管她平时怎么样,好歹她是公主,这点儿气势肯定还是有的。
    “我,我……”
    她不甘心,太不甘心了。昨天她是费了多少心里才让他们答应让她留下来的。现在……竟然这么快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就要被轰走了,这叫她如何甘心?
    云悠洋冷哼一声:“不走么?”
    “不,我……我走。原本,我就想要离开的。我……我不过就是想要……”
    “既然你都要走了,那还说这么多的废话做什么?”
    江乐瑶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江乐萱的身上,然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最终不甘的离开。
    一旁的梅小叶看到这情况也不禁皱了眉头,虽然这件事情与她并无什么干系,但是她却从这里面看到了很多端倪。
    她知道,公主是向着江乐萱的,而云悠洋……虽然云夫人说云悠洋之所以对江乐萱好不过就是因为想要利用江乐萱得到夜影的消息。但,她还是认为云悠洋的想法并没有那么的简单,也许这不过就是他和云夫人说的一种说法而已,而目的就是拖延。
    不行,看来,她必须要对江乐萱动手。但,她如今也怀有身孕,而晋广延又在外面,显然她相当的不占便宜。
    六个月后……
    这六个月,所有的人都是一团乱的忙活。
    晋广延那边,云悠洋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去扮成夜影打探情况。早晨呢,他还得被他那个无良的师父拉着试毒。看来他师父的名号真是可以改一改,什么“无忧老人”,还是“无良老人”比较适合他。
    于是乎,他每天早晨就被不见天日的各种折腾,他想见萱儿啊,可是都折腾成那副模样了,他哪里还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见她。算起来,这六个月他们见面的机会真的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少到每个月见面的机会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了。
    至于他天天经常见的,也不知是除了他师父和师兄什么的,还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梅小叶。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娘已经再三的和他说过,即便只是利用江乐萱,那也不能对她太好,免得她得意。好吧,为了计划,为了萱儿的安慰,他忍了。
    但是,这样萱儿就真的能安全了么?显然不是。这几个月梅小叶不停的找萱儿的麻烦,有好几次萱儿都跌倒,或者是吃了滑胎的东西。亏了籍怀亦和楚梦蝶天天跟在她身边,虽然有些“意外”还是不能提前避免,但是至少在时候能够做到及时的补救,那也是好的。
    还好,他师父也在这边,这样师兄就可以全心全力的去照顾萱儿,如果实在是解决不了的,师父也可以帮帮忙,这样就能保证萱儿和孩子都相安无事了。
    就这么忙忙碌碌了六个月,一转眼,萱儿肚子都大起来了,孩子也有九个月了。而夜影和萱儿也有六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唉。
    当然,梅小叶的孩子也有七……将近九个月了。是啊,如果按照时间算的话,她的还是是七个月左右,但是……如果按照那孩子是云悠洋的孩子来算的话,那就是将近九个月了。
    梅小叶现在的心里是越发的急躁。原本自己身子就已经不便了,所以行动起来更加麻烦。这种重大的事情,她终究是不好假手于人,万一出了什么麻烦,那事情定然就不好办了。
    索性,她也不是那种坐着等死的人。即便情况再复杂,她也不会把命运交给别人去处理。所以她还有了另一个决定。那就是如果到时候江乐萱的孩子要出生了,到时候她便买通产婆,让两个孩子一同出生,然后……掉包。当然,这件事情做起来真的是很有难度,所以她还是把希望寄托在江乐萱没命,孩子一同没命上面。但是这孩子已经九个月了,如果真的出事,那就是早产,孩子想要留下应该不成问题。
    孩子对她的威胁并不是很大,那是夜影的孩子,倒是无所谓。如果难产的话,那就好了,保小不保大,孩子若是真有威胁,处理起来也方便,不是么?于是,又一个方案在她的心里逐渐形成,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无论到时候发生什么,她都有备无患、有恃无恐了。
    “萱姐姐,你的肚子比我皇嫂的大呢。”自从江乐萱的肚子开始慢慢的大了起来,楚梦蝶天天就抱着这颗大西瓜,各种的好奇。
    “我比舞姐姐的月份要大,肚子自然是比她的大一些了。”
    如今的江乐萱褪去了一些青涩,多了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虽然都怀孕九个月了,虽然籍怀亦天天精心帮她调理着身体,但是她还是很瘦,只有那颗西瓜大的肚子突兀的镶在她的身上,看上去很不和谐。
    越是接近临盆,她的心情就越是不好。这么久没有见到过夜影,偶尔进到云悠洋,云悠洋对她也很冷淡。江家的人来过一起,不过江乐瑶没有来,江乐瑶的娘也没有来,只有她爹来了,不过那就已经够了。似乎,她也只开心了那一天吧。
    “萱姐姐,不行啦,你看你现在肚子那么大,走路都成问题,你干嘛还非要出来散步?”楚梦蝶一边说着,一边瞪了一旁的籍怀亦一眼,“亦哥哥,你太没有人性了,竟然逼着萱姐姐出来散步!”
    籍怀亦无辜的耸了耸肩,然后继续跟着楚梦蝶扶着江乐萱散步。
    江乐萱无奈的笑了笑:“籍公子这也是为了我好,如果我继续躺着的话,到时候生产怕是没有力气的。”
    “可……可这样就很危险啊。”她天天都要担心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一个没有扶好而让萱姐姐和萱姐姐肚子里的宝宝受到伤害,唉。
    “放心吧,没事。”
    “萱姐姐,你说,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会不会出事啊?”
    她看着这一颗西瓜状的肚子就很发愁。这么大的宝宝怎么能出来啊?萱姐姐一定要受很多苦,唔……她好担心啊。
    “这……应该不会出事吧。”
    其实她的心里也是没底的。她知道,每个母亲生孩子的时候都意味着要去鬼门关走一遭,但这都是每个女人的本能,按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可是随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变大,她心里真的是越来越没有底,她也很担心,会不会因为孩子太大,所以出不来,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放心吧,胎位很正,孩子也很健康,没事的。最近帮你调理身体,你现在的身子也很健康。再说了,有我这个神医在此,还有我那倒霉师父在,更加更加的不会有事了。”籍怀亦一派轻松的说道。
    “得了吧,你又不是女人,到时候总不能你进去接生吧?”楚梦蝶哼了哼,“你也看到了,那个梅小叶对萱姐姐是有多么深的敌意,我是担心她会买通接生婆,到时候怎么办?你是男人,无忧爷爷也是男人,总不能进去吧?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们怎么能说的准?”
    籍怀亦叹了口气:“我当然知道这是个问题,但是我现在也在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啊。”
    只是……还没有想出来。不过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还来得及。但是就怕会出现什么意外,倒时候让他们来一个措手不及。
    不是他乌鸦嘴,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想一想,未雨绸缪总归是有好处的。
    “籍公子,那个……”江乐萱吞吞吐吐道。
    籍怀亦扬起一记微笑:“怎么?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不要顾忌什么,可以一起商量嘛。”
    这几个月的相处,他们三个人倒算是走近了。至少,江乐萱对他们已经没什么隐瞒,把他们都当朋友了。这样是最好的,就怕她有什么事情都不说,到时候遇到了麻烦他们都不能提前去准备。虽然说,有个人对此还是很吃醋,但是……那又如何?他现在可是要费尽心思让他的老婆和孩子平安无事,他感激他还差不多。
    “我……我是想说。如果这一次真的有危险,那么……保孩子,好不好?”
    无论如何,这是她已经怀胎九月的孩子。越是临近日子,她的心里就越是不安,她有一种预感,这几天大概就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这毕竟是预感,不能说明什么。但她还是要为这些事情做好充足的准备,她不能冒险,不能让孩子冒险。
    籍怀亦愣了愣:“我有说会出事吗?”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种话,好吗?
    “不,我不是说一定会出事,我只是担心万一……我怕万一会出事的话,一定要保孩子,可以吗?”江乐萱近乎于乞求的说道。
    看到她这样,籍怀亦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尽力保住你的孩子。”
    唉,这话可以随便说说,但是却不能真的这么做。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不管是谁都不能有事啊,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很倒霉,相当倒霉的。
    其实早先云悠洋……不,是夜影。夜影大半夜从晋广延那探听消息回来之后,倒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梅小叶的计划,也把这个计划提前告诉他们了。
    梅小叶的计划就是传统接生婆,到时候把孩子调换。或者是,在萱儿生产之前就让她早产,这时候便让她大人和孩子都保不住。
    果然是狠毒极了,所以当时楚梦蝶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她早就知道。
    籍怀亦的意思是,他们可以把萱儿带到石室里去,一个月的时间,让她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但是,石室那边阴冷,这一个月她怕是受不了。他想,最后可能的大概是到时候带着萱儿去云家的暗室。最好是在晚上,这样夜影就可以出现,一切也都好办了。
    不过,根据这么多次的经验来看,计划根本就赶不上变化的速度。所以,计划的再好,到时候也不见得真的有用武之地。虽说,不论是有必要还是没有必要,该计划的还是要计划,唉。
    好吧,真就如同他们所想的,变化的都是在计划之外。
    他们这话还没说完两天,事情就真的发生了。不过,还好的是,确实是在晚上。
    “姐姐,今天你还是不去前面一起吃饭么?”晚饭时间,梅小叶来到江乐萱那边,“好心”的问道。
    江乐萱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还是在这边用餐吧。”
    “喂,你少在这边假好心好不好?萱姐姐都几个月没出去吃饭了,你怎么早不来问啊?”楚梦蝶十分有敌意的问道。
    一看就知道这个梅小叶来者不善,她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
    “我……我……”梅小叶惶恐的用她那笨拙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恶意的。”
    “不管你有恶意或是没恶意,现在是吃饭的时间,你也该回去吃饭了,是吧?”籍怀亦一身大红挡在江乐萱和楚梦蝶的前面,让她们和梅小叶有一个安全的距离。
    “我……我只是觉得姐姐都是一个人,相公也没有过来,所以很可怜……不,不是可怜,是很……很孤独,所以我才想要来陪着姐姐吃饭的啊。”梅小叶眼眶红红,一副这个时间上我最可怜、最无辜的样子。
    “不好意思,你的眼睛可能有些问题。我们这边人那么多,你哪里看到她孤独了?”分明就是来挑衅的,还装成这个样子,这是要博取谁的同情?
    “但是相公终究不在姐姐的身边啊,这……这都几个月了,相公都还没有来看看姐姐。其实我有劝过的,但是相公不想来,我也没有办法。”梅小叶继续愧疚。
    “你这是来示威的吗?”楚梦蝶有些沉不住气,对梅小叶吼道。
    “不,不,我不是的,我只是……我……我……啊!”梅小叶惶恐的往后退,再退,最终踩到了门槛,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她会吓成这个样子?就开玩笑吧她。谁会相信她的胆子会小成这个样子,她吓唬人才是有一套吧?
    不过,虽然知道她这是苦肉计,或者是陷害,但是他们还是得救人,即便这个人不是他们想要救的,他们不能再找麻烦了。
    “痛,好痛,啊……”梅小叶惨叫中。“姐姐,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这也是相公的孩子啊,啊……好痛……我的孩子……”
    她这个样子吓了江乐萱一跳,毕竟她也怀孕了,所以很能理解做母亲的感受。她没想到梅小叶会把这当做什么招数,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会用自己的孩子做赌注去害人。即便梅小叶真的想要害人,她也无非是下药或是其他,绝对不可能用这一尸两命的事情来赌的。
    所以她的反应比籍怀亦他们都快,虽然身子不方便,但还是先一步就到达了梅小叶的身边。此时此刻的她还不知道危险正在环绕着她,不知道如果她知道会有危险,她还会不会去做。
    虽然梅小叶从梅小叶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她是在把过错全都赖到她的头上,但是现在她不关心这些,救人要紧。
    “你没事吧?”江乐萱好心的去询问她的情况。
    江乐萱见到梅小叶的身下已经开始流血,心下一慌,下意识的就去扶她。
    见到江乐萱这么好心,籍怀亦知道要倒霉了。但是,知道了总是比动起来的晚。
    梅小叶等的就是这一刻,等到江乐萱一稍稍的蹲下来的时候,梅小叶顺势这么一拉,江乐萱整个人便爬到了地上,大肚子着了地,情况比梅小叶要危险多了。
    所以,在计划外的是,他们没想到梅小叶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可是,即便是这样,如果真的要说什么,她依旧有话可以说,她可以说只是因为太疼了,所以不小心下意识做了那样的反应。
    楚梦蝶见状慌了,赶忙去查看江乐萱的状况,籍怀亦亦然。
    “亦哥哥,快,快看看萱姐姐啊。”楚梦蝶已经略带哭腔了。
    “别慌,别慌。”籍怀亦慢慢的把江乐萱的身体翻过来,只见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能听到她的呻吟声。“小蝶,你去喊人,把师父他们都叫过来。”
    “喊人,对,对,喊人。”慌慌忙忙的,楚梦蝶踉踉跄跄的跑出去通报了。
    梅小叶见到现在这情况,虽然自己也疼得死去活来,但看到了江乐萱成了这幅模样,心里还是一阵快意。
    “保孩子,一定要……保……保孩子,啊……”江乐萱吃力的说着。
    “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你们都平安无事,放心。”
    籍怀亦摸了摸江乐萱的肚子,胎位倒是正的,这就好办了,反正还有那个老头子在,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籍公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相公的孩子,我的……我的孩子……”
    梅小叶在那边疼了半天发现都没有人去管她的死活,她的心里也是一阵紧张。她是想要害了江乐萱,但是不想要害了自己。
    籍怀亦白了她一眼:“自作孽不可活。”再者,那孩子是谁的,自己心里该清楚才对。
    显然,籍怀亦并不打算管她,她只能等到那些人来了之后才有人救她。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杨舒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额头上全都是汗。
    “娘,娘……我……好痛……”梅小叶****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杨舒下意识的去瞪了一眼江乐萱。
    虽然江乐萱和梅小叶是同样的状况,但是江乐萱又算什么?她和那孩子本来就不该留,但是现在梅小叶竟然也除了问题,肯定是这个女人搞的鬼!
    “怀亦,不要去管那个女人了,快,快来帮小叶看看啊,这可是我们云家唯一的香火了,绝对不能出任何事啊。”
    她看到籍怀亦一直在江乐萱那边忙活,心里很不高兴。
    籍怀亦瞥了一眼梅小叶,然后很礼貌的笑了笑:“对不起,大夫也有选择病患的权利。对于梅小叶,我并无好感。想来,您先前已经准备好了产婆不是么?那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怀亦……这……”
    “师父,你还在那边看什么戏?帮忙啊!”
    “哦?哦!”无忧老人伸了个懒腰,然后不紧不慢的走到江乐萱身边,“先把人抱进去啊。另外,你们这些人也把这个……这个……谁来着,带回她自己的屋子里去,省的在这儿碍事。”
    无忧老人开始逐客,杨舒张了张嘴,虽然她对此很不满。但是现在小叶现在的状况也不好再耽搁,她只能先招人把小叶带走了。
    先前小叶自己找了几个大夫和产婆,于是杨舒也让人去找了。这会儿,不该留下的人全都走了,终于是清净了。
    里面,楚梦蝶在那边陪着江乐萱。照着现在这情况,怕是要等很久,所以他们先给江乐萱吃了补充体力的药丸。籍怀亦也帮着她用金针过了穴,暂时是可以稳定下来了。
    无忧一拍云翰卿的肩膀:“我说你儿子什么时候回来啊?”这接生的事情总不能让他们这群男人来吧?
    云翰卿望了望天:“我给她发过信号了,应该马上到。”
    “伯父,咱们还是先把萱儿带去密室吧。”估计这边的情况也不会有人关心,所以他们倒是可以放心大胆的带人走。
    云翰卿看着外面,然后皱了皱眉淡淡的说道:“有人来了,先把人轰走再说吧。”
    “老爷,我是产婆。少夫人这边是有动静了么,我来看看吧。”这个产婆就是梅小叶找来换孩子的。
    “不用了,这边人够多的,你还是去看那个侧夫人吧。”云翰卿逐客道。
    产婆尴尬的笑了笑:“这……呵呵,这边都是一群男人,还有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怎么能行呢?生孩子这种事还得是我们这经验丰富的产婆来。您放心,我已经接生过很多孩子了,保证少夫人一定没事。”
    她可是收了很多钱的,如果现在抱不到孩子或者是害不到孩子的话,那她的钱岂不是白拿了。当然,白拿钱也不是不好,但是被收回去了,那就不太好。
    “我们这边好歹有两个神医在,怎么,你还能比我们两个还能救人?”无忧在一旁俨然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这……这男人怎么接生啊?”产婆有些急了。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们那迂腐的概念也该换换了,能救人就成。小蝶,该到你上场了。”籍怀亦知道,楚梦蝶在这个时候最有效,因为他公主的身份。
    楚梦蝶了然的点了点头:“公主在此,难道你还敢不听命?”
    楚梦蝶拿出了自己的玉牌,然后摆在产婆的面前。产婆一见那玉牌,汗流的更多了,犹豫的看了看所有人,最终还是离开了。
    不是她不负责任,而是她不敢惹公主啊。
    “该走的全都走了,咱们还是先把人转移吧。”籍怀亦从怀里拿出了黑色布条,然后交给了楚梦蝶,“你去把这个系在萱儿的眼睛上。”
    “好。”
    阵痛一波接着一波,江乐萱感觉自己不知道被带到什么地方,眼睛被蒙着,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恐惧感也就更加的强烈了。
    她只觉得自己身体的力气慢慢的被抽干,好可怕,好可怕……
    “怎么了这是?”夜影匆匆赶来,进到密室里,不解的问道。他才刚出去一会儿,怎么就出事了?
    籍怀亦叹了一口气:“说来话长,你老婆要生了,等着你帮忙呢。”还好没回来晚了。
    “啊?”夜影一时半会儿的没反应过来,然后才恍然大悟,“又是那女人?”
    “现在说什么也来不及了。估计那女人那边更危险,她才七个月。我跟师父看了看萱儿的情况,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我们不好下手,只能等你了。”籍怀亦耸了耸肩。
    虽说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是那也得在云悠洋实在赶不回来的情况下。不然……到时候她们救了人还得倒个霉。
    “我出去看着,拦人。”云翰卿说道。
    “行了,那咱们就分头行事,我要第一时间看到我的小徒孙,哇哈哈哈哈……”无忧大笑道。
    众人汗,要笑能换个时候再笑么?在这边笑的这么大声、这么开心,吓人是不?唉……
    “啊……啊……孩子……我的孩子……”江乐萱觉得自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难受,好难受。
    “萱儿,不怕,我在这陪着你。”云悠洋握着江乐萱的手安抚的说道。
    “你……你是……夜影?”还是云悠洋?
    “是,你猜对了。你不要害怕,有我在,我来亲自接生咱们的宝宝,放轻松,别紧张,知道吗?”早在之前他就恶补了这方面的知识,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早知道还不如把该学的全都学了,光学接生,他还是一个大男人,感觉真是有些奇怪。难不成他以后除了夜影之外,另一个职业就是做接生婆?
    “好,我会……我会加油,啊……”好痛。不过,他来了,她好开心,真的好开心。
    按照先前他恶补的那些内容,他一步一步的引着江乐萱用力,因为他在,江乐萱也非常的安心,放心的把全部都交给他,所以一切进展的出奇的顺利。
    原本她还有好多事情要说,例如……如果出了事,一定要保住孩子。可是这一些她都忘了说,但,还好的是,有他在。
    一个时辰之后,一个婴儿顺利的诞生,江乐萱也累得昏睡过去。
    云悠洋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皱着眉看着自己怀里的那个孩子,嫌弃的说道:“这么丑,像谁啊这是……”
    “得了吧,你这臭小子,就好像别人的孩子生下来不是这样子似的。”无忧一下子就把孩子抢过来,然后把云悠洋挤到了一边去,“啧啧啧,我的小徒孙,真是可爱啊。以后又有好玩儿的了,哈哈哈……”
    无忧这么一笑,大家浑身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渗人的很呐,很渗人。
    “哇……好可爱的小娃娃,我也要抱,我也要抱。”楚梦蝶也过去搀了一脚,“是那男孩儿欸,那……如果皇嫂嫂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孩儿,我就是这个小娃娃的姑姑了,嘿嘿。”
    看到大家纷纷围着这个孩子转,云悠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好歹他还是这孩子的爹呢,能给他一点儿支配权不?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籍怀亦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江乐萱问道。
    “接下来啊……”
    “洋哥哥!”云悠洋话还没说完,楚梦蝶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叉着腰一副头顶冒烟的样子站在云悠洋的面前。
    “啊?”这是怎么的?
    “洋哥哥,什么你病入膏肓了,什么萱姐姐和别人生孩子去了。你根本就是个大骗子,你分明好的不能再好了,还能飞檐走壁,你是不是觉得骗人很好玩啊?你就是夜影,你干嘛不告诉萱姐姐,还让她那么难过?”
    云悠洋一愣,然后才恍然大悟,自己现在穿的可是夜影的衣服……完了,被发现了。他只顾着给萱儿蒙眼,忘了这里面还有一个人不清楚状况,唉。
    “这个……”怎么说?
    “怎么样?”楚梦蝶不依不饶。
    “那个……”让她失忆?
    “别这个那个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
    云悠洋想了想,终于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这件事情你的亦哥哥清楚的很,现在不方便解释,回头让他给你解释去。”不然的话,又是一个说来话长。
    “梅小叶那边来人吵了,你们这边怎么样?”云翰卿打开机关进来,“那边似乎情况不太好,已经找人来闹过好几趟了。”
    “她那孩子顶多也就七个月,没危险才算是怪了。”无忧抱着孩子,死活不肯放手,“我说,这孩子以后可得归我玩儿,别人抢不走。”
    “没人和您这位无良老人抢。”云悠洋叹了口气,“我们现在可没那闲情逸致。”
    “臭小子!谁无良?”
    云悠洋耸了耸肩:“所以说,现在你们要不要去救人?”
    “救了人,人家又不会感激我们,何必呢?不过,如果说不救的话,那我们可以利用的人就少了一个。啧,要不要去呢?”籍怀亦陷入困扰中。
    “我看不要去好了,就那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我们大家也不会这么手忙脚乱的。她为了让萱姐姐出事,所以赌上自己的性命,她自己是活该的,怨谁啊。”楚梦蝶哼了哼,“她就是典型的自作孽!”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的孩子如果是那个谁……晋广延的,那我们是不是会多一个筹码啊?”无忧老人一边逗着孩子,一边说道。
    “不可能。我想,她和晋广延之间不过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据我所知,他们之间的协议就是梅小叶帮着他,把萱儿给他弄过去,然后他则是给梅小叶一个孩子,稳固在云家的地位,坐稳少夫人的席位。如果真是拿着那个孩子去威胁晋广延,他定然不会有任何的屈服,即便是在他眼前把那孩子杀了都没有。我想,他大概都巴不得自己赶紧把那个孩子解决掉,以免有后顾之忧。”那么残忍的一个人,想用孩子来牵制,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帮了她,一点好处都得不到。”籍怀亦考虑中,看来……这似乎就没什么必要救了。
    无忧老人想了想:“唔……不过毕竟是个生命,虽然说现在没有利用价值,以后也许还有用。再说,那孩子倒是无辜的,留着给我的小徒孙作伴也没什么不好的。”
    云悠洋十分诡异的看了无忧一眼:“师父,您老人家何时变得这么好心了?我看,您是惦记着到时候玩儿的玩具又多了一个吧?”
    “嘿嘿嘿,我是这么想的。不过,如果你老婆醒过来之后,她一定也会同意我的想法的。所以说,与其残害一个生命,还不如多一个好玩儿的。”
    众人大汗。他们纷纷在心里对无忧老人说了一句话:你以为,在你手下被残害的生命还少么?
    “行了行了,咱们再在这聊下去,一会儿外面来人找谁去?我看这样,你这个神医就去救人,我在这儿抱着徒孙玩儿,你这个夜影留在这照顾你老婆,云翰卿你就去看门去。”无忧下达指示。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纷纷耸了耸肩表示没意见,然后各忙各的去。
    倒是那个无忧老人,自己逗弄着孩子,就他最轻松了,啧。
    “啊,好痛啊……”
    梅小叶还在挣扎着,她现在有一种很后悔的感觉。她觉得,用自己的性命去做赌注实在是真的不值得。如果这一下子她连命都没有了,那以后还有什么意义?
    “小叶,你放心,不会有事的,知道吗?”杨舒在一旁安慰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久?这都快三个时辰了,怎么会这样?”
    “这……这胎位不正,我们也没办法啊。而且现在……现在这少夫人是大出血了,我们……我们也很努力的在救啊。”一旁的产婆慌慌张张的说道。
    “我不管其他,反正大人和孩子都不能有事,如果有事那就唯你们试问。”
    杨舒心里也慌了,去找人叫籍怀亦和无忧老人,可是每每回来的人都被赶回来了。现在能救小叶和孩子的人也就只有他们了,该怎么办啊?
    “夫人,如果说大人和孩子都保的话,怕是……怕是不太可能,您还是做个决定吧。”
    “决定?什么决定?不论如何,大人和孩子都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事!”
    杨舒现在有些红了眼,孩子固然是首要,但是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心腹,以后还要靠着她去牵制洋儿,现在怎么可能有事呢?
    “可是……”
    “怎么,问题很严重?”籍怀亦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杨舒的面前。
    “怀亦,你来了,快,你快帮小叶看看啊。不管是大人和孩子,都不能有事。”
    杨舒看到籍怀亦就好像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她知道,现在能救梅小叶母子的就只有他们师徒了。虽然无忧老人没来,但是籍怀亦一人的医术就足够了,只要他愿意救。
    “问题不严重,扎两针就行了。对了,萱儿那边已经生下了一个男孩儿,您要是有兴趣……呃……还是在这陪着梅小叶吧。”
    有兴趣她也不能去看,虽然她好歹是那孩子的奶奶,但是……啧,危险性太高了。
    杨舒愣了愣,然后眼睛里一闪而过了一记危险的眼神。虽然只有一瞬,但还是被籍怀亦尽收眼底。
    籍怀亦随随便便的把了个脉,然后随随便便的扎了两针就离开了。不过他前脚刚出去,后面就听到她们在欢呼雀跃了,看来是个男孩儿,不然杨舒不可能这么开心。啧,以后萱儿和那孩子怕是麻烦很多啊。
    江乐萱被这么一折腾,足足昏迷了三天三夜。并不是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主要是她最近天天担惊受怕的,随时担心自己和孩子出什么事。现在难熬的过去了,她也就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
    另外,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受到了惊吓,所以才需要好好的安静一下。
    云悠洋没有把她带到石室去,而是把她留在了云家的密室。这样他来回折腾也方便一些,而且这边的环境也还不错,比较适合她休息。
    梅小叶这一次计划统统都失败了,心里很是郁闷。不过还好的是,那孩子月份不足,倒是没有被云夫人发现什么不对。一个是七个月,一个是九个月,虽然差了两个月,但是孩子的大小还是有差的。不过云夫人只是以为这是因为梅小叶吃的太少,所以才会这样。
    不过她担心的是这孩子到底能不能熬过去,毕竟这月份差的太久。她不敢让籍怀亦他们来看,凭着他们的能力,一定会发现不对劲。所以她只能自己撑着,不管发生什么,都得接受。
    渐渐有了苏醒的反应,江乐萱慢慢的睁开眼睛。
    这个地方她不认识,这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夜影的石室,那这……到底是哪里?
    她记得,在这之前是梅小叶来找她说吃饭。然后……梅小叶跌倒了,她……她也跌倒了,然后……
    孩子!孩子呢?
    她下意识的往自己的腹部摸去,肚子不见了,她一惊,迅速的坐了起来。她的孩子去哪里了?她的孩子……
    “萱儿,你别乱动。”
    云悠洋……不,夜影,他刚从他师父那边把孩子抢回来。因为察觉到萱儿似乎要醒了,所以他赶紧把孩子抱来,让她安心。他刚进来,就看到萱儿突然坐起来,吓了他一跳。
    “夜影?”
    看到夜影的时候,她才隐隐约约的想起,她在最难受的那段时间,确实是听到了夜影的声音。而且,似乎还是他在帮她接生,鼓励她,让她安心的。但是……她还以为那不过是个梦。毕竟自己是在云家,虽然是被蒙着眼睛,但总不会被带到石室里去吧?
    夜影走到她面前,叹了一口气:“你醒来就不老实,要不要喝水,还是饿了?你都睡了三天了。”
    江乐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应该说是……没有听到。
    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夜影抱着的那个孩子身上,那个小小的、可爱的家伙,就是她的孩子吗?就是她和夜影的孩子吗?
    “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吗?”江乐萱痴痴的看着那个孩子,傻傻的问道。
    夜影点了点头:“是啊,要抱一抱他么?是个男孩儿。”
    夜影把孩子交给江乐萱,只见江乐萱就这么看着那孩子,一脸的温柔,似乎整个世界就只有她和那孩子一般,他的影子都没有了。于是,某人的心里严严重重的醋了一把。
    “萱儿,你都没看我,只看他了。”夜影不满的抱怨道。
    “啊?”江乐萱愣了愣神,然后笑了笑,“你看,这孩子是不是和你很像?我看他其实就是在看你啊,我都没有见过你除下面具后的真实模样,所以我希望可以从孩子身上看到你的样子呢。”
    不过……为何这孩子的相貌倒是很像云悠洋?是她看错了么?还是她疯了?
    “这么小的孩子,能看出来什么啊。”
    师父他们都说这孩子长的像他,他原本心里还祈祷着萱儿不会这么早就看出来。不过……她真的不会看出来么?他确实是没什么把握。只是……不过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现在还皱巴巴的,怎么就能看出来这么深奥的问题……唉,希望不会被发现才好。
    “咱们还不都是从这么小长起来的啊。对了,宝宝叫什么名字呢?”其实,这孩子应该要姓云,应该是由云悠洋来起名字。但是,夜影才是孩子的父亲,他才最有权力帮宝宝取名字的。
    “名字已经起好了,叫云逸风。”这是那群人商量之后一致认同的。
    “云逸风?要他姓云么?”
    夜影耸了耸肩:“姓什么无所谓,总不能让他姓夜吧?再说了,他以后也是要在云家生活的,姓云没什么不对,只当做是报答他们帮我照顾这孩子好了。其实我觉得姓云挺好的,听着也好听,不是么?”
    反正这孩子是只能姓云,肯定是不能让他姓夜……
    “那……好吧,只要你觉得可以,我就没有意见。”
    其实,她心里也是很想让这个孩子姓云的。这也是她对云夫人他们的一个承诺,现在也该实现了。
    “宝宝的身上怎么有那么大的一股药味儿啊?宝宝的身体不好么?”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身上的药味儿,现在仔细一问,显然是宝宝的。
    “呃……他的身体挺好的,就是为了让他的身体更好一点。你放心,对他有益无害。”
    唉,他现在是知道自己小时候是怎么过的了,八成也是这么过的。虽然他是三岁开始跟着师父,但那只是说他三岁离开云家跟着师父走。估摸着他一出生也就是这待遇,天天各种药各种毒的,所以现在百毒不侵了,唉。
    “萱儿,你饿了么?我去给你找些吃的,好不好?你都三天三夜没吃饭也没喝水了,一直晕着。”
    “没关系,不着急。对了,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啊?这边……不是是是吧?”
    夜影摇了摇头:“不是,这是云家的密室。我那天偶然发现的,而且这里都很久没有人用过了,所以我打扫了一下,刚好那天就用上了。”
    “那……不会有人找进来么?”
    她没想到他竟然找了云家的地方来躲,这真是冒险的很。
    “放心,难道你不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说,我们现在呆的地方看上去是最危险的,却也是最安全的。”这密室除了他们也没别人知道,当然他们知道这地方也不会进来,即便是进来,也不会让她看到。
    “那就好,我担心他们会看到你。”
    “看到又如何,我照样可以带着你和宝宝出去。”他的可是相当有实力。
    “对了,这些日子你怎么都没来看我?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江乐萱的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
    “我只是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其实我每天都想要来看你,但是每一次都没有机会,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我没有怪你,我只是担心你不要我。你要是真的不要我,那我就真的带着离家出走了。”江乐萱有些赌气的说道。
    “离家出走?”夜影闷笑了两声,“那你准备离家出走到哪儿去?到云家啊?”
    似乎,她其实一直就没和他在一起啊。那……这离家出走显然没有意义,唉。
    “萱儿,再等等吧,等事情平静了之后,我一定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咱们幸福的生活,好不好?”
    他现在能给的承诺也就是这样了,他只能保证再过一阵子,但不是现在。
    等到事情平静了,他会给她一个幸福的家,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虽然,现在她还是会很委屈,唉。
    “好,我相信你。其实,这并不重要,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是啊,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他平安就好,“我们现在已经有风儿了,我们不能让他小小的年纪就是去父母,这样他会受欺负的。”
    “放心,我们不会让他无父无母,当然,他也不会受欺负。我的儿子,向来就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而不是被别人欺负。”
    “扑哧……得了吧你,我可不希望我儿子以后和你一样,一到晚上就变成蝙蝠,飞来飞去的。我希望我的儿子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个翩翩美男子,那倒是不错。”
    “像是云悠洋那样?”夜影的嘴角噙了丝丝笑意。
    “哪有,我只是……我只是这么想想。”江乐萱局促的否认。
    “你可以这么想啊,我也觉得不错。但是我觉得,以后风儿一定会是既风度翩翩是个美男子,又潇洒帅气,天下无敌,那简直就是,啧啧啧……完美了。”
    这是在自夸么?嗯,除去是说希望自己儿子以后是什么样子的之外,他简直就是红果果的夸自己。当然了,那是他儿子,儿子像老子,所以夸儿子其实也就直接的等于了夸自己。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当然,我希望我的儿子这么完美,但我也并不希望给他太多的压力嘛。”
    “不会有什么压力,再者……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例如……他。
    云家现在有两个孩子了,两个同一天出生的孩子。按说,云家应该很热闹才对,但是……似乎情况并不如此。
    只能说,如果因为多了两个孩子,所以云家就该多些什么的话。那……便是勾心斗角吧。
    梅小叶因为计划彻底失败,所以不是一点的郁闷。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她的身体也差不多恢复了,但是终究让她元气大伤,身体一直虚弱的很。
    沉寂了三个月,她也该想想办法了。
    不得不说,江乐萱的那个孩子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虽然杨舒因为那个孩子不是云悠洋的,所以有意排斥,但是偶尔看到她看那个孩子,还是有一些宠爱的目光,这让梅小叶的压力很大,很有危机感。
    那个孩子叫做云逸风,可是她的孩子到现在连个名字都还没有。她要云悠洋来起名,云悠洋推三阻四说身体不舒服,见都不见她和孩子一眼。杨舒让云翰卿去给取名字,云翰卿则是说公务繁忙,没有时间。
    虽然云悠洋这些日子也没怎么去关心江乐萱和她的孩子,但是不论如何,不关心她的孩子,这就让她相当不开心。
    梅小叶喜欢云逸风这个名字,她现在第一步就是要把这个名字抢回来。只要抢到了名字,她就胜利一剧。
    “娘,为何我的孩子还没有名字?爹和相公是不是都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才不给我的孩子起名?”梅小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抱着孩子对杨舒说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孩子是云家唯一的孩子,要起名字自然是要慎重了。”杨舒笑道。
    唉,其实她已经对云悠洋和云翰卿说了许多,但是他们就是不给这孩子取个名,她能怎么办?她是一介女流,这又如何起名?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虽然可爱,相貌也清秀,但是……却是没有江乐萱的那个孩子可爱。而且,似乎江乐萱的那个孩子更合洋儿相似。也许是她经常和洋儿见面,所以孩子才会和洋儿有些相像吧。
    江乐萱的那个云逸风,虽然才三个月大,但是就已经咿咿呀呀的开口说话了。虽然会说的还不多,但是爹娘什么的都会叫了,也会叫爷爷,会叫叔叔什么的,唯独就是不会叫奶奶。虽然那孩子根本就不是洋儿的,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很郁闷,何时她连一个孩子的人缘都没有了?
    梅小叶的这个孩子,虽然不会说话,但也安静的很。比起云逸风,那个云逸风简直就是混世魔王,闹腾极了。不过,讨喜的就是他懂得看人脸色。唉,相比起来还是那个孩子比较聪明。为何洋儿的孩子就没有这么聪明呢?分明洋儿小时候就是极聪明的,莫非是梅小叶太笨了?
    “娘,其实……其实我很喜欢云逸风这个名字,我觉得,如果我的宝宝叫这个名字一定很好,宝宝也一定很喜欢。只是……这是萱姐姐孩子的名字,唉。”梅小叶一副可惜的样子说道。
    杨舒想了想:“确实,那个名字确实不错。不过,江乐萱说是她起的,你不会介意这一点么?”
    梅小叶摇头道:“当然不会,我很喜欢那个名字。即便是姐姐取的名字,但是很好听也是真的。只是不知道姐姐愿不愿意把这个名字让出来,如果她不愿意,那也没有办法。”
    “小叶,你放心,你喜欢这个名字就好,不在乎这个名字是江乐萱起的就好。今天晚上皇上会带着皇后和小公主过来,到时候我就提起这件事。我想,当着皇上的面,她定然是不会拒绝我们的要求。”
    “那……那不就是在逼迫姐姐了么?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杨舒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好的?那孩子本就不该姓云,你这个孩子才该是姓云。而且逸风这两个字也很不错,飘逸潇洒,以后这孩子定然是个美男子。这样的好名字,不给我的孙子用,难不成要给那个贱女人的野种?”
    听到杨舒这么说,梅小叶的眼里不禁露出了一抹很得意的精明。这下子,看她还怎么和她斗。
    “这下子好了,咱们果然就是一男一女,那就按照先前咱们说的,你们家风儿以后给我们家霜儿做驸马,好不好?”莫舞凝抱着怀中的孩子往江乐萱那边凑了凑,让两个小家伙先互相认识一下。


同类推荐: 海贼王之欲望系统火影之绝对邪恶快穿攻略,病娇男主,宠翻天!教师妈妈的沉沦小青梅的傲娇竹马我和妈妈的乱伦史重生之欲神宫主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