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10节

第210节

    [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
    冬恣没有任何想说的、或者想验证的,连眼都没睁开。
    [天亮请睁眼。昨夜狼人出击,8号玩家已被杀死。]
    白天的流程大家就很熟悉了,三对一轻松把怪物c也投了出去。
    按这么走的话,只剩下一个夜晚和一个白天了。
    刘柳琉指了指自己,示意他们接下来可以杀掉自己。
    付长荀在第五个夜晚杀死了他,于是第五个白天,在场只剩下了他和冬恣。
    投票是平局,冬恣选择弃权。
    游戏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恭喜玩家“医生”成功通关狼人杀副本。】
    能不无奈?这个副本本来是考验智商的,现在智商是用了一点,但只有开头,后面完全是自爆式极限一换一。偏偏又不能说这样不对,因为他们是完全按照规则来的,副本没有理由判定他们违规。
    付长荀也知道他们这次有些着急了,因为时间实在紧迫。
    他客客气气地对游戏道:“不好意思,不是不尊重你,是我们时间真的不多。现在还有很多人被困在副本里,随时随刻都可能死亡,我想要改变这些副本。”
    游戏停了一会儿,才问他:【玩家,你准备怎么做?】
    付长荀反问:“你想让我怎么做?”
    游戏才是真正来自于[高维]的东西,他的办法取决于它的创造者对[低维],究竟是什么态度。
    游戏:【玩家想要彻底关闭游戏、使人类回归正常生活,可以选择将这座仪器损毁,或启动游戏的自毁装置。】
    “但如果这样做,死在副本里的那些人就不会回来了,对吗?”付长荀看见了在桌子旁边溜达的黑猫,“包括它,是吗?”
    彻底关闭游戏,意味着所有副本和现实彻底切割,那么玩家在游戏中获得的异能、道具都会消失。
    这些倒是没什么,就怕那些被道具或异能治疗过的人会有副作用。
    不仅如此,诸如徐正义这样被转化成了npc的玩家,也将永远留在副本里。
    游戏给了他肯定的答复:【是的。】
    “那我不能这样。”付长荀说,“游戏是一定要保留的。”
    他的手撑在下巴上,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怪物们能用你来制作副本、投放给人类,那我能不能取代它们?”
    怪物们设计的副本都极度扭曲怪异,虽然是从人类社会提取的基础碎片,但解决方法有时就会异常偏激。
    如果把这些东西改掉,倒是挺适合做一个全息游戏的。
    游戏模棱两可:【或许可以,但这个要看玩家自己的能力了。】
    说直白一点,能抢过来就是你的本事,不能,那也帮不了你。
    付长荀:“……好吧,那你总可以告诉我怎么抢吧?我总不能抱着仪器跑,太大个了。”
    那仪器看着得有几十个立方,除非有转移类或压缩类的道具,否则就算那些怪物同意他把仪器带走,他也扛不动。
    游戏沉默了,大概也是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它顿了足足十秒钟,终于慢吞吞地回答:【玩家可以借助其他npc的帮助。副本已通关,即将传送所有玩家离开……】
    这个副本不是怪物们设计的,没有死亡,所有人都活着。
    他们进入副本的时候在哪儿就出现在哪儿,于是密密麻麻一群怪物、中间夹杂了几个人类就出现在了仪器之前。
    一抬头,怪物们的武器正对着他们,付长荀心中一紧。
    不过武器还没来得及发动,晓晓就颤颤巍巍地从人群中挤出一只小手:“消灭区域内所有攻击性武器。”
    怪物们的武器瞬间蒸发,小die趁机变身美少女,定住了它们。
    ——小die毕竟是个外国人,没有玩过狼人杀,整个副本的存在感几乎为0,于是一离开副本,她就憋不住了。
    “有什么解决办法吗?”趁着怪物们被同伴拖住,冬恣问,“我们要不要毁掉这个仪器?”
    付长荀摇头:“不行,毁掉它,徐正义他们就回不来了。”
    “游戏让我找npc帮忙,但是怎么联系那些认识的npc……对了!”
    对了,他还有三张邀请卡。
    是古堡副本的管家赠送的,因为之前去过的副本没什么需要善后的,这些邀请卡就一直没用上,在储物格吃灰。
    但现在用的上了。
    第222章 恭喜你,玩家付长荀
    广结善缘还是有用的。
    付长荀取出卡片,将使用方法和目的告诉了妲恭和冬恣。
    “总之,我们需要确定下来向谁寻求帮助,以及谁有能力帮我们。”他说,“卡片的主人,古堡管家算一个。”
    妲恭点头:“他确实可以,武力值挺高的,也见多识广。”
    其他两个人选首先要可以给予信任,其次要拥有足够的学识和能力,付长荀走过的副本里,boss要么已经被消灭了,要么因副本结束而失去此前的能力。
    那就只能从妲恭这边下手——他走过的副本也是数量最多的。
    “我倒是有几个人选。”他说,“不过当时跟他们打过或者闹过矛盾,不能保证他们完全信服我,可能只有再打一场才行。”
    付长荀:“……打一场?”
    冬恣:“……我现在算是知道你为什么副本推进得那么快了。”
    话是这么说,妲恭把那两个他选中的npc叫来时,它们还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看上去甚至有点谄媚。
    “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个说,“我们很乐意为您效劳。”
    不知道妲恭先前对它们做了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他没搭理它们,它们也不敢动,等付长荀把古堡管家叫来后,他就大手一挥:“他说怎么办,你们怎么做就行了。”
    管家莫名其妙地多了两个耷拉着脸的帮手,但也没多问,在怪物们血肉横飞、玩家们道具乱扔的环境里,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裹挟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这件事麻烦你了。”付长荀说,“请帮我找到它的控制面板。”
    他并不担心管家会突然叛变或选择独吞游戏,因为管家志不在此,让他获得游戏,还不如让他和夫人独处。
    对怪物而言,副本中的生物都极度危险,并且仇恨它们。
    ——毕竟这些副本规则是由怪物制定的,npc必须日复一日地执行,更别提一些npc生前就是玩家。
    它们是怪物害死的,怎么可能放过近在咫尺的凶手?
    黑猫就已经加入了玩家们,一爪一个怪物。
    管家虽然不是,但他显然对怪物也没什么好感,听了付长荀的请求,便礼貌地摘帽道:“当然,很乐意为客人效劳。”
    他轻轻后退一步,用手杖敲了敲面前巨大的机器,似乎在听敲击的回音,随后命令其他两个npc:“请帮我把这里撬开。”
    游戏仪器的实体巨大,但系统的意思显然是除转移它外还有其他办法,付长荀更倾向于有个核心控制器。
    三个npc热火朝天地搞拆迁,付长荀把黑猫和藤蔓都放出去让它们自己打,便和冬恣扭头钻进了仪器被撬开的洞里。
    里面倒不是他想象中的满地线路、零件,而像梦幻的场景一般,一片片光屏组成了巨大的、不见尽头的墙壁。屏幕闪烁着,里面赫然是所有副本的实时情况,只不过,不是直播视角,而是上帝视角。
    “别碰。”
    恍惚间,冬恣抓住他往前伸的手,付长荀骤然清醒。
    他竟不知不觉地即将碰上屏幕,san值也忽然狂跌了好几点,但自己却毫无察觉。
    “这些光屏就是副本吧。”他心有余悸,“如果我真的碰了,很大可能会被传送到副本里……不说这个,我们快走。”
    两人穿梭在光屏中间的狭窄空隙中,屏幕上的光影明明灭灭,照在他们脸上,忽明忽暗。
    付长荀停下脚步。
    他看着尽头光屏上展示出的怪物世界全貌,只觉一阵明了。
    已知他是通过副本中的全息游戏进入怪物世界的,当下的这个世界自然是全息世界,那真实的怪物世界在哪?
    答案就在眼前,在光屏里面。
    而刚好,光屏中显示的正是他们如今所处的环境。
    管家指向那片屏幕:“客人,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
    路都已经踏平,接下来就不是他这个npc能参与的战斗了。
    付长荀郑重道谢:“多谢帮忙,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管家再次脱帽行礼,身影渐渐消失。
    付长荀转过头,与冬恣十指相扣,同时触碰了面前的光屏。
    霎时,他头痛欲裂——就好像第一次进入游戏、风铃响起的那一刻,被丢进滚筒洗衣机里的感受一样。刺耳的机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警报!警报——】
    【病毒入侵——病毒入侵……】
    【滋啦——】
    付长荀的控制面板上,生命值和san值瞬间就掉了一半。
    他的意识在数据流的席卷中颠簸,几乎难以保持清醒,只能拼命提醒自己不能睡过去、不能被卷进混沌中去。
    他看见了无数个副本世界,看见了正在副本中艰难求生的赵姐、疾行和宁婉,看见了正在忧心女儿的徐正义和萧雯,甚至看见了在现实世界中留守的邱毅……
    在生命值狂跌的警示声里,付长荀对自己使用了异能。
    他没有试图去催眠这台机器,而选择了催眠自己——他保持住了清醒,在无数个混乱的副本中,抓住了核心的那一个。
    警报声戛然而止。
    【恭喜玩家[医生]游戏通关——】
    这一刻,所有玩家同时从副本中脱离,被丢回了现实世界。
    街面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冬恣拨开人群,找到了他的爱人。
    “阿荀?”冬恣轻声道。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