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07节

第207节

    妲恭和刘柳琉则默默地背起了晓晓和女玩家,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朝那座房子走去。
    暴风雪中的寒冷和孤寂感是很可怕的,尤其后面还有那群捡漏的、追过来的怪物——还挺克苏鲁的。
    多少有点令人掉san。
    “不知道其他人去哪里了。”妲恭轻叹一声,“最讨厌这种情况了。”
    张飞飞和其他玩家应该是去了副本的其他部分吧。
    **
    “阿嚏——”
    让妲恭念叨了一嘴的张飞飞正和队友们、以及剩下的一百来只怪物待在一起。
    他们和它们都在一个电影院似的地方,且被固定在了座椅上,先前有只山羊怪物试图强行离开座椅,结果被游戏直接判定为违规,挨了一回电,现在变成了绵羊卷。
    玩家们闻着稍微焦了一点、但是和羊肉串没啥差别的味道:“……”
    张飞飞发现少了几个主力后,顿时明白了副本情况,他对队友们说:“没事儿,咱们应该不是主战场。”
    实力最强的几个已经被挑走了,他们就是坚固的大后方!
    正说着,面前的影院屏幕忽然亮了起来,显示出了雪地里的景象。
    只见付长荀等一行人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已经精疲力尽,这才终于赶到了房子门口。
    冬恣还算好的,只是稍微有些喘气。
    付长荀从他背上下来,手贴在胸口帮他顺了顺,冬恣愣了一下,马上把他冰凉的手揣进了自己怀里暖暖。
    妲恭无意瞥见,感觉眼睛虽然挺过了雪盲症,现在硬是被死情侣闪瞎了。
    “这屋里好像没人住啊。”他马上岔开话题,“你们看,这种木屋很显然没接电,但是现在这么冷,烟囱里都没冒烟。”
    不需要取暖,要么里面没人,要么住着的“东西”不怕冷。
    几人原地休整了几分钟,因为天气实在太冷,在恢复了一点体力后就决定开门进去——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不如进去看看,这应该才是副本核心。
    木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冬恣正抬脚往里迈,就听一群不明生物哗啦啦地扇动着翅膀冲他突袭而来。
    他顿时把身后的几人一把搂开,定睛细看,这竟然是一群蝙蝠。
    蝙蝠这种生物往往和黑暗、阴森沾边,尤其是副本里,它们的攻击性似乎被放大了,对准了玩家们和怪物们疯狂袭击。
    事发突然,还没等玩家找到合适的道具驱逐它们,就见冲过来的蝙蝠突然全部停住,随后噼里啪啦落地。
    刘柳琉面前刚好掉了一只,他捡起来看了看:“死了。”
    “……对不起……我是不是用早了?”
    晓晓弱弱地问。
    对啊!晓晓的异能,杀死一定范围内的某种生物全部个体!
    付长荀没再像摸小孩一样摸她的头,而是认真道:“你做得很好,晓晓,你已经是合格的、能独当一面的玩家了。”
    小姑娘眼睛很亮:“好,我继续加油。”
    蝙蝠死完了,玩家们一进门,煤油灯就忽然自发燃起。
    诡异的木屋里,只有正中间的一张长桌,旁边不多不少,刚好放着十二把椅子,长桌正中间摆着一摞卡片。
    玩家们进来后没有触发什么,直到尾随的怪物们也赶到。
    就在最后一只怪物踏进木屋的瞬间,系统音终于响起——
    【叮咚!】
    【游戏主线:请玩一场狼人杀游戏吧,要确保自己的队伍赢得胜利哦!】
    第217章 狼人杀
    【请玩家随机选择一张卡片,不可使用异能偷窥,否则按失败处理。】
    游戏的声音似乎比先前平和了一些——虽然都是电子音,却没有怪物制作的副本那样,充斥着咄咄逼人了。
    卡片就背面朝上放在桌子上,怪物们便立即上前抽取,六只怪物短短几秒就都抽了一张属于自己的卡片。
    付长荀没有动作,默默地继续听着。
    【十二名玩家请各自抽取,按照阵营分组进行游戏。】
    【请确保“己方队伍”获得胜利。】
    【请玩家竭尽全力。】
    游戏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带着浓重感情色彩的话。
    付长荀忽然有种莫名的,自己似乎窥探到了真相的感觉。
    玩家们这才去取卡片,多少显得之前冲动的怪物们有些不聪明。
    它们嘀嘀咕咕半天,似乎想把自己的卡片展示给同伴,但显然失败了——知道彼此的牌,那还叫什么狼人杀?
    在别人眼中,他们手里的牌就是空白的。
    或许是担心玩家不了解游戏规则,游戏特意将狼人杀的傻瓜教程展示了一遍,保证不会有怪物因为不理解规则而出现不公平。
    这下,不管哪边,谁也不能说“游戏偏袒人类玩家”了。
    付长荀低头看手里的牌,游戏把配置已经写在了卡牌的背面。
    4个狼人,1个预言家,1个女巫,1个猎人,1个白痴,4个平民。
    很常见的狼人杀配置,这是一个狼人杀游戏,再配上暴风雪山庄的副本名称,几乎已经奠定了副本基调。
    这是一个靠脑子的桌游副本。
    但是,“自己的队伍”……
    指的是狼人队/平民队,还是人类玩家队/怪物队呢?
    付长荀无法确定,他看着手里的“狼人”牌,神色少有地凝重着。
    因为游戏没有说透露自己的真实牌面会判定为作弊,玩家们固然可以向队友悄悄暗示自己的牌,但队友就一定可信吗?如果游戏的意思是,通关副本需要平民队/狼人队的怪物和人类一起配合取得胜利呢?
    冬恣的眼神投了过来,付长荀知道他也想到了这一层。
    两人目光交汇,又转向妲恭——妲恭可以说是大多数玩家的团队核心,他能明白,就不用再过多费口舌。
    后者却没有往这边看,而是正在打量木屋当中的装饰。
    副本里的房子往往藏着线索,但现在显然不能探索一二——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妲恭只能遗憾地收回目光。
    [请玩家按照卡片顺序坐好……请所有玩家确认身份。]
    像是从什么犄角旮旯里传来的声音,带着嘎吱嘎吱的伴奏,提示大家游戏即将开始。
    众人按照顺序坐下,付长荀神色自若地坐在了“1”的位置上,他旁边的2号是只果冻怪物,对面是“12”,是晓晓。
    [确认完毕……游戏开始。]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
    [狼人可以放心说话,时限三分钟,其他玩家的声音、视觉均已被屏蔽。]
    付长荀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对上了三双怪物的眼睛。
    四个狼人,只有他自己是人类玩家。
    这什么地狱开局,三个狼人估计第一天就会把他投出去吧?
    电光火石之间,付长荀抢在三个怪物之前开了口:“你们是想和我联手,还是准备第一轮就把我投出去?”
    怪物a冷笑:“当然是投你,人类,就算是我们三个也可以杀平民的,用不着你。”
    付长荀叹了口气:“那可惜了,今晚你们杀不了我。如果谈判没谈拢,明天我会直接自爆,这样我相信我的朋友们也会把你们都投出去的,大不了一起死。”
    第218章 到底谁是预言家?
    小屋外寒风呼啸。
    小屋里的人们被剥夺了视觉听觉,只剩付长荀和三只怪物。
    他好像破罐破摔了,一副大家干脆同归于尽的模样。
    怪物b不由得有些紧张——它是护卫队的,并不擅长这些拐弯抹角的心思,顿时下意识信以为真,忧心忡忡起来。
    剩下的怪物c还没搞明白局势,透明的脸上一副懵逼的神情。
    怪物a看着两个猪队友,再看看对面明明只有一个人、却好像身后站着千军万马的付长荀,不禁有些焦急。
    明明它才是优势更大的那个,现在倒是反而露了怯。
    付长荀冷静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有三分钟,我建议你们快点决定。”
    怪物们面面相觑,怪物a无疑成了它们的首领。它说:“那我可要杀死人类,你也不会阻止”
    付长荀佯做思考,半晌说:“那得看是谁了,我都有几个想弄死的人类,我就不信你没有几个想弄死的怪物。”
    怪物a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人类一向崇尚以和为贵,就它对人类的观察,就算再和别人不和,他们也会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做出什么以大局为重的事。
    这和他们怪物世界的规则完全相反。
    付长荀挑眉:“没有吗?那你可真是一只善良的怪物呢。”
    这明明是夸奖,怪物a却好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炸了毛。
    “善良”对它们不是夸奖,而是一种等同于懦弱无能的评价,它霎时间勃然大怒,反驳道:“我怎么没有?我当然有!”
    说完,它直接指向坐在桌前的一只怪物:“它,那就杀了它!”
    付长荀也没想到自己放了个饵,对方就轻易上钩了——他还是高估了怪物们的道德底线,它们可以为了自身利益完全不顾别人死活,那这种游戏类的就更别提了。毕竟狼人杀里并不会真正的杀死玩家。
    怪物b和怪物c丝毫不反对,付长荀眼看还有一分钟,有些担心它们会在这一分钟内冷静下来,变卦。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