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04节

第204节

    服务员还没听过这种离谱的病,但看这个包厢里的客人都没有特别强烈的反应,不禁恍恍惚惚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激了。
    “是这样吗……”
    “对,就是这样。”付长荀肯定它,“把菜单拿过来,我们再点几道菜。”
    他一说菜单,服务员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勉勉强强算是混过了这一关。
    第213章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等服务员一出去,付长荀马上起身,反锁上了包厢的门。
    那名玩家惭愧不已:“对不起啊医生,我……”
    付长荀摇头:“没事,下次小心一点说话就好。至于你刚才说的掉san问题,我也完全没办法解决。”
    他也不瞒着,直接说:“我现在的san也一直在掉呢,控制不了,只能尽量避免经常看长相猎奇的怪物。”
    玩家们没想到他也这么摆烂,一个女玩家便下意识地开了个玩笑:“医生也不能自医啊?”
    付长荀笑起来:“对啊。”
    这些玩家平日里都觉得他很厉害,就应该无所不能,实际上他也只是精神系的异能强一些,其他与他们没有不同。
    当然,这是他的自我认识,实际上完全不准确罢了。
    至少这些玩家们第一个不同意。
    “好了,我找一下这里的地图。”他说,“这里虽然比我们的人类社会稍微科技化一点,但也不算太超前。不过经过我上次的强闯,研究院很有可能加强了防御措施,装了更先进的监控系统什么的……”
    他随便点进一个地图软件,想了想,没有直接搜研究院所在的位置,而是截了个屏。
    ——谁知道有没有怪物盯着网上的消息,会不会发现呢?
    “大概这里。”
    他放大图片,指了指远离城市的郊区一角,“研究院周围怪物不少,如果他们发现了我只能催眠有眼睛的怪物,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一点,专门找这种警卫。”
    网上现在还有不少关于“人类玩家强闯研究院”的新闻,他特意搜了,还有视频残留。
    怪物们虽然暴力、残忍,可脑子里的弯弯绕绕绝不比人类更少,不然研究院怎么能做出那么多堪称变态的副本?
    付长荀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从未放松对它们的警惕。
    “医生,里面武力分布大概怎样?”问这个的是拥有瞬间转移异能的玩家。
    他的异能不同于冬恣的移动物品或人体,只能移动自己,但是却是原地消失、同时在几百米外出现。
    简单来说就是能穿墙的那种。
    有点像异次元之门,但他不需要去过特定地点就能瞬移。
    付长荀:“你要移进去的话,最好直接去中心区域。”
    他画了张简略图,点了点正中间:“那个仪器非常大,看上去是固定的,没办法移动,所以我敢肯定它还在这里。”
    瞬移的玩家:“那这里的警卫会不会特别多啊,我一进去就……”
    “确实很有可能。”
    付长荀不想泼凉水,但也不得不泼,“里面我一无所知。”
    瞬移玩家:“……”
    这可太完蛋了,完全是赌运气的事啊!
    说到运气——被反锁的门忽然“咚咚咚”地敲响了。
    房间里的玩家同时噤声,付长荀给晓晓使了个眼色,后者便问:“谁呀?”
    其他玩家纷纷戴好自己的耳朵,互相检查彼此是否伪装完美。
    只听外面传来张飞飞的声音:“是我,海绵宝宝,我又找到一个老朋友,咱们待会儿一块儿聚聚吧。”
    付长荀松了口气,打开门把海绵宝宝迎进来:“你找到谁了?”
    张飞飞的海绵宝宝套装有点大,正好挡住了他身后的人,他一进门,众人才看见后面是谁——刘柳琉!
    不是巧了吗?刚提到运气,运气最好的一位就来了。
    刘柳琉看上去有点狼狈,他进门后不等嘱咐就先反锁了,扑到桌前倒了杯茶水咕嘟咕嘟喝完,这才呼出一口气,说:“你们肯定不知道我是从哪儿出来的,这一路上我完全是靠运气,勉强有惊无险。”
    他平常的运气就是大家公认的好,更何况还有异能加持,难得这么狼狈。
    付长荀于是猜了猜:“嗯……从研究院?”
    “我去。”
    刘柳琉震惊,“你怎么知道,我刚才也没说漏嘴啊。”
    付长荀:“……这不是很明显吗,现在肯定是研究院里的防守最严密、警卫数量最多,我更想知道你怎么出来的?”
    刘柳琉卖了个关子:“你知道研究院现在的警卫们都是什么怪物吗?”
    “什么怪物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没有露在外面的眼睛。”
    付长荀无奈,“它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催眠异能需要注视被催眠者,所以对我进行专项打击,这很正常。”
    刘柳琉连续两个问题都被这么随便地猜出来了,终于收起了玩心,正色道:“我一进去的时候,有一间房间里就关着很多怪物,大部分是昏迷状态。”
    “那些怪物大部分应该比较弱小,看着体型都不大。”
    “我可能因为是玩家的缘故,没觉得困倦,但是还是赶紧找出口,找到了通风管道。”
    “然后我就沿着它往外爬,爬到分叉口就用异能来选,最后到了通往外面的出口,但是还有几只怪物把守。”
    “然后……我……”
    付长荀紧张道:“你跟他们起冲突,打了一架吗?”
    如果现在这个关头打起来,他们潜入研究院的可能性就再一次降低了。
    刘柳琉误以为是付长荀关心自己,便也不卖关子了:“没,我用了道具把他们引走,但是只有我自己跑出来了。”
    张飞飞在海绵宝宝装备里露出一双眼睛:“‘只有你’?还有别的玩家?”
    刘柳琉:“……有,就是你们老大,还有小die,他俩在单独的房间,我从通风管道口问他们,他们都说不走。”
    张飞飞顿时起身,勃然大怒:“那他为什么不回信息!”
    张飞同学是绝对不可能接受“明明闲着但是就是不回复”的!
    付长荀不太清楚他们兄弟之间的相处方式,不过看着他好像状态还行,就没在意:“他们打算怎么办?”
    里应外合?
    还是趁机在里面搞点破坏?
    刘柳琉摇头:“没来得及说,但是看样子都很安全。”
    “除了他俩呢,有没有其他人?”
    刘柳琉:“这个我没注意,这种密闭房间还挺多,来不及一个个转,但是如果我们在外面找不到的话,他们应该就在里面了。我逃出来之后反正没遇到过。”
    按照他的运气推算,外面应该确实没有玩家了,都在这个房间里了。
    “好,既然如此,你把这个上面标注一下,大概哪里的警卫比较多。”付长荀把之前那个简略图递给他。
    刘柳琉看了半天才看明白,顿时抓耳挠腮地开始回忆起来。
    趁他忙碌的功夫,付长荀把冬恣放出半颗头:“阿恣,你怎么看?”
    冬恣只露出半张脸:“刘柳琉虽然人傻,但游戏经验是有的,他带的消息应该是真的。”
    付长荀“唔”了一声。
    他也不是不信,只是那些怪物被抓去做什么?难道他们怪物也有内部斗争,绑架人质或者恐怖袭击?
    而且还关在研究院里……总不能拿它们当试验品的吧?
    细思恐极。
    但是既然能里应外合,那比直接硬闯或者想办法潜入就相对容易了一些。
    “我们得找办法联系上他们。”付长荀低头沉思道。
    冬恣提醒他:“你的门,能不能用?”
    异次元之门啊……付长荀略显犹豫——他的玩家身份早已暴露,怪物那边想必已经把他之前的直播扒出来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对他应该很了解了,不能保证它们想不到针对异次元之门的解决办法。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尝试。
    冬恣差不多明白了:“那我们可以利用怪物们的情绪,煽动它们反抗研究院。”
    这个付长荀倒是没问题,甚至用不着异能,在网上带带节奏就成功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得靠他催眠。
    除非怪物们不关心同类的死活,发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把它们推平。
    但是这样的话,付长荀就有了更充分的煽动理由——总之他亏不了,总能把研究院这一关闯进去。
    想到这,他忽然觉得:“坏了,我们怎么这么像反派啊!”
    “那哪儿像了!”张飞飞忽然凑过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来救他们的好吗,他们被研究院蒙骗了这么久!”
    张飞飞不愧是和妲恭称兄道弟二十多年的男人,各种理由信手拈来,但是又好像有点莫名其妙的道理。
    付长荀直接被打岔打得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半晌回过神来,直接把这个话题蹦过去了:“那你知道怎么联系你妲哥吗,有没有什么紧急时刻的备选方案?”
    张飞飞有点扭捏:“那是我们准备在最后关头才会用的……”
    付长荀十分直白地说:“现在就是最后关头,你以为我们如果没顺利通关,还能回到人类世界里去吗?”
    “也是哈。”
    张飞飞被这个无法反驳的原因说服了,拿出了他压箱底的联络道具。
    这是他和妲恭在一个副本里获得的,可以无视各种限制,进行联系,但只能使用一次,时效十分钟,所以他们才一直留着没用。
    消息很快发了出去:[妲哥,刘柳琉已经和我们汇合了,你打算咋整?]
    时间有限,张飞飞有点急。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