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02节

第202节

    野猪愤怒地强行冲撞,结果刚撞过去,就好像被人揍了八百拳。
    它爬起来,还没怎么,就突然觉得泰山压顶,又跪了下去。
    它想抬起头,结果刚抬了一半,就被张飞飞一脚踢飞。
    “哎呦,不好意思,我刚复制了一些力量型的异能者。”张飞飞收回手摆了个pose,吹了吹拳头。
    很装逼,可惜观众只有一个晓晓。
    晓晓象征性地鼓了两下掌,就走过去问:“张飞哥哥,斩草除根吗?”
    张飞飞:“要不你还是叫飞飞哥哥吧……当然得完全解决。”
    “不过我们确实不认识路,留着它还有用。”他认真起来居然比装逼的时候帅一点——可惜他自己不知道。
    晓晓赞同地点点头,两人默默把晕过去的野猪怪物打醒,要求它带路。
    野猪怪物:“……”
    妈呀,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碰见两个活阎王啊!
    第211章 海绵宝宝遛野猪(……)
    海绵宝宝带着小兔子遛野猪时,不远处的酒吧里,付长荀正对着镜子发呆。
    他竟然没有用玩家的身份进来,而是又变成了猫耳怪物。
    猫耳朵也是长出来的。
    “坏了。”
    他心中大喊不妙,上次过来的时候遗留下的残局……
    研究所那些怪物可都看见了他的样子,也知道他就是人类玩家医生,那他用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就是自投罗网,一出门就是个通缉犯,想跑都跑不了。
    偏偏这时候卫生间外面传来了声音——他来的时候出现在了卫生间的镜子前,所以才能发现自己现在的样子。
    有怪物过来了,付长荀迅速拉开旁边隔间的门躲了进去。
    他透过门缝看过去,只见来人顶着两只白色的长耳朵。
    付长荀:“……”
    完了,还是个熟人,不,熟怪物。
    兔子怪物进了旁边的隔间,上了个厕所,便又出来洗手。
    “哎呀,我真是无语了,你不知道我老板多么苛刻……”它好像在跟谁打通讯器,“尤其是我最近还碰见这些倒霉事……”
    付长荀大气不出,在隔间里一动不动地悄然观察着对方。
    兔子怪物应该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按理说或许会被研究院的怪物专家们喊去问话,来了解自己。
    这种问话想必不会太温和,那兔子怪物或许对他不会有太大的善意了。
    至于异能……他当然能继续对兔子用异能,只是这样未免有点不妥,也容易再被研究院的怪物发现,还是最好躲一下。
    这样想着,他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一点。
    怎料就是这一下,触发了公共卫生间的自动冲水感应。
    “哗啦啦——”
    只听一阵刺耳的冲水声,正在外面讲话的兔子怪物顿时住了口。
    它怀疑地凑到付长荀所在隔间的前面,问:“里面有怪物吗?”
    这坑人的自动感应!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看来不得不催眠它了。付长荀轻轻在心里跟兔子说了声抱歉,就忽然打开门,要对着它发动异能。
    但异能还没放出去,兔子就突然跳了起来:“你你你还敢来我们这里!快躲起来,好多怪物都在抓你呢!”
    付长荀:“……啊?”
    兔子紧张地左顾右盼,忽然想起这里是卫生间,才松了口气:“你不是人类玩家吗,还是很受我们喜欢的一个,为什么还要来怪物世界,在人类世界过得不好吗?如果你来,我们肯定特别特别欢迎。”
    付长荀都让兔子的热情砸蒙了,他再三确认:“你现在是清醒状态?”
    他确实还没来得及用异能啊。
    兔子怪物摇头:“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你,我们很多怪物都是,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被研究院的怪物带走的!”
    它对他真的没有恶意,付长荀怎么感受都是一样的。
    付长荀稀里糊涂地被它带到更衣室,套上了一件挺大个的外套,整个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懵逼不已。
    兔子似乎还叫了其他怪物,半晌,三眼怪物和畸形怪物就来了。
    畸形怪物一看见他就嗷嗷大哭,托马斯螺旋式嚎啕。
    付长荀还没说一句话,它就自己叭叭地把它爷爷的消息交代了个彻底,真是它爷爷的好大孙孙。
    “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怪物,我之前也看过你的直播,我感觉它们太过分了,做的副本一个比一个难,好多人类死了。”
    畸形怪物伤心地说,“但是我不想让你死,我好喜欢你的眼睛。”
    付长荀露出了地铁老头看手机的神情。
    畸形怪物却突然激动起来,浑身发起抖:“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眼神,你好像看垃圾一样看我,呜呜呜我好喜欢呜呜,好喜欢,你能不能多看我几眼?”
    这特么……抖m属性大爆发了是吧?
    付长荀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感觉就像——本来准备了一个月来复习大学生期末周,结果考试考一加一等于几。
    这多少有点不真实,他仔细回忆这几只怪物的共同之处。
    好像——都被他非常强烈地洗脑过,尤其是畸形怪物。
    它们对自己的好感绝对不低,更何况还有之前他走一路催眠一路怪物的研究院之行。
    当时恐怕整个研究院里的怪物都被他催眠过,距离近的更严重些,距离远的他还不清楚现在如何了。
    那么这些怪物找他干什么,他除了打碎了一面并不是很重要、仅仅对玩家们有点影响的镜子,按照这几只的样子,如果是对他喊打喊杀绝对说不过去。
    “它们找我是为了?”付长荀还是没忍住,询问道。
    满足一下好奇心。
    畸形怪物:“我不知道,我爷爷现在不肯告诉我秘密了。”
    它实在太坑爷爷,得到这样的结果倒也情有可原。
    兔子倒是有点信息灵通,它举手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听说现在研究院正在研究要不要通过一个提案。”
    付长荀的目光果然转向了他:“什么提案?非常需要吗?”
    “我也不清楚,但是大概是个把【人类玩家带回自己家还是修建一个人类乐园】提出来的东西,不少怪物非常赞同。”
    兔子诡异地脸红了一下,随后继续道,“我也赞同,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它似乎是对付长荀产生了一些难以测度的好感,看上去就好像非常非常希望他能留下,不管是在怪物家还是哪。
    付长荀不禁问:“所以,你们是想让我留在这里的?”
    这样好像也说得过去。
    但是自己肯定不会答应,得快点想个办法拒绝才是。
    兔子怪物带着他走出更衣室,进入酒吧内部空间时,付长荀忽然想试一下自己的异能是否能笼罩更远一点。
    他无声无息地掀开外套,只露出一双眼睛扫视过去。
    只是怪物们似乎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齐刷刷地回过头来。
    付长荀再看看它们,与此同时,其他怪物也在等待的时候,它们就像突然有了一点脑子似的,硬生生把付长荀围起来,避免了在场的怪物们激动、发疯。
    付长荀看着围在左右的兔子怪物、三眼和畸形怪物。
    他好像大概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当务之急就是赶快找到其他玩家,比如冬恣和妲恭。
    就是不知道冬恣应该在哪,付长荀匆匆用队友的对话框联系他。
    他发完消息,喃喃道:“希望他不会也这么倒霉……”
    他现在在外面,希望不要也和自己一样变成了之前的样子吧。
    吸血鬼小怪物可是非常脆弱的,一不小心就在遇到他之前“嘎嘣”死了,那他可真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这边念叨时,冬恣也刚刚发现自己又变成了小怪物。
    小怪物没有喝血、饿着肚子的时候,简直随便一只怪物都能一脚踢死他,他只能勉强躲在柱子后面,尽量避开怪物群。
    虽然是大早上,但这里是广场,各种大型公司和商场都在这里,怪物还是很多的。
    “如果遇不到其他玩家,我估计是走不出这片广场了。”
    冬恣无奈地自言自语。
    忽然,面板震了一下,他顿时兴奋起来,马上打开个人面板,查看有没有付长荀的留言。
    阿荀:[你在哪?]
    他心里一喜,马上回复:[我在广场上,阿荀你现在安全吗?]
    对面也迅速回复:[我很好,不过变成了之前的猫耳朵。]
    冬恣愣了一下,想起来了上次进入副本的样子,再联系到自己又变成了小怪物,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紧张地问:[那有没有被人发现,上次我们大闹了一通,应该有监控拍到?]
    阿荀:[……没事,我现在很安全,需要过去接你吗?]
    冬恣很想说不需要,但他看着广场上来来往往的怪物们,再看看渺小的自己,不得不承认,如果付长荀不来接他,他可能会被当成绊脚石踢飞、踩死。
    冬恣:[大概……是需要的。]
    他神色有点僵硬,但还是发了消息,告诉付长荀具体地址。
    [我尽快过来,你找位置躲好,我们还得赶紧去找其他人。]
    发完这条,付长荀那边就没有再继续给他发消息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