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99节

第199节

    付长荀则老老实实地跟着其他家长开会,开完会又去合了照。
    “老师,我对晓晓在学校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能麻烦你跟我谈谈么?”
    班主任当然不会拒绝,讲了晓晓在学校几乎没有问题以后,她特意把高年级班主任的联系方式给了他。
    付长荀再三道谢,并转头就带着小朋友走进了隔壁初中。
    林朝月的成绩单不如晓晓,但她一直是班里最老实最能干的一个,同学、老师对她的评价都是人很不错,几乎没有什么私下里的问题,付长荀非常满意。
    但是她自己对自己不满意,看见是付长荀来开会,而不是璐璐和林淑林泽,惊了一下,就瞬间脸红了。
    她不如晓晓,是不是给医生丢了脸?
    付长荀倒是挺高兴,林朝月先前一直处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后来游戏又来了,在这样的重压状态之下,她还能保持成绩,已经说明了小姑娘很棒。
    很好,整个家里都是好学生,连黑猫都会一些数学计算,除了……
    二胎蒲公英。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蒲公英报个班?”付长荀冷酷道,“它好像是咱们家里最笨的了,晓晓跳级,月月保持前几,我和冬恣是高校毕业,小黑会算数。”
    只有蒲公英,天天叭叭叭说个没完,一测智商八十。
    冬恣看着开完家长会回来,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付长荀,有点惊骇:“阿荀,要不你测测体温?”
    不会突然一下子体温四十度,烧傻了吧?
    第208章 反击
    最终蒲公英还是没去上学。
    倒也不是冬恣庇护,或者付长荀良心发现,而是它没法说话。
    付长荀一顾虑就全顾虑上了——孩子不能和同学沟通,在班上会不会被排挤?
    虽然这已经是一个明显的伪命题,但全家(付长荀、冬恣、晓晓和黑猫)开会之后,还是讨论了一番。
    “别的不说,蒲公英上学也太离谱了吧?”这是理智一点的晓晓。
    “但是它学历太低了,以后难道要一直啃老吗?”这是已经陷入怪圈、就想把孩子送去学校的的付长荀。
    “有道理。”这是付长荀入脑过了头,失去理智的冬恣。
    “喵喵喵。”这是满头问号的黑猫。
    “……”
    这是没法说人话的蒲公英。
    晓晓据理力争:“谁家蒲公英上学去啊!我同学会被吓死的!”
    付长荀还是很忧虑:“至少基本数学和基础语文得会吧,你们听不见,但是它其实一直特别喜欢骂街,各种词汇都不带重复的,说明它其实挺聪明的。”
    冬恣早已经被说服了:“那不去上学确实可惜,我找找有没有学校……”
    晓晓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步骤已经进行到了选择学校和年级,估计再往下就是直接给校方打电话询问了。
    为了两个哥哥不被骂神经病,她脑瓜子拼命地转。
    如果现实可以具象化,几乎能看到她冒烟的脑瓜子和突然“叮”一下亮起的灯泡。
    “但是!”她大声说,“但是蒲公英不会说话啊,哥你刚才也说了,只有你能听见它的话,别人是听不见的。但是在学校里和同学老师沟通是必要的,它不会说话,长得也格格不入,肯定会被排挤的!”
    这个理由虽然也离谱,但是比把蒲公英送进学校念书正常多了。
    付长荀也意识到确实有这个问题,他纠结起来:“也对,在学校遭遇什么欺负就不好了……那在家学习呢?”
    蒲公英截至目前一直在拼命甩叶子,听见这话,感觉要求已经降低了很多,顿时停止左右甩,开始上下甩了。
    与此同时,它把小花骨朵打开了一点,对着晓晓摇摇。
    救命啊!救救草!
    “我,我来辅导。”晓晓接收到了暗号,赶快举手,“一到五年级的我都可以。”
    蒲公英感动得抖个不停。
    冬恣本来被带跑了,现在脑子清醒一点,也倒戈道:“对,送到学校去确实不太好,晓晓和我们都能在家辅导。”
    付长荀被说服了:“有道理,也能同时给小黑上上课。”
    突然也被迫学习的黑猫:“喵??”
    但是反对是无效的,因为一家之主付医生有一票否决权。
    黑猫和蒲公英不得不捏着鼻子成为了在家学习的小学生。
    对此,晓晓表示同情,但喜闻乐见——哈哈,家里终于不是只有她要写作业啦!
    所有人都讨厌写作业,天天考第一名的晓晓当然也不例外。
    蒲公英的悲惨生活还没开始,就已经收获了付长荀的鼓励、晓晓的幸灾乐祸、以及黑猫的一个白眼。
    在其他人听不见的地方,蒲公英在朝付长荀大喊大叫大撒泼:“上什么学啊啊啊!你有没有想过我不是人啊,我不需要学习,也不需要工作,给点土就能活啊!”
    可惜它面对的是认死理的付医生,付医生说得去学习,就得学习。
    等付长荀九这么做了决定,回到卧室休息后,冬恣犹豫着开了口:“对了阿荀,你……想好时间了吗?”
    去和怪物交锋的时间。
    冬恣其实并不想提这个沉重的话题,他很担心对方会说“明天”。
    好在付长荀回答的是:“一个月后。”
    他平静道:“我们去那里,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回不来了,毕竟是它们的老巢,我们完全不占优势。”
    哪怕积分榜前五十名的高玩全部出动,都不一定能赢。
    更何况他现在积分很低——镜像副本不算通关,不给结算通关奖励,当然也不能去其他副本刷积分,处于只出不进的状态。
    “所以,要找的队友很重要,各种计划也很重要。”他喃喃道,“我们如果回不来,人类的处境会更严峻。”
    冬恣看着他,微笑着坐到了他身边:“阿荀,你变了一些。”
    付长荀吓了一跳:“啊?”
    冬恣:“你以前不会这么在意别人的,现在却已经把他们放在心上了。”
    从前的付长荀相对而言更像是一个旁观者,虽然看上去很正常,和所有人类没什么两样,最多颜值出众一些。但他看其他人时,就好像游离在世界之外。
    他就像是在冷眼旁观,而从未融入,只有和病人看诊的时候才有共情的感觉。
    但现在,他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保护者”的位置,把其他人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就像走入了红尘。
    先前的付长荀冬恣很喜欢,现在的付长荀……冬恣依旧喜欢。
    甚至更爱他了。
    付长荀给了他一脚:“下回说话别只说一半,能吓死个人!”
    冬恣挨了一脚,一点都不生气,甚至有点高兴——因为没一会儿,他就从床上连本带利地讨回来了。
    付长荀让他折腾得够呛,又哭又告饶,最终连着又给了他好几脚。
    ……嘘,小情侣在床上的事,这里就不方便细说了。
    再说其他人。
    小die已经找到了她的表哥,后者同样也是玩家,甚至已经加入了妲恭的组织,她们异国他乡相见,亲人也只剩下了彼此,小die思索再三,决定留下来。
    她暂时不回樱花了,一面是樱花现在还有点乱,一面是自己答应了付长荀,和怪物面对面硬刚的事她也要去。
    表哥虽然刚开始完全不同意,但在得知妹妹竟然是i dont want to die后,就目瞪口呆地放弃了发言权。
    妲恭听闻消息,顿时跑来大力邀请小die加入组织。
    可惜樱花小die和付医生关系更好,委婉地拒绝了他。
    妲恭无奈道:“幸亏我和付医生不是对手,不然我俩互相斗起来,都不知道你们会帮谁,还是合作愉快吧。”
    这话传到外面,莫名其妙变成了“打工人和医生惺惺相惜”。
    冬恣又疯狂地吃了好几顿飞醋。
    不过他也不亏,亏损的只有……嗯,付长荀的睡眠和腰。
    后来冬恣过生日,两人没有像上次一样搞生日宴会——当然也有可能是被邱处长的审美吓到,产生阴影了。
    而是像在镜像副本里失忆的时候一样,出去逛街、散步、压马路,从平淡的生活中品出了甜意。
    这种平静的日子很短暂,在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时,显得格外珍贵。
    但它毕竟,太短了。
    冬至来临的那一天,华国率先宣布了所谓游戏的真相。
    玩家们群情哗然。
    出于国际友善,华国同样给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发了通知,至于信与不信,那就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医生”、“打工人”、“绝世欧皇”、“次心”……等高玩在网上开通了账号,并进行了本人认证,“i dont want to die”也揭露了漂亮国那个i dont want to die是假的,她才是真的。
    没错,她,she。
    漂亮国那个玩家装得特别像,可惜他们没想到小die是女孩。
    由此一来,各种数据和ip地址都一目了然,在华国的高玩数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其他国家的预想。
    但不等他们做出什么“国际裁决”来压制,玩家们就同时转发了一条信息。
    【各位玩家进入怪物世界(前高维世界)的任务通知:
    根据华国特别行动办事处和打工人、绝世欧皇、i dont want to die……等人协商后,一致同意批准前往怪物世界,彻底解除游戏的提议,以上成员均参与行动。
    同时,华国特别行动办事处成员医生、次心、我要通关!、平安是福、不太淑女等五人同样参与行动。
    其他玩家如有意向,也可前往特别办报名,条件要求:积分500以上+参与过至少十次副本,或在积分排行榜前一百名。
    该行动完全自愿,无法保证生死,请玩家们谨慎报名。
    各位,为了人类的未来,请大家转发此条,让更多人知道。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