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57节

第157节

    冬恣不免有些好奇:“你们怎么这么关心阿宗?”
    连姜父都冷血得不顾亲情,几个不起眼的npc竟然有这么丰富的情感。
    下人们只来得及解释——“因为阿宗少爷真的是好人,是和阿荣少爷您一样的好人,都不会对我们随便生杀,还帮助了我们很多事情,你们都是好人。”
    好人?
    这个词的定义未免太宽泛了。
    对被绑架的女人们来说,整个村子没有一个好人,对下人们来说,这两个少爷是好人,但对付长荀和冬恣来说——
    连他们自己本身,都不能轻易地定义自己为“好人”。
    没想到竟然在副本里被发好人卡了,冬恣有点哭笑不得。
    他随即回头和付长荀说了句什么,从那些下人的角度看,就是二少爷对新婚的妻子进行了安抚。
    真的是好人,连外面随便带来的“新娘”都这么照顾!
    他们一面是伤心,一面又满目期待地等待着二少爷回来。
    付长荀还待在房间里,趁这个时候没事,他开始想办法和几人搭话:“你们照顾姜宗多久了?”
    几个npc对视一眼,不确定是否能回答他的问题,最后还是那个先前说话的人回答道:“已经十几年了……”
    “那,他在这里一直不受家主的喜欢吗?”
    说话的时候,付长荀稍微加了一点异能,让这几人稍微被他催眠,“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反抗,或者带他离开这里吗?”
    说到前面的时候,几个npc原本已经有些激动,但最后一句话却让他们纷纷摇头。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离开!”一人疯狂摇头,“神会降下惩罚!”
    付长荀一阵无语。
    怎么又有这个神的事啊,它天天盯着这些npc,不烦吗?
    真是一个好暴躁且小心眼的邪神。
    *
    另一边,冬恣在夜色中匆匆赶往姜父所在的院子。
    在离开的时候,一走出可以看到付长荀的范围,他就迅速打开了直播间。
    这正是付长荀和他交代的事,趁这会儿没有和前者在一起,先开直播,看看弹幕,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形如何了。不仅如此,还可以听听玩家们关于他这个新晋榜二的评价,以及外界对付长荀的猜测。
    [咦,新直播?]
    [这是谁的直播间……次心,卧槽!医生他男朋友吗这不是!]
    [啊啊啊还是现在积分榜的第二,既然男朋友毫发无伤,那医生呢?]
    [对啊,次心,你对象呢?]
    大概是现实中有人把直播公布到了网上,不出五分钟,直播间里一下子挤进来了几十万人,齐刷刷地问:
    [医生还好吗?]
    冬恣惊愕于阿荀在玩家们当中的人气,但又隐隐有些自豪。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他还好,放心,不过我现在没有和他在一起,我要去见一个副本的关键npc。”
    [空口无凭!必须给我们看看才行!]
    [我不放心啊啊,医生好像武力值并不高,会不会受了重伤所以才不方便的?]
    [不会吧,连医生都有可能重伤了的副本吗,这么高危?]
    [完了,完了,我真的忍不住想阴谋论了,医生没出现,可是他男朋友出现了……他男朋友又刚好增加了医生那么多的积分,呜呜不要是我想的这样,我害怕!]
    [你这个猜测我之前就想过,但是没必要啊,且不说医生和他男朋友都是特别办的,离开副本后会怎样]
    [对哦,他俩是特别办的……]
    [哎呀,没打完就发出去了,还是我。就说他俩上一场直播结束前的那一刻,那场直播我从头到尾看完了,很惊险,就算献祭了医生,也很难活下来吧。]
    [哇塞,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想看看医生。]
    [是的,我也还是想看看医生本人,才能放下心来。]
    [一人血书求次心!]
    [二人血书求让医生露面!]
    [三人血书……]
    [+10086!]
    [+身份证号!]
    直播间一时间热闹非凡,冬恣却顾不上这么多,他已经走到了姜父房前。
    “父亲,您睡了吗?”他不清楚原本的二少爷怎么和姜父相处,只好先疏离地在门口喊几声,试图让他听见。
    原以为这肯定是无用功了,没想到就在下一刻,房门开了。
    姜父虽不耐烦,却也让他进屋说话了:“干什么事?”
    “阿宗不行了,他的下人来找我,希望我能来找您,让阿宗入土为安。”
    姜父看上去竟然对这事有所预料,只朝他点点头:“我知道了,是神收走了他的性命,这是好事,他早登极乐也好。”
    冬恣微微皱眉——他原以为姜父冷酷无情,可面对亲子和其他兄弟的儿子,他的态度却截然不同,而且对神的推崇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却不肯“早登极乐”。
    这么看,他一点都不傻,一边真正虔诚地信奉神,一边又活得很滋润,这两头的好处都占了个全乎。
    但是就是走了邪门歪道。
    说他聪明,他邪门歪道,说他傻,他好处全捞。
    “怎么啦,是谁在吵?”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但保养得很好的女人从隔壁房间出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姜父赶苍蝇似的挥挥手:“没你的事,回去睡觉,好好当你的夫人。”
    “夫人”?冬恣立刻想到了付长荀听见的那个夫人称呼。
    他看着女人马上畏畏缩缩起来,连连点头,随后目光似乎瞥了一眼自己,便迅速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姜父没好气道:“看什么,你母亲只有这一个,那个是生是死,不关你事,知道了吗?”
    冬恣当然不会公然忤逆他,他想了想,呀比较符合人设的语气僵硬地说:“哦,我知道了,父亲。”
    大概是语气对了,姜父反而没怎么为难他,叫来两个下人,让他们去告诉姜宗的下人,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当然,等到明天,黄花菜都凉了。
    [虽然我没看懂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个npc真的好无情啊。]
    [阿宗是谁,是不是上次祭祀礼上失血过多那个?]
    [我趣,这真的是用命祭祀的啊!]
    [啥玩意,什么神居然还要吸收信徒的血和命,这也太邪乎了。]
    [无法理解,这个副本还是赶快结束吧,看得我鸡皮疙瘩都冒了一层。]
    [所以医生呢(爆哭)(阿姆斯特朗回旋式嗷嗷大哭)]
    [医生医生医生,求你了,医生还活着吗我就想要个准信……]
    冬恣在路上看到这一条,终于回答道:“活着,我保证。”
    这样一来,特别办的人当然就会知道了,因为他不撒谎。至于别人信不信,他不管,也不关心,眼看已经要回到房间了,他甚至还这样自顾自地关了直播。
    下人们已经离开,付长荀便听他叙述了这一趟的全部经历。
    “或许那位夫人会愿意帮我们也说不定……”付长荀喃喃道。
    冬恣皱眉:“可是提示告诉我们,不能相信npc啊。”
    付长荀摇头:“不是相信,是互相利用。”
    打个比方。
    一个人被绑架之后,最关心他的除了亲人好友,就是他的债主,欠的钱越多,对方就越关注死活。
    再不可信的人,只要用利益栓在一起,就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了。
    第166章 “你内在帅……懂我意思吧?”
    不过现在结盟为时尚早。
    付长荀叫他先别急,看明天情况如何,便询问直播间的事。
    “我看他们都很关心你,要不就……”冬恣简单说了一下,表明自己的直播间都要被各种[医生呢]撑爆了。
    付长荀哭笑不得:“没想到我影响力这么大,我还想着钓鱼执法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人想浑水摸鱼呢。”
    冬恣思索片刻,沉吟道:“也不是没可能。”
    直播间里除了那些正常的关心的话,也有一些煽动性的话语。
    譬如——
    [医生肯定已经遭遇不幸了呜呜(大哭)(蜡烛)(蜡烛)]
    [我早就觉得他这个男朋友不对,可是你们之前都嗑cp嗑的很开心,我还以为是我的问题,原来是早有预感!]
    [细思恐极,所以我不敢细思。]
    这种就明显是已经认定了医生被次心害死,冬恣也懒得理会他们。
    付长荀却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按理说,玩家们不会就这么轻易被带跑,可如果按你说的,很多这种弹幕,怎么感觉有点……游戏降临前水军的样子。”
    水军造势,和这种操作简直异曲同工,就是想混淆视听。
    “我们通关游戏有触及到谁的利益吗?买水军没必要吧?”冬恣只觉得不可理喻,“还是说,漂亮国那边……”
    漂亮国那边派来的探子还关着呢,他们就又开始搞小动作了吗?
    付长荀也说不准,他只能放平心态:“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再等一等。”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