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31节

第131节

    两人同时看向管家,这个npc的真实姓名当真出现了。
    “他叫——威廉.菲尔普斯。”
    二人异口同声地说,“不过他现在确实对我们没有敌意了。”
    付长荀稍微放下一点戒备心理,但也没完全放下。
    他走到那坨管家面前,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眼睛陡然变红了一瞬间,随后,轻声细语道:“睡吧,睡得好才行。”
    管家的眼睛慢慢闭上,随后轻轻睁开,只是这一次没什么神采——催眠成功了,他现在很像属于梦游状态。
    “所以,你现在想杀我们是为什么?这里应该是你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付长荀问,“所以为什么?”
    管家的声音很平:“因为你们影响到夫人了,所以我要提前斩草除根。”
    付长荀轻叹一声:“管家先生,菲尔普斯先生,你真的很爱她吗?”
    “当然!”
    管家毫不迟钝地回答。
    “那为什么会——”付长荀痛心疾首,“会让她失去客人?”
    心理医生果断发力:“你自以为的爱就是把她所有的事都瞒着,哪怕明知夫人会发胖,也心疼她,悄悄藏奶油给她;知道我们可能对她不利,就先下手为强……”
    “这是爱吗?把所有的一切都瞒着,不告诉她,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
    被催眠状态下的管家本就很容易被动摇,付长荀说的又都是事实,管家的神色顿时在冷静和懊恼中来回切换。
    他很纠结,纠结到几乎要摆脱付长荀的催眠了。
    后者连忙换了问题:“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夫人的房间?”
    果不其然,管家立刻陷入了沉默,一个字都不说了。
    嚯,这回倒是闭嘴了。
    虽然早就知道他不可能轻易说出通关方式,但大家难免有些失落。
    付长荀再次换了问题:“厨房的密道里有什么?夫人的丈夫呢?”
    管家这才开口:“密道通往地下室,地下室里有楼梯可以上楼,里面很空旷,几乎是整个城堡的面积,有存储的物资……”
    他说完第一个问题的答案,马上又说了下一个:“夫人没有丈夫。”
    虽然早就有猜测,但猜测得到证实的时候,付长荀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那为什么要叫夫人呢?”
    和米歇尔一样叫小姐不好么,夫人好像凭空被叫捞了几岁。
    “因为夫人不喜欢。”
    管家一板一眼地回答,“夫人想要让自己活得更自在,米歇尔小姐经常被叫去与各种贵族公子和骑士见面,她很有可能最终不得不接受联姻的结果。”
    “夫人想要一绝后患,便让所有人叫她夫人,这样就不会再有陌生的贵族青年前来求婚,让她徒增烦恼。”
    真相揭开了。
    从来都没有什么所谓的“丈夫”,夫人只是她给自己的称呼。
    她的确就像付长荀猜测的那样,是个不折不扣的独身主义者,古堡也完全是属于她自己的,根本没有什么“老爷”。
    罗西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女主”。
    付长荀感慨万千——果然,npc也逃不过催婚啊!
    玩家们也都噫吁嚱地感叹,觉得罗西夫人又果决又心狠。
    关键是只看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之前大家都以为她只是爱做红娘的柔弱夫人!
    他的催眠还能维持几分钟,便八卦道:“既然你知道得这么清楚,又对夫人心有爱慕,为什么不向她表明心意?”
    相比陌生人,熟悉的人更容易被接受,管家有机会的啊。
    第139章 “你爱我,但我爱自由。”
    管家虽然被催眠了,但意志力还是很坚定的,半晌才说:“我不敢。”
    付长荀的八卦之魂顿时烧了起来。
    他继续问:“为什么不敢,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呢?”
    管家顿时激动起来:“她不需要知道,我爱她,这是我自己的事,和她没有关系,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付长荀听明白了,“噢”了一声,直起身来:“所以你是一直暗恋夫人,还是充满自我奉献精神的暗恋……”
    说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冬恣——这不正是以前的冬恣吗。
    什么都不说,悄悄跟在自己身后,如果不是游戏将他们的命运再次缠在一起,可能冬恣到死都不会鼓起勇气说出他的心思,而是始终默默祝福自己。
    冬恣注意到他的目光,无声地温柔地看向了他。
    妲恭却很直男地不解道:“暗恋算什么,你得明恋才有机会啊。”
    “既然夫人是单身,你又知道她没有丈夫,不是有夫之妇,那就试着告白呗,大不了就是被拒绝,然后你接着当你的管家。”
    他是当真不理解:“这有什么可纠结的?脸皮这么薄可不行。”
    邱处长摇摇头,问妲恭:“打工人,你没谈过恋爱吧?”
    妲恭:“啊?……没。”
    这个话题付医生已经提过一次了,没想到又被cue了。
    “我就知道,谈过恋爱的才知道,在真爱的心上人面前永远都会紧张,脸皮再厚的人都会这样。”邱毅道。
    他语气沧桑,充满了过来人的慨叹——邱处长年轻的时候也算个纯情男孩,现在已经踏入了相亲大队。
    “不过确实应该表白试试。”
    如果表白成功,就是下一个冬恣,失败,就是下一个邱处长。
    对管家的催眠终于到了时限,他恍惚了一瞬,看到面前一群玩家围着自己,下意识地想拿武器进行防守。
    冬恣举起两把刀,朝他扬了扬右手那把:“你是在找你的刀吗?”
    管家顿时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太妙,他被围在中间,想赶快离开都没有出口。
    “我们刚刚已经知道了,你是担心我们会对夫人不利,所以才下手的。”付长荀上前道,“你既然这么喜欢她,那就告白啊,告诉她你的意愿,至于接不接受那不重要,就算她无法接受,那就回到现在。”
    他很认真道:“你还有比现在离她更远的距离吗?没有。如果不尝试,可能错过的就是一辈子,你懂吗?”
    说话时,他目光忍不住瞟了冬恣几眼,后者满脸赞同。
    确实,不主动就没机会。
    管家先前在被催眠时,就明显非常纠结,闻言豁然开朗:“……客人,你说得对,没有比现在更糟的了。”
    他眼神坚定起来,从玩家当中走了出去,显然是去找罗西夫人了。
    真要告白?npc的告白可是大八卦,玩家们都忍不住想吃瓜。
    大家马上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付长荀正欲跟过去,忽然发觉自己的黑猫不见了。
    他一转身,刚好和抱着黑猫的金刚芭比对视,后者不由自主地又抱紧了些,结结巴巴道:“可以给窝、给窝包一会么?”
    付长荀:“……”
    这位看着五大三粗、有点像漂亮国黑帮的,居然真是个猫控!
    他指指黑猫:“你问我没用啊,得问它。”
    金刚芭比没想到他这么尊重小猫咪,愣了半天,连忙开心地低头摸摸它,认真问:“泥嚎,小猫,泥愿不愿意和喔一起待一会?窝也尊重泥。”
    黑猫看看付长荀,有点想走,但又屈服于金刚芭比娴熟的撸猫手法,它犹豫片刻,果断决定先享受一会儿。
    “它愿意!泥看它没有走!”
    金刚芭比高兴得不行,付长荀心中感慨,这就是猫咪社交吗,还是国际性的——小黑,交给你了。
    被赋予重大使命的黑猫快乐被撸:“喵喵,嗷,呼噜呼噜。”
    “别让你的同伴伤害它。”付长荀叮嘱,“副本离开之前务必还给我。”
    金刚芭比看上去依依不舍:“当然!窝肯定保护它。副本,副本现在还不能通关,它要和窝待在一起。”
    付长荀其实还是很信任黑猫的,不说它是个副本boss,就说这么多副本以来,黑猫始终都保持这样的状态。
    它的受伤率可是0。
    跟随大部队回到庄园入口处,留守原地的玩家们才算放心了。
    “管家叫你们去干嘛了?”璐璐推着在轮椅上的林淑,“按理说换个衣服应该不至于把邱处叫去吧,还是整蛊?”
    付长荀笑笑:“没事了,已经处理好了,我们现在只需要闭嘴,安静看戏就好。”
    这边说着,那边已经上演了一场npc的告白戏码。
    “夫人,我一直……一直深爱你,不是出于对名誉、金钱、相貌的考量,是你这个人。”管家鼓足勇气道。
    罗西夫人正在和米歇尔小姐聊天,忽然就被告白了。
    关键是对方不是别人,是自己最忠诚最信任的管家。
    夫人愣了愣,低头沉思半晌,很遗憾地摇了摇头:“实在是抱歉。”
    管家的头原本充满希冀地抬着,现在却垂了下去。
    “我知道你爱我。”
    罗西夫人轻轻叹了口气,“但我更爱自由,菲尔普斯,你知道的。”
    管家悲伤又宽容地看着她,低声道:“没关系,夫人,你只需要知道我爱你就够了,我不会奢求其他。”
    他只要陪在她身边,就很满足了。
    玩家们围观了这一场悲剧但又充满浪漫色彩的失败告白,作为见证者,纷纷唏嘘感叹。对夫人而言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对管家而言,他也不觉得痛苦。
    长久的陪伴比轰轰烈烈的爱情更刻骨,也更令人动容。
    只可惜,管家的确告白失败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