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08节

第108节

    他轻轻侧过头去,及时与对方对视,并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担忧。
    “你怎样?”冬恣用口型问。
    付长荀张了张嘴,本想告诉他,但最后话在嘴里转了个圈,还是没有说,而是也对口型道:“我待会儿提前离场。”
    冬恣:“啊?”
    他刚啊到一半,监考npc就发放试卷到了他手里。
    不能再聊了,付长荀已经转回头,也接过了发下来的试卷。
    但当他打开它时,神色顿时凝固住了,不知道怎么处理。
    ——上面的问题简直千奇百怪:
    [学校的全称是什么?]
    [高三一班门口,左边白色花盆里种的是什么品种的花?]
    [宿舍的窗户上有几片玻璃?]
    [学校哪一条走廊的、第几根柱子被人刻了猪头?]
    [……]
    全是诸如此类的问题,连天天在学校的学生都难以回答上来,更别说仅仅在学校转过几圈的玩家了。这个诡谈太突然,之前没有做准备,他们根本不会留意到。
    玩家们抓耳挠腮,根本答不上来,有人已经开始四处偷瞄。
    付长荀同样皱着眉,动不了笔——他是真的不记得了。
    别说高中时没怎么注意过,更何况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想答上来除非有超忆症吧?
    但副本出这些题是为什么呢,它不可能给玩家一道解不开的题。
    付长荀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先按照模糊的记忆把会的填上。
    学校全称是xx市第一中学。
    高一三班门口白色花盆里种的是一棵小芦荟,开过花。
    宿舍窗户六片玻璃。
    学校走廊……
    等等。
    答到这里时,付长荀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场考试的高分或低分会影响什么?会影响通关结果吗?
    他开始努力回忆进考场时听到的考前提醒,禁止作弊、交头接耳、带设备……
    但没有任何广播,甚至是任何npc告诉他们,最终成绩会是他们解决“诡谈”的方式,副本只是让考试而已。
    可是刻意强调“禁止作弊”,反而会让玩家们以为自己找到了考试方法,开始采用道具、偷窥、甚至是演技等方式,来让自己从学生npc那里获得答案。
    这样——就是对的吗?
    这似乎是个思维陷阱,引导着他们一步步踏进去。
    付长荀放下笔,目光落在在讲桌旁坐着的监考npc身上。
    它看似在神游,但眼神始终扫视着教室,似乎在聚精会神抓什么。
    考试开始后不出半个小时,它忽然站了起来,笔直地朝付长荀走来,然后绕过了他,走向他身后的寸头。
    只听寸头一声:“欸,你干什么?我还没做完呢!”
    监考npc:“作弊,作弊,严重违反考场纪律,成绩按零分处理……”
    寸头嚷嚷:“我没有作弊!我哪作弊了?”
    监考npc:“你刚才偷看了这位同学的试卷,并且填写了答案。”
    寸头仍旧嘴硬:“我没有!你哪来的证据表明我偷看了?”
    眼看他根本不听从管理,监考npc直接道:“作弊,且严重扰乱考场秩序,成绩按零分处理,现在马上赶离考场。”
    说着,它就像拎起一只小鸡仔一样,把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径直提了起来,轻轻松松打开门往外一丢。
    寸头就这样被直接丢了出去,没有姓名的男玩家看得背后一凉——他第一天进副本时,上课时没有遵守纪律,就是这样被语文老师npc丢出去的,然后就遭遇了可怕的副本怪物,差点命丧黄泉。
    寸头这次该不会也……
    门外果然传来寸头的几声国骂,但他不笨,知道逃跑,于是门外的声音很快原来越远,渐渐听不见了。
    付长荀沉默地围观了整个过程,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进一步确认。
    现在就差试一试了,如果成功,他现在就能通关。
    如果不成功,那也没办法——反正现在的生命值已经降到了37。
    平均十分钟降一点,到考试结束,就只剩二十几点了。
    他等得起,他的命等不起。
    “老师。”
    付长荀举起手,平静道:“我答完了,现在可以交卷了吗?”
    听见他的声音,所有还在场的玩家都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冬恣更是神情一紧。
    监考的npc转过头来——他原本面向窗外,此时只有头旋转了一百八十度,身体却丝毫未动,看上去极其惊悚。
    这种诡异的效果直接导致眼镜小声“卧槽”了一下。
    尤其是在队友被它丢出去、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更瘆人了。
    监考npc:“你确定吗?”
    付长荀点头:“应该是可以提前交卷的吧,我没有听到考前提示说不可以,我现在就想交,可以吗老师?”
    监考npc走过来,看了他的试卷,确定了他已经写了名字。
    “可以,现在交卷,就可以离场。”
    它收走了试卷,走到讲台上,把它压在了讲桌上。
    付长荀磨磨蹭蹭地收拾好物品,和冬恣、邱毅、璐璐等人分别对视一眼,轻轻点头,犹豫着离开考场。
    而就在他踏出考场的一瞬间——
    【恭喜玩家完成第五个诡谈:周测。该诡谈将按单人通关,非团体通关。】
    只有付长荀自己能听到的播报声在耳边响起,他顿时一喜。
    但很快又紧张起来。
    ——自己交卷了,但里面的队友没有,他们更不知道这个诡谈的奥秘在于——“只要作弊就算失败”,“不作弊不违反考场纪律,就算零蛋也能通关”。
    得想办法提醒,告诉他们千万不要碰作弊这个禁止。
    考场里的npc和玩家还都在奋笔疾书,付长荀不敢靠近窗户,担心自己会被副本误认为是作弊帮凶。
    但里面随时有可能有玩家再次试图作弊,到时候就麻烦了。
    付长荀站在教室外,低头看见正在被一个浑身上下贴满了便利贴、便利贴上写满各种知识点的怪物追杀的寸头。
    他已经跑到楼下去了,那怪物还紧追不舍,像是一定要杀死他不可。
    这只怪物和晓晓妈妈萧老师不同,它很明显是没有理智的,无论寸头怎么攻击它、躲避它,它都不在意。
    周测诡谈的大boss浑身上下都写着——作弊给爷死!
    付长荀叹了口气,刚想下楼,就看见有另一个老师npc走了过来,问他:“这位同学,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考完了,提前交卷出来的。”他很自然地回答,甚至自来熟地反问,“老师,你是来干什么的?”
    npc被他问住了,愣了半天才程序式地回答:“我是巡逻监考,负责这一层的考务……”
    巡逻监考——付长荀骤然想到了一个点子,他热情地拍拍对方肩膀:“老师,我有点事想跟你汇报,我们去那边……”
    十分钟后,成功击晕巡逻监考npc,还扒了它的衣服换上了的付长荀,大摇大摆地走进了自己刚出来没多久的考场,并很熟络地和监考npc打招呼。
    “于老师。”他看着监考npc身上的牌,“我来跟同学们嘱咐几句,耽误大家半分钟啊,很快就结束。”
    他穿着npc的衣服、戴着npc的眼镜,又用着和老师很像的语气,监考npc就没有认出他是个考生。
    它想当然地点点头。
    “同学们,咱们一定得注意考场纪律啊,考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要过关,对不对?不要作弊,不要交头接耳,祝咱们所有同学都能顺顺利利过关!”
    付长荀的声音一出来,玩家们就再次不约而同地抬头。
    邱毅瞪大了眼睛,璐璐张大了嘴,晓晓也满脸迷惑。
    大家都震惊了,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更别说他说完了立刻出去了。
    ——反正该提醒的都已经提醒到了,就看大家能不能理解意思啦。
    其实付长荀一交卷出去,大家就满腹狐疑,他这次又特意打扮成老师进来,洋洋洒洒说了这一通话,绝对是有目的的,绝对是要告诉大家什么事。
    是什么事?
    想到这,冬恣的笔忽然停下了,他只思考了片刻,就果断举手:“我交卷。”
    剩下的玩家们又又又一次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
    第116章 被叠debuff了
    冬恣选择相信付长荀。
    ——不要作弊,考多少不重要,这些都是被他重点强调的。
    也就是说,这个办法阿荀已经尝试过了,他肯定确保这样做是绝对安全的,才想办法进来提醒大家。
    他不能让阿荀白费了心思,再加上百分之百的信任,当即也不做了,举手交卷。
    监考npc明显很诧异,它是真没见过刚开考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两位考生连续提前交卷的情况。
    别说学生npc,哪怕之前的那些玩家也都没有这么大胆过。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