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05节

第105节

    走到临近校门口的门卫室时,冬恣的力气已经耗了大半。
    付长荀示意他放下自己,两人四处摸排这里的环境。
    “在这儿!”他忽然注意到了黑雾最薄弱的地方,迅速挥手道,“阿恣,门卫大爷的桌子旁边,快过来!”
    这个位置没有一丝黑雾,仔细观察后才能看见,所有雾气在进入之后就立刻消失了。但其他区域依旧有雾,因此,这里很有可能是通往其他空间的缝隙。
    冬恣马上放停下和黑雾纠缠搏斗的刀,迅速翻窗而入。
    付长荀正转过头来,对他笑着,忽然笑容凝固了。
    他根本来不及喊一声,就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过去把冬恣拉开。
    “……有怪物。”
    付长荀只觉胸口被撞了一下,好像很痛,但好像又没有知觉。
    他慢慢倒下去,冬恣带着惊恐担忧的脸一下子凑近了。
    后者大概是在火速翻找着个人面板,在虚空点了好几下,便有一堆昂贵的治疗道具出现,随后他眼前一片漆黑。
    “阿荀,怎么样?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付长荀的意识失联了几秒,再清醒时,胸口虽然还是钝痛,但至少不会意识混乱、察觉不出痛感了。
    他咳嗽两声,坐起来,看见了旁边的一堆废弃道具:“……”
    付长荀:“……都用了?”
    冬恣:“啊。”
    付长荀心痛:“好、好败家!”
    这些治疗道具得花了小一千积分,冬恣大概把自己的积分花干净了。
    冬恣见他还有心思关心道具,就知道脱离生命危险了。
    他松了口气,随后紧紧抱住了付长荀:“我刚才吓死了,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要替我挡,你不知道自己更容易受伤吗!说句实话,你死了我怎么办,我不可能自己出去,如果真的……我会留在这陪着你当npc!”
    付长荀被他勒得咳了好几声,还未推开他,就听见了这样干脆又血腥的示爱。
    他推拒的手停下了,转了个弯,放在了冬恣的背上。
    “好,我下次……没有下次了。”他说,“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两人抱了一会儿,直到防御道具的效果即将过期,发出了警报声,才不得不松开,一同踏进那个缝隙。
    和付长荀猜的一样,这就是时空裂缝没错,两人在其中走了一段路程,便看见有出口。
    一步踏出去,就又回到了生机勃勃、不是静止状态的校园。
    “这里是你的时空,对吧。”哪怕刚刚使用了治疗道具,付长荀的生命值也都已经飞快降到了67,但他没说,而是故作痊愈了,轻松道,“那正好了。”
    冬恣点头,既然已经从缝隙里逃脱了,那就相对安全了一些,他神色也放松了些许。
    这里的学生npc们还在按部就班,趁着没有人打搅,两人迅速赶往办公室,并顺利寻找到了女老师。
    她正在等待。
    等两人走到她面前,才发现她旁边竟还站着一个人。
    细细打量,居然正是长大了一些的程焉——他看上去依然文静,依然是那副温柔的样子,但明显有在锻炼,比起之前的小身板,他强壮了不止一点半点。
    看见两人赶来,程焉不禁感慨地笑了:“好久不见,不过对你们来说,应该是刚刚才见过,现在又见面了吧?”
    这两位恩人连衣服都没换呢,这不,付长荀袖口的笔油印记还在。
    冬恣也不提刚才的险境,问:“你们是……哪个时空的——”
    女老师道:“都是这个时空的,我的记忆发生了一些改变。”
    她现在的样子比之前开心了不少:“原本的记忆里,程焉死了,几年后我拜托你们回去救人。现在的记忆发生了一点变化。”
    “我还记得拜托你们救人的事,但程焉因为你们帮忙,活下来了,他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尖子生,保送的那种。”
    “我很明确地知道自己记忆发生了变化,但依然记得你们。”
    她思索片刻,“或许这样是为了你们收取报酬吧?”
    付长荀顿时十分佩服她的聪慧:“我猜也是,所以你的器材室诡谈……”
    女老师点头:“器材室诡谈是我做的,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叮咚!】
    【校园诡谈4,“器材室”已解决!请玩家继续努力,还有一个诡谈!】
    第四个了?也就是说,在他们处于缝隙中,听不到系统播报时,邱处长那边把宿管阿姨的诡谈解决了。
    这样很好,大家可以集中精力放在最后一个诡谈上。
    就在两人道了谢,又准备道别离开时,程焉叫住了他们。
    “对了,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最近有怪物突破校门进来了,有几个同学被它杀死,不过对你们来说应该构不成威胁。”程焉好像有点盲目相信他们,“但提起一点注意总是好的,它毕竟是怪物。”
    女老师也道:“对,它很偶尔会进来一次,现在就是这个时间段。”
    “这个空间还有其他诡谈吗?”付长荀立刻察觉到她话里的意思。
    女老师摇摇头:“不,不是这种诡谈,是怪物,存在于学校外面的怪物,它们偶尔会进来杀死学生。”
    或许是早就发现自己身处的是“副本”,她并没有太害怕:“不过基本不会杀老师,也不会杀一些和老师关系好的学生,更不会杀你们进来后重点关注的人。”
    也就是所谓的“副本重要npc”,这也是她和程焉不担心的原因。
    他们的安全可以保证。
    而其他同学,那些可能被袭击的人,他们也会尽量去保。
    这也让他们意识到,似乎这里的“人”对这件事都不在意。
    他们就像设定了程序的机器,每天按部就班,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甚至对生死也只是惊讶一下。
    程焉和女老师不懂,却知道不懂也挺好的,人生难得糊涂。
    他们生活在这里,就要适应这里,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好好活着。
    “好,我们知道了,谢谢。”付长荀道,“你们……也保重。如果有机会,我们或许还能再来,看看你们。”
    冬恣拍拍程焉宽厚了些的肩膀:“继续锻炼啊,下次再见。”
    两人在他们的目送中走远了。
    他们迅速赶往楼洞,准备在最快的时间里返回原空间,和邱处长汇合。
    就在下到一楼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忽然袭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只见地上一片狼藉,血肉残肢满地。
    是那三个摆烂玩家残破的尸体。
    冬恣沉默片刻,走上前把他们惊恐瞪大的眼睛合上了。
    他们被流窜的怪物追杀至死,无法魂归故里,还有可能成为毫无意识的副本npc,从此得不到解脱。
    这是绝大多数死亡玩家的命运,而这些命运掌握在高维生物手中。
    大家不懂高维生物究竟想做什么,更不明白他们对“让玩家参与死亡游戏病进行直播”有什么可兴奋的。
    这或许就像人类围观蚂蚁打架,蚂蚁死不死和他们无关,他们关心的只是谁赢了。毕竟,死的只是蚂蚁。——高维只关心谁玩得最溜,毕竟,死的只是低维生物。
    付长荀沉默片刻,把旁边教室的窗帘扯了,盖上。
    冬恣轻轻叹气。
    “还有一个玩家留在这里,他是诡谈报复的当事人,我们还要带他走吗?”他转头道。
    付长荀已经听他讲过了跳楼女孩的故事:“要不问问李梦晗?”
    当事人说了算嘛。
    剩下的这位人渣玩家,虽然他人渣,但也有活着的权利。
    于是二人折返,找到了李梦晗和正在被她殴打的玩家。
    或许正因为被李梦晗追着殴打,这个玩家非常幸运地避开了怪物,活到现在,可他还不知道其他玩家已经死了。
    见冬恣过来找他,他迫不及待道:“快,快带我走!”
    冬恣微笑:“你的腿就是我打断的,忘了?”
    第113章 “循规蹈矩”
    向打断自己腿的人求助,这是个相当愚蠢的行为。
    玩家的神色凝固住了,他脸色一白。
    “我想问,李梦晗同学,你愿不愿意放他走?”付长荀转向她。
    李梦晗显然易见地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对方会顾虑他的感受——毕竟按理说他们才应该是同伴才对。
    她轻轻摇头。
    既然是学长自己又回到了这里,那她当然不能放他走。
    与其放出去祸害其他女孩,不如留在这里,被自己折腾,也算除一祸害。
    付长荀点点头:“我们还能留在这里两天,两天后他如果还活着,就会自动离开这里……”
    未尽之语,李梦晗大致明白了——如果两天后她依旧不想放过这个人渣,大可以把他弄死,永远留在这里。如果她心有恻隐,便可以折磨完之后放他离开。
    “好,谢谢。”她笑了笑。
    冬恣看了一眼地上面如死灰的玩家,提点道:“好好道歉求宽恕吧。”
    李梦晗心软,他就能活着活到十天结束,返回现实。
    但如果他执迷不悟,还固执地惹她生气,那就是作死。
    交代完了在这个时空的所有事,两人完全确定这里没有诡谈后,才下楼写上名字、再一起擦除。
    随后,他们消失在原地。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