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97节

第97节

    它可不愿意放过这个boss,能逮到,它就是比黑猫还厉害的道具了!
    根本不想和它做比较的黑猫:“……喵喵喵。”
    无聊。
    第104章 智障好二儿
    宿管阿姨追杀的时候气势汹汹,这时候却也逃得飞快。
    蒲公英挥舞着叶子跑下楼,却在楼梯口丢失了对方的踪影,它左顾右盼都找不到,只得气呼呼地返回来。
    付长荀见它回来,便明白了:“没追上?”
    蒲公英:“哼。”
    它有一点点心虚,连话都少了很多:“它跑太快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准备今天就马上着手第二个诡谈。”付长荀伸手拂去它叶子上不小心沾的灰尘,“这个宿管阿姨太难对付,如果不是你,我的处境会非常危险的。你特别厉害,特别英勇,特别棒啊。”
    蒲公英被明里暗里夸了一通,便顿时又高兴起来了。
    它骄傲地举起花花:“那当然,我可是我家附近最能打的!”
    打遍花坛无敌手的蒲公英膨胀起来,站在付长荀肩膀上耀武扬威,又朝黑猫挑衅似的挥动着自己的根须。
    黑猫:“……”弟弟是个智障。
    但是那有什么办法,它能帮忙保护付长荀就够了。
    “这个宿管阿姨boss今晚应该不会出现了。”邱毅道,“它打不过你那个道具。”
    付长荀笑笑:“这是我家好二儿,冬恣不在,它来保护我。”
    邱毅:“行吧。”他不能理解这种把道具当孩子养的怪癖,但尊重。
    他关心的是另外一点:“我们这边的宿管阿姨变成了怪物,那女寝那边会不会……不过她们那边的雾也已经散了。”
    付长荀望着楼下,又转头看了眼晓晓住的女生宿舍。
    ——她本应是没有床位的,但副本为了平衡,把她也当做学生安排了床铺。
    他心情也紧张起来:“不管怎样,我们先过去看看。”
    两人一路下楼,到了宿舍楼门口。
    楼下的门被锁着,两人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打不开。邱毅用了最大的力气踹了一脚,铁门依旧纹丝不动。
    他扶着门叹了口气:“打不开。”
    付长荀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而外面的黑色鬼雾已经随着boss遁逃离开而彻底消散,包括之前围绕在学校上空、遮挡住月光的漆黑雾气。
    月色像流水一样撒了下来,女寝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明天中午,我们……”付长荀停了停,“明天上午我们和晓晓她们商量一下,看她们的宿舍阿姨是否也这样。”
    他相信萧老师会保护晓晓,但心里总归有些担忧。
    至于黄悦然——
    她的异能不强,能通过几个副本、走到现在,绝不仅仅是靠队友给力。
    她绝对有很多后手没有拿出来,而这些后手足够保住她的命。
    “回去睡觉吧。”付长荀伸了个懒腰,叹道,“不睡可不行,还要养好精神,准备迎接明天的战斗呢。”
    两人一草一猫回了宿舍,地上的血迹和衣物残片还存留着,但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干去收拾,两人各自躺上了床。
    付长荀强迫自己进入浅层睡眠,但完全不敢真正睡过去。
    等次日六点钟的铃声刚打了一声,他就已经清醒了。
    再看地上,那些血迹早已无影无踪,像是被副本自动清洁掉了一样,npc们也不记得宿舍里还有第六个人。
    他们嘻嘻哈哈地起床、洗漱,仿佛三号床下铺的位置一直是空的。
    邱毅也醒了,他沉默地看着这些npc,半晌,下床轻声道:“他们都把那个被吞掉的人忘了,我猜测被boss吞掉就会算作已清除,清除所有东西甚至记忆……”
    付长荀沉思:“这个副本的npc没有重置……那被吃掉的和惩罚死的从哪里补充?”
    细思恐极。
    不知道究竟是从玩家中补,还是干脆直接从现实抓?
    怀着这样的疑虑,他们整顿好自己,准备离开宿舍。
    路过门口时,便看到昨晚变成怪物的宿管阿姨就坐在门口的小房间里,用目光从窗口死死地盯着路过的学生。
    看到付长荀,她眼睛里的黑色瞳仁骤然缩小,像是恨极了或怕极了。
    ——付长荀本人猜测,应该是恨,怕也应该怕蒲公英才对。
    但他一点也没在怕,昨晚的怪物连瞳孔都没有,他当然用不了异能,可现在的宿管阿姨不是怪物形态,更主动露出了眼睛,甚至还贴心地盯着他。
    这样贴心,他不用一下异能都觉得对不起对方的好意。
    于是,怪物boss,宿管阿姨,被玩家付医生不知不觉地改变了些许认知。
    “你无法再吞掉任何人,因为你昨晚噎到了,还没有消化。”
    付长荀使用了异能,居然有点冒汗——这个boss擅长精神攻击,对它使用异能的效果会弱,他不得不加大投入。
    但这样也够了。
    至少接下来的几夜里,宿管阿姨无法再吞吃任何人。
    他们的安全得到了保障!
    走到女寝旁时,晓晓已经迫不及待地跑过来,扑到付长荀怀里:“哥,昨晚我睡着了,但是黄悦姐说有巡查。”
    付长荀有些不解:“巡查,什么巡查?难道是从窗口往里看?”
    黄悦然点头:“对,我也不清楚是老师还是宿管阿姨。”
    邱毅:“那你还记得时间吗?”
    “昨夜我特意提醒自己不要睡,在刚熄灯没多久,宿管阿姨就巡查了。”黄悦然后怕地说,“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非常非常渗人,幸亏没呆几分钟就走了。”
    付长荀喃喃地重复:“刚熄灯没多久就巡查……目光渗人……”
    他忽然意识到不对,问:“你的宿管阿姨长什么样子?”
    黄悦然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是普普通通,梳着个辫子,个子不高,有点胖——”
    说到这,她猛然抬头:“难道说,你怀疑我们是同一个宿管阿姨?”
    她对上付长荀肯定的目光,心里一颤,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靠,怪不得今天早上她不在……”
    付长荀看了看手表,显示六点二十,跑操三十开始。
    邱毅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拉着黄悦然往男寝跑去:“现在还来得及,快,跟我们辨认一下,是不是这个宿管阿姨?”
    男寝门口坐着的阿姨,正正好是梳着辫子,个不高且有点胖,就是黄悦然昨天在寝室里见过的阿姨。
    “是她。”
    她肯定道,“我可以确保是她,她嘴角还有一棵小痣,很明显。”
    付长荀反而松了口气:“太好了,那这就意味着我们只用对付一个宿管阿姨,只需要针对一个怪物就够了。”
    几人再次去写了请假,直接翘掉跑操,重新商议计划。
    这一次没有像之前一样计划粗略,而是充满了abcd,计划不怕多,只怕到时候忘光了。
    晓晓则全程在这里扫来扫去地看着,这里是她妈妈教学、她两个哥哥上学的地方,从这里似乎可以寻找到一丝怀念。
    这个副本里的随意一处角落,都存在着十年前的痕迹。
    晓晓的母亲确实没有不要她,甚至还觉得女儿太好了,被教得太好了,只是可惜了,她不仅没有全程参与,还完全缺失了。甚至连女儿的一张照片、一件衣服都没有,萧雯始终觉得对不起孩子。
    她只能庆幸徐正义是半个好爸爸,在她死去的十年间,他没有找新老婆、没有把晓晓养成娇纵的性格。
    几人探讨着如何对付宿管阿姨,又提到刺激它出来的方式。
    “我的提议是,引蛇出洞。”
    **
    上午的课程枯燥又乏味,除了付长荀在认真听外,其他人要么在走神,要么在睡觉。
    睡觉的当然是晓晓,还有打瞌睡的寸头,前者是小朋友,缺觉正常,后者却是昨晚没有睡好导致的。
    寸头和眼镜、男玩家都是在付长荀宿舍隔壁,昨晚原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但硬生生被鬼叫声吵醒了。
    他们谁也不敢动,睁眼到天亮。
    等在教室里看到原封不动的付长荀等人,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很强。
    从副本boss手里存活下来——如果第一次是意外,那第二次就是实力,说明他们是真的有能力。
    他们谨慎地没有再惹付长荀,一直到中午,午休时分,几人看到付长荀和邱毅没有留在宿舍,而是站在走廊里,就好像要是主动迎接那个怪物一样。
    男玩家虽然很想帮忙,但也十分惜命,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出去。
    “准备,三二一,午休时间到!”
    邱毅当即拿好武器道具,目光如炬地瞪着走廊与楼道交接处。
    几分钟后,没有脚步声的宿管阿姨无声无息地出现。
    它似乎是养好了昨晚和蒲公英对抽的伤,笔直地朝这边冲了过来,邱毅猛然对准它开了一枪——道具枪。
    宿管阿姨却消失了,付长荀神色一变,匆匆转过身。
    “小心——”邱毅惊呼一声,只听付长荀的身后忽然“噗”的一声,宿管阿姨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吞他下肚!
    蒲公英也来不及赶过去救人了!
    千钧一发之际,怪物突然被什么东西重击,又恶狠狠地划了一刀。
    它惨叫一声,拔腿往后跑,却被死死盯住,追杀。
    而重伤它的……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