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94节

第94节

    她宁愿和不欢迎自己的聪明人一起,也不愿意加入那两个看起来就很普信很没头脑的寸头和眼镜。
    邱毅惭愧之余,还是安排了任务给她,“那你就先照顾晓晓。”
    “等……等晓晓她妈妈出来了,我们先这样,然后这样……”
    大课间三十分钟一晃就过。
    学生npc们跑完操,一个个竟然都没有流汗,最多机械性地喊几声累。只有那三位玩家累得气喘吁吁,却还得赶快回到教室——第四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
    寸头跑着跑着,忽然看见了在一楼请假表前的付长荀。
    他不由自主地停下,拉了拉眼镜:“嘿,你看那是不是那几个玩家?”
    眼镜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仔细望过去,喘着粗气说:“真特么邪门,怎么他们都没去跑操,一点事都没有?”
    最开始的男玩家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再次受伤了。
    跑操开始时,教导主任npc强调不许掉队,不许不齐。
    他们还以为只是普通的跑步,怎料一开始,npc们忽然在操场上狂奔起来,全都是百米冲刺的速度。
    别说跑齐,根本跟不上!
    男玩家努力跟着跑了五分钟,实在坚持不住了,一不小心落在了队伍后面。
    就在这时,教导主任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他面前,硬生生掰断了他的一根手指头:“掉队一次,扣分。”
    男玩家惨叫不止,但完全不敢反抗,只能忍痛跟上。
    可这只是开始。
    等跑操结束,他左手的五根手指全部断掉,右手小指也折了。
    他痛得额头直冒虚汗,但寸头和眼镜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的惨状,一点怜悯的神色都没有:“他都说了不要掉队,你下次注意点,别再拖我们的后腿。”
    男玩家艰难地取出只剩一点的治疗道具——付长荀买给他的那瓶,勉强愈合了骨头。
    至于皮肉,根本来不及治疗,道具就被彻底用干净了。
    但他也彻底意识到自己之前的选择是完全错误的了。
    回到教学楼,在寸头看到付长荀时,男玩家就萌生了“一会儿听他们说话,然后用打听到的消息过去投诚”的念头。
    眼镜还在猜测:“他们到底是不是用了道具啊,我没在游戏商城里看见过这种道具,该不会是真找到漏洞了吧?”
    寸头:“要不过去问问?”
    他队友以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寸头被看得恼羞成怒。
    “那个高玩一看就不是会冷血无情的人,问问他怎么了?他一准回答咱们。”
    眼镜又推推眼镜:“有道理,那谁去啊?我可不去。”
    他拉不下脸。
    寸头转过头来,目光对准了还在手指剧痛的男玩家。
    男玩家:“……”他的计划!
    **
    一分钟后,男玩家走到了请假表所在的楼洞里。
    “那个,我可以问问你们现在进行到哪了吗,我们这边毫无头绪。”他紧张道,“呃,我知道这样问有点不太好……”
    付长荀直接了当:“我们在讨论第一个诡谈,你先回去上课。”
    男玩家:“噢噢——啊?”
    付长荀看他有点傻乎乎的,继续逗他:“我的意思是,你们上完课,第一个诡谈差不多就能解决了。就是让你重伤的那个,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和它面对面,对吧?”
    让他浑身是血差点没命的诡谈?男玩家脸都绿了。
    他火速跑回教室,连寸头和眼镜都不管了。
    付长荀在后面嘎嘎直乐,连晓晓也不哭了不难受了。
    下午第四节课终于在众人无比期待的情形下来到。
    这次的“怪物”没有躲,直接出现在大家面前,也没有攻击性,就像她半小时前消失的时候一样,歪着头看着晓晓。
    付长荀定了定神,主动走上前:“你好,你是晓晓的妈妈吗?”
    女人呆呆地重复:“妈妈?”
    付长荀抿了抿唇角,换了个问法:“你是徐正义的妻子吗?”
    徐正义这个名字一出口,女人好像清醒了一点:“啊。”
    她空洞无神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些:“徐、徐正义,我、我、我……”
    看这反应,八九不离十了。
    付长荀心中一轻又一重——高兴的是这真的是晓晓妈妈,难受的是,可她是副本的npc,很难带出去。
    像黑猫、蒲公英这种,非人类,又是没有副本boss身份的边缘角色,他偷渡它们还算容易,可有名有姓的npc,还是“诡谈”之一的boss,这怎么带出去?
    九天结束以后,他们必须离开副本,那到时候晓晓该多伤心?
    付长荀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两全的办法,只能幽幽一叹。
    看晓晓抱着妈妈不撒手,他只好接着问:“还能想起什么来吗,一点点就可以。”
    女人依旧摇摇头,她想不起来。
    付长荀便说:“没关系,想不起来先不急,我们至少还可以在这里停留九天,在此期间,晓晓的安全就靠你了。”
    女人顿时有些激动,她说不出话,只能比划了个“九”。
    只有九天??
    “你应该也意识到了,这里不是现实世界,现实世界里被恐怖游戏入侵了,我和晓晓,还有这两个同伴都是被卷入游戏的。”付长荀耐心解释,“而这里,就是其中一个游戏副本,我们莫名其妙遇到了你。”
    邱毅插嘴:“也不算莫名其妙吧,可能是因为晓晓?”
    付长荀点头:“有可能,这所学校是我和冬恣高中的学校,又是你做老师的学校……”
    千丝万缕的关系,导致了他们一同被拉进了这个副本。
    女人似懂非懂,但对于晓晓的安全,她用力点点头。
    没问题,别的可能不好说,但女儿的安全她肯定能保证!
    这个学校里的确还有其他怪物,可他们和她都差不多,不敢贸然攻击她的。
    “那太好了,晓晓还是交给她妈妈更让我们放心。”邱毅见连付医生都确定了女人的身份,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
    “你能穿衣服吗?”付长荀却关心到另一点,“这样也不太好。”
    毕竟她全身上下只有头发挡着,赤身裸体,之前有玻璃片时还好,现在玻璃掉了就有些不雅观了。
    付长荀是个铁gay,看着当然毫无波澜,黄悦然和晓晓又都是女生,可在场的还有邱毅这个老爷们,外面还有很多学生,这样不合适,得找件衣服给她。
    邱毅刚刚才发现她没穿衣服,顿时脸色涨红地转过身去,捂住脸。
    晓晓也意识到不太好,她用身体挡住妈妈,有点担心。
    女人回抱着她,同样不知所措。
    黄悦然哎呀了一声:“我都差点忘了,你们俩男人把外套脱给她啊!”
    付长荀/邱毅:“……哦。”
    两人的反应总算不迟钝了,匆匆脱了外套递过去。
    高中校服一般都做大好几码,套在女人身上刚刚好。
    “这样就算结束了吗?”邱毅还捂着眼睛没有敢继续看,“解决了?”
    “可是咱们还没有接到第一个诡谈解决的通知啊。”黄悦然很现实地道。
    付长荀恍然:“啊,也是。”
    他再次询问女人:“你上课时在外面游荡是为了什么呢?”
    女人这次没有迟疑:“为了……监督学生,不让……不让他们逃课。”
    【叮咚!】
    【校园诡谈1,“廊中杀影”已解决!请玩家继续努力,还有四个诡谈!】
    系统提示姗姗来迟,但播报结束后,它【叮叮叮】地又响了一会儿,再次播报:【校园诡谈2,“跳楼怨魂”已解决!请玩家继续努力,还有三个诡谈!】
    “是冬恣他们!”
    付长荀长长呼出一口气,“看来我们不用着急了。”
    那边的进度同样很快,而且这样就意味着,怪谈很有可能是两边加起来共五个,他们这边或许只剩两个。
    虽然这样相当于把压力分给了冬恣,但付长荀相信他。
    女人还在和晓晓比划着聊天,付长荀最后问了一句:“那我们怎么称呼你?”
    总不能一直叫“诡谈1”或者“晓晓妈妈”吧?
    晓晓也昂着头,她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妈妈的名字。
    爸爸提起妈妈时,也只说你妈妈或我老婆这样的称呼。
    女人张了张嘴:“我……我叫萧雯。”
    萧萧,晓晓。
    原来是这个意思,原来徐正义是真的真的很爱她。
    成功策反了一个副本boss,顺带解决一个诡谈,付长荀还算满意。
    他提醒道:“大家不要掉以轻心,这次算我们幸运,遇到了熟人,但这个副本终归是很危险的,别因为一时的成功就大意了。每个人的命都只有这么一次。”
    “同意。晓晓和萧老师这个……纯属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众人得知萧雯是老师后,就直接用了老师做称呼,邱毅当然不例外,“咱们的重心得放在下一个诡谈上。”
    付长荀:“对,而且今天晚上回宿舍,我们就能见到所谓的第二个诡谈了。”
    那个神秘的影子、让人忍不住就会睡着了的诡异规则。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