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79节

第79节

    即将修补完毕时,千里眼再次示警:“又来了一棵植物……哎,好像是棵西红柿,上面缀着不少小红颗粒。”
    西红柿?
    听上去有点耳熟,像位老朋友了。
    付长荀想到了什么,问:“那你看看它后面,有没有跟着一棵蒲公英?”
    第83章 危机解除
    千里眼玩家仔细一看,果然在番茄植株后面看到了一棵巨大的蒲公英。
    蒲公英的黄色花朵还没谢,追着前者一颠一颠地跑。
    “还真有。”
    他惊叹道,“这个你也能猜到?不愧是我们妲哥的朋友!”
    付长荀实在没好意思解释,这个跟着的蒲公英就是他的“道具”。
    他马上转移了话题,又问:“蒲公英后面呢,有人跟着吗?”
    千里眼玩家定睛细看,顿时一拍脑门:“那不是我们妲哥吗,你连妲哥在后面也猜出来了?我靠,你异能是预言吗?”
    眼看越描越黑,好在远处的三个速度都很快,眨眼间就到了距离自己只有一百来米的地方,付长荀赶紧招手:“小蒲,妲哥,你们准备拦住它吗?”
    城墙已经修补加固完毕,的确只能拦下,不能放走了。
    妲恭的声音还没传过来,付长荀就听见了蒲公英的大声叨叨:“你给我站住!今天不解释不清别想跑!”
    前面的番茄反而跑得更快了,根须都被磨短了一截。
    蒲公英:“胆小鬼!”
    妲恭跟在他们后面,不紧不慢,但丝毫没有被落下。
    “拦。”他说,“你们可以吗?”
    付长荀条件反射地看向冬恣,后者便道:“我试试。”
    他找了个视野宽阔的地方,一眨不眨地盯着跑来的三方人马。
    在西红柿即将接近城墙、想利用根系从下面爬上去时,他轻轻眨了下眼睛。
    随即,西红柿植株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原地,又出现在了蒲公英面前,奔跑的蒲公英顿时一把薅住它!
    妲恭也抵达了面前。
    付长荀松了口气:“我们在这边拦了四棵,基本都解决或者放走了。你们那边怎么样,蒲公英添麻烦了吗?”
    他的语气有点像操心的老母亲,妲恭失笑地摇摇头。
    “还算顺利。”他道,“这棵西红柿应该就是最后一棵了。”
    蒲公英继续把西红柿按在地上锤,边锤边大骂,后者左滚右滚,躲都躲不开,最终只能在暴打之下委委屈屈地缩成一团,老老实实地变成了幼苗。
    蒲公英喜滋滋:“这还差不多。”
    它大概是觉得好玩,把番茄幼苗当球玩,踢来踢去不亦乐乎。
    付长荀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不要乱踢“球”,但犹豫半晌,看它玩得挺开心,也就不再多嘴说些什么。
    西红柿:“?”
    你清高,你拿我当玩具!
    为防万一,玩家们还是从整个城市边缘排查,逐一检查了各处废弃工厂和居民住房,确保再无变异植物。
    城墙修好,植物抓光。长达两天三夜的副本危机终于过去。
    经此一事,一百多名玩家的存活数量很有可能已经掉到了两位数。
    但副本时间才刚刚过半而已。
    **
    回到住所,妲恭第一件事就是宣布c市混乱已结束。
    广播的声音响彻整个城市:“经排查,c市内变异植物数量已清零,大家可以出门!可以出门!街区废墟较多,建议出门注意安全,最好结伴同行。此外,欢迎大家加入救援队,救援被埋废墟的伙伴!”
    npc还没动静,玩家们先欢呼起来——大家都担惊受怕太久了。
    付长荀也终于回到旅馆。
    第84章 正在退出副本……
    推开房门,晓晓扑了上来。
    “哥,都一天多了,你可算回来了!我都不难受啦!”
    她显然已经结束了异能进化期,现在精神状态很好,很开心。
    付长荀弯腰,再次把小朋友抱了起来:“哥哥在你难受的时候没陪着你,实在抱歉,下次不会这样了,好吗?”
    晓晓:“没关系!”
    她笑嘻嘻道:“平安回来就行,我睡着的期间,璐璐姐就已经帮我减缓难受啦,大家都还好。”
    两人转头看去,璐璐也已经从透支的状态中恢复了精神。
    之前邱毅带着大家出去帮忙牵制植物了,但有惊无险,并没有伤亡。
    除了林淑还因失血过多而有些虚弱,原本的队伍全员幸存。
    呃,不对。
    冬恣环顾了一圈,总觉得少了个人。
    半晌,他发出了灵魂疑问:“那个叫什么天的熊孩子呢?”
    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恍然大悟:“也对啊,鲁天乾去哪了?”
    连他姐姐鲁招娣都不知道。
    无人关心的鲁天乾:“……”
    他的确失踪了,大家先去问过了旅店老板,又四处询问、向周边的人打听,这才清楚了前因后果。
    原来在变异植物大肆入侵时,鲁天乾还以为不会出事。
    他在房间里闷了好几天了,早就快烦死了,看见两位老人都守着被送回来的四个伤号,他的“白眼狼”姐姐还完全不理自己,顿时觉得这是个绝佳的逃跑机会。
    这次他肯定不会被抓回来了!
    不就是副本吗,他已经十二岁了,不可能混不下去!
    怀抱着这样的心态,鲁天乾趁大家不注意,溜了出去。
    当时,外面的变异植物都还在四处搞破坏,只有老板和几个旅客注意到了他,但出于自保心理没有阻拦。
    据他们说大概是在一天前离开的,当时是傍晚时分,天色还没全黑。
    也就是说,一个十二岁的热爱惹事的小屁孩,现在已经跑出去整整一宿,没有音讯了——很可能死了。
    “我也是服了这孩子。”璐璐简直想掐死他,“出去这不是找死吗!”
    邱毅:“好了好了,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出去找他。”
    鲁招娣很是愧疚:“对不起,都怪我没看好他,我自己出去找就好,不用麻烦大家……”
    “这和你没有关系。”
    付长荀把晓晓放下,转身倒了杯热水,递给鲁招娣,“你弟弟和你只差两岁,并且都是未成年人,你没有条件做他的监护人,更完全没有理由跟他亲妈似的对他好,那种行为有个专用名词,叫伏弟魔。”
    鲁招娣今年才十四,距离成年、拥有民事行为能力,还有四年,完全不需要为了一个拖后腿的弟弟负责。
    少女接过水杯,双手捧着,对他的话还有些不敢相信。
    付长荀拍拍晓晓的肩膀:“去和这个姐姐玩一会儿。”
    晓晓“嗯”了一声,就跑到这个比自己只高了一个头的小姐姐面前,和她说一些现实中女孩们的话题去了。
    “好,那我们去找吧。”
    几位大人分头行动,地毯式搜索,用到了不限于黑猫、蒲公英等搜索工具(bushi。
    接下来的十几天,他们几乎走遍了整个城市,随手帮帮npc的同时也在四处寻找鲁天乾,可惜的是……
    他们没有找到鲁天乾,从旅馆四面八方一路翻过去,都没有。
    他就像是失踪了。
    连尸体、或肢体的一部分都没有。
    付长荀甚至询问过妲恭和张飞飞,但得到的答案同样是没有。
    他还通过直播间的弹幕互动,了解到那时鲁天乾根本没开直播就没有踪影了,于是此事更加无从查起。
    虽然很可疑,可这件事情就这样,成了大家和直播间观众们无法查明的悬案,甚至是游戏的所有玩家都解释不清、很是担忧的案例,生怕自己也消失。
    而他们综合了很多情况之后才发现,这事不是个例。
    当然,那是比较久之后的事了。
    说回副本,他们寻找的这十几天里,倒是完全没亏待自己。
    一些埋在废墟中的金店、珠宝店、奢侈品店,成了玩家们最多打卡的地方——值钱的东西换积分!
    这早不是秘密了,很多网上卖的“通关攻略”里就有。
    那些攻略真真假假,只有这个是确定的,所以无论新老玩家,都迫不及待想搜刮一番,再退出游戏。
    当然,付长荀也不例外。
    他们在穿越c市、修城墙期间,他就瞄上了一家珠宝店。
    “阿恣,你记一下位置,我们回头过来看看。我看这里一片狼藉,乱七八糟,应该早就被主人废弃了。”他正经道。
    冬恣心里觉得可爱,有点想笑,但还是顽强地忍住了:“好,我记下来了。”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