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76节

第76节

    只差一点。
    “谢谢。”
    付长荀不知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最终还是只道谢。
    冬恣早就不是第一次护着他,从始至终,他都不知如何回应。
    答应对方的前提不应该是感激,好在现在他也有了恋爱的冲动。
    冬恣摇摇头:“我没事,砸了一下而已,估计只是青了。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这么客气,我反而感觉疏远。”
    付长荀叹了口气:“好。”
    这边几人藏在缝隙中许久,植物还在打架,另一边,一队明显是玩家的人正急匆匆地朝这边赶来。
    “这才第几天啊,就有点像boss红血期,这个副本居然这么困难的吗?”一个玩家抱怨不止,“妲哥还让咱们来这边,这边没好东西,也没咱们认识的玩家……”
    他刚说了几句,就看见了正在互殴的两棵巨大的变异植物。
    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玩家迅速噤声,和同伴躲在遮挡物后面,不再前进。
    同伴道:“看上去好像是它们闹崩了,这对我们有利。”
    如果其中一个被杀死,他们斩杀另一个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但是我怎么感觉,它们不像是生死拼杀,像是闹着玩?”
    另一个玩家却不赞同,“你看,向日葵都没有用它的瓜籽,榕树也没有攻击,只是防守。”
    几人探讨片刻,最终决定请示领导——也就是妲哥。
    妲哥甚至没有交给他们任务,只说去东街看一圈,救俩人回来。
    他问:[妲哥,东街有两株在打架。]
    妲恭:[打架?]
    回答:[对,都是十几米高的变异植物,看上去能把我们搞死。]
    妲恭大约停顿了几秒,回复:[暂时待命,我过去看看。]
    他在只身前往和叫上张飞飞一起之间,果断选择了后者。
    “飞,走?”
    妲恭说了事由,朝他一摆头,张飞飞就迅速从沙发上弹起来:“走!”
    还不知大量支援人员就在路上的付长荀,正在思考人生。
    就在刚刚,两棵植物忽然边打边到处晃悠起来,径直朝着他们的方向而来。
    众人只来得及躲开上方落下来的根须,就被震得掉落各处,再次散开,而付长荀非常不幸地掉在了正中间。
    这个位置实在太危险,两株植物只要稍微动动根须,就能把他瞬间碾成泥,连收尸都收不了的那种。可这个位置又是绝佳的绝杀局,只要有足够的杀招,两株植物谁也逃不过,到时候只能一起死亡。
    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除草剂还在掌心,因紧张而有些出汗,他差点攥不住。
    榕树不确定,但向日葵绝对害怕!
    两棵变异植物没关心地上的“小蚂蚁”,完全不管他,就要两个大块头对着干,却给了付长荀可乘之机。
    他只犹豫了一分钟,就决定现在立刻干他丫的。
    以前的付医生不会这么冲动,肯定会选择最稳妥的方式,悄悄转移离开。
    但现在的付长荀,更多的被冬恣的性格所感染,渐渐少了瞻前顾后的担忧,多了几分破釜沉舟的勇气。
    虽然冬恣本人并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毕竟太危险。
    付长荀等着向日葵被榕树打到大脸盘上的这一刻,直接掏出除草剂,趁它还在恍惚,对准向日葵,径直喷了过去。
    这次剂量比之前喷食人花时,直接加大了三倍。
    向日葵顿时和食人花一样开始抽搐,抽搐之余还对准付长荀指了指,朝大榕树拼命示意——是他,帮我搞他!
    大榕树果然对除草剂没有半点反应,或许有,但都被它掩藏起来了。
    它们都是植物,虽然刚才在打架,可现在人类这么嚣张,居然都开始使用生化武器了,当然要一致对外。
    榕树当即接收到了信号,飞快地挥舞着枝条朝他砸下来!
    付长荀就地一翻滚,避开枝条,朝不远处的冬恣跑去。
    冬恣和晓晓被震到了一处,此时则完全顾不上小朋友,看着付长荀身后追逐的枝叶,他想都不想,使用了异能。
    只是这一次,异能的效果有些不同。
    付长荀恍惚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不在植物围攻的中心区域,而是转移到了边缘,身边就是焦急的冬恣。
    他还有点懵:“这是?”
    冬恣却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看着左侧的晓晓,心神一动,小姑娘就从他左边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付长荀的右手边,同样很懵。
    “我好像……”冬恣抬起手,“我的异能好像进化了。”
    付长荀瞪大了眼睛:“你也?刚刚晓晓才进化了——”
    两人的异能都使用频率不高,但都双双有了突破,显然,异能进化并非只有“多试几次”这一种方式。
    或许强烈的愿望也可以。
    大榕树已经快速迈了两步,距离他们不足百米之遥,三人当然顾不上寒暄,飞快地爬起来继续跑。
    “我跑不动……”
    晓晓还没说完,就被冬恣直接夹在咯吱窝下继续跑。
    付长荀:“……噗。”
    他差点破功,虽然此时在逃命般乱窜,但有冬恣在身边,就好像一切困难都不重要了,好像他们确信自己能够平安逃掉。
    也就在这一刻,他们迎面撞上了躲在遮蔽物后面的众玩家。
    “卧槽,还有人在这里?”一个玩家惊了,“这边都快被夷平了,你们是玩家还是npc啊,刚才才跑出来?”
    付长荀气喘吁吁:“是玩家!你们不也在这里吗,来找危险做什么?”
    玩家们:“我们是老大派来的,妲哥说要带几个刚刚在的人回去,你们正好,快带回去,那边还相对安全。”
    不用进东街更好,他们乐意,希望对方也乐意。
    可身后的榕树……
    它紧追不舍,就认定了付长荀,众人根本无法将其引开。
    哪怕冬恣接连几次使用异能,将其转移到自己身边,也没办法。
    大概是向日葵的嘱托很重要——它们虽然打架,却依旧是好朋友。而现在向日葵不知去哪了,临走前还被一只“蝼蚁”伤到,大榕树只好把愤怒发泄在人类身上。
    它一挪动,身边就全是瓦块哗啦啦掉,但也相当有威慑力。
    谁都知道这棵树之前直接或间接地害死了几乎所有身处东街的npc,它根本不在意人类的性命。
    好在它只追着他们跑,另一边的林淑林泽还有璐璐,三个伤号得以安全地被忽视了,没有生命危险。
    恰在此时,妲恭的声音悠悠传来:“医生,难得这么狼狈吧。”
    这话听上去有点像嘲讽,可抬眼望过去,妲恭的神色无比正直,一点都不像是讽刺,好像只是在陈述事实。
    付长荀叹气:“是啊,但妲恭先生,您就别落井下石了。”
    妲恭相当坦诚:“我没有。”
    “你有。”
    付长荀靠在冬恣肩头,大喘气,“所以我们的合作,要不要继续?”
    妲恭已经走到了他们旁边,微笑点头:“当然,我叫我兄弟来了,尽管放心,一切有他。如果他都解决不了……”
    “那我们这个c市领头人这个头衔,干脆就别要了。”
    张飞飞才是他们中异能最强的。
    他属于被动技能,可以在别人骂他时得到对方10%的异能,得到的异能有效期长达12小时,堪称异能收集器。
    虽然不是纯攻击纯输出型,但只要很多纯攻击性的异能玩家在场,并全力配合他,他就是最强的。
    因此,现场一下子变成了众人朝张飞飞全力输出各种脏话的样子,付长荀吓了一跳,连忙捂住晓晓的耳朵。
    孩子不能听,未成年绝对不能。
    握草这一出大概花了两分钟,就得到了在场的绝大部分人的脏话,他随意使用出的异能也是眼花缭乱,在其他玩家的配合下,对大榕树造成了巨大伤害。
    什么火攻水攻冰攻都是小儿科,还有专门针对榕树的大电锯。
    ——啊不对,这个是某玩家的道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第81章 你能看到……别人的异能?
    “妲先生,你们这……”
    付长荀不由得一阵钦佩,就这么混乱的场景下,对方都能面不改色稳如泰山,好像一切都是提前商议好的。
    但他知道不是。
    妲恭面不改色:“没事,习惯了,这样纯输出的方式虽然费道具费异能,但出奇有效,几乎可以平推过去。”
    冬恣划重点:“很费道具,所以这些道具是你提供的?”
    “握草”张飞飞并没有在个人积分榜上,这也意味着他们的积分大头基本都在妲恭身上。
    两人过大的积分差距,难道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吗?
    甚至可能因猜忌而分崩离析、朋友相残,最终两败俱伤。
    除非像冬恣和付长荀的关系……
    但对方这俩看着可不像,丝毫暧昧的感觉都没有。
    妲恭点头:“是啊。”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