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61节

第61节

    退伍军医陈璐璐,当年在军队里最出名的不是医术,而是一身蛮力。
    想当年,士兵们受伤或生病,无法移动时,都是她直接把人扛去医务室的,这一举动过于强势,给这些春心萌动的大小伙子留下了浓厚的心理阴影。
    林淑当然不知道这些,她还沉浸在自己被一个看上去比她还小的女生公主抱的震惊中,差点没把下巴张脱臼。
    玩家的体力值虽然比npc普遍强,但拖家带口的……
    啊不是,带着一群老弱病残幼,速度难免会被拖慢。
    付长荀伏在冬恣背上,偶尔回头看一眼,后面的npc就摔倒一个。
    没人注意到这点,自然也没人看见他的眼睛始终泛着红色,甚至逐渐晕染开来,一眨眼,便滴下血泪。
    他知道这样频繁使用异能不好,但眼看npc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不得不采取下下策,混淆他们的视野。npc看到的平坦地面上其实是有物品阻挡的,这样他们一脚踩下,便会因着力不当而摔倒。
    冬恣的呼吸声忽然粗了一下,他严肃道:“阿荀,你是不是又用了异能?”
    “这都能……听出来?”付长荀笑了一声,“没事的,我还好。”
    但他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
    冬恣没有回应,只是抓住他小腿的手用力了些,加快脚步。
    在众人从安全出口跑进地下停车场时,他迅速停下,转身。
    npc们还在追着,冬恣面前变形的左右两扇大铁门却忽然向中间移动起来,不出三秒,全然合拢。
    就此,干脆地隔绝了两方的目光。
    玩家们听到声响,纷纷停了下来,看着坚固无比的铁门。
    “他们打不开的。”冬恣道,“我用异能把它们移动过来,卡在这道铁门框上了,它们很厚,不用专业设备打不开。”
    那边果然传来npc们的怒吼和痛骂,但也无能为力。
    玩家们当即坐在了地上,平复自己剧烈的呼吸。
    他们安全了。
    至少暂时是这样。
    璐璐把面色飘红的林淑放在轮椅上,冬恣也放下两人。
    晓晓立刻把毛巾递给他:“冬哥擦汗,啊哥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她担忧地看着付长荀,后者朝她摇摇头:“没事,你哥我有点晕车……有点晕你冬哥的背,缓一缓就没事了。”
    晓晓茫然道:“是吗,还有这个说法?”
    休息了几分钟,付长荀就站起身,探索这座地下停车场。
    他的疲惫源自于异能使用过度导致的,并非因为奔跑,因此休息对他没用。
    可刚走了两步,他就忽然注意到自己的个人面板出现了变化。
    付长荀谨慎地确定直播间关着——刚才在冬恣背上使用异能前关的——才点开面板,看到了与之前不同的:
    【异能:催眠(可进化)】
    他的异能变了!从小范围的“认知改变”变成了“催眠”!
    哪怕是不关心心理学领域的人也知道,催眠是非常厉害却也十分令人畏惧的技能,很多心理医生会选择在催眠中治疗病人,付长荀当然也尝试过。
    可惜他的催眠一直都不算成功,最多能做到心理暗示。
    这对心理医生来说已经够用,但在游戏中却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现在却不一样了,付长荀能感觉到,他能改变其他人对事物的一些想法,甚至是他们对世界的认知。
    拿晓晓举例,她不喜欢西蓝花,但如果付长荀催眠她,让她以为自己喜欢,那这样晓晓就会主动吃西蓝花。
    专治孩子挑食,简直居家必备(bushi。
    异能果然是可以进化的,进化的契机似乎是他用了过多异能?
    付长荀似乎摸到了些门路,却还不确定,犹豫着。
    他思索着走了几步,忽然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一抬脚,瞳孔瞬间收缩。
    地上是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从腐烂程度上看,大约死了四五天,正是植物变异的第一天死去的。
    他呈奔跑的姿态,从伤口能猜测,大概是跑着想上车躲避,却被一棵枝蔓粗壮的植株从后面直接捅穿了胸口,这时他还没死,挣扎着爬了几米,最终死于失血过多。
    他手伸向的方向是一辆七座面包车,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车。
    付长荀心中说了句抱歉,从这具不成人样的尸体上摸出车钥匙,插进锁孔试了一下,确认就是这辆车。
    一辆核载七人的小面包。
    交通工具有了,感谢这位不知名的已经故去的先生。
    但他们有十五个人,虽然孩子可以挤挤,可最多不过塞十人。
    “怎么办?”
    这周围已经没有尸体,更没有慌乱掉落在地的钥匙。
    停车场里很多辆车,可没有钥匙,他们连一辆都开不了。
    付长荀只想了半分钟,就走到那两个野马玩家面前,一本正经道:“打劫,把你们的车钥匙交出来。”
    众人:“??”
    第66章 流亡之路1
    野马玩家勉强笑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有钥匙……”
    “没有钥匙你们怎么走?”
    付长荀冷酷道,“看你们那么肯定自己能趁机离开,我猜是之前出去的时候,从谁身上扒了钥匙吧?”
    众人恍然大悟:“对啊,你们肯定也有车!快交出来!”
    一时间,玩家们都变成了凶神恶煞的劫匪,把两人围在中间。
    对方:“……草。”
    原本还想浑水摸鱼,趁他们没注意开车就跑,这下肯定是不成了。
    两人颓唐地让邱毅搜了全身,果然从鞋里搜出来了一串电子遥控钥匙。——也难为他们脚下踩着钥匙还跑了这么久,跟蹬高跟鞋的职业女性都有得一拼。
    付长荀暂时放下了娇弱的假面,苦口婆心劝道:“你看,最终还是要和我们一起,对吧,别这么倔嘛。”
    野马玩家:“你们抢劫还有理了?”
    付长荀理直气壮:“我们没理,但是我们有能打的啊。”
    野马玩家:“……”
    气晕了。
    “我挨个试试。”邱毅对着一辆辆车祈祷,“希望不要是七座的商务车。”
    刚刚在和付长荀吵架的野马玩家:“啊??”
    两人被他这反向许愿的模式整不会了,不禁二脸懵逼。
    其他玩家同样不太理解,但看另外两个特别办的人都没有表达异议,便暂时没有将疑惑说出口。
    邱毅一路走到停车场的尽头,电子遥控钥匙终于有了反应。
    “哔哔——”
    一辆七座的商务车亮了亮车灯。
    众人的神色也都亮了起来:“太好了,真的是七座!”
    林淑立刻猜到:“邱先生,你的异能是有关反向言灵一类的吗?”
    邱毅实在不好意思说其实是乌鸦嘴,见她给了个台阶下,便顺坡下驴道:“差不多,总之我说来什么就不会来什么。”
    “这下我们就都能一起走了,两辆车的人员分配一下吧。”
    璐璐及时把话题岔开,护住了邱处长的异能岌岌可危的马甲,“都有谁会开车?要技术过关,快且稳的。”
    宋震鹏、冬恣和林泽举起手,众人不由得看向他们。
    前两位看上去还好,但林泽看起来就病恹恹的,绝不是装出来的虚弱,而是久病在身的苍白单薄,这样的人可以把控末世里逃命用的车吗,不会犯病吗?
    迎着众人怀疑的目光,林淑笑了笑:“你们别看我哥天天咳嗽不止,他以前可是赛车手,就是后来生了场大病,做完手术以后就变成这样了,他技术一直很好的。”
    林泽也无奈地笑笑:“对啊,如果现在站在这里的是两年前的我,你们绝对会相信的。”
    他苍白的脸依旧没什么说服力。
    璐璐盯了他一会儿,忽然道:“你是……林择?两年前退役的那个?怪不得我看你这么眼熟,瘦了好多啊。”
    林泽:“咳,对,之前是受一些小说影响,取的假名。”
    他和他妹妹看上去都很豁达,可璐璐还记得几年前她看过的新闻。
    《知名赛车手林择与其妹妹,独家采访,真实爆料》
    这则新闻曾经吸引过她的注意,后来听说林择退役了,她还觉得惋惜。一个风华正茂的赛车手为什么要离开赛场?
    现在她知道了,原来是真的有不得已的理由。
    当年新闻上的两人都还健康,没有生病更没有残疾。
    现在再看着这对兄妹,一个病一个伤。
    璐璐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但她已经条件反射地岔开话题:“好,那我们在一辆车上,确保大家安全。”
    既然车也有了,玩家也到了十五个,已经是一股坚实的力量。
    最终决定,邱毅宋震鹏二人,带领那个曾经带头的男人还有两个野马玩家,护送两位老人坐商务车。
    而冬恣付长荀和璐璐三人,加上兄妹俩,和剩下的——三个孩子,坐面包车。
    小面包车可以挤八个人,孩子们被安排在后面的大排座上,但鲁天乾因为是个小胖墩,占了很大的位置。
    璐璐和她们挤在一起,两个小姑娘紧紧挨着她。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