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59节

第59节

    邱毅更加悲愤:“唔唔唔!”
    我没有!
    他们这举动让不知内情的玩家们有些不解。
    已知,茶言茶语的漂亮青年,守在他身边的沉默的忠犬,好像对青年很是偏爱的女生,还有和女生关系很好、但和青年似乎有点矛盾的特别办邱毅。
    这几个的关系好像很复杂啊。
    好怪,再看一遍。
    林淑看不懂,但这不影响她对这个漂亮青年的敬佩。
    进入副本短短半天,这个人就搞出了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不是海王就是绿茶,可真会玩啊。
    “总之,大家不要太过依赖这里,如果发生意外,我们会想办法离开。”冬恣代替那边缠成一团的邱璐两人道。
    他想了想,又补充:“能再到处找些吃的,就不要躺着不动。”
    食物会越来越少,冬恣与付长荀都有了不太妙的预感。
    “我有些担心……阿恣,我们先准备一下,到处看看。”
    付长荀压低声音说。
    **
    他们的预感成真了。
    在困在商场的第四天,npc们开始焦躁不安起来。
    虽然食物还多,水源也充足,但大家都情不自禁想念家人、担心起以后的事情,纷纷开始焦虑不安和抱头痛哭。
    消极的情绪会影响到四周的人,他们的哭声很快吵成一片。
    “怎么办……完全联系不上家里……”
    “我想我妈,想我爸!”
    “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已经彻底消失了?为什么没有救援?”
    “我们在这里,没有补给,食物吃完了怎么办,要我说不如闯出去,跟那些变异发疯的植物们拼了!”
    最后一句发言的是个年轻小伙,他看上去就不像有耐心的人。
    然而这一毫无计划的自杀性言论竟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他们拿着商场里售卖的菜刀、棒球棍等直接冲出大门,对着附近的植物一通劈砍,却没有受到攻击。
    年轻小伙顿时喜上眉梢:“太好了!这些植物没有再变——”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惊恐地瞪大眼睛低下头去。
    只见无数细长而尖锐的枝条已经将他刺穿,全身上下千疮百孔,像个血人。
    片刻后,他“扑通”仰面倒下,瞳孔渐渐涣散,没了生息。
    “啊——快跑——”
    而随着他跑出来的npc们同样大部分遇难,只有几个反应快速度快的,枝条一动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回来。
    他们当中只有一个人受了伤,被其他人拉去包扎了。
    “不要出去,不要出去了……”
    这些幸存者们纷纷恐惧地摇头,“我宁愿饿死在这里,也不要……”
    他们算是真的体验到了生死,只差一点点就会彻底失去意识,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比饿死的威胁还大。
    经此一事,商场内的玩家和npc总量缩减到了一百零三个人。
    更多人选择了认命,就在这里等待救援。
    如果遥不可及的救援没有来,他们真的可能会饿死。
    少部分早有预知的人早已悄悄藏起了食物,为自己能活下去而拼命掩藏着。玩家们围坐在一起,各自把食物也放在身边。
    付长荀借上厕所之际上了楼,站在二楼的台子上,向下望着一楼聚集的人群。
    究竟哪个会是玩家呢?
    他的目光停留在某个人身上半晌,又悄然移开视线。
    被他盯住的那个人无声无息地松了口气,放松了紧绷的肌肉,和同伴对视一眼,轻轻摇头表示没有暴露。
    “找到了?”冬恣做了个口型。
    付长荀唇角微微上扬,余光准确地瞥向那两个人:“嗯。”
    第64章 他是他的理想型
    两个野马玩家尚且不知马甲已经被看穿,自以为伪装得很好。
    付长荀离开栏杆旁,退回二楼的平台,略略踮起脚凑近,低声与冬恣耳语几句:“……回头这样做就行。”
    后者郑重点头:“好。”
    两人回到玩家队伍中,假装是刚刚从厕所里回来。
    但众人的反应有些不大对。
    见他们回来,晓晓迅速跑上前抱住冬哥的大腿,指着鲁天乾,朝哥哥们告状:“哥,他想抢我的吃的!”
    付长荀急忙把她护在后面:“谁?他?”
    林淑同样拉着鲁招娣,直白道:“那个男孩,他的食物吃得差不多了,过来抢我们这边两个小姑娘的。”
    两个哥哥顿时顺着他们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鲁天乾正贪婪地盯着他们。
    “咯吱咯吱。”
    他大口嚼着仅剩的几包薯片,但唇角早已干裂起泡。
    显然,母亲曾经过度的保护让他没有学会伪装好自己,更不知道人需要摄入主食或果蔬才能维持身体机能。只吃那些零食,人体摄取不到足够的营养,便只会越吃越饿,身体自然也会渐渐虚弱。
    鲁天乾很明显已经严重上火了,却还在往嘴里塞零食,长此以往,不需要植物进来杀人,他就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而当初他和母亲扫荡的那些垃圾食品,现在吃得差不多了,自然瞄上了一群大人当中的两个小女孩。
    “我想吃我姐姐的东西,你们凭什么管?”他把吃完的袋子一扔,大声嚷嚷道,“你们欺负小孩儿!”
    晓晓:“可你比我还大呢……”
    她的话一出口,鲁天乾反而更恼羞成怒,恶狠狠望过来。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露出这样凶恶的神色,着实令人心中发麻,晓晓被吓得连忙躲回了哥哥身后。
    付长荀的神色沉了下来。
    他随手关了直播,笑眯眯道:“小朋友,你知道独自留在这里会饿死或者被植物杀死吗?”
    “你以为我蠢?”
    鲁天乾抬起了双下巴,倨傲地说,“我当然知道!”
    付长荀依旧轻轻笑着平静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们可以随时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然后悄悄离开,不告诉你呢?”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十分认真,鲁天乾不由自主地跟着想象起来。
    “比如我们离开了,你自己留下,就会有很多npc看你身边没有大人,过来抢你的东西、欺负你。”
    “甚至等他们没有食物了,还会选择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付长荀的声音越来越低,鲁天乾却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捂住脸尖叫一声,浑身颤抖起来。他好似清醒了一些,但看向众人的眼神里不再是嚣张,而是畏惧。
    付长荀这才露出一副诧异的面孔,捂着嘴后退两步。
    他做作道:“呀,我只是猜测一下,怎么就把他吓到了?”
    众人:“……”
    这人居然还有两副面孔!
    付长荀还真没想现在就暴露,只是事关晓晓,他不得不果决一点。
    “这可不关我的事。”他皱着眉摆摆手,“出什么事别找我。”
    林淑敬佩道:“没想到这位阿荀先生对付熊孩子倒是有一手,果然副本里的老玩家都肯定有自己的特别之处。”
    倘若真的没有一点保命手段,仅靠一张脸和娇纵的脾气,队友再强也带不动。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付长荀嘴上这么说,神色却是言笑晏晏,“林小姐也是一样的。”
    能靠坐轮椅就带着身体虚弱的哥哥闯副本,她们想必也有后手。
    一顿商业互吹之后,双方都很满意。
    只有熊孩子一个人不高兴,但这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待此事平息,冬恣悄悄问:“阿荀,刚才的是……异能?”
    付长荀:“算是吧。”
    “我用了一点催眠手段,结合异能,这才达成了这种效果。”他摇头,“只能针对某些小孩和心智不坚定的人,效果也有限,大概只能持续到副本结束。”
    冬恣点点头:“也算有防护手段了……不然总害我担心。”
    他在这种场景下都能说点情话,付长荀不得不承认,这人很会。
    怎么之前就完全没发觉,还以为冬恣是个宇宙无比大直男呢?
    果然是刻板印象了。
    “上个副本那么危险,我很担心。”冬恣沉默片刻,又说,“我既担心你体力值不够高,无法应对需要长时间逃跑的副本,又担心你的异能不是攻击性的。”
    “我甚至想把你一直护在身后,永远不让你在前面,这样就不会遇到危险,就能一直一直陪着你。”
    付长荀瞪大了双眼:“啊?”
    “但是……”
    对方话锋一转,“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有天我死在了副本里,你该怎么办。”
    付长荀顺着他的话,喃喃道:“那样的我,会是一个真正的无用的花瓶,没有解密的能力,没有逃杀的经验。”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