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57节

第57节

    冬恣配合道:“那你帮我包扎一下就好了,一点都不痛。”
    付长荀轻轻撸起他的裤管,便“呜”了一声,扑进他怀里瑟瑟发抖:“我害怕,我晕血,阿恣我不敢呜呜呜……”
    “不怕不怕……”
    冬恣拍了拍他后背。
    晓晓有些困惑,情不自禁想到网上流传的一个词“戏精”。
    不过小姑娘不愧是做了付医生半年患者的人,当即一起扑了过去:“哥哥哥哥,我也害怕,要哥哥抱!”
    三个人就此抱成一坨。
    但即便他们演得足够自然,特别办的三人也不禁嘴角抽搐起来。
    八名玩家更是不约而同地露出地铁老人看手机的jpg。
    邱毅懂了,转头对中年女人道:“不,是三个人,她也是。”
    中年女人看着璐璐,看上去有些嫌弃,但好在没再说什么。
    邱毅又让宋震鹏带他们去食品区,趁npc们都没想到,赶快带走一些食品。
    这时就能提现出普通玩家与资深玩家的不同了。
    付长荀之前拿的基本都是或风干或压缩或密封的食品,邱毅拿了保质期长的。但这些玩家在反应过来“可以随便拿”之后,竟迫不及待地冲向自己喜欢的蛋糕、膨化食品、水果肉类甚至是冰淇淋机。
    没错,那个十三四的男孩在冰淇淋机前接了一大坨冰淇淋。
    他们的表现实在有些作死,宋震鹏一再催促,中年女人却不耐烦起来:“我儿子吃点怎么了,这里又不是现实!”
    宋震鹏是个老实人,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放任不管。
    最终,这个女人和她儿子只拿了一些占空间的垃圾食品,还都扔给女儿,自己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宋震鹏还想继续劝,璐璐却拉住了他:“别管了,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的。”
    她特意向直播间解释:“不好意思,特别办不是警察局,我们也是想活命的,这种情况,我们一概不负责。”
    [那要你们有何用?]
    [刚才那个,你没事儿吧,这么作死谁也救不了啊。]
    [理解,理解,我以后进游戏绝对配合工作,保证惜命!]
    [好心酸啊,连这个都要和我们解释,你们好好通关就行了,能救则救,救不了……唉,那就是我的命。]
    [你们拿工资不就应该救人吗?]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想合理怀疑一下,这些杠精到副本里不好也杠吧,那我支持不救,救了他们不但不感激,还骂呢。]
    [你**了个*!]
    [卧槽,真骂了?]
    第62章 “鲁招娣。”
    因为璐璐的直播间吵起来了,她只能暂时关了弹幕可见功能。
    直播间里的争吵仍在继续,但她已经全然看不到了。自然,她也没有看到,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支持她的。
    [骂人的估计没进过游戏吧?]
    [游戏里的危险,他们估计不知道吧,只会嘴上功夫。]
    [笑死,游戏来临前的键盘侠们,转移阵地了是吧?]
    [为了救你们,他们可能要连自己的命都顾不上,还会在乎那点工资?自己想想吧,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家人一样无底线纵容你的,最好心里有点逼数。]
    [……]
    直播间虽争吵不休,但越来越多的理智之语将那些骂人的话盖了过去。
    璐璐全然不知,起身与宋震鹏一同去门口查探情况。
    外面的行人基本都已找到店面躲了进去。
    除了植物枝条的呼呼声,几乎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门口的迎客松在他们来之前,还没有产生攻击性,但就在他们前脚进来没多久,迎客松就像突然被传染了一样。
    那对母子便是被这迎客松袭击,母亲被松针扎得鲜血淋漓,失血过多,死在了外面,尸体还在台阶上。
    璐璐看得一阵心酸,试图去拉她的尸体,却遭到了迎客松的攻击。
    她没办法,只能返回商场内部。
    另一边,付长荀和晓晓都缩在冬恣怀里,大眼瞪小眼。
    半晌,不知谁的肚子“咕噜”一声,付长荀有点尴尬。
    “饿了吗?”冬恣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腾出手来从口袋掏出一块饼干。
    付长荀其实感觉还好,但他看着晓晓眼巴巴望过来,还是接过饼干,均匀地分成三份,给了晓晓和冬恣。
    他小声道:“早知道,我就不花积分换钱买食物了。”
    虽然他不缺,但花出去心疼啊。
    “不,你做的才有先见之明。”冬恣道,“现在估计来不及了。”
    他还没来得及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就听那个十二三岁的男生和他妈妈嚎了几句,还恶声恶气地骂了他姐姐几句,便转过头来,目光紧紧盯住晓晓手里的饼干。
    付长荀顿时感觉不妙,果然,下一刻,尖锐的声音响起——
    “妈,我也要那个!”男孩大声嚷嚷,“凭什么他有我没有!”
    他指着那块被分成三份的饼干,眼睛里满是志在必得。
    女人立刻哄道:“妈妈这里有吃的,不缺那几块没滋没味的苏打饼干,宝贝,咱们不要他们的好不好?”
    原本男孩并不是很想吃,只是有点感兴趣,但她这么一说,他立刻就不干了。
    “我不,我就要吃那个!”
    “哎呀,这个……”
    孩子一闹,女人的声音立马就更柔和了,“妈妈去给你问问。”
    她放下手里的薯片,走到冬恣身前问:“这位先生,麻烦你把饼干分我儿子一点吧,他饿了,很想吃。”
    说是过来问问,可她的语气里都是蛮横和颐指气使,仿佛这是应该的。
    “那我不想给呢?”冬恣自然不惯着她,“我这里也不多。”
    女人柳眉倒竖,横眉冷对:“你这人怎么这么抠搜,一块饼干而已,又不是要了你的命,全世界多得是……”
    男生在她身后做着鬼脸,还吐了口痰。
    “不好意思。”付长荀微微一笑,语气和煦道:“这边建议您把没教好的熊孩子扔出去让柳树抽一顿呢。”
    付医生有点礼貌,但不多。
    女人刚被拒绝,正在撒泼,忽然听到这个柔柔弱弱的男人怼了自己一句,顿时愣了半天,反应过来后才脸色涨红、破口大骂道:“什么没教好,你妈才没把你教好吧?让我儿子去死?这么没素质啊!”
    明明是她先无理取闹,此时却好像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付长荀轻轻叹了口气,再次楚楚可怜地蜷缩在冬恣身上:“我没有……”
    就好像刚才伶牙俐齿的他是被人夺舍了,现在才是真人似的。
    女人:“你装什么——”
    冬恣冷冷道:“闭嘴,不会说话就别说,到底是谁没素质?”
    女人被他突然凌厉起来的眼神吓了一跳,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怕什么,这人又不能杀了自己。
    “爱给不给,我自己去拿不就行了?”她翻了个白眼,拉着儿子就朝零食区走去。
    邱毅抬手制止道:“不要随意走动,否则容易发生危险。”
    女人不耐烦地挥开他:“这里能有什么危险,我们去拿东西你要管,那上厕所是不是也要管啊?烦死了。”
    “女士,我要保证你的安全,就得留你在这里好好呆着,不然……”
    “知道了知道了!”
    女人依旧十分不耐,她拉着的男孩更是冲邱毅略略略起来。
    邱处长一向奉行“能救则救,救不了拉倒”的原则,璐璐便是受他影响。
    他一看劝不动,当即放弃,摆摆手道:“那小心一点。”
    女人哼了一声,拉着儿子就走。
    男孩还在一路做鬼脸,他分明已经十二岁,却仍像个七八岁的顽童,但完全不让人喜欢,反而惹人讨厌。
    母子俩离开,在场的所有玩家都情不自禁松了口气。
    他们实在太烦了,走了反而清净。
    但被母亲丢下的女儿却茫然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做轮椅的年轻女人朝她笑笑:“妹妹,过来,先跟我们呆着。”
    她看上去很面善,女孩犹豫片刻,还是走了过去。
    “我是林淑,这是我哥林泽,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她温和道。
    女孩声音很细很轻地说:“鲁招娣。”
    这个名字一说出口,她先前遭遇的冷待、她弟弟的嚣张,就都有了解释——这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
    所以儿子怎么闹,母亲都会把他视作心中宝贝,但女儿一旦敢大声说话,就必定会被母亲斥责、被弟弟嘲笑。
    这些事情,鲁招娣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她今年其实十四了,但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看上去比她十二岁的弟弟还小,也经常被他推来搡去。
    “这可不是个好名字。”林淑浅浅皱眉,“等你成年以后,就改了吧。”
    林泽咳嗽两声:“对,你是为了自己而活,不需要承载什么家长的愿望,更何况他们这个愿望不怎么好。”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