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50节

第50节

    四名护士玩家还是第一次来五楼。
    先前听日记(划掉,病历本)时还没什么感触,但见到真的有那些电击器、各种折磨人的刑具时,都不禁一阵反胃。
    太恶心了,为什么会有人热衷于折磨别人获得乐趣呢?
    为什么这种医院会存在整整一年之久,却没有被封锁呢?
    为什么会有父母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却在别人伤害孩子、折磨孩子时无动于衷,甚至为施暴者叫好鼓掌呢?
    这就是……人性啊。
    廖星本人倒是坐在这些刑具中心,早已习惯了似的。
    “你们来——了?他是院长!”他一眼就认出了被扛着的老人是谁。
    付长荀点头:“对啊,我们把钥匙送来了,他能开锁嘛。”
    他和冬恣早就试过了,大门无法用门把手打开,其原因是他们一旦接近大门,就根本无法触碰到它。
    廖星一阵沉默。
    他看着这个带给了他整整一年、再加上副本中数年痛苦的老人,心中难忍杀意。
    但钥匙?他们的意思是……
    冬恣道:“他能打开医院大门,你不想亲眼见到你的朋友吗?”
    “我当然想。”廖星把目光从紧张得汗如雨下的院长身上挪开,认真道,“如果真能见到王璠,那我送你们一件礼物。如果不能,他能否交给我处置?”
    他指着院长,显然还没放弃趁机弄死对方的念头。
    “好,一言为定。”
    付长荀径直答应下来,看上去早忘了自己答应过院长的事。
    但此时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提醒他,只有院长本人成了大冤种。
    十人浩浩荡荡再下楼,把经久失修的楼梯差点踩塌。
    院长果然有钥匙,但他刚被放下来,就想提条件。
    “我开门可以,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不许再和我搞什么放了就再抓回来的游戏,不然我打死都不干。”他说。
    付长荀没有耐心再和他扯皮,冷冷道:“爱开不开,不开现在就去s……”
    威胁的话还没说出口,院长就怂了,转头迅速掏钥匙开门,好像刚才磨磨蹭蹭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这不是挺快的。”
    玩家们嘟嘟囔囔,纷纷迈出了门。
    但他们刚刚都出门之后,大门便迅速关闭,又在里面上了锁。
    ——院长迫不及待地锁住门,露出个阴谋得逞的笑容。
    曾先生和胡女士慌了一下:“我靠,他又耍心眼,他把我们关外边了!”
    “别担心。”璐璐转身道,“大boss在咱们这儿呢,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啊意外啊,咱们这儿还有个兜底的。”
    她说的竟让人无法反驳,事已至此,大家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
    外面月色朦胧,向远处望去,雾气蒙蒙中,似乎真的有个人影待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付长荀抬起声音:“王璠?”
    人影动了动,抬头望向他们,随即惊喜地冲了过来:“星星!”
    廖星原本始终如一的坚硬壳子在这时彻底消散于无形。
    他软下了声音,轻轻道:“小璠,我出来啦,我们还是朋友吗?”
    王璠紧紧抱住了他:“怎么不是,我们一直是,从来没变过!”
    廖星笑了笑,眼角却湿了。
    王璠抱了好半天才松开他,对玩家们道:“真是太谢谢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把他从医院里救出来……”
    付长荀知道,这一步算是走对了,便问:“这里究竟是——”
    “是星星创建的独立世界,只有我能进来,所以我就进来啦,我要接他出去的。”王璠很热情,“我已经做好父母的工作了,回去以后,星星就住在我家。哦不对,以后星星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
    “医院的事闹得特别大,这栋楼消失后,很多孩子的死讯才传出来,把他们送进去的家长都疯了,倒也是报应。”
    王璠唏嘘着,“啊你刚才想问啥来着,不好意思啊打断你了。”
    “没事。”
    “我想知道……真正的医院,最后怎么样了?还在运行吗?”
    面对付长荀的疑问,廖星只是笑了笑:“它就在这里,主科室就是这座大楼,被当时失控的我直接拖了进来。”
    他看着这栋大楼,温声道:“现在我才把一切都想起来了。在你们之前,曾经有过很多和你们一样的人,他们也想‘通关’,有些将我视作洪水猛兽,喊打喊杀,有些又以为我是救世主,恳求我带他们通关。”
    “之前我不懂,现在似乎明白了。我对你们而言说npc,对吗?”
    面对真npc这种突破现实的问题,付长荀难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廖星摇摇头:“没关系的,不想说可以不说,我只是随口一问。”
    他微微一笑:“谢谢你们。”
    玩家们纷纷摆手:“不用不用!不用客气,我们顺便的。话说我们这算通关了吗?还没有收到提示。”
    廖星:“算的,现在还差一件事,小璠,就这样了吗?”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王璠看着这栋孤零零的楼,恶狠狠地掏出——一个打火机,试图点燃墙下的草。
    玩家们看着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看得从哭笑不得到无言以对。
    小李哥狠狠捂脸,最终还是忍不住上前道:“我来吧。”
    他盯着墙面,大喝一声:“烧!”
    一片火苗从墙上的爬山虎藤蔓上燃起,逐渐引燃了木质窗户。火苗又溜进室内,把房间挨个转了一遍。
    “着火啦——”
    烈火熊熊。
    里面还活着的老院长、半人半怪物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在痛哭哀嚎,就像当年被拖进这里一样大喊救命。
    但再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们。
    病人们在烈火中想起了从前的一切,欢欣地迎向自由。
    这座无比荒谬的医院,总算在今天彻底付之一炬,消失在了世界上。
    晓晓透过窗户看着411房间,里面的女人同样像是解脱了的模样。
    “她们都已经死了吗?”
    小孩子的直觉总是格外敏锐。
    “是的,他们/她们在真正意义上来说,都已经死了。”
    廖星抬头望着天空,医院被毁,禁锢的亡灵终于飞向天际,四周的雾也散开了。
    萤火虫忽闪忽闪,虫鸣与鸟叫声相应着,清脆无比。
    是个月明星稀的好夜晚。
    廖星和王璠手牵着手朝远处走去,风将他们的话模模糊糊带到耳边。
    “医院没有了,我们回现实吧。”
    “嗯,好。”
    “其实现实已经过了好几年,你别看我在这里还是十五六的样子,其实我已经上大学了哈哈,快叫学长!”
    廖星“呀”了一声:“那我是不是落后很多了?我好像才升高中哎。”
    王璠点点头:“那我们一起,你可要考上我的大学啊……”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他们终于离开这里,回去属于他们的现实了。
    这是一张只有两个人的全家福。
    但两个人,也能很幸福。
    第55章 玫瑰少年
    廖星很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别的男孩子不太一样。
    他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游戏,也不喜欢看那些机甲、超级英雄的动画片。
    相反,他和邻居家的小妹妹却有许多共同喜好,包括一些换装的小游戏,甚至还有粉色或白色的小裙子。
    他还试着穿过。
    一开始,他的父母觉得这样很好,孩子很文静。
    这样也不会烦他们,他们不用管,自然也乐得自在。
    但随着时间推移,直到廖星上了小学,情况非但没有改变,反而越发严重了。
    男生们因为他的异常而排挤他,老师也因此对他颇有微词。
    “你家孩子……”
    家长会上,老师们忧心忡忡地对廖父廖母道,“他好像有点奇怪,和正常男孩子的爱好不一样啊。”
    到了这时候,整日忙于工作的廖父才注意到儿子的异常,顿时大发雷霆,朝妻子怒道:“你也不知道好好教育孩子!我天天在外面这么辛苦,你就不能体谅一下?”
    廖母毫不客气地和他吵了起来:“你在外面工作,难道我就没有工作吗?每天还要做家务,累死我算了!”
    廖父:“你个女人能挣多少钱?还不是得靠我养家……”
    “放屁!我挣得不比你少!整天就知道吃饱了躺着玩手机……”
    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但他们对儿子依旧很少关心,最多口头上嘱咐几句。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