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39节

第39节

    冬恣哭笑不得:“……你倒是会享受,好吧,讲给你听。”
    “是我大学还没毕业,实习的时候,公司看我能力还不错,就把一个项目交给了我,后来竞争对手公司……”
    他沉稳厚重的嗓音慢慢飘进付长荀耳中,后者便在这种氛围下悄然入睡。
    陆其全程被两人无视,可如今的他完全不敢抗议。
    ——从五楼这俩合伙杀了白色怪物起,陆其就明白了他们的实力,绝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样平庸。
    他怕死,怕被丢下,便心生胆怯,不敢再往两人跟前凑。
    这一晚已经过去,凌晨五点,有人还在恐惧中无法入眠,有人早已酣然入梦,还有人……在黑暗中气得发抖,把旁边桌面上的东西一股脑全扫下地。一阵噼里啪啦声后,他青筋毕露,狠狠地踢了桌子一脚。
    破旧的木桌经不住他的一踢,摇摇晃晃半晌,彻底散了架。
    “319房,319房的三个病人——”
    “你们死定了!”
    无能狂怒的声音在狭小的房间回荡,却完全被隔绝。
    外面依旧无声无息。
    **
    付长荀是被外面的人声吵醒的,他懒懒地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
    但伸腿时,他碰到的不是自家床上的被子,而是一具温热的身体,而对方像被火烫了一般猛地往后退。
    付长荀清醒过来,想起这是副本,旁边是……冬恣。
    “嘶——不好意思啊,没踹到哪儿吧?”他连忙爬起来。
    “没事。”对方的语气有些隐忍。
    付长荀更慌了:“真没事?这里是副本,千万别讳疾忌医。”
    “真的没事。”
    冬恣摇摇头,不太自然地把被子搭在腿上,转移注意力似的换了话题。
    “之前一直有外人在,不方便,我刚才在卫生间里查看了我的传单。”他低声道,“上面只有两个字,朋友。”
    朋友?
    付长荀顿时想到了那个五楼的少年,他望向冬恣眼底。
    两人的脑电波在此时完全同频,他开口道:“我们想的应该是同一个人,等会儿出去,和璐璐商量一下,我们散开找找。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那他应该也在找那个少年。”
    “嗯,我也这么想。”
    陆其就在这时从卫生间出来,眼神躲闪地说:“你们……”
    付长荀整理了下衣服,朝他露齿一笑:“怎么,你想说什么?”
    陆其登时住了嘴。
    他不蠢,在“向前男友怒吼以至于被完全丢下”和“忍气吞声和平共处苟到通关”两个选项中,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
    他心里终于升起一股悔意,对自己曾亲手放弃了付长荀、将他推给别人而后悔。
    不知什么时候,本就是玉石琳琅的付医生,在离开他之后,变得更耀眼夺目,与从前完全不同了。
    冬恣道:“七点多了,只睡了三个多小时,你还撑得住吗?”
    付长荀点头:“没问题,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赶论文,熬上四十八个小时不睡觉也是常态,现在不太困。”
    两人说着,便出门去外面看情况。
    病人们正在纷纷起床,医院的走廊中吵吵嚷嚷挤来挤去。
    护士们都住在二层,四个选了护士的玩家一觉醒来,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便被叫去给病人送饭。
    医院没有单独的大食堂,只有给工作人员准备的小食堂。
    病人吃饭,需要护士从餐口取饭,再逐一送过去。
    小李哥要了份炸鸡块,坐到桌边,顺便习惯性地开了直播。
    “家人们早上好啊,到了早饭时间啦,让我感受一下这个副本的食堂怎么样……唔,好吃,鸡块不错!”
    曾先生和胡女士都有些不安,他们昨夜睡得并不好,早上起来,夫妻二人都有了黑眼圈。胡女士见小李哥小张哥二人吃得高兴,不禁问:“你们不害怕?”
    小李哥刚给副本外的观众讲了炸鸡块的美味,就被这毫无情调的夫妻打断,不怎么耐心道:“怕有什么用,怕能通关?”
    他皱眉嫌恶地说:“你们胆子也太小了,这就开始怕了。”
    老婆被别人凶了,曾先生不太高兴,直接道:“那你们有没有这个副本的通关思路?我们不可能这么耗着吧。”
    小张哥把碗一撂:“着什么急,副本都说了不限期,你还这么急着通关,就不怕把自己急丢了命!”
    他这话说得过分难听了,夫妇俩都脸色不好看起来。
    “行了,小张,既然他们这么急,那就让他们去干活呗。”小李哥悠哉悠哉地吃着饭,“给病人送饭的活就交给你们了哈,千万记得一间一间病房去送,别偷懒。”
    胡女士胸口剧烈起伏几下:“你——”
    曾先生一把抱住她:“好了好了,别气。我们去送就是了。”
    小李哥笑了:“这不结了?”
    新人,就是欠教训。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曾先生下定了决心。
    另一边。
    付长荀与冬恣正在上楼,刚好与一个医生擦肩而过。
    正是昨天领护士玩家离开的医生,他脖子上赫然有一条红痕。
    看上去有点眼熟。
    冬恣盯了一眼,还没觉察出哪里眼熟,那医生就跟见了鬼似的往后退了两大步,欲盖弥彰地挡住自己的脖子。
    但正是这个动作让冬恣眸光一闪——他想起来是什么了!
    医生还不知自己弄巧成拙,匆匆推开人群回办公室。
    但身后的目光始终紧盯着他。
    付长荀抬手在冬恣面前晃了晃,后者一眨眼,回过神来。
    “看什么呢?”
    “他脖子上的红痕……和我昨晚切断怪物脖颈的痕迹一模一样。”
    冬恣冷静道,“这或许是巧合,我得想办法把他衣服扒了,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大卸八块’留下的伤。”
    付长荀“噗嗤”笑了出来:“好,扒了他,待会儿找到那个朋友npc,就去扒!”
    他正笑着,一抬头,便看到与他们正面对着走来的另两个玩家。
    曾先生推着移动餐桌,胡女士跟在他旁边,非常气愤道:“他们怎么这么欺负人,自己干最轻松的活,这些费时费力的事就让我们做!这些老玩家怎么这么倚老卖老,他们不怕直播放出去会影响……”
    她的话停住了,只见对面的两个老玩家也望了过来。
    胡女士有些尴尬,不好意思道:“抱歉,我不是在说你们。”
    付长荀只说:“我知道,你们这是来送餐么,我们一起吧。”
    胡女士正准备拒绝,就听丈夫说:“好,麻烦了。”
    她不解地看着丈夫。
    “实不相瞒,我和我老婆只想通关,但另外那两位似乎已经开始享受这个副本……”曾先生认真道,“我们不想。”
    付长荀看了他们夫妻半晌,道:“你要合作吗,以你们的护士阵营,与病人阵营进行联合,目的是最终通关。”
    曾先生道:“我和我老婆可以确定,其他的那两个……”
    小李哥和小张哥沉迷直播,估计会对合作一谈嗤之以鼻。
    付长荀颔首,请他们送完餐后到四楼的病房一起聊。
    “正好,我们把昨晚的事捋一捋。”
    他笑了下,“你们还不知道吧,昨晚我们出去大冒险了。”
    胡女士:“大冒险?”
    她很是震惊:“不是说晚上不能出门吗,怎么你们还敢?”
    冬恣接话解释道:“出门会有危险,有怪物会来追杀,但不是必死条件。只要逃过追杀或者杀死怪物,就没事了。”
    第45章 我喜欢你很多年了
    杀死怪物,说得简单。
    但也只是冬恣这个体力值90+的人,才敢这么说。
    曾先生苦笑:“哪有那么容易……”
    “你别丧气。”胡女士鼓劲,“咱们这不是已经活过一晚了嘛。”
    曾先生:“……”
    完全没被老婆安慰到!
    “你们先去送餐,回头我们在411房间碰面。”付长荀道。
    既然已经约定好了,曾先生带着疑虑和老婆继续送餐,付长荀则和冬恣去了411——四楼晓晓和璐璐的病房。
    中年女人npc已经离开房间,大概是去找其他病人。
    陆其早已在病房焦急等待,他起床后就被交代先过来,战战兢兢地独自上楼之后,又被这两个女玩家晾在一边,又怕、又不敢最先开口打破僵局。
    见他们进来,他立即站起来道:“你们终于过来了……”
    他的声音被晓晓盖过:“哥哥,你们来啦,我和姐姐等好久啦!”
    付长荀似乎相当熟稔地蹲下身,抬手给她整了整衣服:“你们昨晚回来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吧?”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