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5节

第25节

    黑猫喵喵喵地提醒着。
    他眼神更冷了,道:“阿恣,他是个剽窃者!他的异能是杀死其他参与者而得到的!不能放过他!”
    冬恣:“好。”
    他也不问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便已经快速地追上了那个折返的玩家。
    “去帮忙!”付长荀扬声喊道,“赵姐,我刚才改变了在场所有剽窃者的认知,让其方向紊乱,这个老玩家就是!”
    他之前从来没有这么试过,异能一瞬间就被抽空了。
    老玩家闻声大惊。
    剽窃者杀了别人获得异能,一般会拼命遮掩身份——毕竟游戏外面的世界还没有完全混乱,法律还有效。
    小偷坐牢、杀人犯法,这还是公认的。
    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跑反了方向,显然就是刚才被改变了认知。
    他心里生起一股狠意,抬手便放出了一张大网,这是他在第一个副本中,杀死同伴之后获得的异能。
    冬恣闪身避开,同时控制着那把刀朝自己飞来。
    这把道具刀不是他的终身性道具,也是他从别人那里抢的,老玩家无法控制它回来,只能更加恼怒地说:“那把刀上可是有你同伴的血,你还要用它吗?”
    冬恣握住刀柄:“那就再沾上你的血,让我来给他报仇好了。”
    老玩家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好啊,那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他自己的道具【带毒的细绳】和他获得的异能【结网】相配合,眨眼间变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剧毒之网。
    只要被它沾到一下,没有自己的解药,就必死无疑。
    老玩家得意地想着,挥手将大网整个罩在了冬恣头顶上空,他坚信自己的毒可以把这些玩家都处理干净。
    有直播?
    笑话,他戴着屏蔽道具,谁知道他是谁?
    他就以这种心态动用了异能,全然不知自己已被“低维选拔”游戏蒙蔽了心智,连人命都当做儿戏。不过……就算他知道,或许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付长荀异能耗尽,就坐在徐正义的尸体旁,护着悲伤欲绝的晓晓。
    老玩家躲开冬恣的刀,忽然把网移动到了付长荀头顶。
    “喂,你看后面。”他咧开嘴笑了,“你的同伴可要死了啊!”
    冬恣脸色一变,原本冲着对方脖子去的刀只划开了肩膀,但也顾不得这些,他立即转身冲付长荀跑去。
    后者眼睁睁看着巨网朝自己落了下来,似乎毫无办法。
    其余玩家们的异能和道具……
    作用太小,忽略不计。
    老玩家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一个个都被自己杀死,然后自己成功通关副本。他原本还算警惕的神色彻底转为了放松与自得。
    怎料这张大网非但没有网住付长荀,反而向他自己网了过来。
    付长荀的眼睛略微闪过一抹红,悄无声息地再次混淆了他的方向!
    “你不是……”老玩家大惊失色,“你不是已经力竭了吗?”
    付长荀拿方向盘用力抡了他一下:“你还没发现我就喜欢演吗?”
    老玩家被自己的网困在其中,怨恨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他们,恶狠狠道:“你要杀了我吗,那你也就是杀人犯了,跟我一样!都是因为你们这些自诩是正义人士的玩家,游戏才这么嚣张,因为你们弱!”
    冬恣皱起眉头,居高临下地说:“哪门子歪理,现在你可是被活捉的那一个。”
    他说话不多,但往往十分扎心,老玩家差点被气炸了。
    他吐出了一大串污言秽语,大概是想影响对方心态,借机逃跑,可才说了没两句,就被胸口的刺痛吓得不吭声了。
    只见晓晓正握着削笔刀,拼尽全力朝他心脏刺去。
    可惜这是个很奇葩的道具。
    徐晓的削笔刀根本扎不破他,但小姑娘浑身上下只有这一个锋利的道具。
    她流着泪,愤怒地喊:“你杀了我爸爸,你杀了我爸爸!”
    她拼命朝老玩家捅去,然而根本杀不死他,最后扔掉了削笔刀,举起付长荀递过来的方向盘,一下一下地、狠命地砸着他,哭喊着:“把我爸爸还给我……”
    她胡乱砸了几下,实在没有力气了,爬起来扑到付长荀怀里,无声地继续流泪——她的眼泪已经要流干了。
    付长荀拍了拍她的后背,轻轻问:“要杀了他报仇么?”
    徐晓咬着牙:“要!”
    她是未成年,哪怕追究也没有责任,更何况她是报仇。
    小姑娘借过冬恣手里的刀,毅然决然地向这个剽窃者走近。
    剽窃者见过来的只是那个傻乎乎的女童,不由心生一阵轻视之意,悠悠道:“让孩子杀我,你们可真想得出来!”
    徐晓充耳不闻,径直要插进他的胸口,了结他的性命。
    然而后者突然开始口吐白沫,挣扎着说:“快、快给我……”
    他的毒!
    他一直被网绑得严实,打死都没办法拿到近在咫尺的解药。
    付长荀“咦”了一声,拦下晓晓,“不用杀了,他中毒了。”
    按照刚才他的样子,这毒大概是致命的。
    果然,不出十分钟,这位剽窃者的生命值也完全归零。
    他死了,死得很痛苦。
    [啧啧啧,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就是风水轮流转,活该!]
    [所以副本里杀人真的没办法吗……]
    [天啊,这谁还敢相信队友?]
    看过这场直播的人都知道了,不要轻易相信任何陌生玩家。
    这是……血的教训。
    第31章 一颗扭曲的种子
    十天前,新手副本。
    这是一条漆黑隧道,阴郁玩家与两位并不熟识的同伴并肩前行。
    他们的任务是穿过这条隧道,将一个盒子送给老妇人。
    同伴忽然道:“这也太长了吧,什么时候走到头啊?”
    他显然有些烦躁,呼吸也粗了很多。
    “再等等,我们……”
    阴郁玩家的话音未落,隧道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疲倦不已的三人顿时一喜,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
    然而,他们离开隧道后面对的不是任务目标老妇人,而是一只凶残的恶犬。
    三人竭尽全力把它打死以后,身上都带了伤,等到第二只出现时,阴郁玩家险些被咬到,惊慌中推了最近的队友一下,径直让对方被恶犬的血盆大口咬断了胳膊。
    他顿时慌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任凭对方被撕咬得血肉模糊,才抢过对方手里的刀,捅死了它。
    队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另一个队友看着他的神色,当即转身就跑,他立即去追。
    ——虽然大家都没有开直播,但这个人看到他的脸了,也知道是他故意把人推到恶犬嘴下,到时候、到时候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不行,绝对不行,他们一个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等阴郁玩家清醒过来时,逃跑的队友已经死在血泊中。
    而他自己把盒子交给老妇人之后,出门时发现重伤的队友还有一口气,便又上前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刀。
    队友挣扎着,对他说了最后一句很长的话,但这时系统公告的声音已经响起。
    【恭喜玩家成为“剽窃者”,获得异能:结网,获得道具:一瓶剧毒的霜,获得道具:一把无比锋利的刀。】
    【已有道具:一条坚韧的细绳。】
    【恭喜玩家成功通关!】
    【玩家达成成果:独自一人通关,奖励50积分!】
    原来杀了他们,自己不仅能获得胜利,也能获得更多奖励……
    阴郁玩家粘了血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癫狂的笑意。
    他踩着同伴的血获得了新手副本的最终通关,却在心里埋下了一颗扭曲的种子,随着时间推移生根发芽。
    他只休息了三天,便再次进入了副本,这一次,他看上了一个小女孩的道具,想要趁机对她下手。
    但他失败了。
    在意识消散的前一刻,他想到了当初那个队友临死前的话。
    “你还记得我们都是人类吗?你一旦杀人,杀得越多,就会享受于这个过程,彻彻底底变成观看直播的那些‘东西’的提线玩偶!你觉得这是好事吗?”
    他现在忽然懂了,却也太迟了。
    *
    徐正义的尸体带不走,众玩家在副本中为他立了个坟茔。
    至于那位剽窃者,他是被自己的毒毒死的,谁也不清楚这毒的解药究竟在哪,便都不敢动他的尸体。
    也算是他自作自受了。
    徐晓站在墓前,连石碑都没有的小坟包里埋了她的父亲。
    “我以后还能到这个副本来吗?”她问。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