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23节

第23节

    “陛下,国师求见。”
    冬恣刚把皇帝捆成一坨,就听门外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喊。
    他又打了最后一个结,看向付长荀,后者扬声道:“陛下再与师父议事,不可打搅,还请国师大人稍等。”
    小太监大概是信了,应了声,便听脚步声渐渐远去。
    “把人捆好,阿恣,我们想办法混出去。”付长荀等到听不到脚步声了,才退回殿中,“不能让侍卫发现。”
    冬恣把人捆得像粽子,嘴里塞得严严实实,皇帝只剩一双眼睛还在愤怒地瞪他们。
    徐正义道:“这目标也太大了……”
    毕竟是皇帝,被人凭空带走,怎么可能不惊动他人?
    付长荀也是刚刚意识到这事,神色一僵,沉默了。
    他惭愧道:“我的责任,稍等我把国师叫过来,让他带我们出去。”
    怎么让他“帮忙”?
    半刻钟后,被以“与我师父探讨卜卦”的理由单独请进殿的国师,看见了地上那一坨好像陛下的不明生物。
    国师大惊:“你们要做什么!”
    不等他大呼救驾,冬恣左右观望了一下,一掌拍在大殿两侧的一根柱子上,径直将其拍了个粉碎。
    国师的表情僵住:“……”
    看到武力威胁有效,徐正义当即效仿,用自己大力出奇迹的异能拍向对称位置的一根柱子,它也立即裂开。
    国师的呼救咽回了肚子:“……”
    这哪里是什么算命先生,这根本就是大力士吧!
    当这两位大力士转头看向自己,好像也在看一根柱子时,他彻底闭了嘴。
    但这声势浩大的打柱子活动实在过于嘈杂,很快惊动了外面的侍卫,立刻有人到门前问:“陛下,国师大人,是出了什么事吗?是否需要属下救驾?”
    在两个强悍武力的逼视下,国师战战兢兢地说:“没事,陛下让我与老先生斗法,声音大了些,不要紧。”
    侍卫们对国师的信任程度很高,闻言便都回去了。
    皇帝满脸愤慨。
    大概他也没想到,一个国师,一个算命的,前者是个半吊子,后者是想要他命的匪徒,全都靠不住。
    关键是这两位还都是他自己引狼入室!
    国师被又吓又唬的,整个人都如同惊弓之鸟,付长荀一说要求,他就惶恐地照办,颤颤巍巍地叫来小童,表示自己要出宫去,便全程被刀抵着离开了皇宫。
    皇帝被关在箱子里,假称是作法用品,一并运了出去。
    等到确认已离开皇宫,付长荀直起身,把国师也捆了。
    国师:“…………”
    “放信号,叫大家过来配合。”他左手绑着皇帝,右边捆着国师,就以这么一副左牵黄右擎苍的姿态道。
    冬恣早就心领神会地吹了哨子。
    古代世界,他们不好做影响太大的信号弹,只能用哨子喊人。
    好在这玩意很响,找个偏僻地方吹完了就可以等队友来了。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徐正义左手牵着晓晓,右手忽然拍拍脑袋,“那个疾行,是不是还在皇宫?”
    付长荀与冬恣纷纷转过头——嗯,他们也忘干净了。
    听到哨声,早在外面等得心急如焚的玩家们飞快赶来,包括被遗落在宫里的疾行。
    然而他们刚一到,就被告知大家把皇帝跟国师绑架了。
    徐姐无比震惊,第一时间掀开蒙脸的布,想看看这位绝世大渣男长什么样,居然把一个大将军迷得命都不要。
    “唉,也就这样嘛。”她观察片刻,很失望,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古代美男子,不料这皇帝除了浓眉大眼以外,完全平平无奇,“啧啧啧,云清可真是太傻了。”
    宁婉也摇摇头:“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我们该告诉云荷吗?”
    后半句是她对付长荀问的,俨然已经对他充满信任。
    付长荀点头:“疾行去告诉她,今晚子时,将军台见。”
    疾行:“……mmp。”
    他刚跑回来,又要跑腿!
    皇帝失踪的事虽然很快被发现,但为避免大乱,此事被大臣们一致瞒下,只能暗中寻找陛下和国师。
    只不过如同大海捞针。
    等到夜里,正值宵禁,玩家们带着两名俘虏到了将军台。
    第29章 “你当真从未后悔?”
    [他们在干嘛呀?]
    [假扮神棍,混入皇宫?玩这么大的,也不怕被发现?]
    [果然一顺利就开始飘了,就不能老老实实苟到最后吗!]
    [唉,完蛋,这个副本估计也得全灭或死一半以上,本来还抱有很大希望……]
    [这么早就唱衰吗,没必要吧,我觉得他们这一步走得很好。剧情线索已经陷入僵局,再不积极寻找,等九天后副本结束,还没完成任务的话,就地等死啊?]
    [赞同。]
    [woc,居然真的进去了!]
    [好离谱,这小姑娘是地震生成器吗,指哪哪就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震生成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不活了。]
    [这个“医生”的异能到底是什么,精神控制?感觉有点可怕啊。]
    [可怕啥,他又没精神控制他队友,要是进了副本,发现有这么个强有力的队友,你们就偷着乐吧!]
    [天啊皇帝真的渣,将军也是真的恋爱脑,本来想说尊重祝福的,但是将军这——死得未免也太冤枉了!]
    [就是,好歹是曾经收复天下的将军……]
    [干得好!狗皇帝去shi!]
    [哈哈哈哈我草哈哈哈哈,国师的表情我蚌埠住了哈哈哈——]
    [看这个副本的直播,别的没发现,就发现这位哈哈哥的笑点是真的低……]
    [笑哭.jpg]
    直播间的讨论付长荀完全不知晓。
    他站在将军台上四顾,因为已经是午夜子时,这里自然一个旁人都没有,静谧得只能听到风声和虫鸣。
    皇帝和国师看到自己被带来这里,显然也意识到了对方的目的。
    ——为死去的将军复仇。
    既然没人,堵嘴也就没必要了,冬恣直接扯下了布团。
    大概是没想到云清现在还有死忠的追随者,皇帝一愣,随即意识到不好,只道:“朕一直为了大恒呕心沥血,自认是个合格的君王。你们是有什么不满,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挟持朕出宫!这是诛九族之罪!”
    他色厉内荏的样子有些可笑,付长荀也没反驳,问:“所以你始终认为你做得都对,一件做错的事都没有?”
    “你们不就是想问云清么,她的确死了,她死得其所!”
    皇帝死死地盯着他们,“她是为了我大恒王朝的江山而死,她的活祭可以为恒朝延续千年,怎么不对?”
    “活祭?”
    付长荀还没来得及问,匆匆赶来的云荷就听到了皇帝的话。
    她登时目眦欲裂,冲上去一脚踹翻了他:“你说什么,你竟让阿清活祭了!”
    活祭,字面意思,活着的时候就被做了祭品,而在恒朝,祭祀大多是土葬,活祭也就是活生生将人埋了。
    云清自然是被埋在了将军台下。将军台,实则……是将军冢。
    “她究竟欠了你什么?生时为你拼死打天下,被活活埋了,死后都不得安息,埋在此处……她的尸骨就在这里受万人践踏!受她所庇佑的黎民百姓的践踏!”
    气疯了的云荷再也顾不上什么天子皇家,拔刀就要砍死他。
    “等等!”
    为了没完成的副本任务,冬恣只好上前拦住她,“狗皇帝还有用,你别太激动,等我们处理好了事情,随便你怎么处置他。”
    云荷的刀最终还是暂时放下,她不怕死,但怕连累他人。
    这几位壮士前几天向她允诺会报仇,今天就真的……
    他们不能死在这里。
    玩家们是真不知道她心里的弯弯绕绕,但搞明白了活祭这个词的意思,便都对狗皇帝的人渣行为愤懑不平。
    赵姐直接啐了他一口:“垃圾,不仅渣,还残害忠良啊。”
    付长荀看着皇帝,打从心里升起一股对这个npc的厌恶。
    “所以,你配合国师,把为你肝脑涂地的云将军活埋进了将军台下?”他质问道,“你就这么心安理得,不怕她的鬼魂来找你?你难道就从未后悔过?”
    皇帝在此时都不曾露出后悔的神色:“朕乃真龙天子,怎会怕孤魂野鬼!”
    他死不悔改:“朕没有错!”
    付长荀叹了口气,已经不想和他说话了。
    只是任务进行到这里,已经找不到接下来的方向。
    是要手刃狗皇帝和国师,还是要挖开将军台,才能找到将军的刀?
    “先挖吧。”徐正义叹了口气,四处张望着寻找能够掀开大理石地面的工具。
    付长荀却道:“等等。晓晓,你的道具可以作用在将军台上吗,尽量控制一下动静不要太大,能做到吗?”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