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8节

第18节

    其中,以云家姐妹为首的刀客世家势力很大,占据朔北之地。
    原本这样也能与朝廷相安无事,各自为政。然而,直到有一天,妹妹云清从外面带来了一个男人。
    他自称恒北朔,对朝廷恨之入骨,特地前来寻求庇佑。
    云荷觉得奇怪,但妹妹坚持要收留他,她只能同意。
    没过多久,云清便坠入爱河了。
    恒北朔高大俊美,又有着江湖侠客没有的沉稳气息,他主动求爱后,十六七岁的云清毅然决然地与他私定了终身。
    刀客世家从此成为他的一把利刃,直指向风雨飘摇的朝廷。
    云清始终陪伴左右,做了他的背后人、手中刀。
    两年后,兵马齐备,他以“日后称帝便立云清为后”的条件,与世家谈妥,便反了。
    恒北朔自立登基,大军一路向南前行,势如破竹般攻入京城。
    斩杀宦官,幽囚前朝废帝……
    他以雷霆手段平定了朝堂,并封云清为大将军。
    *
    “云清这傻丫头,还很高兴呢。”云荷说着,声音已经哽咽,“她早忘了,自古以来就有句俗语——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古往今来,一向如此。”
    她缓了一会儿才继续道:“之后,恒北朔非但没有立她为后,还各种推三阻四,直到八年前将她叫进宫……”
    “她就再也没能出来。”
    云荷的叙述就到这里了。
    赵姐听得入神,不禁气愤道:“皇帝卸磨杀驴,啊呸,过河拆桥啊?”
    徐正义同仇敌忾:“渣滓,如果有人敢这么对我女儿,我非打死他不可!”
    云荷一愣。
    古代人毕竟有皇权为上的思想,还没人这么骂过皇帝。
    不过骂得深得她意,连带着她看向这些人的目光都信任了不少,毕竟这样骂的绝对不是皇帝的人。
    “妹妹进宫之后的事我并不知晓,后来皇帝便建了将军台。”
    她叹了口气,“几位,我暂且信你们是为了阿清而来,希望你们真能查到些什么。”
    云清时常入她的梦,却什么都不说,只悲伤地看着她。
    云荷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哪怕在梦里也能感同身受,这才常年去往将军台查探,可惜始终没有发现线索。而这里是距离将军台最近的坊市,她便一直居住在此。
    至于皇帝为什么没对她下杀手,云荷却是不清楚了。
    付长荀点头:“云姑娘既然告诉我了,我们就定要查明真相的。”
    得了他的担保,云荷才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有人记得我妹妹。她当年也曾威名赫赫……”
    从这位重要npc身上得到了重要情报,六人终于离开这里。
    疾行的眼神却滴溜溜地在他们身上转。
    事到如今,要是再看不出来付冬两人是装的,那他就是傻子!
    付长荀:“?”
    第24章 “这游戏,从来就不公平。”
    付长荀不理解地:“怎么?”
    疾行:“没、没事。”
    他看赵姐都有点怵他们俩,自己就更不敢说话了。
    “别担心,我们只想完成任务,对你们不会构成威胁。”冬恣道。
    疾行张了张嘴,但还是啥都没说——能被带着躺赢也挺好。
    要是碰见真大佬,他恨不能抱大腿!
    付长荀出门道:“回去吧,先把情况和大家说清楚。”毕竟情报已经被他们提前得到了,告诉别人也没什么。
    众人都见识到了他的神奇cao作,一个个跟小鸡仔似的老老实实排在后面,跟着他悄悄地摸黑回客栈。
    客栈里,剩余的六名玩家……不,只剩了五个人。
    他们都眼睛通红,夹杂着愤怒与痛苦,有人已经在默默垂泪。
    “发生什么事了?那个叫小利的玩家去哪了?”赵姐心里顿时生出不妙的预感。
    性格较为活泼的女生一下子绷不住,大哭起来:“赵姐呜呜呜,是士兵……一群带武器的,他们来搜查,非要带小利走,小利不愿意,就被他们直接打死了!”
    女生哭着哽咽道,“这根本就没有道理,这不公平!”
    那些蛮不讲理的兵闯进来时,他们顾忌着对方是npc,不敢动手,对方却丝毫没有忌惮,径直要把他们带走。
    小利试图反抗,结果就是被兵油子们当场乱棍打死。
    疾行闻言,愤而想冲出去给玩家报仇,但被赵姐一把拦下:“已经失去两个玩家了,你还想再搭上你自己?”
    疾行愤怒至极,却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颓唐地放弃。
    女生已经哭得有些喘不上气来。
    玩家小利是她现实中的朋友,她自然难以接受。
    “别难过了。”
    付长荀轻声道:“这个游戏……它从来就是不公平的,只是为了取悦某些生物而做,我们都是做戏的小丑。”
    冬恣点头:“之后要小心了,副本中是随时可能丧命的。”
    十三名玩家只剩十个——其实是十一个,晓晓装原住民装得很好——而真正的老玩家就占了半壁江山。
    这也意味着副本并非简单级别,或许是更困难的类型。
    赵姐没有反驳,而是刻意支持道:“没错,大家能抱团的抱团,尽量少惹npc,问话也尽量找和蔼点的。”
    剩余玩家无不连连点头。
    女生虽然悲伤至极,但也明白,自己必须活下去。
    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观看直播的外场人类也都不免兔死狐悲,感伤不已。
    [也许我过几天也会死在副本里……]
    [我想我妈了呜呜,我不想进游戏,我就想普普通通活着!]
    [谁不是呢。]
    [算了,高维人还看着呢,咱们越难受他们就越高兴啊。]
    [这些玩家一定要活到最后,通关副本!]
    [什么啊!!并不是所有高维生物都是变态!我身为高维要澄清这一点!你们人类不要误解我们,变态的只是他们几个而已,这游戏也不是我们研发的……]
    [用户涉及违规,已封号处理。]
    [??高维也封号?]
    [他说啥了,我没看见,不会是什么游戏机密吧?]
    [不敢说,不敢说……]
    弹幕再次热闹起来,副本中,赵姐已经为玩家们介绍了现在所了解的故事背景。
    “所以,这是一个渣男哄骗无知少女为他打天下,打完了还把人弄死了的故事吗?”女生从悲痛中缓过来,立即又有些愤怒,“这皇帝人品有问题吧!”
    疾行听当事人说完了全程,此时赞同道:“肯定是人渣。”
    赵姐点头:“就算他人品有问题,也是皇帝,我们的线索就在他那儿。”
    女生坚定道:“那我们就必须要进到皇宫里,见到皇帝。”
    “得想个办法。”付长荀托腮道,“乔装打扮混进去应该不会太难。”
    “可是皇宫怎么进?如果被侍卫抓住,按这个副本的丧病程度,想必也会乱棍打死、甚至用上八大酷刑……”
    徐正义忍不住滔滔不绝喋喋不休,晓晓都看不下去,直接掐了他一下。
    徐正义:“嘶——”
    这一下够狠,他陡然清醒过来,发觉说这个属实不吉利。
    “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幸亏晓晓提醒我了。”他笑道。
    “晓晓?她不是npc啊?”赵姐惊讶地看着这个小女孩,“她是玩家?”
    徐正义:“是啊……”
    付长荀猛然咳嗽一下:“徐哥!”
    徐正义还有些不解,挠头问:“怎么了医生,反正他们都知道了,告诉大家也没什么吧,晓晓不是npc,是我亲女儿。”
    付长荀来不及制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自己揭了马甲。
    他心中的第六感却隐隐不安,有些说不出的焦虑。
    无人发现,那个始终阴郁的老玩家悄悄翘起嘴角。
    小女孩不是npc啊。
    那就没有用了,一个孩子……
    “那太好了,正好,玩家就齐了。”赵姐识趣地没问他们为什么隐瞒,转而道,“那个……不介意的话,大家可以说一下异能或者道具。我们所有人都暂时关掉直播,这样就不会暴露自己,影响以后的游戏了。”
    她以身作则地介绍了自己的异能,又拿出一瓶香水,这是她的道具,有轻微致幻作用。
    疾行也跟着介绍了自己的道具键盘——不过没什么用。
    剩下的阴郁老玩家则有“结网”的异能,道具是与之匹配的一捆细绳。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