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4节

第14节

    程恩费解,由此怔了半晌。付长荀却已经发觉了自己暴露,与他对视片刻,暗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付兄一定是被这些人威胁了!
    程恩恍然大悟,脑补自己英雄救美的壮举,心里也有了勇气,大声道:“你们要做什么,等我出去报了官,你们一个也逃不了,朝廷会把你们一网打尽!”
    付长荀:“……”
    都提醒他别说话……这人蠢的没边儿了,救不了了。
    赵姐还没动作,一向最积极的二胡就一脚踢了上去,程恩没有防备,当即被踹翻在地,痛呼着爬不起来。
    “算了,先别打。”赵姐扶额无奈道,“咱们跟古代人不是一个思路的,尤其是这些读书读傻了的书生。”
    她倒也没下狠手,让二胡把人绑好,扔到庙后面的林中自生自灭。
    二胡还不理解:“一个npc而已,杀了不就完了?”
    赵姐:“多做多错,听我的就行了。”
    二胡还有些愤懑不平,但也没有反驳,把程恩带出去了。只是他回来的时候,身上隐隐约约有些血腥味。
    付长荀闻到些许,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赵姐给没有积分的新人发了银钱,让大家先分散行动、明天在这里集合。
    她解释道:“集体行动目标太大了,获取的信息也很少,我建议大家三三组合,不要落单,尽量接触npc。”
    新人们怕是怕,却也都同意了。
    ——如果三人一队,那必定每队里会有一个老玩家。
    “喵。”
    就在这时,黑猫回来了。
    它轻轻叫了一声,避开所有人的视野,趴在庙外的墙上。
    冬恣哪怕坐着身量也很高,只有他看到了黑猫,出门时对付长荀耳语几句,后者便假装很惊喜地喊:“哇,有只小猫!”
    玩家们纷纷侧目,对他在游戏中如此心大的行为感到不理解。
    付长荀维持着笨蛋花瓶的人设,开开心心伸手去摸猫。
    同时低声道:“小黑,跑到庙后面去,然后把我引过去。”
    黑猫:“……喵嗷。”
    知道了,怎么还要演戏啊……
    随后,它喵喵叫了两声,迅速从付长荀手底下钻出去,跑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又停下,回头轻轻叫了声。
    ——人类,来呀。
    新玩家中活泼点的那个女生惊讶不已,忍不住捂住了嘴:“这小猫也太会钓了吧,如果不是游戏,我可能就过去摸它了。副本中的猫咪也这么智能吗?”
    同伴也可惜道:“为什么这里是副本呀,我也早就想养一只小猫了。”
    旁边的男生连忙挡住她们:“千万别过去,万一是什么猫妖……”
    “他过去了!”
    玩家们看着付长荀追上去,还想去拦,但冬恣已经比他们更快地追了过去,徐正义也抱着晓晓跟上,四人眨眼间就不见了。
    玩家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上前,赵姐眉头紧锁,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别管,自己的生死他们自己负责。”
    付长荀追着黑猫跑进林子里,好奇和欣喜的神色褪去。
    黑猫已经跑到一堆落叶旁,冲他叫了几声,作势要刨开。
    冬恣上前替它拨开了落叶堆。
    下面的场景一露出来,徐正义大骂一声,就猛然捂住晓晓的眼睛,不让她看了:“我靠……神经病吧!”
    底下赫然是程恩的尸体,他面色惶恐,似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死。显然,“二胡”把他带到这里,并没有按照赵姐说的让他自生自灭,而是直接杀了他——毕竟在他眼里,这个npc是个不稳定因素。
    付长荀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低声道:“让他入土为安吧。”
    他没想到程恩真的会死,本想趁机把他救出来,顺便再敲诈一些信息的……
    可是人死了。
    冬恣走到他旁边,轻轻道:“不怪你,阿荀,你没有做错什么。”
    付长荀:“……嗯,谢谢。”
    三个大人动手,挖了个浅坑,把尸体埋了进去。
    晓晓围观全程,从草丛里摘了几朵花,放在小土包前,认真叮嘱道:“哥哥,下次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啦。”
    大人以为她不明白,其实她什么都懂。
    黑猫“喵”了一句,在徐晓旁边转悠几圈,蹭了蹭她的脚腕。
    *
    虽说让大家自由行动,找npc问线索,但付长荀早就提前做完了。因此四人和其他人不同,回到客栈直接吃饭休息了。
    这一夜,除了徐正义因见到死人而辗转反侧外,其他三个都睡得很好。
    次日起床,徐正义顶着两只大黑眼圈,跟某种珍稀动物似的。
    四人又商议半晌,确认了今天有哪些事要做,哪些事不能做,便一同出门,去破庙和其他玩家汇合。
    刚到门口,就看见众人都站在门外。
    “怎么大家都不进去啊?”
    徐正义正准备拨开人群进去看看,就听一声骇人的大喊。
    “啊!!”疾行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出了破庙。
    众人只见他脸色发青:“二胡……”
    “他、他死了!”
    第19章 禁止……杀死无辜npc
    二胡死在了庙里。
    他来得最早,但一进门就没再出来,疾行进去查看……
    于是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赵姐连忙稳住他:“怎么回事,二胡死了?你看到他的尸体了?”
    疾行恐惧道:“对!他就在里面,我还以为他睡着了,上手一摸——他已经凉了!身体都僵硬了!死了!”
    他的话语序颠倒、描述混乱,但神色中的惊恐不加掩饰,显然被死人吓得够呛。
    他上个游戏并没有直面过队友的死亡,更何况还是死状凄惨的“朋友”。
    之前的计划并没有这一出,徐正义谨慎地看了付医生一眼,后者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暂时不用行动。
    赵姐拍了拍疾行的肩膀:“冷静,稳定san值,不要怕。”
    她之前在新手副本时,就已经见过好几个队友死去,自己因为足够镇定才活了下来,在这个副本中还顺利集齐了四个老玩家,成了玩家们的领头人。
    她转头安抚道:“大家不要慌,否则会更加被动,我们先进去看看。”
    众人像小鸡仔似的跟在她身后,你推我搡地进了破庙。
    二胡的尸体被摆在庙正中央,死状倒是很安详,只有腹部的贯穿伤是致命伤。
    但诡异的是,他的血流了一地,人却没有挣扎的痕迹。
    要知道,一刀致命的情况下,人死了,不会有这么多血再流出。
    而假设一刀没致命,人还有意识,绝不可能毫无动静。
    而且……付长荀注意到,庙中有许多尘土,昨天他们来时踩得满地都是脚印,今天,那些脚印依旧都在,却没有径直通向尸体身边的脚印,除了疾行的。
    这就很奇怪了。
    副本中,最有可能杀死玩家的,是什么?
    不是npc,不是玩家,是为了阻止玩家完成任务而专门派来的“鬼”。
    可二胡——
    他做了什么,触发了这只“鬼”设定的死亡条件呢?
    赵姐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神色严肃地检查了二胡的尸体,起身问:“有人知道昨天他解散之后去哪儿了吗?”
    “五个老玩家分别带着两到三个新人,二胡带的是谁?”
    昨天那个活泼的女生和她同伴慢慢举起了手:“是我们。”
    她们不安道:“昨天完全没有异常,今天早上,二胡大哥说要提前过来,我们走的慢了些,结果刚到门口就听到……”
    女生的声音颤颤巍巍,显然怕极了。
    庙中一片安静。
    “我想起来了!”这种静得可怕的情形下,付长荀忽然拍拍手,“昨天那个npc,好像被二胡杀掉了!”
    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向了他的位置,当事人却立即躲在冬恣身后,小白花似的瑟瑟发抖起来。
    赵姐终于再次注意到这个长得分外漂亮的青年,她放柔了语气问:“真的吗?”
    付长荀低着头,拽着冬恣的衣角:“真的,不信你问徐大哥!”
    徐正义突然被cue,呆了片刻后立即点头:“我们昨天在林子里看到了npc的尸体,想必是被、咳,被二胡杀的……我们当时觉得没有什么,就没在意,现在看来,和二胡的死可能有一定的关系。”
    他的话石破天惊,赵姐顿时明白了:“杀死npc的后果吗……”
    因为老玩家的意外死去,新人们忍不住又开始惶恐不安起来。
    兔死狐悲,在所难免。
    “有异能的老玩家都会被杀,那我们……”
    “怎么办啊我还不想死!”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