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12节

第12节

    “为什么会这样……”
    人类的历史,人类自己都不清楚,高维是如何模拟出来的?
    他们自然不得而知,也无处可知。
    回到嘈杂的赌场,两人在各个牌桌前转了一圈,差不多摸清了这里的构造,便准备试试水了。
    “我看过了钱/积分的反向兑换比例,是100/1,一两银子才能换回10个积分。”付长荀抓住冬恣的手,认真道,“我们的吃喝住行就交给你了,阿恣,我相信你,上吧!”
    冬恣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把剩余积分全部兑换成钱,放在对方手里,自己则飞快地带着猫融入赌客中。
    冬恣:“……”
    这也太信任他了吧!
    冬恣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但又找不出不对,只好带着钱找了个赌大赌小的桌。
    付长荀从人群中看了他一眼。他不是完全信任冬恣,而是借此机会看对方是不是能够长期发展的伙伴。
    ——如果冬恣能用异能把积分赚回来,那皆大欢喜。
    如果不能,或亏了,他还能用自己的异能改变npc认知,让人把钱拱手奉上。只不过,下一场游戏,他就不与冬恣组队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
    没办法,自己其实是个很标准的……理性主义者。
    希望冬恣不要让他失望。
    黑猫迈着灵活而轻盈的步伐,在赌场人群中穿梭。
    付长荀也趁机和一个衣着寒酸的人搭上了话:“大哥,你刚才这把真厉害,一下子就翻了一倍,运气太好了吧!”
    对方落魄已久,听到这声恭维,再一看是个极漂亮的公子哥,顿时心情舒爽:“哈哈,也就一般一般。”
    “哎呀,兄台怎么能妄自菲薄呢,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啊。”
    付长荀继续捧他,“老兄你绝对是太谦虚了。我们相逢有缘,在下刚来此处,能否劳你帮我介绍这里的风土人情啊?”
    落魄公子被他吹捧得飘飘欲仙,当即答应:“没问题。”
    他拍着胸脯保证:“我在这元京城中住了二十多年,没人比我更熟悉这里!”
    目的达到,付长荀趁热打铁:“那太好了,你帮我推荐推荐。”
    落魄公子拱了拱手:“在下程恩,不知贤弟贵姓啊?”
    付长荀学着他的样子作了个揖:“免贵姓付,多谢程兄。”
    程恩把自己的钱袋收好,郑重其事地说:“外地人来元京,必到之处便是将军台。这是陛下特意为将军所修建,百姓可以在上面祈福叩拜,保佑我恒朝国运昌顺,愿大将军驻守边疆,护我朝战事太平。”
    “哦?陛下给将军修的?”付长荀立即竖起耳朵,感觉这里有线索。
    程恩一脸讳莫如深:“广而宣之的是这样,但传言可不是。”
    付长荀配合地露出好奇之色:“哦?”
    程恩低声道:“传言说,其实将军台是为前一任将军设立的……”
    两人找了个僻静之处,足足聊了半个时辰,付长荀引导着这位落魄公子,几乎把京城的大事了解了个遍。
    这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npc……
    他最喜欢了。
    临走前,他特意朝冬恣一挥手,后者便带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走了过来。
    “冬兄,这位程公子为我们介绍了许多,劳烦付些报酬。”
    付长荀两袖清风、钱袋空空,自然要靠冬恣赚钱。
    虽然感觉自己被白嫖了,但迎着他期待的目光,冬恣莫名觉得,这样养一只付长荀,很有成就感。
    “好。”
    他温柔地回答阿荀,随即冷冷地掏出半两银子扔给了程恩。
    第16章 此将军,非彼将军
    程恩后背一凉,接过银子,向付长荀作了揖便飞快地跑了。
    付长荀无奈地问:“你吓一个npc干嘛?”
    冬恣硬邦邦道:“我没有。”
    “好好好,你没有。”付长荀笑道,“弄了多少钱来?”
    冬恣把一整个钱袋都放在他手里,后者掂了掂,惊叹道:“哇,这得有十几两吧,阿恣,你真厉害!”
    这语气与他假意恭维程恩时截然相反,可惜冬恣没有听到前者。
    他只是耳根红了红,在赌场昏暗的环境下看得不分明。
    “我就赌了大小,用异能做的,应该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他说。
    “那就好。好了,我们快点离开这儿,据说赚得太多容易被赌场的人堵,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付长荀起身道,“阿恣,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冬恣:“不、不介意。”
    他耳根更红了。
    他们收获颇丰,出门时果然被赌坊雇的打手拦住了。
    但几个不足一米八的打手对上一米九的冬恣……这场景属实有几分滑稽。
    对方只得仰着头看他:“你们两个,懂不懂这里的规矩啊?”
    付长荀从善如流地躲在冬恣身后,只从肩膀处露出两只眼睛。
    冬恣则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用自己90的体力值摁了摁最前面那人的肩膀:“不懂,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吗?”
    对方:“反、反正不能就这样走!”
    冬恣又一拳打在门口的桅杆上,桅杆直接被打断了。
    杀气四溢。
    对方:“……”
    这次踢到铁板了!
    意识到这个人大概是块硬骨头后,打手们不得不放弃。
    赌场老板给的工钱可没有自己的命重要,不过临了放个狠话倒是可以。
    正当他们准备威胁一二时,就听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你们要对我弟弟做什么?先跟我说说?”
    几人回头,只见一个长得十分正派的男人,啊不,壮士,正对他们怒目而视。
    前有八尺有余的冬恣,后有十分雄壮、凶神恶煞的徐正义,打手们夹在中间,居然看上去有些像小鸡仔。——古代太容易营养不良了,这些看着威武的打手,也不过和现代社会的普通人差不多身量。
    他们不再犹豫,转身一哄而散。
    徐正义把人吓跑了,这才松了口气,把挡在身后的晓晓重新抱了起来:“你们还好吧,没吃亏吧?”
    两人都摇摇头。
    徐正义放下心来:“有钱了么,我和晓晓找了家还不错的客栈。”
    “有。”冬恣取了些银两交给他,后者便办理入住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付长荀和冬恣才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客栈房间。
    两个给力的队友都在,徐正义一直紧绷的精神总算松了点,虚弱地问:“我们要怎么通关这个副本啊?”
    付长荀只说:“你记得这个副本的要求吗?”
    “将军的刀,听上去很直白。”徐正义抱着女儿道,“我们先去找将军,看他的刀是不是遗失了不就行了吗?”
    付长荀摇头道:“方才我们看了冬恣的道具,上面说‘一见倾心江湖客’,又趁机打听了现在的将军姓甚名谁、年纪相貌,得知他是皇帝的亲信,还是个糙汉。”
    徐正义还有些茫然。
    付长荀接着说:“不是我歧视糙汉,但无论‘一见倾心’还是‘江湖客’,都和这位将军沾不着一丝关系啊。”
    冬恣:“对,所以我怀疑,任务里的将军,可能并不是现在这位将军。”
    徐正义没说话,徐晓先忍不住说:“爸爸你好笨啊,意思就是我们要找原来的将军,他可能已经死了!”
    被女儿嫌弃笨之后,徐正义丝毫没生气,反倒乐颠颠地点点头:“晓晓真聪明。”
    徐晓:“……哼。”
    提出“此将军非彼将军”论点后,付长荀没有继续谈,而是换了个话题:“徐哥,其实……每个人的积分是不一样的。”
    徐正义:“啊?”
    他刚听懂将军的事,怎么又有这个什么积分要搞明白?
    付长荀咳嗽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之前瞒着你,抱歉,其实我们在上个副本,分别获得了50积分。”
    徐正义怔了怔,随即一笑了之:“没事,你们谨慎点才更好。”
    “你不介意就好。”付长荀道,“所以我猜测,积分的获得与我们在通关中做的贡献、了解的信息挂钩。”
    他顿了顿,紧接着说:“徐哥,晓晓,现在知道的信息,请最先在我们四个当中/共享。”
    徐正义和徐晓一大一小同步点头:“好,我们知道了。”
    “之前从程恩口中得知,这个朝代名叫恒朝,开国不足十年,曾有位辅佐皇帝上位的女将军。我怀疑我们要找的正是这位女将军,但她已经失踪八年了。”
    付长荀介绍道,“将军台或许是给她建的,可惜我们得到的信息太少了,连她和皇帝究竟什么关系都不知道。”
    从传单上倒是能猜出,大概是感情纠葛之类的。
    “因此,我们需要和其他玩家一起行动。”
    四人如是这般地商讨着,徐正义时不时严肃地点点头。
    随后,他们离开客栈,寻了个方向,去找那位速度很快的玩家。
    *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