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新御宅屋
首页我在无限游戏伪装花瓶 第9节

第9节

    不足半数。
    可谓是举世皆知,大多民众已经陷入了惶惶然之中。
    “或许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被拉入游戏吧……”付长荀喃喃自语。
    冬恣安慰他:“反正我们已经进来了,比他们倒霉得多。”
    付长荀:“……”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啊!
    夜深,好在他家是两间卧室,冬恣自然在次卧睡的。
    “晚安。”付长荀道。
    “……晚安,早些休息吧。”冬恣轻声说。
    说罢晚安,两人却各自一夜无眠,今夜又有数万人触发了游戏。
    天空时不时多一些光点,是那些开了直播的玩家。
    次日清晨起床,两个熊猫眼面面相觑,忍不住相视而笑。
    “这两天准备一下,学学格斗……咕噜咕噜,拿点求生装备,康康游戏浪不浪带进去……咕噜。”付长荀刷着牙,含混不清地说,“我们要是能砖游戏惹空子就好惹。”
    冬恣洗了把脸:“那就试试。”
    他瞥见付长荀抬手时无意间露出的一截雪白赤裸的腰,忽然有些痒。
    他捂住嘴轻轻咳嗽两声:“咳咳,我先去个卫生间。”
    说罢,这人急匆匆冲进卫浴,顺手还反锁了门。
    付长荀失笑:“高中的时候还住一个寝室呢,怎么现在反而……”
    脸皮越发薄了?
    过了几分钟,才见冬恣面色如常地从卫浴间走出来。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付长荀忽地抬头,却没应,只和冬恣对视着摇了摇头。
    ——他没有什么会找上门来的朋友,唯一的陆其也不会这么安静地敲门。
    从猫眼往外看,只见几个神色凝重的男人站在门口,着装虽然很平常,姿势神态看上去却有些像军人。
    “什么事?”
    “请问,你们昨天是否在鑫鹤咖啡馆进入了‘低维选拔游戏’?”
    为首的男人客客气气地问。
    与游戏有关?付长荀依旧没开门,隔着门问:“证件有没有?”
    “别紧张。”男人迎着他们警惕的目光,取出了一沓证件,“我是华夏特别办的处长,邱毅,请不要紧张。”
    冬恣把付长荀挡在身后:“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部门。”
    邱毅无奈道:“刚成立的,不知道才正常。”
    两人这才开门检查了证件,黑猫蹲在门口鞋柜上,一双猫眼紧盯着他们。
    付长荀探头问:“那邱处长登门拜访,所为何事?”
    邱毅长叹了一声。
    “截止目前,全世界有七百多万人消失了,华夏消失人数足有两百多万。不是失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我们猜测这是外星人或所谓‘高维’的一次威胁。”
    他严肃道,“你们就是其中之二,所以……还请配合。”
    付长荀侧头与冬恣对视。
    片刻后,他松口道:“你想让我们配合什么?”
    问问题可以,抓人、抽血、做人体实验,那绝对不行。
    第12章 “我很怕死的。”
    “只是问一些问题,请不要紧张。”邱毅主动示意队友们留在外面,自己只身进门,“我们没有强制性。”
    话虽如此,付长荀依旧没有放下戒备心。
    他只让邱毅进来,随后把其他人都“咣当”一下关在了门外。
    “问吧。”
    冬恣在沙发上落座,仿佛他才是这家的主人似的。
    邱毅神色不变:“那我例行问几个问题。你们进入的游戏副本是什么样的?任务要求是什么?几个人存活?”
    付长荀看了冬恣一眼,后者心领神会道:“你先说你经历的副本怎样,又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信息等价交换吧。”
    “没问题。”
    邱毅回答,“我是昨晚触发的副本,回来之后就担任了特别办处长,由监控发觉你们是最早进入游戏的玩家之一,就找了过来。我参加的副本是要杀死一只僵尸,最后玩家死了四个,只剩三人幸存。”
    冬恣随后道:“我们参加的游戏……是从八个玩家中找到混入其中的鬼。”
    “一共七人,只死了一个。不过我们六个离开游戏后就分开了。”
    邱毅在笔记本上飞快地记下来,又问:“那可以透露异能吗?”
    付长荀直截了当道:“不能。”
    “那好吧。”邱毅很遗憾的样子,“我还想问你们愿不愿意加入特别办,毕竟单打独斗比不上政府支持。”
    冬恣看向付长荀,后者朝他皱了皱眉毛,轻轻摇摇头。
    他便回答:“不了,谢谢,我们还是想先自己走走看。”
    邱毅更遗憾了:“你们能够通关新手副本,肯定是有些实力的,我想,你们是否可以考虑带一下别人呢?”
    “抱歉,我们也只是勉强幸存下来,你找我们这些普通人……不合适吧?”
    付长荀坚定地拒绝,“我不想在自己生命无法保障的时候还为其他人的生命负责,说到底,我很怕死的。”
    虽然拒绝了,但他还是把新手副本里得到的消息告诉了邱毅。
    ——直播间可以刷礼物。
    ——游戏很公平。
    ——可能有陷阱,哪怕指认出谁是[鬼]也不算安全。
    ……等等。
    “非常感谢,这对我们很有用处。”邱毅都不好意思再谈让他们带人的事,只好道了谢,惭愧地离开了。
    等门外那些站军姿的人都走了,黑猫才从鞋柜上跳下来,抖了抖毛。
    它跑到客厅,在两个主人腿间蹭来蹭去,像是要留下猫的烙印似的,还发出了不那么高冷的“呼噜呼噜”。
    付长荀把猫轻轻抱起来,放在膝头,抬头对冬恣道:“我不是不愿意加入他们,我们刚刚经历一场游戏而已,还太弱了,我甚至担心离开新手副本后我们连自保都无法做到。”
    冬恣点头:“我知道。现在要联系徐正义,商量游戏吗?”
    “我问他就行。”
    付长荀把猫放到沙发上,起身去阳台打电话了。
    黑猫朝冬恣甩甩尾巴,不是很想理他的样子,冬恣同样对这猫没什么好感,两者对视,片刻后都撇开了眼。
    付长荀的声音隐隐约约透过门缝传来:“……好,那我们待会儿集合。”
    他走回客厅,扬了扬手机:“徐哥说想来找我们一起商量。”
    看到一人一猫僵硬的姿态后,他顿了顿,疑惑道:“你们——”
    冬恣一把把猫捞到怀里:“没事,挺好的。”
    黑猫屈辱地:“喵。”
    “好吧。”付长荀半信半疑,“那我们收拾一下,出发?”
    一个小时后,居民楼下的早餐店里,三人碰面了。
    早餐店老板还在坚持开着门,不过客流量明显小了很多。
    “狼牙棒菜刀指南针防狼喷雾什么的,我都买好了,就看我们能不能带进去。”徐正义拍拍鼓鼓囊囊的背包,用老大哥的语气道,“我还准备去求个符,怎么样?”
    付长荀很给面子地捧场:“特别好,我正打算干这事呢。”
    既然徐正义已经提前做了他准备做的事,那另一件事……
    剩下的几日,三人看着社会秩序一点点混乱,又被特别办的人员快速稳定。
    生活生产并未截断。
    进入游戏后存活下来的,大多数人都选择留在现实,不敢再进去。当然,也有些例外。而朋友家人死在游戏里的,无一不在痛哭咒骂这该死的游戏。
    付长荀租了间健身房——哪怕世界末日了也要吃饭花钱的,老板很乐意有冤大头给钱,迫不及待地同意了。
    三人收拾了一番,便开始临时抱佛脚地锻炼起来。
    付长荀深知自己体力最弱,队友一个68一个90,就他20。
    拖后腿的必然是自己。
    游戏内容他们无法控制,但提高自身的实力却是硬道理。
    冬恣体力很高,当仁不让地成了帮助他的“私人教练”。
    可惜身体素质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提上去的,练了七八天,也不过堪堪提到了23而已。
    付长荀有些沮丧,但也明白不能急,否则腰酸背痛得不偿失,便趁着最后一天好好休息了一番。
    这两天心理诊所的病人也很少——大家都在畏惧游戏,没精力看心理医生。
    眨眼便是第十天的傍晚,三人聚集在付长荀家中。
    徐正义问:“你们是想进游戏,还是用积分换三十天休息?”


同类推荐: 一入梦(H)窑子开张了(H)[HP]Forget脔仙(H)医生(H)极致暴力(H)【总攻】攻略系统(H)今天的少爷也没能下床(H)